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形僵法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恶战蛟龙

形僵法门 甜的秘密 8576 2019.05.29 16:57

  这个地洞越往里走,越来越窄,用手扶着岩壁,手上传来冰凉潮湿之感,火把的火焰也越来越低。

  一直向下走,可能有几十丈深的落差。

  年科听见下面有水流的声音,而且水流湍急,应该是一条暗河,年科鼻息中传来熟悉的味道,就像年科一年前困在地底的感觉。

  所有人都停在洞里等待最前面一个人摸清情况,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趴在一个垂直向下的竖井口,用火把往下照,风呼呼往上吹,吹得火把都要熄灭了,竖井里除了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这男子取下绳索,一头攥在手里,一头绑上一锭银子,把银子往洞里一丢,马上听见“咚”的一声。

  银子落地,这黑衣人凭借经验断定这洞底的距离不出五丈,于是往身后的人群喊道:“前面没路了,要用绳索下去,下面最高不出五丈”。

  然后找到固定绳索的凸石,把绳索固定好。慢慢的顺着绳索往下滑,后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

  待全部人下到了洞底,众人点燃五六十支火把,拿着火把往四周一照,刚好就是暗河边上,这条暗河水流湍急,而且河面有四五丈宽。王岩卸下黑色面巾,其他人也纷纷跟着卸下面巾。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道:“唉!这里溶洞四通八达,怎么找墓穴啊!大家都没想到居然有暗河,根本没准备渡河的工具”。

  年科心想:“难道他们要找的就是我取得黑铁枪的地方吗?可那里我看过,也是绝路一条啊!”

  突然年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闻到腥臭无比的气味。

  年科小声道:“这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们靠近,大家小心。”

  众人一听纷纷拔出兵器,小心翼翼的走在满是青苔的鹅卵石上。

  一白胡子老者跟王岩道:“王大人,我看这流水不腐,苔藓皆绿,东西朝向,唯有顺风顺水方达‘真龙之地’啊!”

  王岩很是听信白胡子老者的话,跟众人道:“那我们顺流而下吧!”

  然后带领众人沿着暗河往下游走,因为地上全是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和鹅卵石,又比较湿滑,大家走得都不快,突然一名黑衣人“嗷、嗷”直叫,众人一看,原来一条细长的小蛇一口咬住了他的屁股,这蛇虽小,但劲可不小,蛇身不停的扭动,像是要扯下这黑衣人屁股上的一块肉,才罢休。

  其他人眼疾手快,一刀把蛇斩成两断。

  火把照亮一看,这蛇全身光滑,没有鳞片,滑腻如黄鳝一般,全身布满一圈圈深浅不一的黑色条纹,头虽然被砍断,嘴还一开一合做着咬颌动作,满嘴都是密密尖牙,身子还在扭动。

  有些胆小之人,吓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那名黑衣人屁股咬得血肉模糊,另一个黑衣人本想做点好事,拿出金疮药递给屁股被咬之人,可地面湿滑,脚往后蹬了个空,一下向前扑倒了屁股受伤的人,受伤的人嘴里一万个“不要”,还没喊出口,还是把血肉模糊的屁股往一块冰凉的、湿滑的石头压去。

  痛得他一下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用手翻了个身,翘着屁股在地上哇、哇直叫,可嘴立刻被年科一手捂住,在火光的照耀下,年科看得真切,这人眼角挤出来的泪花从年科的指尖滑落。

  年科摇摇头,做了个静音的手势,慢慢松开了手。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响,众人都听见了,大家都警惕的看着四面八方。

  果然从石缝里、大小不一的蛇吐着信子,朝这边爬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跑啊!”大家都延着下游一直跑。

