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如卿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夏子陌的帮助

如卿梦 一木夏 2705 2019.06.28 15:25

  自夏子陌回府后,夏炎一直带着他在官场中周旋历练,夫人吴氏自然也不会闲着,利用其娘家的势力也在积极的为夏子陌铺路。侧夫人吴氏十年前设计陷害夫人王氏坐上了夫人之位,又顺势将长子抢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夏子陌长大成人后将其一手扶持。再过几年,便在京都中有了立足之地,即便以后年岁渐长的夏炎不能再上战场而随之失势,还有夏子陌可以依靠。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唯独夏简之一直没除掉才是一直悬着的一块心病。

  而夏简之这边自然也明白如今的处境,以吴氏的性子是不可能轻易就放过自己。更何况若是将夏子陌再扶持起来,她便更是有恃无恐,我这个唯一的眼中钉必是要除掉。

  正想着,慎思就进来了,看着她脸上犯难的神情,夏简之就知道,还是没找到机会。将慎思唤到身旁,轻轻地安慰道,“没事的,早就预料到了,想出府哪那么容易呢,我们再想办法。”

  “前些日子夫人那还见得着面,容我去说几句话试着求求看,现在忙着为大少爷奔走,连面都见不到的了。”又叹了口气,想了会儿,“可惜和大少爷不亲近,要不然让他帮着说说情,也总比咱们总去碰壁强。”

  “他?”夏简之听了慎思的话陷入了沉思,她不是没想到,只是夏子陌不知道当年的事,现在无凭无据的根本没人会相信,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但是,他也确实是一个突破口,用用心思也许真能用得上。

  “最近还有什么新的消息吗?”收回了思绪,抬头看了一眼慎思。

  慎思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那也就是说,咱们目前掌握的信息很有限。也就是夫人过世没多久,女管家就称病请辞了。吴氏看在她为府中事务奔波多年的份上,特开恩准了她为自己赎身,听说当年出府后是去投奔了她的表哥。可出府后再怎么样就不知道了,现在也是几经辗转,才得到了她现在的住址。”

  “是,多方寻访找到了她城里的远亲,但是对方也只给了这个住址,说是应该住在那。”

  “好,你去忙吧,该怎么办容我再想想。”

  慎思出去后,夏简之又将这些仅有的信息一一梳理。但是她记得当时,女管家应该是在府外有了心仪的男人,被吴氏知道并利用这一点,才让女管家听命于自己。那么她一旦出府,也必定会去找那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就是他们口中她的表哥吗?吴氏心狠手辣,为何没有除掉她,还是她为自己留了自保的后路?虽然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但是目前能做的也只能是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了。她明白既然有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那么,这次必须冒险一试,只能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这即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谨心和慎思。

  几日后的黄昏时分,慎思正陪着夏简之在府中的荷花园中散步,二人边走边聊,倒也悠闲。

  “慎思,你说的是真的?娘们在娘家的别院中真的还留着娘以前的东西?”夏简之突然提高了声音,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嘘!”慎思紧忙上前捂住了夏简之的嘴,四下张望无人后,才慢慢放开,又小心地说,“小姐可别声张,将军不准任何人再提起夫人来,这你是知道的。”

  “可是,父亲早就将府上娘的遗物都扔掉了,我想娘的时候连个念想都没有,如今知道她娘家别院中还有些许遗物,我是无论如何想去看看的。”

  “小姐莫说傻话,你可是知道将军的脾气的。别说想去别院,就是想出这个将军府的门都是不可能的。”

  “我当然知道,但是想是想求爹爹试一试。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娘亲的一点消息,怎么着也想去看看。我就和爹爹说,去城外的寺里为爹爹和夫人祈福,也许爹爹会准许呢,那我就可以借此机会去别院了。”

  “我的小姐,你可别闹了。若是被识破受罚都是轻的,要是惹怒了将军,我的小命都没了。更何况夫人在别院时小姐还没出生,那也没什么和小姐有关的东西,小姐可别任性害了自己。”

  “就是没有我的,也总有哥哥的吧。再说了,那是我娘亲……”说到激动处,夏简之小声地哭了出来。

  “小姐,别哭了,可别让人瞧见。”说着慎思赶紧拉着夏简之走了。

  两个时辰前,夏简之卧房内。

  “打听好了?他肯定会去吗?”

