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制造机会

如卿梦 一木夏 2842 2019.07.13 20:53

  二人在医馆里忙了一天,苑竹修也寸步不离地跟了落卿一天。生怕她再凭空消失了。

  “落儿,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大声叫我,我就在你房外守着。”

  “放心吧,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就算有什么,我叫一声你也听得到,没必要守在外面,晚上更深露重,身体怕是吃不消的。”

  “可是,落儿……”

  “听话!”落卿一副不容置否的表情。

  “好吧。”苑竹修只能免为其难答应下来,“那落儿有什么事,一定要叫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对着他笑笑,让他放心。

  一连几日,苑竹修都紧张的守着落卿。直到近半月后,他才稍微放松些。

  这一晚趁着苑竹修睡着了,落卿偷偷溜出了医馆走到了林子里,“我要见你主子。明天这个时候,我在这等他。”说完便快步回去了。

  远处,黑影一闪,消失在了林子深处。

  第二日晚间,落卿如约至林子里,“出来吧。”

  墨夷闪身从林子暗处出来,“找我什么事?还要背着他?”

  落卿知道当年无执告诉我的故事一定有所隐瞒,真实性到底有多少也不好说。不是想背着苑竹修,而是他太冲动,如果知道无执一直在骗他,还不知道他会如何。

  “我想知道关于那个人的事,越详细越好。”

  “那个人?你什么不知道就要进千祭吗?”

  “也不算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得到的信息不完整。如果我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事情也会更好办一点吧。”

  墨夷考虑了一下,“好,既然决定合作,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分享的信息。二十多年前当今的敬王爷产下一子,在此子诞生前就被江湖上有名的神算子批了四个字,也正是因为这四个字掀起了巨大的风波”

  “哪四个字?”虽然早就料到孩子身份会很特殊,可是没想到会是王爷的儿子,又是哪四个字能改变了他的命运?

  “改天逆命!”墨夷一字一顿地说,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

  “改天逆命?!”落卿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着对方,这可能吗?突如其来的信息太过难以至信,脑袋一片混乱。

  墨夷看着惊讶的落卿,“你果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吗?真不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继续说吧。”

  墨夷白了她一眼,又继续说。“孩子出生没多久,敬王爷一家就被查出有谋反之心,皇上下旨满门抄斩。”

  “怕是欲加之罪吧。”听到这,落卿的脸色不太好看。

  “没错,当时新皇刚登基没几年江山不稳,又听到了这样的批语,便污陷敬王爷有意谋反。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后来听说那孩子命大,被老仆人带出了府。只是之后被安置到了哪就不得而知了,这些年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廷都在找他。直到这几年才有些风声,得知那个人在千祭。只是这些年那他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又突然出现在那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果然是这样,那个孩子才是重点。无执只说的一半,他的确是想找那个孩子,那他的真正目的也是为了那孩子的神秘批语吗?

  “关于他的消息,江湖上传闻很多,但是确切无误的,就是这些了。”

  “好,我都记下了。”落卿抬头看了看墨夷,道了一声多谢,便转身要走。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愿意为别人卖命吗?”墨夷看着她的背影,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疑惑。“也许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你的想象,也许……”

  落卿停下了脚步却并未回头,“你有过很想实现却一直未能的愿望吗?我只是想帮他实现愿望,仅此而已。”说完便径直走出了林子。

  “一直未能实现的愿望吗?”抬头看了看天上被密林挡住半边的月亮,低声呢喃着,”怎么可能会没有呢?”

  这些日子,见苑竹修一直闷闷不乐的,话说的也少。落卿终是开口问了起来,“怎么了?”

  “没……没什么。”苑竹修勉强挤出来一个微笑后,便将脸扭向别处了。

  落卿默默地看着他,见他仍旧别过脸不看自己,便走上前,直视他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

  苑竹修见此,马上将脸又转到另一边。

  落卿又转身,走到另一边,继续看着他。

  苑竹修终于妥协下来,无奈地看着落卿,叹了一口气,果然就是拿你没办法。“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说好了要守护你的,如今却什么都做不了。”

  “忘了我在山上和你说的话了吗?”落卿见他这副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做你自己便好。”

  “这世上有太多你做不到的事,但是也有许多只有你能做到的事。”靠近苑竹修,目光坚定地对他说,“如此,你便是最好的你。”

  “落儿……你真的这么想吗?”苑竹修闻言马上转悲为喜,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看着落卿。

  “自然是了。你就是你,是谁都替代不了的,不要再妄自菲薄。”

  “如此,便好。”苑竹修一脸温柔,如三月春光。

  “咳咳。”墨夷从门外进来,冰块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苑竹修见墨夷进来,一脸不悦,“你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当然是来帮你们了。”墨夷走上前坐在椅子上,品了一口茶,悠闲地看着苑竹修,“难不成还来看你们恩爱有加?”

  “你!”本来就不善表达的苑竹修,被墨夷说得是满脸通红却不知如何反击。

  落卿转身要走,“你们慢慢斗嘴,我就不奉陪了。”

  “慢着,这说话不方便,你们两和我去一个地方。”

  落卿二人随墨夷上了马车,只是三人的之间的气氛很是尴尬。苑竹修强烈要求坐在中间,一边护着落卿一边瞪着墨夷,墨夷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而旁边的落卿只是无奈地看着马车外的风景。

  不一会马车在某僻静处停下,墨夷将二人引进内室后随即坐在了桌子旁,给二人倒上了茶。“来,尝尝今年新采的雨前龙景。”

  “有话快说!”苑竹修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墨夷,“我们不是来你这品茶的!”

  “公子还真是个急性子,这样怕是成不了大事的。”墨夷冷眼地看着苑竹修。

  “你!”苑竹修气的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就算办不成大事,也不像你一般干些偷鸡摸狗,绑人囚禁的勾当!”

  落卿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也不理他们。自顾地拿起桌上的茶喝起来,“茶是不错。”

  “果然还是有懂的。”冷冷地瞥了一眼苑竹修。

  “你!”见墨夷这样子本是想发作,可又看了看一脸淡然品茶的落卿,把到嘴的话又都咽了下去。

  “茶也品了,说正事吧。”落卿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了墨夷一眼。

  “千祭那边怕是有动静了。”墨夷认真起来,“如果他们来这镇上,估么着不出三日就到了。”

  苑竹修听的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确定他们会来吗?”

  “他们是在离这三日路程的某地下手了吧。如何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呢?”落卿思索着。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愉快。”墨夷赞赏地看了落卿一眼。

  苑竹修看向墨夷,“那你是有计划了?”

  “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但又不能让他们怀疑。”墨夷看向落卿,“做你们的老本行,如何?”

  “放出消息,明日起我们为附近城镇的贫苦乡民免费看诊送药。”

  “放心吧,消息我会放出去,两日内附近城镇都会知道。”

  “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说吧。”

  “给我钱。一是要采购一些砂锅、木炭这类的煮药相关器物,二是也需要去附近城镇采购一些药品充实库存。”

  “可以。”墨夷又沉思半晌,“不过,要买的东西不少,不如我找人帮你购置齐全给我送去吧。”

  落卿抬头定定地看着墨夷,这个时候一些不相干的人大量购置医药类器物,必定会引起千祭的注意说不好会功亏一篑。他一向心思细密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怕是又想试探自己吧。

  “不用麻烦了。这些事还是我自己做的好。”落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墨夷,“答应你的事,我没忘。”

  墨夷脸上似浮现出一丝笑意,“那便好。之后的事我会安排,先送你们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