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教主慕离

如卿梦 一木夏 2858 2019.07.17 11:01

  男孩被带到一黑暗潮湿的仓库内,“你们这群人中,只有一个能活下去,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要怎么做你们自己选择吧!”白发女子发狠地对着屋里十多个被捉来的村民说。

  屋里有数个魁梧帮众在伺机而动,被捉来的这十多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紧张地看着身边的人,气氛十分压抑。小男孩见此不禁害怕地抓紧自己的衣襟,胆怯地望向白发女子

  “慕离,你给我睁大眼看好了!这些人中有兄弟姐妹、父子爱人还有同门朋友,今天就让你看看真实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白发女子一把拉过还在身边发抖的男孩大声说道。

  女子又望了望一群呆立在原地的人,“不动手,可以!那你们就一起死吧!”随即长剑一挥,靠近她的三两个人应声倒地,血液四溅。

  村民开始害怕起来的,有的想逃有的跪下求饶,白发女子也不理会,又拉起身边的一个妇人将长剑刺入了她的身体,血溅当场。

  村民们意识到无路可逃,终于骚动了起来,人们纷纷拿起能用上的东西撕杀了起来。朋友、爱人、亲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血泊中。哭声、骂声、惨叫声、诅咒声……

  各种声音不绝于耳,霎时间,血腥味弥漫开来,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

  “怎么……怎么会这样?”男孩吓得连连退步,跌坐在地上,“不要!不要啊!”撕心裂肺地朝着已经杀红眼的人们喊着。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终于停下来,屋里只能听到一个喘着粗气的男人的声音“杀!杀!杀了你们!都去死吧!”

  白发女子满意地看着男人“杀了那个男孩,不仅会放你走还会给你黄金百两。”说着让人抬上了一个箱子,打开后刺眼的黄金似乎在拷问着人的欲望。

  又朝地上丢了一把刀,看着已经吓傻的男孩,“慕离,看到了么?这就是人性!现在你和他只能活一个,你会怎么选择呢?”

  “教主!不要!我不会杀人!求求你!”男孩吓得都带上了哭腔,连滚带爬地后退到墙根。

  “黄金百两?”杀红眼的男子看到地上的箱子两眼冒光,“哈哈,都杀了这么多人,还差他一个吗?”说着,便朝气势凶凶地朝男孩走过去。

  “你!你别过来!”看着目露凶光的男子,男孩大声哭喊着,“不要!不要!你别过来!”

  男子一个健步上前,将男孩按倒在地,狠狠地掐住他的脖子。“去死吧!去死吧!你死了金子就都是我的了!”

  白发女子并不上前阻止,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想着,慕离,如果你只有这点用处,那还不如今天就死在了。

  男孩被掐得呼吸困难,痛苦不堪,只能模糊地看到对方恶狠狠的脸,面目狰狞满眼血丝,渐渐的眼前的画面越来越不清晰,只能闻到到浓浓的血腥味。

  我是要死了吗?就这样结束了吗?好痛苦!好痛苦!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该死!

  由恐惧到愤怒再到仇恨,男孩终于将这些年的压抑与痛苦爆发了出来,用尽全力咬住了男子的手腕,男子吃痛稍放开,男孩便乘机挣扎着拣起教主丢在地上的刀狠狠地刺了下去,一刀两刀……

  再平静下来屋里的空气都似凝结了一般,只见一名混身是血的男孩手持利刃,身下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子已经没了气息。

  “漂亮!”拍着手走到慕离身边,托起他的脸,笑容中透着赞许“慕离,从今日起你便长大了,也该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吧?”