  没跑多久,众人停住了脚步,眼前是三条支流,旁边则是一个大水潭,后面也不见有蛇追来。

  大家拿着火把才仔细打量这个水潭,火光照不到对岸,证明这水潭比较宽。

  水流很平缓,水潭下流是三个很浅的缺口。水流就从这三个缺口倾泻而下,汇进了三个很狭窄的山洞里,而在水潭靠近缺口的地方自然形成的两个小小的旋涡,许多上游冲下来的枯枝烂木都堆积在这里,有些还在水里打转。

  黑衣人都是些老江湖,一看这情形,心中一喜:有这些木头便可以渡河。

  几个黑衣人主动开始动起手来,把几十根大小不一的枯木枝丫去掉之后,用绳子绑在一起,做成木排,又做船桨。

  一根火把没烧尽,这个木排在众人的协助下就做完了,但是木排一次上五、六个人,木排吃水线就已经快跟水面持平了,众人只能陆续过河了。

  第一批人很顺利就划到了对岸,对岸亮起两只火把。

  到了对岸后还要一人留在木排上负责把木排划过来。

  好多黑衣人都是懂水性的,只是这水冰凉刺骨,加上刚才遇到那么多蛇的缘故,都不敢下水游过去。

  只能等木排来回把人渡过去,所以减慢了大家的过水潭的速度。

  其他黑衣人,干脆把水潭里捞起来的枯枝朽木烤干,生起火来,其他人也都围在火堆边取暖,火光照亮了一大片区域。

  刚才被蛇咬屁股的那个黑衣人,一直缠着年科道:“陈兄弟,扶我一把,背我一下,我看你特别投缘,你我以后就是兄弟了。”

  年科也是很无奈。

  原来这奇葩叫赵山河,自称上知天文,下通地理,通晓古今500年大小事,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年科看来,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耍嘴皮子。

  突然年科又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有蛇又向这边过来,情急之下年科直接挑起沙石去灭火,黑衣人起身惊诧问年科:“这是为何?”

  王岩也问道:“陈兄弟,你这是干嘛!”

  年科大声喊道:“先把所有火源灭了,有蛇过来了。”

  众人不解,有人问道:“有蛇过来,为什么还要把火给灭了?那我们怎么看得见蛇,又怎么斩杀这些蛇啊!”

  年科道:“你们没发现,从下到暗河边开始,就是因为火源引起了蛇的注意,刚才你们点燃火堆,我就听见许多蛇向我们这边爬动的声音。”

  赵山河对这蛇是深恶痛绝,一听灭火是防止蛇过来,赶紧用两根粗树枝挑起火堆,扔进水里。

  除了河对岸的几支火把和木排上插的一支火把,其他火把都熄灭了,这边大家马上陷入了黑暗之中,众人肩靠着肩,全部围在一起,一动不动。

  人就是这样,只有面对共同的威胁时,才能齐心协力,紧密的团结在一起。

  没多久,年科只听见河水流淌之声和岩壁上滴落的水珠之声,悉悉索索的声音慢慢消失殆尽。

  年科缓缓道:“差不多了,大家尽量少点一些火把,不然把这些怪蛇吸引过来,恐难保大家周全”。

  年科这边点燃一支火把,众人围在火把旁边,一批一批人陆陆续续的过了河。

  六个人上了木排,一个黑衣人,蹲在木排上,在火把的照耀下,看见平静的水面上起了些许波澜,水里有一道黑影划过,这船上的黑衣人以为是大鱼,心里想着:捉条鱼去对面烤着吃,反正他们全部渡过河也需要些时辰。

  于是拿着钢刀,便使劲往水里一捅。

  一瞬间,木排就被顶得老高,直接掀翻进水,船上的六名黑衣人全部落入水中,六人惊魂未定,发出“啊、啊”惊叫声,火把也熄灭了,岸边的火把光照距离太短,众人根本看不到水潭中央发生了什么事,只听水潭中间传来阵阵凄惨的叫声。

  年科夺过黑衣人手中的火把,朝水潭中心扔去,火把在空中旋转着,在火光一闪而过之下,众人看得真切,水中仰起一个黑色硕大的头颅,眼如铜铃,口鼻如虎,两眼后面分别长有两排三尺来长的倒刺,水从怪物头顶如水幕一般倾泻而下。

  只是一瞬间,火把落入水中,水潭中央又陷入黑暗之中。

  众人只听见潭中浪花翻腾,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浪花不断拍打岸边的砂石,也拍打着众人惶恐的心。

  岸边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巨蛇,快跑啊!”

