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形僵法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华老之死

形僵法门 甜的秘密 7777 2019.05.30 13:20

  白胡子老者拿出罗盘又掐指算了算,捋着胡须对王岩说道:“我先恭喜王大人。”

  王岩略带微笑问道:“华老有何好消息。”

  这华老慢悠悠说道:“此洞之上是从西至东的山脉,蜿蜒而来,这即是风水中所谓的来龙,使坟穴藏风聚气而福荫后人。堂中土壤有甜水,四方神兽守安宁;水潭深渊有苍龙,大家已经见过了,刚走过那六座光秃秃的山坡便是玄武藏头坡,听前去打探的人说,发现前方有人工开凿的山洞,老夫猜得没错的话,那定然是白虎衔尸洞,正印了风水中地龙之相,应该还有一个方位为驾雀腾飞之位,我想大人要找的曹操墓应该就是在朱雀之位了”。

  王岩兴奋的说道:“那甚好,那甚好,也不枉死去那么多兄弟。”

  王岩站上一个小土堆,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大家都听见了,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我们先后发现过5处曹墓,分别找到有尸骸持曹操佩剑的墓,有穿戴曹操衣冠的墓,身作曹操盔甲的墓,手持曹操墨宝的墓,有两个女子尸骸和一个男人尸骸合葬的墓,皆是曹操后人用来混淆视听,迷惑众人的方法。

  能找到这个真墓,大齐也是亲尽国力,让我们进入此墓探寻,更是吾皇对我们莫大的信任,我们能接受这样的任务,是我们的福分,我们若完成任务,找到了财宝,给大齐招兵买马,便是让大齐多了几分实力抵抗外敌,使百姓不受亡国之苦,避免生灵涂炭,我们就是大齐的英雄,是黎民百姓的英雄,我们此行也定当被大齐青史留名。”

  有些人在小声嘀咕:“我怎么不知道哪个盗墓的能青史留名”。

  又有人说道:史书就有记载,五代时梁国人温韬就是盗墓的。

  赵山河道:“那可是恶名,后来被唐明宗李嗣源给杀了”。

  众人一听,哗然一片。

  王岩道:他是为一己私欲,定然是恶名远播;我们是为公,是为大齐,是为百姓,我们所为之事,定然被世人所传颂。

  有人附和道:“对,王大人说得对,我们可不是为了自己,我们若能找到曹操墓,活着出去,我们就是大英雄,死了也是义士。大家打起精神,造福大齐百姓的时候到了”。

  众人是听得热血沸腾。

  年科问赵山河道:“刚才那华老到底是干什么的,拿个罗盘随便晃悠就能断定方位,还说得头头是道,天底下还有这种本事!”

  赵山河连忙跟年科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声在年科耳边道:“他啊!你没听说过吗?他可是风水界的泰斗啊!原名华季童。大家都尊称他作华老,我都想巴结他,要是给我死去的老母求个好阴宅,也让我代代升官发财,享荣华不尽,我也就不用出来抛头露面了,呵、呵、呵”。

  年科撇着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道:“真有这般神奇吗?”

  在王岩的指令下,众人鱼贯而入进了山洞,山洞里火光能及之处全是白骨,但皆是动物的尸骨,有牛的、有羊的、有猪的……,果真如华老说言,白虎衔尸洞,众人一边清理,一边往前走。

  没多久便走出了山洞,能看见的四面八方皆是倾斜向上的缓坡,土坡上是寸草不生,中间一个方圆十丈左右的平地,站在平地上,加上刚才众人走出的山洞,这里一共九个洞口,而众人便站在山脚下,见有一个黑衣人脚下一块石板下沉,只听机闊“咔、咔”转动的声音,一道厚重闸门“咚”的一声,掉了下来,把来时的洞口封死了。

  众人看了看,也不觉得惊讶,因为这里比较开阔,真有什么机关还可以往山洞上面的土坡上跑,反正众人都想着直捣黄龙,根本没想过退路。

  赵山河在年科身边,小声的说道:“陈兄弟啊,我咋看这里像个斗兽场啊!”

