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形僵法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割袍断义

形僵法门 甜的秘密 3170 2019.06.13 15:53

  王军都求功心切,哪里管这些江湖人士死活,反正双方已经死伤这么多人,也不差这百十人,哪怕多杀这百十口子人,也就是多造了些孽而已。

  突然见有人在下面扰乱军心,王军都定睛往下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先锋官陈年科。

  王军都心想:“真是瞎了眼了,封他为先锋,还派他去刺探军情,如今吃里扒外”。

  王军都大怒,喊道:“传令下去,给我把扰乱军心者杀了”。

  命令一下,许多都头带头进攻,吴都头自知这陈年科非同小可,不敢出手,对着手下的将士大喊:“杀了他。”

  可是吴都头手下这些弟兄跟年科是一个兵营的弟兄,年科授过他们武艺,又有兄弟情义,不愿主动对年科出手,为了不违抗命令,纷纷绕过年科朝着江湖人士杀去,年科双脚蹬地,纵身跳到吴云龙的面前,看着过来的将士们,这些熟悉的面孔,年科也于心不忍。

  年科朗声说道:“兄弟们,我念在大家有同袍之情,还请大家给我几分薄面,让他们出去,如今大齐无道,滥杀无辜,还望众兄弟幡然醒悟,不要助纣为虐,更不要逼我们手足相残”。

  年科把长枪一举,横在面前,挡住了向前冲的将士们,将士们一顿,许多跟年科同一个军营的将士被年科挡住,犹豫不前。

  吴都头命令道:“给我杀了陈年科,违令者斩。”

  年科掏出杨善忠指挥使发放的通行腰牌,一把捏碎,坚定的说道:“今天我已经不是军营的人,不仅为了这百十人的性命,更是为了让“伪齐”醒悟,今天我也要学学“伪齐”以杀止杀的治国之道。

  年科道:“现在我就画地为界,谁要过界可别怪我不念昔日之情。”

  年科长枪一扫,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痕,又割袍断义,撕下衣巾的一块布,牛大不顾元老兵的阻拦也跑了出去,站在年科面前,道:“俺娘说过,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陈教头说得句句在理,我今天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个理上,到时候,阎王爷问我为什么死的,我也说得上一二三”。

  年科对牛大点点头,牛大一叛变,猛虎营的其他兄弟面面相觑,纷纷动摇,不知如何是好。

  江湖人士除了彩霞知道年科,没有一个人认识他,虽听眼前这人说得壮烈,但是无疑也是来送死的,没有让大家看到生还的希望。

  彩霞望着年科的眼神也有所转变。

  突然两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拜倒在年科身旁道:“恩公,可还记得我们。”

  年科点头一笑:”二位观主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二人欣喜:“终于找到恩公了”。

  一人道:“我等被恩公救下之后,一直寻找恩公,想报答恩公,听恩公大骂大齐挖坟掘墓之事,我等隐约觉得你是恩公,现在看到你这杆枪终于确定,如今能与恩公共度身死,乃我二人之幸。”

  原来此二人就是当年王岩组织盗墓之时要年科杀死的虚圆和圆虚两位真人,当时年科以迅雷之势,先用枪柄击中虚圆的穴道,使其昏死,把虚圆一脚踢飞,看是刚猛实则只是推出一丈开外,力道恰到好处,而后再点了圆虚的穴道,五指抓破圆虚胸口,把铁枪从其腋下穿过,在抓破后胸,造成大家误以为他被铁枪贯胸而过的假象,蒙骗众人。但黑衣人中有些高手,眼睛刁钻之人也定是知道,但看年科只是为了救人一命,也没有向王岩道破。待二人醒过来,已不见黑衣人的踪影,但从黑衣人尸体来看,有几具尸体身上刺有“齐军”字样,便知一二。二人还俗,就想组织义军推翻大齐,报灭门之仇。但出师不利,第一次起义未成,反造埋伏,困在这匣子沟内。

  吴都头这边大惊,这军心散了,若是我猛虎营的兄弟全叛变了,我岂不是要被王军都活剐了啊!

  吴都头忙唆使其他指挥使大人赶快下令,把年科杀了,否则,军心不稳啊!

  几个指挥使大人忙催促兵卒们把最后这百十人给杀了。

  吴都头见自己手下九十几人,都不听命令了,拿出刀就砍倒一个新兵。对猛虎营的将士们呵斥道:“不听命令,格杀勿论”。

  没想到猛虎营的弟兄纷纷用刀对着吴都头,其他营的将士也不知道该帮哪一边,胡副部头看剑拔弩张,形势危急,忙来圆场,把被都头砍倒的士兵抬去医治,又把吴都头拉到一边,忙跟猛虎营的将士们道歉。

  吴都头气急败坏,把怨恨全怪罪到年科身上。

  猛虎营的兄弟们也知道现在的处境,一猛虎营的兵卒说道:“若是猛虎营九十多人叛变,无疑也是送死,毕竟齐军还有千余人。陈教头再厉害能杀几十人而已,我们跟他占一边虽是壮烈,但也只是死路一条”。

