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城市逆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镜子.情人旅社的案件

城市逆光 由&碧绿 3665 2005.07.15 01:00

    时间是晚上七点钟。雷宇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包烟,正准备离开,发现旁边有个女孩子一直看着他。

  她应该是跟着他很久了,警察的直觉在提醒他。他歪头从路边的玻璃上看这个女孩子的倒影: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穿一件暗绿色的军式外套,一条工装裤。额前有厚厚的留海。她有点紧张地望着他,双手局促地插在口袋里。

  雷宇觉得有意思,向来都是他跟踪别人,今天居然被人跟盯上了。看看自己穿一身黑色的夹克,难道她没有看出他是个警察吗?他不说话,点了烟慢悠悠地向胡同走去,那女孩子果然又跟了上来。

  胡同里没有什么人,雷宇把脚步放慢,身后的女孩的脚步变得迟疑起来。他没等她反应过来,猛地回头抓住了她:“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女孩子被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挣扎,但是挣扎不了他铁箍一样的钳制。“放开我!”她惊慌地叫了起来,声音有了哭腔。

  她的手臂细细的,看来也是相当的娇气。雷宇放开了她,但是不打算放她走:“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跟着你了?”女孩子分辨,她揉揉被抓疼的手臂,全身有点发抖。

  雷宇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女孩年纪不大,就学生样。相当漂亮的一张脸,娇娇怯怯的,看来就应该是受过很好呵护的人。但是她脸上满是倦容,看上去风尘仆仆。说实话,这个女孩子衣服干净,整整齐齐,但是雷宇就是断定她肯定走过很长的路。恐怕是警察的直觉。

  她是不是离家出走的孩子啊?他这么想,警戒心就减弱了。

  女孩子看了他一会,咬咬嘴唇,扭头就走。没走几步,她似乎是吓了很大决心似的说:“今天,你最好去一下幸运旅社!”

  雷宇的眼睛都睁大了。他想起要抓住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她已经飞快地跑掉了。胡同里只剩下雷宇一个人,叼了根烟楞楞地站在那里。一阵风吹来,地上几片枯叶在脚边打着旋儿。

  幸运旅社?有这样的地方吗?听上去象个小旅社的名字,要不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他想不出要相信这个女孩子的理由,但是要强迫自己把这件事情放到一边,他又做不到。看看自己的下班时间都到了,还没有吃过饭,他就往平时经常去的小饭店走去。

  刚刚把一根香肠放进嘴里,电话响了起来。

  “雷宇,有事情做了!你最好来一下青云路。幸运旅社发生了恶性杀人案!”

  幸运旅社!雷宇的脑子“轰”地响了一下。

  你最好去一下幸运旅社!女孩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幸运旅社果然是个私人的很小的旅社,就在青云路的尽头,因为是靠近郊区,所以显得有点偏僻。

  死者是一名约摸19岁左右的女生,死状相当的凄惨。胸口部分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血四处蔓延。床的大部分都被染红了。她死的时候似乎一点挣扎的迹象都没有。就这样躺在床上,双手张开,象一只飞翔状态被击落的鸟儿。

  “初步排除自杀可能。死者衣着整齐,没有受性侵害的痕迹。”法医小严说。

  谁都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自杀的人应该有的脸。死者眼睛圆睁,里面全都是恐惧。嘴巴张得大大的,看来被杀的时候被什么堵住了嘴巴。

  雷宇打量了一下四周,都是小旅社里经常有的东西,床,电视,还有简单的桌椅。吸引雷宇注意的是床对面的一面镜子,嵌在一个样式相当古朴的梳妆台上面。

  “为什么要那么大一个镜子在上面?”他问老板。

  老板的脸上是欲哭无泪的表情:“这是方便来这里住的客人的……你知道,附近都是大学生。周末都有来开房的……”

  原来是针对学生情侣的旅社。雷宇皱眉看他:“被害人是什么时候来你们旅社登记的?”

  “下午五点钟,她登记以后就出去了,晚上六点半左右又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你们谁看见她了?”雷宇问。

  “她回来的时候似乎心情不太好,老是低着头,我问她要不要准备热水,都被她喝斥了回去。”一个女服务员这样说。

  “你把当时的情况说说。”张帆开始做笔录。

  “那时大家都在吃饭,前台也没有什么人。后来一个人影闪了过来,我以为是有新住客进来,我出去看,谁知道看见的是不久刚入住的客人,我就没有多说。她似乎心情不太好,一边走还一边抽泣。”

  做笔录的过程是很长的,来这里登记的大都是学生,不愿意让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盘查的时候都很费力。雷宇的搭档张帆是连哄带吓,算是把大致的情况都摸清楚了。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法医初步认定死亡时间是七点,也就是案发时间和被发现时间不过就是短短的一个多小时。

  七点,雷宇皱眉,就是被那女孩跟踪的时候。女孩叫他来幸运旅社,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她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她和凶手认识吗?和被害人认识吗?