  华老拿出罗盘又在算。

  年科走近一看,原来每个方位,都有一个山洞,每个山洞外都雕刻有不同的动物图腾。

  华老:“算上我们走出来的洞,这里一共九个山洞。乾玄用九,乃见天则,意味九死一生,定然有一个生门。在这里难观星相和天气,只能根据数字和五行判断凶位、吉位”。

  就在这时,年科听见远处有咯咯、咯咯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近。

  众人也看见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向这边围过来,都神色凝重的看着黑漆漆的四周,突然一只全身有绒毛,体形跟人差不多,长着大耳朵、长尾巴和锋利抓牙的怪物,一下扑了上来,一个黑衣人吓得哇、哇直叫,怪物没到跟前就被几个高手砍成两半,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四面八方的缓坡上扑来成百上千的白皮怪,越来越多,如潮水般向黑衣人涌来,“咯、咯”的声音响彻山洞,随即而来的是打杀声、惨叫声连成一片。

  怪物朝着赵山河的后背就来了,赵山河也拿着大刀抵挡,转头看见身后白皮怪长着大嘴向自己屁股咬来,瞬间屁股的伤痛刺激着大脑,激发了他超常的潜能,居然一下跳得老远,直接往年科背上跳去,年科正在杀这些白皮怪,忽觉后背有劲风袭来,以为是怪物,闪身就一腿踢出,一看是赵山河,可是腿已经踢出,急忙收回大半力道,可赵山河还是掠过几人头顶重重摔在地上,摔得话都说不出来,年科看误伤了赵山河,不忍丢下赵山河,便快步上前,把赵山河背在背上,继续与怪物厮杀。

  赵山河理所当然的从年科背后紧搂着年科脖子,嘴里哀嚎道:“陈兄弟,你这脚太狠了吧!”

  突然听见华老大喊:“我知道生门在哪,快跟我来。”

  众人如同找到了主心骨,都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突然反方向又出现一个声音,“我知道生门在哪,快跟我来。”声音跟刚才的声音一模一样。

  一时间,四面八方都传来“我知道生门在哪,快跟我来。”

  本能火把都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看不清周围状况,又被这样一误导,众人乱成了一锅粥。

  年科借着摇曳的火光,发现原来这怪物嘴巴在动,模仿人的声音说话。

  从音色、音调、音量来辩听,模仿得还真像华老的声音。

  年科很快便发现了黑衣老者跟王岩一起,在几个黑衣人的保护下进了山洞,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年科运足内力,喊出:“快跟我来。”这声音气势雄浑,震聋发聩。

  怪物一愣,停止了进攻,面面相觑,只听“咯、咯”的声音,却没有哪只怪物能模仿出年科这种声音。

  黑衣众人听见年科内力雄浑的声音又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全都跟着年科往山洞而去。

  说也奇怪,这些怪物没有追进山洞,全部慢慢后撤,进入黑暗里,只是隐隐还能见到远处几双绿幽幽的眼睛注视着这边,然而更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把他们的同伴尸体全部拉进黑暗之中,宽敞的地面只有十几具黑衣人的尸体,但都是肚破肠流,即使还没死透,还能发出微弱的哀嚎之声,但挤在洞口张望的黑衣人没有一个去把他们救回来,因为众人都知道,伤成这样只能慢慢等死,即使华佗在世也更本无法施救。

  这个山洞漆黑一片,脚下传来软绵绵的触感,如同踩在烂泥之上,有些湿滑,头顶有扇动翅膀的声音和“唧、唧”的声音,点亮火把一照,头顶黑压压的一大片,一个黑衣人被一只巨大的蝙蝠抓住锁骨,提到半空,黑衣人不断挣扎,蝙蝠很吃力有落回地面,伸出脑袋就要去咬黑衣人,经过几次厮杀剩下的黑衣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哪里能让这些畜生得逞。

