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与世隔绝的狐狸精

如卿梦 一木夏 2676 2019.07.01 10:37

  人迹罕至的林子深处的木屋里,一男子坐在窗子边,看着早晨的阳光通过窗子洒进来,懒懒地吐出了两个字,“钩吻”。

  “钩吻又名断肠草、胡蔓藤等,系马钱科植物,辛、温、有大毒。其全草各部均有剧毒,尤其嫩叶毒性更强。”约十五六岁的少女不急不缓地回应着。“中毒表现为头晕、复视、眼睑下垂、音语不清、四肢麻木、共济失调、烦躁不安,严重时可致神经麻痹。此外还伴有口咽灼痛、流涎、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或便秘,四肢厥冷、甚至昏迷。最后因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男子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嘛,小丫头。能耐是越来越见长了,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也能放心了。”假装难过的抬起手,擦那根本没有的眼泪。

  “哼,你个老狐狸,怎么会死呢?”少女对男子丢过去一个白眼。看着对方戏谑的样子,不禁想起了三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情境。

  当我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夕阳透过窗照进来,金黄色的光映在窗边坐着的白衣男子身上,他正侧着脸看向窗外,而远处茂密的树木被风刮的沙沙作响,这一刻,好像定格了一样。我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心想着这个男子真美啊,好像能摄人心魄一般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一时竟觉得没有合适的词来形容他的美,如果说勉强有……

  “狐狸精……”夏简之脱口而出。

  男子闻言先是一愣,转过头看着床上躺着的小女孩,又马上转为平静,“真是个有趣的丫头,你果然是认得出我的,怎么看出来的?”

  男子的话这才将神游的她拉了回来,稍作清醒。不过,他在说什么?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好像荒无人烟的样子,而且这个男人很可疑。我的记忆还停留在被将军府的杀手追杀,最后的确有个陌生人出现在我身边,但是晕过去前残留的意识还记得,声音是一名老者。可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个男人应该不是急于杀我,不然早就下手了,并且能感觉身上的伤口被处理过了。

  男子见女孩直直的盯着自己,理所当然的笑了笑“怎么不说话,看出神了吧。”

  正在想着,这个可疑的男人到底哪里有问题。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了眉目。荒郊野岭,绝色的男子,看出神……

  “你以为我和外面那些俗人一样会被你迷惑?”夏简之冷冷地说道。

  男子不但没生气,反倒是嫣然一笑,“果然是个特别的丫头,以后便跟着我吧。我救你一命,有朝一日我可是要你拿命还我的。”

  夏简之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里已然有了结果。他是只狐狸精!刚才不小心脱口而出的“狐狸精”他没有反驳,反而问我怎么知道,看来他是对我很好奇所以才救了我吧。

  “好。我答应你。”既然命是他救的,听他的便是了,而且已无家可归,跟着他也不一定是坏事。

  “小丫头,你叫什么?”男子上下打量起夏简之来。

  “我……”我叫什么名字呢?不再是夏语,夏简之也‘死了’。一时竟陷入了沉思,那么以后我是谁呢?

  看着她皱着眉不说话,想了想说“是不是没有名字?那我给你起一个可好?我叫无执,你以后就和我在一起,也从个‘无’字好了。”

  “无?”也好,无便是没有,反正我也是什么都没有了,从零开始。

  男子又上下打量了一翻,想了半天“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无……无胸!噗,哈哈哈。”

  满脸黑线,内心在咆哮道“你丫给我滚一边去!”当然,也只能在心里咆哮。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流出来的狐狸精,真是为自己以后的日子担心。

  就这样,我记忆中清晰的与他初识的情景,是那个伴着风声的夕阳西下。此后多年,遇到了无数个似那日一般的夕阳,却再无那日的心境。

  “以后就由你照顾我的日常起居,洗衣烧饭。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你,教你些药理救人如何?”

  第二日一清早无执就带我熟悉了各处环境,现在又来安排工作了。我想了想“医者一般都会毒,除了救人,你能教我用毒吗?”

  无执稍稍皱了皱眉并未想到对方会这样说“你不想学医救人反而想学毒害人吗?而且你可知,用毒者若是掌控不好,自己也会被毒反噬?”

  “我可没说我不想学医救人,只是医可救人也可害人,毒可害人也可自保,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罢了。至于反噬嘛,任何事都需要付出代价不是吗?”看着对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你还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那好我便给你个机会,不过我只会先教你一些浅显的医术药理,能不能学毒,就看你的天赋了。”

  “你叫落卿如何?”无执放下手中的草药,突然对她说。

  “落卿?”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无执难为情地挠着头,“我也没给人起过名字啊,不过之前下山去听人提起过,卿这个字是很好的意思,而我第一次见你,是你落水,带回来也跟个落汤鸡似的,所以……”

  “看来你是对我落水的事印象深刻啊,不过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当然了,你都不知道你当时什么样子,哎哟,那个狼狈那个脏啊。”突然停下看着她笑了笑,“你喜欢便好。”

  “不过我看你最近叫我丫头,使唤着可是挺顺嘴的啊。”扬起头,挑衅地看着他。

  “哎哟,你别说,还真是。”得意地翻了个白眼。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起的生活,这一过就是五年。我从夏简之变成了落卿,从小小的身躯长成了亭亭少女,而他,未变分毫。五年里,他总算愿意教我医术毒术,我也逐渐的了解他。转瞬的这五年,有苦有乐,在这世外桃源中收获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安心。

  只是有时候还会想起五年前在将军府中的事,也不知道慎思和谨心过得好不好,想必没了我,日子也就不会那么惨淡了吧。其实当年也并不是一点没有怀疑过,必竟在夫人一手遮天的府中,一切都进行的太过顺利。只是当时想着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也要试。

  也算是阴差阳错,逃出了将军府,恢复自由之身。终于可以真正的为自己而活,只是……除了他,我还欠他一条命,待他随时来取。

  正想着,突然听到了吵闹的声音“丫头,今天午间吃什么啊?我肚子饿了!去捉只兔子怎么样?”

  无执一边说着,一边从外面走进来“你说怎么做好呢?是清蒸还是干炸配上小料?还是……”他头脑中好像还在搜寻着各种做法。

  “红烧怎么样?再煲个汤。”

  “还是你懂我!”一副流口水的样子,“那我去捉兔子,你去准备配料,这样更快一点!”说完就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红烧免肉、罗宋汤,主食是米……”还没等话说完,无执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

  看他的样子哪像是个修炼千百年的狐狸精,到像个邻家顽皮的小孩子儿似的。有时候我在想,会不会遇到无执只是我的一场梦。而现实是,我早就作为夏简之死在了那个河边。

  “快吃啊!菜都要凉了!也不知道你天天都在发什么呆,哪那么多心事。”一边冲着落卿嚷嚷,一边不忘继续往嘴里塞吃的。

  思维被无执的话拉回了回来,开始和他一起吃饭。这就是我们的生活,那时候我竟然还天真的幻想,这样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

  “丫头,明天和我去‘外面’一趟吧。”无执走上前,看着坐在树下看书的落卿。

  听闻无执的话,合上书。起身看着对方,“好。”

  这一天还是要来了吗?虽然他早就说过,有朝一日,我的命是要还给他的。只是这种微妙的感觉,让人觉得猜不透。收拾好了东西,一夜无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