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下山

如卿梦 一木夏 2018 2019.07.02 09:52

  第二日一早,我们起程了。无执易幻化成了一名老者,所以那日我在河边听到的声音也是由此而来吧。这些年,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无执的真身。也许狐狸精本来的真身只是一只狐狸,其他的都是幻化出来的吧。而我也被无执易容成了另一番年长些标模样。他嘱咐我在外面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能暴露身份,需叫他师傅。

  穿过神秘崎岖的山路,半日后,我们就到达了‘外面’。五年了,第一次看到城镇人烟,竟觉得有些恍惚。走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充满了好奇。来了这边之后,一直待在将军府,后来又和无执远离尘世。要说起来的话这还是第一次外出上街。

  无执看着四处张望的落卿“觉得很新奇?喜欢什么小玩意,我给你买一个?”

  听到无执的话,才恍过神来收回了好奇的目光“什么都不需要。”置身于这热闹环境,竟有种安居市井的感觉,真是可笑。

  见落卿冷冷的样子,不再多说什么。“那就速去办事吧。”

  跟着无执,走到了城镇中心的一间大酒楼前面。只是觉得奇怪,这么大的酒楼,怎么门厅冷清?没有多问,跟着无执继续走进去。原来室内别有洞天,一进来一股浓重的胭粉味扑面而来,再看看四周环境,心已了然。

  “你终于来了。”一衣着艳丽的五六十岁老妇从内室出来,对无执说话,眼里尽是欢喜。

  “换个地方说话吧。”只看了一眼老妇人,便起身往内室去。

  落卿想跟上无执,却被老妇人拦住了。只见老妇人目露凶光,面色不善的看着她,看来是不想让她一同进去了。

  “我在这等师傅。”看了一眼老妇人,对着无执淡淡地说。

  “进来。”说完了这两个字,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室。

  老妇人闻言不再阻拦,只是沮丧地看着无执的背影低下了头。我也不看她,只是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到了听低声的呢喃。

  “早晚你会和我落得一样的下场……呵呵……一遇误终生……”她的话,她的神情,无奈?痴迷?悔恨?亦或,绝望……

  等我走进内室,已经看到无执,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看他的样子,对这里应该是很熟悉了。

  “有什么大消息?非要让我亲自来?”放下茶杯,看着随我身后进来的老妇人说道。

  一扫刚才的沮丧说道“已经查到了那个男孩的眉目。”

  无执表面立马严肃起来,“消息准确吗?”

  “准确无误,只是目前还不知道男孩的具体位置,只是查到他几岁就被送往一处山中密处藏了起来。”

  “千祭那边呢?可有什么动静?”沉思了一会,继续问道。

  “千祭已经顺着线索在找了,他们人多势众,恐怕他们会捷足先登了。”老妇一脸为难。

  “人多势众才好。”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那就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时刻盯紧千祭那边的动静,有消息立马报告。”

  “是。”顿了顿,“主人,明年我就满五十了,怕是不能再侍奉主人了。请主人另择人选接替我。”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落卿一眼。

  “知道了,你下去吧。”说完又举起了茶杯喝起了茶。

  “是。”看了一眼无执,不舍地转身离开。

  “可有什么想问的?”见老妇人下去了,开口说。

  “没有。”

  “怎么,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又为什么让你听这些?”

  “你想说的话,自己便说了,你不想说,我问也没有用。”落卿淡淡地说。

  “这么多年,你从没问我过的事,也从没问过我救你以后的打算。你不怕我在利用你吗?”

  “怕?能被利用证明我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我怕的是有朝一日我连被利用价值都没有了。”

  会心一笑,“这就是我留你在我身边的原因。”

  “我一直想找一个人,那是大概二十年前的时候,那时他还只是个婴儿,他的家族被被官府四处通缉,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但无奈无法带他全身而退。所以我只能暂时离开,伺机再找他。”

  “他们四处躲藏官府通缉,世间这么大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去哪?想找到这么一个人,谈何容易?”

  “这个问题我们也想到了,所以我用自己的精气凝结成了一颗珠子喂给孩子。以便日后我再寻着精气去找那孩子。可是,后来我竟寻不到那孩子身上的精气了,虽然这些年我命人多方打探,却也没有什么准确的线索。而这几年我听说黑暗魔教‘千祭’也在打探这个孩子的下落,命人四处找那孩子。千祭的插手,让事情更为复杂。”

  “但是为什么你会感觉不到精气了?”听到这,落卿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远比自己想的还复杂。

  “精气是我千百年来修炼的天地精华,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感觉不到了,应该是有些人用了什么手段隐藏了精气。”

  这个故事,最关键的就是那个孩子。有人蓄意隐藏了无执的精气,就是不想让他找到那个孩子。为的是什么?无执的精气珠子?恐怕没那么简单,能隐藏了精气,又让无执找了十几年都没有线索的对手,绝对不是善类。而无执要找到这个孩子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这孩子被多方强势力量窥探,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

  落卿整理了一下思维,“所以你让我知道这些,是想让我接替你的手下继续查那个孩子的事?”

  “开始时是那么打算的,不过现在改变主意了。”无执顿了顿看着她,“这几年还真没看出来,你要比我想象的聪明得多,所以,你还有别的用处。”

  看着无执并没有再说什么,待他又跟老妇人私聊了一阵,我们就出来了。

  多年以后才知道,即使我与无执同吃同住了五年,但无论是他的势力还是心思,都不曾了解分毫。那一天,对于我,对于他们,都是一个奇妙的转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