  几道刀光同时出手,就把蝙蝠劈成几块。年科直接在洞中使出了‘狮吼功’。

  接下来众人都抱着头,因为头顶是不断拍打的翅膀,和“唧唧”乱叫的声音。

  众人不解年科为什么在这里使这一嗓子功夫,皆捂着耳朵,难受之极。

  一时间,年科的狮吼功震得山洞的蝙蝠都挤破头的往洞外飞,有的撞在山洞上,有的直接掉在地上。

  别看蝙蝠飞在空中灵活自如,一旦掉在地上就爬得比乌龟还慢,撑着细细的脚吃力的往洞外爬,一时间这些蝙蝠被黑衣人乱刀砍杀,血肉横飞,仿佛这刚才积累的仇恨这一刻全部得到了释放。

  看着这些巨大的蝙蝠发出如同过街老鼠逃窜时的“唧、唧”之声和遍地残肢断爪。赵山河问道:“陈兄弟,你这招狮吼功能教我吗?我看你这招功夫屡试不爽。”

  年科回道:“你内功练好之后自然就会了”。

  赵山河又说道:“我看这里所有怪物都怕你这一嗓子。”

  年科:“那是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过一些他在丝绸之路上的奇闻,以前我父亲还年轻之时就带领驼队路过一个蛮荒之地,那里有一个现象,每一家门口都有一口鈡。开始很好奇,直到后来才明白,那里有独特的地貌,山中多洞窟,吸血蝙蝠特别多,晚上就出来咬人和家畜。要是没带鈡,晚上人都不敢出门。蝙蝠再凶可是鈡声一响就能把蝙蝠驱走,所以我便想到我的狮吼功应该比钟声更胜一筹,使出来效果更好。而且在这山洞,大部分怪物都很难见到光亮,长期以往大部分都是凭借听力辨位,所以狮吼功对他们的听力就有很大的干扰”。

  赵山河点点头。

  大家点起火把,围坐在地上休整,也顾不得地上厚厚的蝙蝠粪便,前后各有两名拿火把的,负责警戒。

  一名黑衣人清点人数向王岩禀报,“总人数165人,现在全部人数只剩下81人,其中受轻伤的就有12人,重伤的5人。现在死伤过半啊。”

  年科环顾四周,刚才下洞之前还是百十余铁骨铮铮的汉子,可没多久,“唉!”年科惋惜叹道。

  有人掏出干粮,可是都已经湿透了,烤干也就吃了,有些嘴馋的就把这蝙蝠架起来烤,赵山河嘴馋,分了一大块胸脯肉,首先就给年科送去,年科没有胃口,摇摇头拒绝了。

  赵山河不客气大口咀嚼,“嗯,别说,这东西看着丑,吃起来味道还真香。”

  赵山河说着就摸出腰里挂的酒葫芦,打开酒塞就想嘬一口,抬眼看见年科,然后有悄悄的把酒递给年科,年科也是谢绝了,赵山河故意说道:“这山洞里说不准要待几天,这里湿气这么重,喝点酒驱寒气,以免落下什么病根”。

  年科一听便抢过酒葫芦喝了一小口,辛辣刺鼻,感觉喉咙如同吞了火球一般,到了肚子里又觉得胃里火热,过了好久才缓过来,令年科难受之极,年科打了一个嗝,满口酒气,心中想到:“原来酒是这种味道,可真难喝啊!自己嗅觉、味觉太过敏感实在受不了这么辛辣的东西”。把酒壶退给了赵山河。

  王岩看众人唉声叹气,无精打采,便走上一块凸起的石头,凄凉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此次任务重大,凶险之极,大家都看到了。但是这更加肯定上面给的线索是对的,我们来的地方也是对的,成功就在眼前,如果我们现在就退缩放弃,那么我们对不起皇上的期望,这是不忠。战争一旦爆发,殃及百姓,我们便是对不起江东父老,这是不孝。下洞时是165人,现在全部人数只剩下81名,我们无法告慰死去兄弟们的在天之灵,这就是不仁这是不义,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又有何脸面立足天地之间”。

  王岩慷慨激昂,说得动情动义。

  而年科心中却另有想法,都说伴君如伴虎,王岩这人能在皇帝身边游刃有余,果然不简单,言谈之间就能稳定军心,鼓舞士气,让众人死心塌地的为其卖命,最后功成之后也定当是他王岩的首功。

