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形僵法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贪功心切

形僵法门 甜的秘密 3424 2019.06.20 22:55

  公元1132年,南宋襄阳镇抚使桑仲被叛徒害死,“伪齐”皇帝刘豫派人招降南宋随州李道、邓州李横,李横本是盗匪出生,打仗极为勇猛,后归顺宋朝。而刘豫未投奔金国时,与李横在南宋同朝为官,李横一直看不起刘豫,后刘豫卖国求荣,自立为王,竟然想让李横对其俯首称臣。

  但李道、李横都不受降,还抓了刘豫的使臣报告宋廷,刘豫大怒,封东平府李邺为尚书右丞、河南镇抚司都统制董先为大总管府先锋将,组织本国皇子府十三军,十万之众,以夺取襄阳为幌子,实际上是为了挑起宋金战争。

  曹成扰荆湖数年,此时岳飞正在对抗荆湖曹成,曹成被岳飞击败,逃走绍州,故而岳飞大军无法赶来支援襄阳,宋朝廷则命李横任襄阳镇抚使,抵抗刘豫大军。

  李横接旨后,马上备战,派人查勘襄阳一带地形后,决定在齐军攻打襄阳的必经之路——扬石,伏击刘豫兵马……。

  猛虎寨,年科回到山寨已有三五天了,还是一直闷闷不乐,这一切众兄弟都看在眼里。

  自从跟着年科练武后,山寨兄弟们明显感觉到自己武功有很大的提升,现在兄弟们也很是争气,每天坚持习武练功,有些伤势还未痊愈就开始练年科所教的内功了,白天去后山打大树练拳脚,天黑去河边练内功。

  看年科心情沉重,无法释怀,大当家和二当家借口找年科喝酒解闷,大当家道:“三当家的,来、来、来,我们三兄弟小酌几杯”,几人便在年科房里摆起小酒拉起家常,对此前发生之事,闭口不提。

  “咚、咚、咚”响起敲门声,彩霞、牛大、圆虚、虚圆几人都来了,牛大一看:“哟,两位当家的也在啊!”

  大当家道:“坐、坐,牛大吩咐厨房再添几个菜,兄弟们好好放松、放松。”

  门外突然有人来报:“大当家的,有事禀报。”

  “何事?快快报来”

  “‘伪齐’兵力有大动静,‘伪齐’集结了不下十万兵马,已经扎营在淮河几个渡口,可能随时就要攻宋了。”

  大当家道:“不会是我们抢了他们粮草,烧了他们战船,他们就来报复南宋吧!”

  彩霞道:“‘伪齐’野心勃勃,打南宋是迟早的事”。

  大当家、二当家还有年科稍作准备,便带了十几人一起去查看敌情。正走到山寨寨门,就见一名黑衣人骑快马朝山寨疾驰而来,到了近前,原来是猛虎寨派到南宋的探子,探子报:“南宋襄阳李横镇抚使已经调来六七万兵马镇守襄阳城,还有更多兵马陆续赶来增援”。

  大当家当即带领众人快马加鞭前去淮河一线查看情况。

  三日后,大当家马江龙、二当家苏湛、三当家陈年科,三人登高望远,看着刘豫兵马渡过淮河,浩浩荡荡而来。

  刘豫的先锋将官董先打头阵。董先命梁文虎、梁文龙两位大将率先锋营一万人先与宋兵交战,宋军边打边撤,诱敌深入,齐军大批兵马追至扬石,被南宋伏兵夹击,箭矢、滚石打得齐军兵马大败而走。

  大当家把猛虎寨的兄弟分为两队,自己亲自带一队,年科让圆虚、虚圆二人跟大当家一队,负责保护大当家,剩下的兄弟则由年科带队。

  猛虎寨这几百号人,个个身披黑色披风,披风上绣有虎头纹饰,后背弯弓,手持兵刃,威风凛凛。

  大当家道:“这次抓住敌军主将就算我们功德圆满了。不过三当家我们还得看情况行动,切记,遇强则退,遇弱则进,不可力敌,只可智取”。

  年科点点头。

  赶来增援的五万多兵马与李横镇抚使带领的人马汇集,共计十万余众,李横兵分三路,趁胜追击。

  淮河一线有几个大渡口,但是均有“齐兵”严加把守。这次齐军南下攻宋,战船全部驶到了南岸,分布在淮河一线几个地段,随时接应各路返回的齐军,每个河段的战船都有五千齐兵把守。

  打探了几天的敌情,年科问大当家:“可有良策?”

