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阴谋的显现

如卿梦 一木夏 2328 2019.06.21 09:13

  女管家立马上前一脚将孙二踢倒在地,“你个混账东西!你怎敢做出如此该死之事!怪不得总有人嚼舌根子,你是吃了狗胆了?”

  听了女管家的话,再看那孙二心虚的样子,心里便怒火中烧。“你把话给本将军说清楚,刚才你说的这孩子是谁的?”

  听到屋内的吵闹声,夫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见到了自己夫君回来,喜不胜收。“将军,您回来了。我们的孩子……”

  夏炎打断了夫人的话“我们?你给我睁开眼好好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将军……”被自己夫君的反常举动吓到了,环顾回周。看到了下人孙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手里还抱着个孩子。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下人怎么会在这里,那手中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夫人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那我倒要问问你了!”夏炎杀人般的目光落在了夫人身上。

  还没等夫人开口,“夫人,小人知道不该再来,可是我实在想来来看这孩子。我……,夫人是小人害了你!”

  “你!你在说些什么!什么不该再来,什么来看这孩子?这孩子与你何干?”被孙二这么一说,觉得晴天霹雳。

  “是小人该死!将军要杀要罚都好,请将军不要为难了夫人啊!将军连年征战在外,夫人她日日独守……”

  “你这个混账!可知在说什么?莫要说些让将军误会的话!我日日盼着将军回来,怎可让你这般诋毁!”夫人气得混身发抖。

  “误会?好个误会啊!一句误会就将此事说的一干二净了?这般景象你让我如何相信这是个误会?”夏炎此时已红了眼,马上要将人活剐了一般。

  夫人挣扎起身扑通跪下“我嫁与将军十年有余,还育有一子,我是何人将军不知吗?怎可信此荒诞之言?凭一面之词就认定此事了吗?”

  夏炎并不说话,看着眼前二人陷入沉思。

  眼前时机成熟,女管家上前。“将军,现在惟有一法可证夫人清白了。”

  “说”脸色阴沉地说。

  “滴血认亲,若是这孩子与将军血相融,便是将军亲生,若是不相融……”目色稍垂,没有把话说下去。

  “去准备”

  “是”

  “将军,果真不信我?”夫人一脸伤心,十余年夫妻他竟怀疑自己至此吗?

  夏炎看了夫人一眼,并未说话。

  “半柱香后去叫侧夫人过来。”女管家嘱咐身边的小丫鬟后,就匆匆走过走廊去准备东西。

  一柱香后,女管家和几个丫鬟端来了多个水盆,见侧夫人已经抱着孩子坐在夫人屋里了,眼神一交流,侧夫人就开口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妾身还在想,将军怎的这么偏心不来看妾身。”又看了夫人一眼“将军,怕是其中有什么误会吧。”

  看了水盆一眼“将军,切要还姐姐一个清白啊,这人多嘴杂,若是不把事情弄清楚,姐姐以后在这府里可怎么做人啊?”

  “开始吧。”死死盯着孙二怀中的孩子。

  “这……将军先请还是……”女管家拿出其中一个盆放在屋中间。

  “他先来。”指着跪在地上的孙二。

  “是。”女管家让孙二站起来,从怀中的孩子的手上划了道口子,滴出了几滴血。又让孙二划破了手,再次滴入盆中。

  大家都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屋中间的水盆。

  慢慢的,水盆中的水相融了。侧夫人会心一笑。

  “将军!这不可能啊!将军,此事必定有蹊跷!就算是血相融了能说明什么?是水!水有问题!”夫人一见此脸色大变。

  “好,那让我来和那孩子试,把孩子抱过来。”夏炎冷冷地说。

  女管家又换了一盆清水,大家都再次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屋中间的水盆。不出所料,血没有融合。

  “将军!这也只能说明这孩子是孙二的!不能证明是我生的啊,若是有人故意陷害,让他抱来他自己的孩子呢!”

  “是啊,将军,这样怕是不能还姐姐一个清白,不如让孩子和姐姐试试吧。总是不会错的。”侧夫人应和道。

  再次换盆,夫人上前和孩子滴血,在大家的注视下,血相融了。

  “哼,还有什么可说?”夏炎怒不可遏。

  “将军!妾身冤枉啊!妾身不服!”夫人咬着嘴唇,恨得咬出血来也不自知。

  侧夫人上前跪下求情,“将军,姐姐怎会做这糊涂事,看在姐姐服侍将军十余年的份上,再给姐姐一次机会吧。”

  “再给她机会?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要什么机会?”他一脸鄙视的看着夫人。

  “将军,姐姐不是说水有问题吗?这样,让我的孩子来试试,若真是水的问题,莫不是冤枉了姐姐!”

  “看在十余年夫妻的情份上,我给她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事情还是如此,你便不必多言了。”

  “谢将军。”说着,把自己手中的孩子抱来分别和自己、将军、孙二验血。

  换了三盆水后,得出了结果。侧夫人手中的孩子与侧夫人相融,与将军相融,与孙二不相融。

  “这……”

  “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夏炎一掌檗开了面前的几个水盆。

  “说?事到如此我还有什么可说?”狠狠地看向侧夫人“是我大意了。”

  “将军姐姐也是一时糊涂,就算不看夫妻情份上,也要想想子陌啊。他才四岁,姐姐要是有个什么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子……子陌……”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竟一时失了神。

  “她还配当子陌的母亲?若是为子陌的名声考虑过就不会做此下贱之事了!”此时不提还好,提到儿子夏炎就更愤怒了!

  “可是,子陌还那么小,可怜了这懂事的孩子,他可是将军的长子,将军长年征战,若是再没有母亲好好教导……”

  “你要干什么?”夫人一脸惊慌的地看向侧夫人。

  “夫人产后身体不适,不适走动,以后在阁中静养,旁人不得打扰。从今日起,子陌交由侧夫人教导抚养。”语毕转过头去,背对夫人。

  “妾身必定不负将军期望,好好教导子陌,教他为人做事的道理,像将军一般正直,绝不敢做糊涂事。”侧夫人得意的看着夫人。

  “夏炎,十余年夫妻,你竟糟蹋我到此地步。”一脸苦笑。“哈哈,罢了罢了,何为真情何为假意?”

  “姐姐怎可如此说将军,将军宽宏,姐姐犯下如此大错也未伤姐姐分毫,将军心里还是存着姐姐的。”

  “够了!事已至此,无需多言!”夏炎甩袖而去。

  侧夫人看着将军走出门便起身,“姐姐,好生休养吧,子陌,妹妹会替姐姐好生的照顾的。”笑的格外烂灿,将一干人等处理好后转身出门。

  “子陌,娘对不起你!还有我的孩子,你在哪?”夫人呆呆地望着远处。

  门外墙角处的一个小男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恨意在眼中慢慢蔓延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