  大家稍作休整,王岩一直在跟华老谈论着什么,而年科盘坐在地上,运功疗伤,确也听的真切,王岩跟华老无疑就是在讨论哪条路通到曹操陵寝。

  华老拿着罗盘,在洞内寻寻觅觅,再次确定,果然没错,这里就是生门。

  华老激动地喊道:“大家继续往前走,曹操墓不远了。”

  王岩也催促大家,快快起来,继续赶路。大家陆陆续续进了一个长廊,长廊两边全是骷髅头,骷髅黑漆漆的眼洞仿佛怨毒的盯着这些不速之客。

  大家都是不寒而栗,不免体会到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陨落枯万骨,也更加坚定众人盗他曹操墓穴的想法,反正他曹操也非善类。

  百十步后大家就来到了一个稍宽敞一些的甬道。

  这甬道两边都是经过人工开凿巨石堆砌而成,两边巨石都布满了不规则的孔洞。

  年科夜视力极好,老远已经看出问题,华季童摆了个手势,大家都停止了脚步。

  华老当然也看出了机关,拿起火把仔细打量地面和墙壁,地面是由左右两块整齐的青砖排列为一排,一共十八排,距离不算远,在地砖的尽头就是两扇青铜门,门上有两个虎头门环。

  华老来到年科跟前,跟年科说道:“陈兄弟可否借你手中这杆铁枪一用。”

  年科把枪竖着给华老,一是因为这地方狭窄,不便双手奉上。二是因为这枪沉重,怕老爷子拿不动。

  华老握住枪身,感觉枪向身前靠来,势大力沉,急使力相推,才使枪稳住,然后仔细抚摸铁枪,又提了提铁枪,华老称赞道:“好一柄七龙点苍枪,此枪七十七斤七两七钱,乃是东汉名将所用,说来于曹操颇有渊源。”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年科问道:“华老知道这枪。”

  华老点点头道:“我也知之甚少,只是在古书中见过描述,但我知道能用此枪者非常人也”。

  华老问道:“你这杆枪从何而来?”

  年科道:“无意间被黄河上的渔夫捞起,卖予在下的。”

  年科这个谎撒得华老都无法不信,因为黄河最为神秘,不知沉淀了多少奇珍异宝,又有谁能说得清道得明呢!

  华老双手撑着七龙点苍枪说道:“这下面的石板内含机关,这种机关必须有50斤以上的重量,才能触动机关,说着便缓缓走下三层台阶,拿着七龙点苍枪放在左边一块青砖上,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然而第一块青砖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华老拿着七龙点苍枪用力在这块青砖上画了个圈然后又放在第二排左边一块青砖上,刚碰到青砖,只见青砖猛的一沉,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年科听到不对劲,“咔咔,咔咔”机闊的声音从甬道的两边和上边传来,年科大喊:“华老小心”。

  华老用七龙点苍枪触碰到的石板,这石板突然打开三个小洞。从洞里咻、咻、咻,由下至上射出三支铁箭,发出三声闷响。

  众人往上一看,都惊讶不已,这精巧的机关,竟然上千年,还有这般威力,箭镞直接插入头顶的岩壁中。

  看着华老有些吃力的动作,华老的徒弟,扶住华老道:“师父,让我来吧!我知道怎么做了,若徒儿不懂的地方,师父再指点徒儿便可。”

  于是抢过华老手中的七龙点苍枪。

  华老毕竟年过五旬,也是力不从心。

  华老这徒弟倒是孝顺,知道有危险自己先上。华老把七龙点苍枪交给他,嘱咐道:“一定要小心啊!”