  一晃几个春秋,窗外的风景没变过,不变的还有人心的险恶。

  “都好几年了,怎么还是没有什么进展?”白发女子恶狠狠说,“难道你就这点本事?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绝对不止这些。”

  “能做的我都做了。”慕离抬头看了一眼女子,不耐烦地说,“教主不满意我有什么办法。”

  “你!”气得将手中的茶杯摔了个粉碎,“你真是越发的长进了!还敢和我顶嘴了是不是!你也不怕……”

  “怕?”慕离轻哼一声打断了对方,“怕什么?该怕的是我还是你?就算靠着邪术吸人精气保持容貌,怕也是再挺不过几年了吧。”

  果然还是被他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教主看着眼前已无法控制的少年,原来只是想发掘他本性中的恶,惟我所用,没想到他就是一个恶魔,这些年来所做之事比其有过之而不及。

  再这么下去,恐怕是控制不住他了。神算子的批语从未错过,那么他到底是未觉醒还是故意隐藏了实力?

  看着对方皱紧眉头细心盘算的样子,慕离不由得笑出了声,“教主何事忧心?不妨说与慕离听听?”

  “既然你知道,自然更要勤加练习,早日替我完成心愿,不然怎么对得起我养育你这些年?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

  “那我这就下去,不打扰教主休息了。”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下背对着她说,“不过,何谈养育?我也只是你想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

  眼看着一脸嚣张的慕离消失在视线中,女子简直气得牙痒痒!“臭小子,你还知道你有利用价值?要不是如此我早就杀了你了!”

  远远就听到洞中男女哭喊求饶的声音,在黑暗的夜里,犹为刺耳凄惨。

  “如何啊?”慕离看着眼前痛苦挣扎的二人,一脸享受。

  “我要出去!我要活!我要活!你放我出去!”男子跪在慕离脚边,一脸恐惧苦苦地哀求着。

  身边女子听到男子的话,一脸诧异。“你!你!”痛苦不堪的神情,而转瞬又痴笑起来,“好一个你要活!哈哈!哈哈!”

  慕离一脸得意地看着二人,“说好的情比金坚呢?你们不是说要同生共死吗?我可是成全了你们了。”

  “我后悔了!我不想死!”男子看了一眼跌坐在地生无可恋的女子,“反正你也得死还不如让我活着,你不是说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吗!”

  “好!哈哈!说的真好啊!算我瞎了眼,爱上你这么个男人!”痴痴地看着男子,一边痛哭一边说着。

  “哼!别说得那么好听!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也怪不得我!”男子话语中的决情如钢铁般冰冷。

  “还真是精彩呢!”慕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还是可惜了,少了点能提起兴致的东西。”我可以让你们其中的一个出去,不过……”

  “不过什么?你只要放我一条活路,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男子爬到慕离脚边,一脸讨好的样子。

  慕离看着脚边如蝼蚁一般的男子,满意地笑笑,“这里只能放一个活人出去,另一个嘛……”欲言又止地看着已经心如死灰女子。

  “好!你要说话算数!”男子说着转身一步步靠近女子,目露凶光。“你别怪我!咱两只能活一个!你不死我就出不去!”

  “你!你竟如此狠心!”女子望着红了眼的男子,下定决心一般。“好!既然你如此负我,也休怪我了!”

  说话间,二人便扭打在一起,男子下手颇狠,连续几拳下去,女子已经满脸是血。

  慕离翘起二郎腿,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出好戏,“哎呀,下手还真够狠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才算是精彩的好戏呢。”

  男子对女子一痛暴打见其躺在地上不动了,便起身向慕离走去。可未料到此时女子突然起身从头上卸下珠钗狠狠地刺入了男子的脖子。

  男子捂着血如泉涌的脖子,吃痛地倒在地上,“你!你!”

  “既然你无情,我又何必对你有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你就去死吧!哈哈!死吧!”女子气急败坏地大声说着,报复的快感让她的脸都已经扭曲。

  “唔……唔……”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脖子上的伤口让他说不出话来,血越流越多,男子逐渐失去了气息。

  见男子不再动了,女子竟放声地笑了起来。“哈哈!死了!死了!哈哈哈,死得好啊!”

  慕离拍了拍手,“好久都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戏了,今天还真是高兴呢。”对身边的手下摆了摆手,“带她出去吧。”

  “死了!死了!哈哈!”教众清理了男子的尸体,并将已经神智不清的女子带了出去。

  慕离望着地上残残留的血迹,轻扬嘴角笑了笑。这一出出的戏,何时才能落幕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