  大当家马江龙笑道:“用三当家吃过的亏,来对付齐军。”

  年科道:“大当家与我想到了一块去了。”

  两人哈哈大笑。

  但是马江龙更为老练,安排好一切后,淮河边上喊杀声冲天,箭矢乱飞,马江龙带领两百人打着宋军的旗帜,疯狂追杀前面三百多齐兵,追得齐军丢盔弃甲,哀嚎连连,这三百余齐兵逃进淮河边上守战船的齐兵队伍,守战船的齐兵弓箭齐射,马江龙带领的两百余人,见敌强我弱,纷纷勒马后撤。这三百“逃回”的齐兵,正是年科带领的猛虎寨兄弟,以齐兵的装扮混入战船。

  年科不得不佩服大当家老谋深算,故技重施便能轻易蒙骗了齐军。

  年科和猛虎寨的弟兄们分别上了十余只战船,同时年科紧盯战情,丝毫不敢大意。

  没多久,真正溃败的齐军纷纷狼狈逃回战船,后面则是追赶而来的宋军兵马。

  负责守这些战船的大将李鲍,一声令下,箭矢纷纷射向宋军,这才暂时阻挡了宋军的进攻,准备掩护逃回的万余齐兵撤退。

  趁大乱之时,年科喊道:“动手。”顿时猛虎寨的兄弟杀气冲天,刀刀见血,将战船上毫无准备的齐兵一举歼灭,控制了战船。

  年科的人砍断锚绳,让战船顺流而下,站在岸边守战船的齐兵发现战船顺流而去,顿感疑惑,就连大将李鲍还不知怎么回事:“刚才逃回来的都是齐兵,怎么还倒戈相向,难道……”。

  原本被宋军追赶逃回的齐兵,见了战船方才松了口气,没想到,战船突然驶离岸边不知要去哪里?顿时,齐军大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突然,一把钢刀抵住了齐兵大将李鲍的脖子,逼得李鲍丝毫不敢乱动,年科把李鲍挟持到河边后,避开瞄准自己的弓箭手后,大喊:“还不快快放下兵器,否则,你们将军人头不保。”

  齐兵见后有南宋追兵,前只有滚滚淮河,主将也被擒去,大家没了主心骨,纷纷缴械投降。

  见年科等人穿着齐装,还挟持齐军主将,杀敌而来的宋军将领不解,于是领着大队人马防备的朝年科等人走去,但不敢轻易靠近,远远地朝年科问道:“敢问兄弟,你等是哪路人马?”

  年科道:“见过将军,我们是猛虎寨的人,自发抵抗外敌的。”

  “战船也是你们劫的?”

  “正是我猛虎寨兄弟们劫的”年科点点头回道。

  “甚好!这么说来咱可是一路的。这回你们可立大功了,待本将回营后,定向主帅为你猛虎寨请功。”

  宋军的这名大将叫于飞,乃是李横镇抚使手下的先锋官。于飞走到齐军主将李鲍跟前,问清李鲍职务后,利索的一刀便把李鲍头颅卸下,把李鲍的人头挂在自己战马的脖子下面。

  这边大当家马江龙见自己的计谋得逞,返回之后,没多久又与齐军相遇,齐军虽是败兵,但人数众多。

  马江龙见齐军中一名大将身穿金盔金甲,护心镜闪闪发光,手擒大枪,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伪齐”的军中大将。

  马江龙对年科说的“不可力敌,只可智取”等话皆抛脑后,见敌军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贪功心切的大当家顾不上那么多,高呼:“活擒敌军主将。”

  虚圆忙道:“大当家,敌众我寡,不可轻敌啊!”