  这徒弟把背上的折叠藤盾取下来,拿在手里,这种藤盾是一种韧性极强的藤蔓植物编制而成,藤盾有细小孔洞便于观察周边情况。

  王岩派一个黑衣人拿着两个藤盾在华老徒弟身后保护于他,众人也是为这两人捏了把汗,这徒弟一手拿着七龙点苍枪,照着华老的方式,往前一块一块青砖上试探,并做好标记。

  年科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隐隐感觉会出什么事,但是又说不出来。

  华老担心的看着这个孝顺的徒弟,急得手心里全是汗。

  这徒弟也是满头大汉,自己站在第二排的左边那块画圈的青砖上,七龙点苍枪的长度,刚好可以试探到前面第三排和第四排的青砖,刚放到第四排的右边一块青砖上,青砖一沉,这徒弟心里一惊,马上把藤盾打开护在身前,黑衣人也快速举起两个藤盾罩住二人,上面、前面、左面、右面,四面都射出箭矢,听声音,“哐、哐”直响,持藤盾的黑衣人亲自抵挡过后,不由惊叹:“这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觑”。

  等箭矢射完,华老徒弟在并排的另一块青砖上画了一个圆圈标记。

  继续往前,一直到了华老徒弟站在第十六排青砖上,还是出了意外,众人最不愿看到的意外。

  华老的徒弟,站在第十六排青砖上,试探第十八排青砖,也就是紧靠铜门的最后一排青砖,左边那块青砖,铁枪一放上去,跟前面的情况一样,左边那块青砖被箭矢射的火花四溅,箭矢射完,华老的徒弟没有试探右边的青砖,以为右边定然是安全的,因为前面也是一样,两块青砖中只有一块有机关,华老的徒弟没有多想,直接就踏到了另外一块青砖上,年科的心咯噔一紧。

  华老徒弟正转身向众人挥手示意安全到达,嘴边还挂着笑容,可是他的笑容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一杆如同黑铁枪粗细的箭矢从他胸口钻了出来,射了出去,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马上表情扭曲,第二支、第三支……从身体的不同部位贯穿而出,华老的徒弟痛苦的喊了声“师父”,身上千疮百孔,被射翻在地。

  他身边的黑衣人忙用藤盾抵挡,急忙后退,可慌不择路,踩到了地上的几块有机关的青砖,顿时整个甬道里“炸开了锅”是“咻、咻、咻”的,箭矢乱飞,众人身后一扇千斤巨闸一下砸在地上,把最先逃跑的黑衣人压成肉饼,门下渗出一滩血水。

  众人的后路给封死,有的还不甘心,使劲去推、去抬,这道闸门是纹丝不动。

  哭喊声、嚎叫声连成一片。

  青铜门上一个个鸡蛋大小的孔洞,不断的从里面射出粗大的箭矢,年科暗暗叫苦,刚远远看到青铜门上原来有很多凸起的尖头排列,还以为是青铜门的纹饰,没想到全是机关。

  黑衣人也是反应灵敏,马上拿出藤盾排成一排阻挡射来的箭矢,箭矢力道强劲,拿藤盾的人都被震得手臂酸麻,还好这些箭矢也越射越少,零星有几支射出,这个甬道一边被闸门一堵,显得非常的狭小。

  再有点什么机关,众人可都要灾在这里了。

  混乱之中,一名黑衣人中箭,手中的火把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突然之间“轰”的一下,燃起熊熊烈火,这狭小的空间,不出片刻大家都会死在这里,几个黑衣人身上着火,本来空间就小,东跑西窜,惨叫声震撼人心。

  王岩命人杀了这些身上着火又乱窜的人,以免其他人受其牵连,3个黑衣人一手拿着藤盾阻挡,一手拿着刀,看见这些曾并肩作战的同伴,被火烧得乱窜,皆面面相觑,心中又是不忍,但见他们被火烧得痛苦万分,一狠心,对着扑来的同伴就是乱刀砍去。

  但火势越来越大,王岩也瘫坐在地,心想:即便阻挡了一时,但大家出不去,必然是全军覆没了,显然一副认命的样子。

  原来这些粗大箭杆部分是空心的,箭头撞击物体,箭杆部分破裂,里面黑色的全是火油,遇到掉在地上的火把,火势顺着黑色火油散开,遍地的火油燃起,狭小的空间躲无可躲,即使不被火烧死,里面的空气也会很快耗尽,人也会憋死。

