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危险的初显——毒窟

如卿梦 一木夏 2063 2019.07.15 08:00

  “进去吧,虽说你是大夫怕也是无用了。”媚与将二人引进一山洞口。“这紫毒洞中遍布蜘蛛蜈蚣蝎子等毒物,被咬了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又远远的向眼洞中张望,“我何时来给你们收尸呢?”悠闲打了个哈欠,“可得多撑些时日,要不然岂不辜负了教主的心意。”就完便笑盈盈地走了。

  “真是狠毒!”看着幽暗的山洞,苑竹修倒吸了一口凉气,“落儿千万要小心。”

  看了一眼门口面无表情的守卫,二人慢慢往山洞里走去。一边走落卿一边仔细观察着山洞四周的环境,的确看到了媚与说各类的毒物,数量之多让人咂舌。蜘蛛与蝎子?再结全洞中的环境,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看落卿并未动,而是在思索什么,苑竹修不由得着急起来,“落儿!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啊。”

  落卿并没有理会苑竹修的话,而是蹲了下来,仔细观察起毒物来。看了许久,竟将手主动伸过去想触摸起毒物。

  “落儿!使不得!”眼看着落卿竟做出如此危险的动作,苑竹修想要上前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蜘蛛见落卿的手伸过来,毫不犹豫地就咬了下去。落卿随即收回了手,将手放在眼前。

  “落儿!”还没等她看出个究竟,手就被苑竹修拉了过来,“可要紧?你这是做什么?”

  这时,落卿却拉住苑竹修告诉他冷静,把手抽回来仔细看了看,又示意他附耳过来。

  苑竹修见状虽不解也低头附耳,落卿在其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

  “还活着?”教主听闻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来禀报的人,“知道了,下去吧。”稍平息后嘴角轻扬,露出一丝狩猎者的笑容,他知道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

  “几天了?”并未抬眼,轻捻起身边男子的一缕头发把玩起来,对着进来禀报的教众淡淡地问道。

  “回教主,三……三日了。”先前将落卿二人带来的青衣男子怯怯地说。

  “是嘛。”教主松开了手中的头发,沉思起来。

  身旁的男子见教主收回了手,还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便急了起来,“教主是不喜欢我了吗?教主不是说只看着我自己就好吗?”

  教主并未回答,只是笑着又将手轻轻地抚上了男子的头,轻柔地捋着对方的头发。

  见状,男子满足地笑笑,“我就知道教主心里只有我。”说着便附上教主的肩膀一脸幸福的样子。

  心里只爱你一个人吗?看着床上的男人,青衣男子眯了眯眼睛。

  第二日,青衣男子来到了昨日晚上在教主处那个男子的住处,看着在梳妆台前的男子说道,“这么有闲情逸致啊?”

  “不知有何贵干?”男子身着白衣,正对着镜子梳头,只一心专注打扮并未正眼瞧对方,语气中难掩嫌恶之气。

  青衣男子见对方一副高傲的样子,虽说气得牙痒痒,却换上一副淡然的样子,“看来你还不知道吧,还有心思在这闲着。”

  “你什么意思?”闻言,白衣男子抬头看了看对方,一脸诧异。

  “在紫毒洞里的那两个人教主可是上心的紧呢,隔天差五的就问,他们也是命大到现在都没死,也不知出来以后教主会如何啊。”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白衣男子听到对方这么说,便沉思起来,再联想到昨晚教主的举动,本平静的脸上突然目露凶光,“哼,凭他们也配?”

  “好自为之吧,我也是看不过眼好心提醒你一句。”青衣男子说完便走出了房间,转身时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

  “贱人!给我去死吧!”远远地望着毒窟方向,咬牙切齿地说着。

  “哟,倒是挺能坚持的。”没一会白衣男子就到了洞口,看似不经意地说,“你们还没死啊!”

  “你们这的人真是一个顶一个的不正常!”苑竹修生气地看着洞口的男子,那视他人生命如草芥的表情真是让人生厌!

  白衣男子打量着二人,心想怎么会没事?他们二人除了看上去虚弱一些竟然毫无中毒的状态,这怎么可能呢?

  落卿看了看白衣男子,“来者即是客,请进吧!”

  白衣男子并未想到落卿会如此,看了看洞中周围,虽说心中害怕,可是一想到他们都没事,想必自己也可以,一定要借此机会除掉他们。

  “不知公子有何贵干?”落卿看着思索的对方,语气平淡。

  白衣男子并未走进去,只是紧张地四处张望。然后选择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对落卿二人说,”我是看你们可怜想告诉你们怎么逃出去啊。”

  苑竹修疑惑地看着对方,他真有这么好心?怕是另有所图吧!“这种骗三岁小儿的计量,你以为我们也会信?”

  “你!”白衣男子眼着着被识破,怕是计划无法进行了,正想着要怎么办之际,落卿开口了。

  “教主怕是不知道你来了这吧?”落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他知道了……”故意没有说下去,而是抬头定定地看着对方。

  男子思路被落卿的话打断,倒吸了一口凉气。没错如果教主知道他来了这里,怕是会生他的气的,这类地方没有教主准许是不能随便出入的。想到这,不由得紧张起来,脑子中乱成一团一时也想不起对策。

  “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如何?如果我们出去了,我定绝口不提你来过此处,我们若出不去,你们不必担心死人开口了。“落卿看着慌乱的白衣男子,笃定地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们不可能出得去,死在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就算出去了,教主也不可能相信你们!”白衣男子忙开口。

  “你若是确定我们会死在这,就不会冒险来这一趟了。”落卿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慢慢地说,“我只是想得到一些消息,不会让你吃亏的。”

  “你!”眼看对方已然看透了自己,已毫无商量余地可言,白衣男子虽不甘心,却也只能认命。“好,你想问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