  雷宇立刻发现了几个疑点:

  首先,被害人被如此凶残的手段杀害,竟然没有反抗的迹象。

  第二,凶手为什么要挑这样的时间作案?按道理来说七点并不是杀人的好时机。七点正是旅社人比较多的时候。

  第三,被害人进入房间被害,只是短短的半小时,凶手是如何将时间计算得如此精确的呢?尤其在旅社这样的公共场合。

  当然,如果不按常理推断,凶手就是特意利用这样人员混杂的地方来行凶也不一定。但是杀了人在众目睽睽下走出去,还真不是一般的老手……一个女大学生,会有怎样的仇怨呢?竟招来杀身之祸?又或者,并非是针对性的谋杀?

  “我认为那女孩肯定知道些什么!”回到局里的时候,张帆拿着资料对雷宇说,“她似乎想告诉你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

  “调查一下这个女孩是谁。”

  “你是问被害人还是那个有嫌疑的女孩子?”张帆问。

  “都要!”雷宇烦躁地把证件从衣服上扯下来扔到办公桌上去。他感到烦躁的原因就是,他觉得本来应该是可以阻止的事情却在他眼皮底下发生了一样。

  “如果要被害人的资料已经出来了,死者肖弘,H大英语系大三学生。至于她为什么要去幸运旅社,据说是今天晚上约好要和她男朋友林子衡开房。林子衡有事情给耽误了所以晚来了。”

  “他在哪里?”他问。

  “他已经来警局了,在外面。”张帆说。

  林子衡长得非常斯文秀气,如果是一个男生的标准,他也未免过于漂亮了。他的面色很苍白,呼吸有点不稳,看得出肖弘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他说话比较慢,带着好听的北方口音。

  “我和她是这个学期才确立关系的,我们一直都比较要好,但是我比较害羞……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很开朗很活泼……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果然是我不好……”他哽咽地低下了头。

  雷宇没有放过他的每一句话,他挑起眉毛:“你是说你不好?你和她有争执吗?”

  “没有……没有争执……只是,我是一个不祥的人……我觉得是我害了她。”他痛苦地摇头,“她被杀的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没有保护她,我真的没用……”

  “晚上七点左右你在哪里?”雷宇问。

  “我家里来了个小时候的朋友,他出了点事情,我就回家去见他了。当时他和我父母都在。”

  后来证明林子衡说的没有错,那天他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儿子来他家里,他是临时被叫回去的。他的父母以及他的亲戚都可以作证。他家住城北,搭地铁来回都要1个小时。按时间推算案发时间他应该在地铁上。而幸运旅社的人也说,案发当日没有见过他来旅社。

  林子衡走了以后,雷宇相当郁闷地敲打着桌面,暂时没有任何破绽。

  因为案件发生在大学城,性质又相当恶劣,局里成立了专案组,雷宇为主要负责人。雷宇今年28岁,当警察已经有8年的经验了。他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男人,人高马大,有一种混然天成的冷峻。就是脾气有点暴躁,和温吞的张帆正好相宜得彰。

  没有线索……雷宇抓头,连小严也说暂时没有发现凶手的指纹或者是其他的证据。但是发现死者有被人注射麻药的痕迹。这么说这个凶手应该是一个有着周密计划,手段非常利落的家伙。他仰头靠在椅子上,模仿肖弘倒在床上的样子。凶器是从上而下的刺入……凶手应该是用带有****的毛巾或者是什么东西,堵住了肖弘的口鼻,在昏迷的时候才用凶器刺入。按照伤口的深度和长度判断,凶器应该是一把长约20厘米,宽约4厘米左右的刀具。但是……雷宇的眼睛一亮,凶器!这么重要的证据却在现场没有找到!完成这样的杀人案,凶手居然可以带着凶器在人来来往往的旅社内安然离开。凶手到底是怎样进入旅社,又是怎样离开的呢?

  “晚上七点,应该不算太晚,天都还没有黑。”张帆说,“那女孩那么早去那里干什么?独自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

  “应该是怕去晚了定不到房间吧。”雷宇玩弄手里的签字笔,“但是她是五点钟登记,六点半出去又回来。这段时间她到底干了些什么?她见了什么人?”

  你最好去幸运旅社看一下……那神秘女孩子的话又回响在他耳边。

  肖弘最后见到的人是她吗?她是觉察到了危险向他报案的吗?还是凶手的同伙呢?

  不管怎么样,他非常想再次见到那个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