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神秘男子的小动作

如卿梦 一木夏 3013 2019.07.10 10:34

  城中某处僻静客店的单间中。

  “他们兄妹于数月前定居此地开设了医馆。平日里都是为乡民看病,经常赠医施药,在城镇中口碑不错。”

  “兄妹?”显然暗卫的话勾起了男子的兴致,“继续盯紧了。”

  “是,主子。”说完暗卫便闪身便不见了。

  “千万不要让我觉得太无聊。”男子玩把着手中的药材。

  三日后,某些人又不请自来了。

  “大夫,大夫。你快来给我看看,我是不是好利索了。”一袭粉衣跑了进来,拉着落卿的手摇来摇去。

  “好。”落卿拉过对方的手,细心把脉。“无碍了。放心吧,只是以后吃东西要小心些才行。”

  “太好了!”香铃又拉起了落卿的手,“大夫,今晚墨哥哥请客,要谢谢你救了我。你可一定要来啊!”

  “先谢过二位的好意。可这本不是什么值得道谢的事,身为医者救死扶伤是本分。况且你们也付了诊费,我就不便去叨扰了。”

  “这可不行!”香铃撅起嘴来,撒娇地说,“墨哥哥都安排了,晚上也不见得有人来看病,有什么不便的。我可想好好谢谢你呢。”

  “谢姑娘好意。”苑竹修听到二人对话,从后堂走出来,“我妹妹自小怕生,不爱与人亲近,况且晚上她一弱女子独自出门我也放心不下。”

  “谁说是她一个人去了,自然也得请上你,你还替我煎的药呢,我可记着呢。要是这样再推辞我可就不依了!”香铃拉着落卿的手,撒起娇来。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看来不去是不行了,如今也只能答应下来再随机应变。“我们会如时赴约的。”

  “这就对了,今晚黄昏时分,墨哥哥会派马车来接你们的。”说完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终是要来了吗?”苑竹修担心地看着香铃离去的背影呢喃道。

  黄昏时分,接二人的马车如约而至。马车上,落卿拉过苑竹修的手,翻出手掌,在手心中比划着。

  苑竹修被落卿突然亲昵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得红了脸,只得别过脸去望向一旁。直到感觉到手心中笔划的起伏,才明白她的意思。

  “切勿冲动”在心中默念落卿在手心里写的字。小心的拿起手边落卿的手,也翻出手心,轻轻地写下了“小心”。

  落卿微笑着点着示意。

  苑竹修紧握刚才落卿写字的手掌,就算前路再险恶,此刻真的是场美梦。

  片刻后马车到达了约定地点。古朴淡雅却不失情调,是个好地方。除了坐落于城郊外稍显偏僻,目前还未发现有何不妥。

  “二位来了,请入座。为了答谢二位救了家妹,特意选了此地来宴请二位。”

  “公子客气了。医者本分罢了,受之重礼实属有愧。”落卿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一边应着男子的话。

  “姑娘言重了,一顿饭聊表心意罢了,实在谈不上重礼。”说着引二人入座。

  香铃一边给落卿夹菜一边问道,“你们一直生活在这镇子里吗?”

  “数月前才搬来的。”落卿放下筷子回答,“因家中突发变故,哥哥便带着我前来投奔亲戚。只可并未找到,我们便在此安顿了下来。”

  “这样啊,还真是波折呢。好了不说这些了,快吃菜吧。”

  苑竹修看了一眼香铃,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公子和姑娘不是本地人吧,也是来寻亲的吗?”

  “嗯……这么说来,也算是吧。”香铃放下手中的美食,想了想说。

  “香铃”男子打断了香铃的话,“大病初愈,要少吃些油腻的东西。”

  “唔,好吧。”看着盘子中的诱人肉食香铃不情愿地说道,“就听墨哥哥的吧。”

  “我们是想找一位故友,故而途经多地寻访。”男子云轻描淡写地把话题岔开。

  “那便愿公子早日如愿所偿吧。”见男子不愿多言,便淡淡应着。

  “借姑娘吉言了。”

  “这道参汤可是本店的招牌菜您慢用。”小二为客人逐一上汤,走到了落卿身边时,看了一眼男子,随即手上一滑将汤碗打翻。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苑竹修已将落卿拉进怀里,任一大盅汤就这样洒在了肩膀上,随即闷哼一声,吃痛地咬紧了嘴唇。