  大家都在崩溃边缘,一听有人喊“跑”,唯一的火把被年科扔进水潭了,这边完全是漆黑一片,百十来人顿时乱作一团,想逃都找不到方向,马上有些人又各自点燃了火把。

  怪物伸出硕大的脑袋,嘴里还紧紧咬着一个满身伤痕的黑衣人尸体,头一低,把嘴里多余的水给溢出来,又把头一仰一个吞咽的动作,黑衣人便被整个吞进了肚子里。

  “巨蛇”凌厉的目光看了看水里拼命逃生的几人,又看了看岸边光亮的地方,混乱的人群向上游狂奔,这“巨蛇”也往岸边快速游来,白胡子老者这才看清这怪物的模样,惊恐道:“这是蛟龙啊!”

  同时老者心中疑惑:“真龙之地”应该是祥瑞真龙竟然会是潜渊恶蛟,恶蛟岂不是与这宝地相冲吗?

  赵山河牙齿直打颤,吞吞吐吐的说道:“这是触犯神灵了啊!”

  众人一听是龙吓得四散而逃,可这地方地面湿滑,根本就跑不快。

  年科也是第一次听说蛟龙,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蛟龙,震撼之感,无以复加。

  蛟龙的龙头两侧有许多向下整齐排列的倒刺,最长的倒刺有五尺来长,倒刺慢慢散开,每根刺之间都有鲜红的膜连接,如鱼鳍一样,待完全散开就像两把巨大的扇子,蛟龙紧闭大口,腮帮鼓动,倒刺整齐并快速的振动起来,发出持续的“嗡、嗡”之声,声音不是很响,却很有穿透力,水面上水珠都被震得跳动不已。

  岸边众人顿感头晕、恶心、即使捂上耳朵也丝毫没有作用,逃跑的人,走路都偏偏倒倒,丧失平衡,摔倒在地,离得近的人直接大小便失禁,七窍流血,更有人发癫发狂甚至倒地身亡。

  年科运功抵挡也全身疼痛难忍,于是运用真气大喊一声“啊”,回声缭绕。

  蛟龙的振动顿时停止,微微转头,铜铃般的大眼瞪了瞪年科,腮帮又继续振动,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年科已经明白配合自己内功发出的吼声对这蛟龙的振动之声有所干扰,但跟这庞然大物比起来自己太过弱小,根本无法对抗,正在危难之际,年科忽见刚才木排被掀翻落入水潭中逃生之人,已经上到对岸的岸边,想朝着对岸的那只火把亮光而去,听到蛟龙震动的声音,那人又反身钻进水潭之中。

  年科猜测水中定能抵挡这蛟龙声音的伤害,于是年科马上运足功力,发出一声“啊”,内力十足,声音响彻山谷,两种声音交织有所干扰,蛟龙又停了片刻。

  众人顿时得了一刻喘息的机会,只是片刻之间,年科大喊:“大家快下水,水中能避这蛟龙……。”

  年科言未毕,蛟龙又开始发出更加剧烈的振动之声,有人直接口吐鲜血,倒地不起;有些人不堪忍受这样的折磨,一头撞死在岩壁上;众人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整个地底洞穴都在颤抖。

  众人已大概知道年科所言何意,陆续跳入水潭之中,“噗咚、噗咚……,哗、哗、哗……。”众人全部往水潭里跳,即便现在是跳进蛟龙的血盆大口,也不愿受这种撕裂五脏六腑之痛的折磨。