  虽是这样猛虎营的兄弟,已经铁了心了,不在轻举妄动,先保持中立。

  其他营的兵卒们在命令下一步步向年科逼近,年科把铁枪插在身旁,只听“哐”的一声,铁枪还发出“嗡、嗡”的震颤之声,年科用手上的布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圆虚和虚圆二人,手持长剑立于年科身后。

  其他武林人士都不知道年科是要干嘛!来帮忙为什么还要蒙眼睛,岂不是来寻死的。

  不熟悉年科的一些兵卒也不管此人是谁,既然下了杀的命令,管他天王老子,也得杀。于是直接举刀就向年科砍去,彩霞大喊小心。

  年科像是动了又好像没动,“啪”的一声,只见先向年科动手的一个兵卒耷拉着头,黑眼仁上翻,白眼仁露在外面,头已经扭到了自己的后背,吴都头见此情况也急了,大喊:“还不快杀,给我杀,姓陈的小子可不会顾及同袍之情。”

  其他士兵“呀、呀”大吼着,壯着胆子就向年科攻来,黑铁枪插在地上纹丝未动,但已经看不清年科的身影了,年科就像穿梭在羊群里的猛虎,年科脚尖踢在一个兵卒的头上,同时手指插进了一个兵卒的胸膛,接着侧身躲过砍来的钢刀,扭断另一个人的脖子…,年科的指、手、肘、腿,碰到人非死即伤,仿佛全身长了刺,谁靠近他就是惨叫连连,这把江湖人士看的傻了眼,惊叹道:“这是谁呀?这还是人吗?蒙着眼睛都这般厉害,简直太可怕了?为什么江湖上没听过他的大名呢?”

  武林人士心中太多的为什么了,没有人跟他们解答,现在他们也不需要解答,需要的只是能活着出去。

  圆虚和虚圆惊叹:“恩公的武功竟然能练到这种境界”。

  猛虎营的兄弟们对年科更是敬畏,毕竟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受人敬畏。

  武林人士中有的在包扎伤口,有的在运功疗伤,见年科如此厉害,又看到了希望,有了新的方向。

  在年科的带领之下,武林人士纷纷跟在年科后面宰杀“漏网之鱼”,如同一把利剑,直插洞口。

  彩霞也扶着师父紧跟年科身后。

  战鼓再次响起,兵卒越来越多,攻势也越来越猛,全都涌进匣子沟,圆虚、虚圆二人剑法还算了得,长剑在手,左劈右砍,勉强能抵挡一阵子。

  年科一把拔出七龙点苍枪,七龙点苍枪重七十七斤七两七钱,大开大合,左右横扫,犹如一条黑色蛟龙,穿梭在生死之间,这七龙点苍枪一出顿时死伤大片,再配上棍法中的挑、劈、扫、撩之法,连盾牌都挡不住,直接被刺穿或是被打碎,人碰到就是骨断筋折,把来不及躲避的兵卒们扫到崖壁两旁。

  吴都头早就对年科记恨于心,这回更是恨之入骨,见年科自蒙双眼,趁年科转身与将士们厮杀之时,抽出一支雕翎箭对准了年科的头,猛虎营的弟兄见此情景,吴都头要杀年科,都为年科捏了把汗,不知猛虎营里哪个兄弟大喊:“小心”。

  “嗖”的一声,一直冷箭向年科的头飞去,年科甚至都没有回头,头微微一偏,箭擦着年科的头皮就飞了过去。吴都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箭法在军中也算高明,还没有谁这样看也不看就躲过自己射出的箭。心想:此人背上又没长眼睛,一定是侥幸躲开了。

  于是吴都头又搭弓对准年科的后背,扶着师父的彩霞,紧盯年科的动向,看见射中师父吴云龙的将官又用弓箭对准年科的后背,大喊一声:“陈少侠,小心”。

  与此同时,箭已经到了年科的身后,年科转身左手一挥抓住了箭杆,顺势又一个转身,居然把雕翎箭往来的方向射了回去,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沓,吴都头根本不知道年科受过什么样的磨炼,虽不用眼睛看,凭声音和感觉,就能快速准确的做出判断。

  年科的后背则是年科故意露出的破绽,吴都头眼巴巴的看着射出去的箭又射了回来,都没等做出任何反应,直接被箭贯穿了咽喉,吴都头一句话没说出来,就往后栽倒,被猛虎营的新兵罗志、王堂、金先跃、杨冠中四人接住,便往后抬,把吴都头运出去,没想到猛虎营的兄弟趁此机会纷纷撤了出去。

  杨善忠指挥使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陈年科、赵山河两人一手训练起来的猛虎营,若是一阻拦,非逼得他们倒戈相向。胡一万副部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兵纷纷撤了,自己却不能撤,若自己也敢撤,等于自己给自己扣上了带头撤退的帽子,定然罪加一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