  年科纵身跃起,顺着刚才华老徒弟标记在青砖上的安全标记,躲过零星的机关暗箭,只跨了几步就来到七龙点苍枪旁,抄起七龙点苍枪甩了一个大圆满,一枪横扫在这甬道的墙壁上,看似坚硬的墙壁上居然被打出一排窟窿,原来这墙虽厚,但满是机关暗孔,早已不是看着那般坚硬了,加上年科力道极大,经不住年科几下,甬道的墙壁就出现了一个够几人通过的大洞。

  剩余的黑衣人争先恐后的往外里跑,纷纷逃命,也顾不得什么王大人、华老。

  赵山河等人进到侧墙,才看清这里的一切,口里骂道:“他奶奶的,这他妈的哪是什么门啊!这虎头门环的青铜大门,就是摆设,更本就打不开,铜门后和两面侧墙后都是机关箭弩,只是引我们入套的幌子,墙后面全是他妈的机关。”

  众人动手,几下把密密麻麻的机关都敲个西八烂,顺着机关跟墙之间的缝细,绕过千金巨闸从新钻回了刚才满是骷髅头的长廊,浓烟滚滚沿着洞顶而来,呛得众人又回到最外面的蝙蝠洞。

  王岩满脸熏的漆黑,还惊魂未定,外面夜行衣被烧得破烂不堪,露出里面华贵的锦衣,但也烧得星星点点。

  王岩瘫坐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半晌,突然喊道:“华老、华老、华老呢!”

  一个黑衣人回道:“刚才境况危险我想去救华老,可是晚了一步,见他被数支长箭贯体,已经死了。”

  王岩一阵惊愕,听到这个消息,身体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感觉心已经凉了一半,这一路上都仰仗华老领头指挥。

  现在王岩感觉患得患失,捶胸顿足之间差点又要激情感慨一翻。

  没成想赵山河这时却大声说道:“死得好、死得好。他不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众人被赵山河胆大的言辞吸引,全都注视赵山河。

  赵山河,说道:“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华老,风水堪舆之术可谓当今翘楚。但是我们自从下了这洞,他的秘术在这里完全就是不管用,反而一步一步将我们带进绝路,刚才大家也看到了,华老所指的生门,是绝路啊!是九死无生啊!华老的死证明他的本事在这里不管用。他曹孟德是什么人,盗墓祖师,早在千年前他们就靠风水秘术盗墓掘坟,他们对风水秘术知根知底,肯定不会按风水来修建陵墓,即使按风水秘术来修建,也定当会设下陷阱死局,我们还想靠堪风水舆秘术来盗他墓,万万行不通。”

  一个黑衣人问道:“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干脆先想办法原路回去,再从长计议。”

  王岩拔出佩刀,从说话之人身后,手起刀落,一刀就结果了这名黑衣人,王岩指着被砍死之人尸体愤愤的说道:“休要乱言,乱我军心者死。”

  众人吓得不敢出声,年科作为一名曾经的少林弟子,常记方丈和师父告诫:出家人当慈悲为怀。

  但渐渐经历过残酷的现实,让年科自己给自己定下了准则:那便是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必诛之。

  但对这草菅人命的王岩非常鄙视:众人一起共同患难,好不容易活到现在,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见解,就被王岩扣上动摇军心的帽子,给一刀处决,做了王岩的刀下之鬼,也只是王岩“杀鸡儆猴”的牺牲品罢了,先是求我们来卖命,“软硬兼施”,现在对我们任意宰杀,当我们是工具还是畜生。

  这一刻年科对王岩恨得咬牙切齿。

  赵山河是个圆滑之人,处事机敏,能言善辩,看出大家心中的怨恨,便上来转移话题道:“虽然此人动摇军心,不过他确实问出了大家的疑虑,洞外有那群凶猛的白皮怪暂且不说,华老给我们选了一个生门,但大家用血的代价已经弄清楚是死门,剩下还有7个门,现在大家该怎么走,走哪个门,确实是个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