  果然如年科所说,入水后,众人感觉全身舒畅无比,也没谁还觉得这潭水冰冷刺骨了。

  蛟龙见岸上人全部下到水中,也不再振动倒刺,这蛟龙犹如在跟这百十余人嬉戏一般,把龙头慢慢的没入水中。

  众人察觉水面上出奇的安静,一个个才把头露出水面,也看不见蛟龙的身影,众人皆心中一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会成为蛟龙口中之食,还没待众人回过神来,一个黑衣人最后的一声“啊”还未喊完,猛的向下一沉,水面翻腾出几个水泡,胡乱挣扎的手却拽住赵山河的衣服,便把倒霉的赵山河也带入深渊,年科眼睁睁看着赵山河被扯进水里,想救也来不及。

  众人又纷纷逃上岸,现在有人已经去点燃了几支火把,接着更多的火把亮起,但这光亮没能驱走众人心中的恐惧。

  众人上岸后又开始往上游而去,水面上蛟龙很快露出头来嘴里还喷出些许水柱,年科仔细的观察这恶蛟的动作,隐隐觉得这恶蛟似乎有了人的灵智,可能又要故技重施了。

  果不其然,龙头后的倒刺“唰”的散开,令人难受的震荡之声又开始了。

  众人已经是“惊弓之鸟”了,一听这声音出现,纷纷不加思索的钻入水潭之中,火把凌乱的扔在地上,年科心想:逃已是不易了,这样耗下去,我们定然全部死于此地,还不如拼死一搏。

  蛟龙又把头慢慢没入水中,众人都学聪明了,知道蛟龙的“嬉戏”又开始了,这回没等恶蛟先发动袭击,大家就先往岸边逃了。

  年科一边警惕着,一边趟着水上岸,突然不知什么东西搭在年科肩膀上,吓得年科身子一振,转身就要一枪刺出,谁知道年科转身之际见到的是惊魂未定的赵山河。

  赵山河挤出一丝笑容道:“陈兄弟,拉我一把,我快不行了。”

  年科右手一拉,便把赵山河拉到身旁,待两人上岸,年科才注意到赵山河右肩上还死死抓着一只断臂,显然是刚才拉赵山河下水的那个黑衣人的断臂。

  年科心中叹息:蛟龙不除,众人都要惨死在此。

  蛟龙这次未能在水中吃到一人,有些气急,仰起头来,见一群黑衣人在火光的照耀之下,犹如蝼蚁一般,挤在一堆往上游移动。

  恶蛟对着人群俯冲而下,朝着人最密集的地方,张开腥臭无比的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头一偏,一口向人群横咬而去。

  年科不由惊叹这蛟龙之巨大,这样都未能见到蛟龙的全貌,蛟龙还有一半身子潜在水中,都未完全露出水面。

  恶蛟直接压死、咬死多达八、九人,年科惊叹之余,也不拖沓,看准蛟龙颚下无鳞相对软弱,年科一枪刺去,没想到的是,蛟龙虽下颚无鳞,但确是皮滑肉厚,加上年科这冲忙的一枪失了准头。

  年科只感觉似乎刺破了恶蛟的皮,都未伤及血肉,恶蛟巨大的身体扭动,直接把年科撞退数步,脚下被怪石一绊,摔倒在地。

  但这下恶蛟可被年科惹恼了,恶蛟使劲摇了摇头,把嘴里的几具尸体甩进水潭里,看了一眼从地上翻身而起的年科,蛟龙朝着年科又是俯冲而下,年科跨步跃上崖壁一个后翻,堪堪躲过恶蛟锋利的牙齿。

  年科借着微光,在这怪石嶙峋的河岸上,闪转腾挪,翻腾灵巧,如履平地,蛟龙身子虽大,但是对年科也无可奈何,恶蛟身子开始退回水潭,一根又长又大的尾巴扫来,想驱赶年科下水。

