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变了心性的夏简之

如卿梦 一木夏 2277 2019.06.26 11:15

  “什么?那个贱丫头竟然醒了?”吴氏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来禀报的丫鬟。“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夫人。”看着一脸怒气的吴氏,丫鬟吓得立即跪倒在地。“夫人,我也不知她是怎么回事就醒了。一切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办的,她已经昏迷了三日,奴婢也一直盯着,她那就是一口气悬着,谁想今日竟醒了。”

  “下去好好给我盯紧了。”狠狠地瞪了一眼下面的丫鬟。

  “是,是!”丫鬟领命后连忙起身退下,生怕迟了夫人反悔为难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吴氏恨得咬牙切齿,只是她想不明白,夏简之怎么熬过来的,行事之前明明已经一切安排妥当,溲水里也加了些使人昏迷的毒药,就是怕那一夜的凉水弄不死她,让她昏迷个几天,饿也饿死了,以这丫头平日里的身体跟本挺不过去,可怎么会失手呢?

  又过了数日,夏简之已经完全康复。谨心和慎思的心也终于落了地,只是她们不明白,怎么一场病,让二小姐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连府内上下都说二小姐自病了一场,便与之前大为不同了。俨然从胆小怕事谨慎行事的小丫头变成了清高淡然分寸得当的二小姐,连穿衣打扮都完全变了样,不再一副维维诺诺任人欺零的样子了。

  吴氏派去监视的人也将夏简之平时日常一一回报,可越是知道得多,吴氏心里就越害怕。现在府里上下都在传,经过在花园赎罪的那一夜,二小姐被神灵点化,自此不凡,所以才会完全变了一个人。

  “以前二小姐连字都不识几个,现在竟能写诗了呢!”午后,四五个厨房的粗使下人围在一起干活,其中一人开了口。

  “真的假的?”另一人闻言立马好奇的追问了起来。

  “当然了,我去送饭可是新眼看到的。”

  “对,我还听说,二小姐前几日还向管家要了几本棋谱呢。”

  “可真是了不得,和以前那是天差地别啊。”警惕地四周瞧了瞧,小声说道,“没看现在连夫人都不敢再为难二小姐了,果真是受了神灵的点化,可不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了。”

  “不可能!”吴氏将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对着跪着的丫鬟大声呵斥,在已入夜的屋内甚是刺耳,引来屋外下人纷纷侧目。

  “夫……夫人,您消消气!”说着朝门外瞄了一眼。

  吴氏看了一眼贴身的丫鬟,稍平静些,低压了声音。“祈福都是我做的幌子,让他去跪一夜赎罪也是要那贱丫头命的把戏,可现在她不光没事,还威风起来了?”

  “奴婢也不知道,照理说她是定活不成的。只是这些时日奴婢来看,二小姐确实是变了个人,以前她见了奴婢是怕得头都不敢抬的,如今见奴婢却一点都不害怕。”

  吴氏越听越疑惑,府里的流言她当然听过,只是一直想不通夏简之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自己也不敢轻易再下手。可是想想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将军恐怕近一月就会回来,要是再不解决,怕是……

  “夫人,府内若是行不通,那出了府……”

  丫鬟的一句话,将吴氏从苦恼的沉思中拉了出来。她朝着丫鬟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跟了我多年的,还是有点心思的。”

  吴氏思考了片刻,示意丫鬟附耳上来,她对着丫鬟交代一翻,便让其退下了。吹熄了桌上忽明忽暗的烛火,吴氏喃喃道,“今夜估计能睡个好觉了。”

  “小姐,你是不是成神仙了?”谨心睁大眼睛,围着夏简之左看看右看看,一脸好奇的样子惹得夏简之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放下手中的棋谱,看着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倒是想打趣她一下,“我要是真成了神仙,那我可就厉害了,可是什么事都办得到的,谨心,说说你有没有什么想求神仙帮忙的?”清了清噪子,认真的说完话后,冲着谨心眨了眨眼睛。

  “真的啊?我就说嘛!府上现在都说小姐是得神仙点化了,我看小姐是直接成神仙了。”仔细端详了夏简之一番,下定决心似的,“小姐,我想回家。

  看着面前眼神坚定的谨心,夏简之竟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谨心,别闹了。去管家那报了小姐的量衣尺寸,昨个可就催了。”慎思从门外走进来,对着谨心说。

  “可……”看了一眼慎思,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夏简之,不知如何是好。

  “去吧,稍后再说。”冲着谨心笑了笑,宽慰道。

  看着谨心失落地离开后,将慎思叫在跟前。“说说吧。”

  慎思稍稍一愣,然后淡淡的笑起来。“小姐果然是不同了。”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和谨心不到六岁便入了府,我们家里穷,便被送了进来。不过说是送,其实就是卖。丫鬟们卖进来分长契和短契,短契一般是十年,到了日子便可自行出府了。而长契……”说到这,慎思稍停顿了一下,理了理思绪,“是三十年。”

  “三十年?”听到这,夏简之不可思议地重复起来,难怪谨心刚才是那副神情,三十年对于一个少女未免太过沉重了。

  “是,三十年。我和谨心都是长契,也就是说我们直到年近四十都要在府上为奴为婢。这就是我们的命,不过谨心比我好些,她可将每月月银存下,等出府时给自己置办个房产养老,不至于无所依存。而我,每月的月银都给了家里那个身体不好的弟弟,以后就算出了府也怕是……”慎思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怪不得,我还从没看到过谨心那么严肃,平日里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是啊,入府那年,我七岁她六岁。一晃已经十年了,与我们一同入府的有的是短契的,月前已经出府了,怕是她看了心里不好受,才来小姐这胡闹。”

  “我能帮到你们什么吗?”握起慎思的手,心疼起这个十七岁的少女来。

  慎思没想到她会这么,微愣住后开口,“府内的事都是由夫人操持,再说我们是与将军府签了契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出得去。小姐的心,我们记下了。只是小姐应多为自己打算才是,夫人那怕是不会如此就算了。”

  “我知道,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可是这么坐以待毙也确实不是办法。”

  “小姐,当年的事,怕是有蹊跷。”慎思压低了声音,小心地说。

  “你知道?”事发当年她已经入府,随后被夫人选中伺候夏简之,难道慎思也知道当年的事?

  慎思身起去将门关上,回来坐在了夏简之身边,看着夏简之的眼睛说,“夫人临终前曾对我有交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