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交易

如卿梦 一木夏 2235 2019.07.12 08:00

  墨夷这二十多年自认见过各种各样的女子也绝不在少数,可让自己丝毫占不到上风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知道再这么兜圈子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还不如直接了当来个痛快的。

  墨夷理了理情绪,“好吧,我不兜圈子了。你们是想进千祭吧。”直直地盯着落卿的眼睛问道。

  落卿收起笑容,看着墨夷认真的样子,她明白事到如今肯定是藏不住了。“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估计咱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墨夷认真的看着她,“不如我们合作,如何?”

  “如何合作?”他果然不是千祭的人,不然估计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我暗中协助你们进千祭,你们把进去以后收集到的消息告诉我。你很清楚你现在别无选择。”

  落卿知道他说的没错。自己现在的确是别无选择,人被她困在这,苑竹修自己也不可能混进千祭。

  这么多天凤姑娘那都查不出他的任何消息,看来他的势力应该在无执之上。只是这么做,无执那……

  “你应该清楚,我如果背叛了前主,有一日也必会背叛你。”落卿沉思了片刻,才开口。

  “我并未让你背叛你的主子,我只是暂时想与你们合作。千祭什么时候会来,甚至会不会来,这谁都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暗中帮助你们,混进千祭的机率就会大大加大,这不是你们想要的吗?而我呢只是想得到些消息,这不是互惠吗?”

  “你想得到什么消息?”

  “我要你想办法得到那个男人的画像和笔迹,这就够了。”

  “公子是在和我说笑吗?虽不知千祭有多少教众组织结构如何,但是能发展至今还如此神秘,必定内部错综复杂,管理严谨。就算我们能进去,想见到那个人也绝非易事。之前被捉去的那些人不知被带走做了什么,甚至是生是死都不可知。”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很困难,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选中了你,你够聪明,也许办得到也说不定。可能性再低,我也得试一试。”

  落卿考虑半晌,“好,我答应你。”既然已无退路,也只能一路向前。

  墨夷满意地看着落卿,“好,爽快。既然如此……”

  “需要我做什么?”还没等墨夷说完,落卿便接过话来。像他这样城府深的人,是不可能相信口头的承诺的。

  “谁说你是个不喜亲近的女人,这不是挺讨人喜欢的吗?”说着上前捏住她的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落卿并未躲开,反而直视墨夷的眼睛,“你只能以此为乐吗?”

  墨夷自觉无趣,便收回了放荡不羁的笑容,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小步,“我会再来的。”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距墨夷离开了已有小半日了,落卿心里很是着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不知苑竹修会怎么样。无奈对着门口大声说道,“把你家主子叫来我有话说。”

  “你找我?”片刻后墨夷推门进来,坐在落卿对面看着她,事情的发展终于又被他主导,这让他很是高兴。

  “不要浪费时间了,选一个你放心的办法吧。”

  “怎么?担心家里的那个?”听到落卿这么说,冰泠的脸上好像多了几份戏谑的表情。

  “绕圈子对你有什么好处?”落卿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稍有不快的反问起墨夷。

  “好,长话短说。你们走后会有人继续经营医馆,还会好好照顾这个镇子上的居民。镇东边何大伯、西边李婶家的小孙子都会没事的。”

  落卿不禁蹙眉,原来一直都被偷听吗?我们却毫不知情。这一切计划周密又把持有度,我应该庆幸他现在是合作伙伴,而不是敌人吗?

  “好。我答应你了,如果我们能顺利进入千祭,并且有机会靠近那个人,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好交易答成了。”稍后我会命人送你回去的。转身要走,临走前又看了看她,“很期待你的表现。”

  “看似冷若冰霜,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人,其实却能为了些毫不相干的人卖命,这可真是讽刺!”墨夷不明所以的摇摇头。

  “主子英明,属下以为主子会利用那名男子。

  “最开始我也是那么想的,不过那个男人性子太烈又沉不住气,一旦有什么变故,怕是他不惜牺牲自己也不会让她受制于人。”

  “是啊,这二人虽为兄妹可性格还真是差得远。”

  “兄妹?”墨夷顿了顿,“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兄妹呢。不说这个了,交代你的事办好了吗?”

  “主子,放心。一切妥当。”

  半晌后,墨夷如约命人用马车将落卿送回医馆,可医馆大门紧锁。

  苑竹修去哪了呢?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落卿着急地四处张望着。

  估计是出去找我了吧?还是出去找找看吧,可是他能去哪呢?

  突然想到了那一日的情景,不由分说马上跑到卖糖人那里。

  只见苑竹颓废地蹲在卖糖人的摊边,眼睛血红好像还带着未干的泪痕。手上还攥着一个已经化了大半的糖人。

  落卿看到这情况,不由得眼睛一酸。“竹修。”轻声地唤他。

  苑竹修听到落卿唤他的名字,竟一时失神,不敢相信地愣在那里,直到确定真的是她回来,才马上飞奔过来,一把拉住她紧紧抱在怀里。

  “落儿……真是的落儿……落儿回来了,落儿总算回来了!”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落卿看着现在像个孩子似的他,伸手拍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了,我回来了。”

  苑竹修破涕为笑,举起手中化了大半的糖人,“落儿,你看我给你买了糖人。”

  “傻瓜!”落卿接过了糖人,只觉得鼻子酸酸的,“我们先回去吧,然后再慢慢说。”

  “是他们。”二人回到医馆,落卿将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苑竹修。

  “好在落儿无事,他们可真是卑鄙!竟然还用城中的百姓做人质!”苑竹修生气地攥紧了拳头,“不过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想潜入千祭为何不自己动手不是比用外人更放心吗?

  “估计是有什么不能出手的原因,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说的对,这么做我们也算是互利互惠,也算了了我一件心事。”

  “那么他们要怎么帮咱们进千祭?”苑竹修叹了一口气,“总觉得他来者不善,他的身份、目的怕是没那么简单。”

  “很多事我还不清楚,他确实是个神秘的旅人,不知从哪来,也不知要到哪去。不过,总会想办法弄清楚的。”苑竹修说的没错,这个合作伙伴太过于神秘,可现在他们别无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