  年科纵身一跃躲过横扫而来的尾巴,但年科身后不远处的几个黑衣人就没那么幸运,直接被一尾扫出十丈开外,把岩壁撞得碎削乱飞,年科不由心惊。拿起手中的黑铁枪找准时机,就往蛟龙尾巴上捅去,可是恶蛟尾巴的鳞甲太厚,加上尾巴不断的摆动,根本无法重伤到蛟龙。

  年科看清楚蛟龙摆动身体的时候,弯曲的部分黑色鳞甲间结合的地方就会露出缝隙,借着火光,能模糊的看见蛟龙鲜红的皮肉,年科退无可退心中一横,只能拼上一拼。

  年科于是左窜右闪,看准时机一个翻身跃上了蛟龙的尾巴,蛟龙扭头就咬,年科等的就是恶蛟扭头,迅速往蛟龙身上扭曲的部分跑去,闪躲、投掷、翻身入水,一气呵成。

  黑铁枪果真插了进去,恶蛟吃痛发出“哞”的一声如牛叫般的哀嚎声,一阵翻滚,蛟尾乱扫,地动山摇,洞顶的钟乳石“噗咚、噗咚”地掉进水里。

  年科见地动山摇,一下潜入水潭深处,众人为躲避落石纷纷下水。

  恶蛟一头钻入水中,水里的黑衣人吓得马上出水往岸上跑。

  恶蛟尾巴一扫,尾尖刚好打中一个黑衣人的头,直接把这黑衣人脑袋都铲飞了,其他人吓得拼命的往岸上跑。

  蛟龙仰起龙头再次振动头上的巨刺,又发出更加猛烈的“嗡嗡”之声,跑上岸的人,很是无奈,又头昏脑胀,眼前一片眩晕,忍不住纷纷又往水潭里钻。

  这回蛟龙嘴里一边震动,一边用巨大的尾巴胡乱的拍打水面,躲在浅水地方的黑衣人直接就被拍死在水边。

  年科知道自己不出去,大家要被这恶蛟折磨死。

  赵山河骂骂咧咧:“他奶奶的,他奶奶的,本来屁股受伤不轻,又被这般来来回回的折腾,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蛟龙大半截身子都在水里,年科潜水过去,这恶蛟也是狡猾,一双乌黑的大眼珠已经发现潜水靠近的年科,腮帮依然还不停的鼓动,倒刺持续的振动,引其他人下水,故意让年科误以为没被发现。

  年科刚刚抓住自己那杆插在恶蛟鳞甲缝隙里的黑铁枪,蛟龙的血盆大口带着吸力,一口把年科吸进了嘴里,正欲咀嚼,年科本能的长枪斜立于恶蛟口中,恶蛟咬合之时,被黑铁枪一刺,顿感疼痛,龙舌在嘴里一搅动,肌肉伸缩,仰头一个吞咽的动作。

  蛟龙嘴里湿滑腥臭,年科根本无法站稳,伴随着滑腻的龙涎,年科想逃也逃不了。

  王岩和其他黑衣人都见着年科被蛟龙给吃了,心中唯一的希望都已经破灭,众人心中明白:自己在这蛟龙面前如同蝼蚁,根本就无法伤它分毫,现在逃生都难,看来大家都要死于此地了。

  大家头也不回,一口气向上游跑出百丈远,才终于松了口气,回头看见远处点点火光,各个心里奇怪,竟然这般容易就逃出蛟龙掌控。

  王岩命令三个黑衣人回去看看怎么回事,其他人在这里静观其变。

  年科顺着蛟龙的食道往里滑,滑到一个狭窄的地方,年科眼前漆黑一片,脚上传来的感觉,有手、有脚、有头,年科已经猜到是刚才蛟龙吞进胃里的黑衣人,蛟龙全身肌肉收缩,胃里的空气全部排出去,滑腻厚实的肉壁不断向年科挤压过来,年科惊魂未定,被吞下来时,长枪也不知甩到哪里去了。