  “小姐放心,万无一失。大少爷每天黄昏时分都会去花园的荷花亭边看书。只要算好时辰,定会遇见。”

  夏简之神秘一笑,“好,那就让他来帮我一把吧。”

  次日,府中书房。夏炎与夏子陌正在研究铺在桌上的地图,是夏炎在教儿子排兵布阵以及分析周边番邦的局势。已经研讨了两三个时辰,二人刚休息片刻,下人就来禀报,是二小姐来请安了。

  “不见。”夏炎轻呡了一口手中的茶,对下人吩咐道。

  “父亲,还是见一见吧。”还没等下人应允,夏子陌便先开了口。

  夏炎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着儿子,“你怎么还管起这些事了?平日里也没见你跟她多亲近。”

  “儿子自然不会与她亲近,只是世人皆知我们将军府仁孝,若是下人多嘴传出去,说咱们苛待府上小姐,连日常请安都不允许,怕是损了将军府的名声。真到那时,别说父亲,就连我也是说不清的。”

  夏炎想了想,夏子陌说的有道理。而且此时正是给夏子陌铺路的关键时期,不能让人诟病。便同意夏简之进来请安了。

  “简之给爹爹请安。”说着对着正座当中的将军跪下请安。

  夏炎连正眼都没看,“起来吧。”

  夏简之并未起身,“近日总听着爹爹咳嗽,简之心里甚是担忧,想着去寺里为爹爹和夫人祈福求安,两日后是十五,是祭祀祈福的好日子。”

  “不必了。”还没等夏简之说完,夏炎就打断了她,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

  夏简之一脸的委屈,却也不敢再开口,只跪在正厅中,不愿起身。

  慎思扑通跪下,上前求情。“将军,二小姐日夜感念将军和夫人的养育之恩,这几日听见您咳嗽更是日夜难安,这几日天天翻着黄历想挑好日子去寺里祈福,冲着二小姐的这份心思您就准了吧。”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本将军的话听不明白吗?还用你一个下人来教训吗?”此刻的夏炎立马翻脸发火,生气地训斥起慎思来。

  “奴婢知错了。”慎思低着头,不敢再言语。

  “父亲,简之说的也不无道理。”抬头淡淡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夏简之,又继续说道,“说来惭愧,子陌游学八年未曾尽孝,如今又让父亲为了我的事操劳,理应去给您和母亲祈福的。”

  听到夏子陌这么说,夏炎的脸色缓和多了。“难得你有这份心,这只这些虚礼便不必在意了,多用心读诗书习兵法便好。”

  “诗书兵法自是不敢怠慢,可是子陌以为礼孝仁义也是不能忘却的。当今圣上不也是号召子民以孝为道吗?”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可是这寺在城外,来回也要小半日,为父怕下人照顾不周,要么让你娘亲陪你去吧。”

  “切莫不可,子陌这次是为爹娘祈福的,又怎么会怕车马劳顿,若是让娘亲陪我去,因此受累,子陌的罪过岂不是更大了。既然简之妹妹也有此孝心,就让她和宝珠陪我一起去吧,她们也好一阵子没出过府了。来回小半日罢了,爹爹放心吧。”

  夏炎想了想,若是想通过这番祈福,让夏子陌给众人留下一个孝顺贤德的印象,也是值得一试的。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夏简之,“也好,既然你们如此有孝心那就去吧,我挑几个精明懂事的跟着。早去早回,莫生事端。”

  “子陌谨记,请爹爹放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