  “啊!”香铃见状惊恐地尖叫起来。

  “哎哟,客官你没事吧?看我真是该死!怎么没拿住呢!”小二见状马上自责地用手中的毛巾擦拭起苑竹修身上的汤水。

  落卿马上站起身,将桌上凉透的茶水泼在苑竹修身上,又让小二再去取些冷水来。她眉头都皱在了一起,看着强忍痛楚的苑竹修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苑竹修稍作平静,才艰难地开口,“落儿,没有伤着吧,让我看看。”又看到落卿一脸不安的落卿,“不碍的,落儿。别担心,不痛。”

  待小二取来了冷水,落卿小心的都泼在了苑竹修身上。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采取简单的应急措施了。“好些了吗?”她担心地问。

  “好些了,莫要担心。”伸手想要捋开落卿紧锁的眉头,可是刚一动就痛要蹙眉。

  “别动了,好生呆着。”落卿转头望向对面一直冷静的出奇的男子,“事发突然,哥哥回去还需好生用药,我们便就此告别了。”

  “真是抱歉,明明是想答谢的,却不成想反而伤了公子了。”看了一眼苑竹修,“他日必定登门致歉。”

  “可吓死人了!多亏了你哥哥动作快,要不然……”香铃停顿了一下,直直地看着落卿,”怕是要毁了这么美的脸了,那可真是可惜坏了。”

  “告辞。”落卿不想再与他们废话,必须赶快回去处理苑竹修的伤口才行。

  男子将二人送回到医馆时天已擦黑。落卿马上找到了烫伤药,来给苑竹修治疗。

  “不用上药了已经不痛了。我们练武之人,这点伤还不算什么。”苑竹修强忍着痛,像没事人一样安慰着落卿。

  落卿也不说话,只是抬头直直地看着他,倔强的眼神让他无法回避。

  苑竹修只觉得肩膀上不那么疼了,可脸上却被落卿盯的火辣辣的。“那落儿把药留下吧,我自己可以上,你早些休息吧。”

  落卿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还是一如既往的盯着苑竹修,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见落卿如此,苑竹修根本不敢看她,眼睛都不知要往哪里放。就这么僵持了一会,终究妥协脱下上衣,露出了肩膀。

  苑竹修苦笑着心想,“我就是拿你没办法啊!落儿,你要我怎么办才好呢。”

  落卿取了药,轻轻地涂在他受伤的肩膀上。虽然意料到烫的不轻,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这一大片,怕是以后要落下疤了。

  苑竹修见落卿不言语,宽慰她道,“落儿别担心,真的不痛了。我小时候和以前师傅练功的时候,受的伤比这严重多了。”

  涂到后背处,看着红肿的肩膀和背后被蛇咬还依稀可见的疤痕,她不由得觉得别过脸去。

  “跟我在一起,你就没遇到过好事。”落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以你的身手,是不至于被伤成这样的,我知道你是怕他们起疑,可……”

  苑竹修听到她哽咽的声音,马上慌了起来,“落儿这是怎么了?我真的没关系,你看我这不是生龙活虎的么。”

  落卿不明白,明明是那么想守护的温暖笑容,为什么会总是被我连累受伤。要是没有我,也许如今也不会被无执利用。

  我总是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是,遇到这样的我,对于他来说,怎么能算得上是最好的安排?

  苑竹修第一直见到这样的落卿,一直默默流泪也不言语。还记得刚上山时,在窗边看到他搂着无执哭得撕心裂肺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与当年那种无助无奈的心情相比,现在更多的是心疼和自责吧。可是又有那么一点侥幸,落儿是为我而哭吗?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自己还能和他说什么?何德何能,能让他把命交予自己做到如此?

  苑竹修用手帕小心地擦干净她脸上的泪水,“落儿可知道,我双亲过世后,那段最难的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每当我想放弃,觉得自己活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想起一起要饭的老伯告诉过我,只有活着才有机会见识更多人和事。”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活下去,就有可能看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可能不知道哪天遇到的什么人就改变了我的一生。后来果然是这样,我遇到了我之前的师傅,他改变了我的生活。然后我又遇到了你,落儿,你不是常说吗,一切自有安排。”

  “无论,以后会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要自责,也不必说对不起。能守护你,便足矣。”

  “能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落卿擦干眼泪,轻声地说他说。

  苑竹修淡淡一笑,“我亦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