  恶蛟的胃壁越收越紧,年科本来苍白的脸都憋得通红,只能用自己尖锐的指甲去抓恶蛟这滑腻厚实的胃壁。

  年科脸色涨红,都快憋到了极限,终于年科在蛟龙的胃壁上磨出一道口子。

  越磨口子越大,伤口越深,空气和滚烫的鲜血一同喷涌而出,年科大口喘气,正好把喷涌而出的蛟血吐进嘴里,恶蛟感觉肚子里一阵绞痛,便吸了一口气,把胃壁撑起来了,年科在恶蛟肚子里一下感觉宽松起来,年科的脚一下碰到一根硬物,心中大喜,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年科躬身拾起长枪,对准蛟龙喷血的胃壁一刺,把玄铁枪斜插而入,枪头直接钻入蛟龙厚实的皮肉,恰巧从蛟龙身上的鳞甲缝隙钻了出去。

  蛟龙剧痛,在水里翻滚,扭动身体,见无济于事,又用疼痛的地方撞击岸边的岩石,虽然是隔着厚厚的肉壁,但是撞击岩石的挤压力道,普通人被这样挤压肯定粉身碎骨,还好年科骨骼密度极高,内功深厚,硬是扛住了撞击,反而使黑铁枪越插越深。

  恶蛟看不能奈何年科,恶蛟把头钻进水中,猛的把水吸进嘴里,随着恶蛟体内肌肉不断的伸展和收缩,年科只感觉蛟龙体内是翻江倒海。

  年科拔出黑铁枪,只感觉自己天旋地转,然后年科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了。

  年科被巨大的压力给挤出恶蛟的消化道,到了蛟龙口中的时候,蛟龙舌头一挡,把水喷出,却把年科留在嘴里,龙舌上细细的倒刺把年科的后背刺得皮开肉绽,年科反应奇快,知道恶蛟又要重蹈覆辙,锋利的牙齿再次想咬死年科,年科一挺长枪斜顶蛟龙上颚,蛟龙吃痛,又不敢再吞了,头猛的一甩,年科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

  年科快撞到岩壁之时,凌空一个转身双脚刚好站在岩壁之上,单手顺势抓住岩壁上能着力的凸石,离地五六丈,像只黑豹一般弓腰蓄力,蓄势待发,目光凌厉的注视着蛟龙。

  这时的年科左眼慢慢变红,左眼里所见的事物慢慢变得模糊,映入左眼有血、有温度的活物,变成了层次分明、深浅不一的血红色,很是刺眼;看见没有生命的如石头、水、木则是不显眼的黑色;在年科眼前移动的活物,使得年科异常烦躁;左脸也开始抽搐、扭曲,青筋暴起;左边嘴角不自主的微微上翘,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年科感觉身体燥热难耐,自己心中充满暴戾之气,全身真气充溢,完全没有先前那种对蛟龙的畏惧之感。

  自信的来源就是绝对的实力,这是年科从未有过的感觉,年科也不知为何会变得如此,突然年科有种傲视群雄,蔑视万物苍生之感。

  脑海里不断浮现一个声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但随即而至的就是蛟龙巨大的尾巴,年科一蹬岩壁借立往上一翻,刚好落在蛟龙尾巴上面,年科形如鬼魅,速度远超先前的速度,仿佛自己突破了身体本能的反应速度,轻而易举就做到了以前自己全力都难以完成的动作。

  蛟龙以同样的招式对付年科,可是占不到半点便宜的,年科早已料到蛟龙的血盆大口会本能的往这里咬来,蛟龙也就会这两下子。年科这次是顺着恶蛟的尾巴往岩壁方向跑去,借势在岩壁上往上蹬了三步,一个后空翻高高跃起,双手高举黑铁枪,蛟龙的脑袋果然已经扑到年科刚才立身的地方,年科以千钧之势,朝着身下的龙头就是竖枪一刺。