  大当家笑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然后纵马迎敌。

  虚圆见既然大当家都上了,没其他办法了,只能希望大当家说得没错。但是很快猛虎寨两百余人就被包围了。

  齐军主将董先亲自出马,与双面天王马江龙对战在一起。马江龙心想只要擒住这敌军主将,齐军便可不战而败。

  但世事难料,马江龙鞭如游蛇,变化莫测,可长鞭打远不打近,大将董先长枪在手与马江龙一交手,马江龙大惊:“此人,不得了,不仅力道大,而且枪法精妙。”

  主将董先长枪打得马江龙四处逃窜,杀得马江龙险象环生,圆虚、虚圆急忙去给马江龙解围,此时董先手下副将梁文虎、梁文龙见状也增援过来,与虚圆、圆虚混战在一起。

  兵对兵,将对将,猛虎寨的兄弟虽只有两百余人,但个个英勇无比,士气高昂,喊杀声震天,斩杀齐军几百人,齐军人马士气大伤,无心恋战,边战边退。

  纵然如此,但长久下来,猛虎寨的兄弟们也快不行了,毕竟兵力悬殊太大,猛虎寨兄弟死伤大半。

  圆虚、虚圆二人斩杀梁文虎、梁文龙兄弟后,与马江龙三人力敌董先,可齐军人多势众,大当家马江龙受些轻伤,见势不妙,扬起鞭子就朝包围而来的齐军甩了几鞭,鞭子噼啪作响,吓得兵卒纷纷让到两旁,马江龙纵马一跃,冲出包围,狂奔而去,圆虚受箭伤,虚圆护着兄弟死撑。

  就在这时,只见齐军东面被杀得人仰马翻,被冲出一条口子,随即齐军纷纷溃逃,原来是宋军及时杀到,董先见情况不妙,赶忙率兵撤离。否则,猛虎寨这剩余的人非得战死疆场。

  年科赶来与虚圆等人汇合,见了眼前惨状震惊不已。圆虚背上中箭,伏在马背上已是晕厥,生死未知;虚圆身上也多处受伤,满身是血;大当家马江龙受伤不知去向;猛虎寨两百余兄弟,只剩五十余人,而且个个身上都伤痕累累。

  年科激动地问道:“怎会如此?”

  有些猛虎寨的兄弟不禁抽泣起来,虚圆对年科回道:“我们追赶你们到了河边,见你们顺利混入齐军后,我们便撤回。没多久就见到几千齐军往另外一条路逃窜,大当家马江龙见齐军中有位金盔金甲的大将,便命我们前去截杀,谁料我们寡不敌众,两百兄弟被几千齐军围困,兄弟们拼命厮杀......”

  “大当家呢?”众人都摇摇头。

  年科又问:“那二当家呢?”众人也摇摇头。

  见兄弟们伤势惨重,也顾不了大当家和二当家身在何处,命彩霞带领受伤的兄弟先行回山寨疗伤。

  年科则带人仔细查看刚才大战过的地方,查看有没有活口,满地的死尸中没有发现二位当家的。年科便命人把猛虎寨的兄弟尸体全部运回山寨。

  郎中给圆虚拔出了箭镞,已无大碍,但是失血过多,要多休息些日子才能慢慢康复,其他兄弟也都包扎好伤口。

  此次行动,年科带的三百人无一人伤亡,而大当家带的这些兄弟死伤惨重,弟兄们也都开始憎恨起大当家马江龙了,兄弟们私底下窃窃私语议论起来:“大当家贪功心切,不顾兄弟死活,自己趁乱逃跑,枉费我们追随他多年”、“就是就是......”

  年科等人回到山寨已有十天,可大当家、二当家还是没有回来,牛大对年科说道:“你说大当家、二当家会不会出了什么事?难不成真像大伙说的那样,是自私自利、贪生怕死之徒?”

  年科一拍桌子呵斥道:“闭嘴,不准这样说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