  这一刻,在黑衣人眼中,年科仿佛天神下凡,几个黑衣人,在摇曳的火光映衬下,是激动、是期盼、更是敬畏。

  年科只听见脑海里一个声音:“挡、我、者、死”。

  枪头直接穿过恶蛟头顶厚厚的龙鳞,穿过血肉,可是遇到恶蛟头骨的时候,年科的枪“哐”的一声,止步不前了。

  年科咬紧牙关,使力往下插,可是这枪插在恶蛟两眼之间再也插不下去了,年科没有半分拖沓,一伏身子趴在蛟龙头上,一手掰住蛟龙的眼眶,另一只手伸出五指往蛟龙铜铃般的眼球上一戳,五指锋利的指甲直接刺进了蛟龙的眼睛,深黑色的液体不知是血还是什么,喷溅而出。

  蛟龙这下也尝到了疼痛难忍滋味,蛟龙犹如一条掉在地上的泥鳅,活蹦乱跳,年科直接被甩出老远,重重摔在地上。

  众人为年科捏了把汗,可年科一个翻身,消失在原地。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蛟龙斜着头往岩壁上一蹭,黑铁枪被蹭掉在河岸边,还撬掉了蛟龙头顶一块巨大的鳞片,然后直接一头钻入水潭,溅起数丈高的水花撒在岸边的鹅卵石上。

  年科拾起黑铁枪站在潭水边哈、哈大笑,声音响彻山谷。

  潭水翻腾了一阵过后,涟漪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恢复平静。

  众人也点亮数支火把,王岩听查看情况的黑衣人说了年科恶战蛟龙之事,才晃晃悠悠走到年科身后赞叹道:陈兄弟果然是勇猛无比,降妖除魔,无所匹敌……。话未说完,年科微微转过头,王岩看见年科面容狰狞,血红的眼睛,犹如地狱的恶鬼,吓得王岩打了个哆嗦,不敢多言。

  赵山河也想过来吹捧一翻,但见年科目露凶光,不像先前那种令人亲近的感觉,顿时也不敢多言。

  年科脑海再次浮现一个声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年科的暴戾之气更胜,年科努力克制自己,在心中默念方丈教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两种声音在年科脑海里此起彼伏,交织在一起,年科只觉得头疼欲裂,便直接跳入水中,不知所踪。

  众人见年科如此勇猛,以为年科跳入水中继续斩杀蛟龙,也无所畏惧了,做好木排又开始渡河,有些胆大的人直接从水潭游过去。直到所有人都过了水潭,水潭依然平静如常。

  众人总算过了水潭,并快速离开,走了大概两宋里(一宋里合360步),走至一座光秃秃的斜坡下,王岩叫停大家道:“大家先行安顿,等年科兄弟来了再走”。

  随即王岩安排几个黑衣人拿着火把沿路接应年科,又安排几个黑衣人去山坡那边查看情况。

  等了良久,接应年科的几个黑衣人见黑暗中有一个黑影和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像是朝这边走来,忙问道:“陈兄弟,是你吗?”

  黑影没有回应,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黑衣人开始紧张起来,纷纷拔刀相向,正在这时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是我”。

  年科从另外一边跑了过来,黑衣人又看向刚才有黑影的地方。心中暗想:“那刚才看到的是什么东西?难道这洞里有鬼不成!”

  黑衣人带着年科便往王岩这边去了。王岩和赵山河都迎上去,查看年科安然无恙,王岩问道:“陈兄弟,你还好吧!刚才见你面色不对,不敢多问,你刚才怎么了。”

  年科道:“王大哥,刚才我感觉全身燥热,可能是误喝了蛟血的缘故吧!所以跳入谭中凉快、凉快。”

  众人皆惊:“居然还饮了蛟龙血。”

  王岩道:“没事就好,你刚才可吓到我了。”

  赵山河忙问道:“那蛟龙血什么味道,好喝吗?”

  没多久有几人便回来禀报:“远处山坡下发现一个山洞,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可能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