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阴谋不断 欲望难镇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4593 2020.10.23 08:29

  申海城苏家庄园,申海城老牌家族苏家,自古至今以武起家,自古穷文富武,苏家能延续至今,自是有不一般的背景和八面玲珑的手段。

  刘鸿志便居住在这处苏家庄园里,这是他母亲一系所有的产业,其母苏氏多年前因两家为巩固政治地位而联姻,这些年来刘家因刘老地位的升迁,越来越强势,其母在娘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前辈,事情?”刘鸿志正面对一个身着灰色道袍,长须老年道士,正是青城苍冥。

  “什么事情?”苍冥正一脸不爽,刘鸿志的刘家是大,但他还无需顾忌。而且苍冥也察觉被这个刘家小子给忽悠了,什么养生液配方是共同开发,如今因为李氏抓住核心要挟之类的纯属无稽之谈。

  “嘿嘿!”刘鸿志奸笑两声,眼前这位据他家老管家说,那是比老管家还要厉害十倍不止的高手,他心里也发秫,要是被来一下,他小命不知能不能保,那老管家的身手刘鸿志可是见过的,开碑裂石不在话下,“前辈,事出无奈,还请不要见怪,我也是想尽快拿到配方,好孝敬您啊!”

  “哼,强取豪夺,果然是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豪门惯用手段!”苍冥鄙视不已。

  “前辈,话不能这样说,实事上,配方放在李问雪手中,也难有作为,而我能让其大放异彩,再说,我也不是无尝去取,是要给她股份的!”刘鸿志在李家受了一肚子气,自然是恨急了李问雪和胡秋云,又不敢把实情告之自己的爷爷,正在郁闷之时,他父亲给他指了一条路,通过家中的老管家,联系上了这苍冥。

  本想在李家办生日宴时来个逼宫的,但苍冥没有同意,到了苍冥的地位,自是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徐徐图之才是最好的手段。谁知道李家有没有什么背景深厚的人撑腰。

  还好没有行动,消失的那些人,他苍冥如果正面对抗,还能有几分把握,但做到无声无息,他自认做不到。昨夜邀胡秋云一述,只是试探,如果胡秋云软弱,那就不要怪他苍冥,但胡秋云的强势让他又把握不准了,还被威胁了一番,心情可谓是糟透了,想他苍冥年已过百,让一个黄口小儿威胁,心气那能顺得了。

  “哈哈哈,不错,刘家小子,将无耻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我很欣赏你!”青城自古深处阴气浓郁之地,人心受些影响是常事,加上修道之人练就的看淡世间一切,也就看淡了道德,看淡了律法,为达目的有时是毫无人性可言的。

  “那前辈打算……?”刘鸿志尽量把话不说完,让眼前叫苍冥的老头来完善,也能判断这老头的心里想法。老管家曾言,青城之人随性而为,多利益为上,只为求得长生,并不顾忌世间看法。他牢记于心,可惜这苍冥一句话断了他的念想,慧根太差且年已三十,在这人世间享用这奢华就好了……言外之意,是他修道无望啊。

  “哼,打算,暂时没有,我要静思几日,不要来扰我。否则法不容情!”苍冥眼睛一瞪,“还有,那养生液可还有,都去取来……”

  “……”刘鸿志被一眼瞪得头脑犹如炸开了一样,半响不能回过神来,“啊,我这就去收集,尽快给前辈送来!”

  刘鸿志不敢多待,他觉得自己背后的衣服应该可以拧出水来了……不亲历,他永远想不到一个人的眼神竟如此可怕,再厉害些,估计可以直接杀死人了!

  林景中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边,眼中的凶狠似要杀死那来往的行人,他觉得不能再等了,让李问雪再与那胡秋云继续相处下去,他林景中这几年的表演就付诸流水了。

  “林少,我们查到,李问雪今天到了莲华山李成业别墅用中餐,同行除了她的女儿灵儿,还有胡秋云。”下属的回报让林景中拳头握得更紧了些。

  “知道了,给我安排专人继续盯紧李问雪的一举一动。不要被她发现!”

  “是,林少!”

  林氏的家业就在眼前,却被其兄把持,老不死又是那么的相信他,林景中几年的谋划就是希望能得到李氏的支持,一举拿下林氏的控制权,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以让他获得自已想要的东西,几日前京城的刘鸿志倒时来找过他,但林景中不是傻子,与刘鸿志谋划林氏,那是与虎谋皮,就算到时表面上林氏被他控制,也许暗里已经成了刘家的傀儡。

  冬日的暖阳已经偏西,林景中站在广场,这里有一家由国外的公司投资的大型商场,集购物饮食与游玩一体,女人和小孩子成了这里的主体,林景中也曾陪女人来过此地,下属汇报说李问雪几人下午到了这里,他抓紧时间赶了过来。

  平日里,李问雪深入简出,连行踪也捕捉不到,这让林景中非常恼火,但为了自己的大计,他不得不强忍心中的怒火……

  “问雪,这么巧,你们也在这里?”有时候刻意制造的巧合也是一种巧合不是吗,结果达成,便是最好的结局。

  “咦,景中,你也在!”正陪着灵儿在儿童游乐场玩耍的李问雪很意外的看向林景中,一个大男人,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正好路过,问雪,陪灵儿玩游戏呢。”林景中的笑如和煦的春风,“灵儿,怎么不叫叔叔啊。”

  “叔叔,你好!”灵儿很乘巧的与林景中打招呼。

  “问雪,今晚我想请你和灵儿吃个晚饭,我很想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不必了,景中,如果你忙的话,就……”李问雪不想与林景中过多的交流,一直以来,她对林景中都没有男女方面的好感,更有胡秋云曾告诫她,自然更多了一些疏远。

  “问雪,我是很诚意的相邀,我们也有些时间没有一起就餐了,你可不能拒绝。”林景中故作不高兴的表情,要博得佳人的同情。

  “这,景中,不好吧,要不以后有机会……”

  “问雪,我们之间越来越生疏!”林景中略带失落的样子看着问雪。

  “那好吧,我们就去这里的楼上吧,这里的餐厅还不错。”李问雪看着眼前认识多年的林景中,有心拒绝,可又不想太失了林景中的脸面。

  “这里怎么行,我已经定好的地方,问雪,让司机跟着我的车就行,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发?”林景中心中惊喜,李问雪能答应,那就表明他在她心中还是有分量的……

  “这……”

  “问雪,不要紧的,灵儿,叔叔请你和妈妈一起去吃饭,我们走吧!”林景中想转移目标发动攻势。

  灵儿正与几个两三岁样子的孩子玩得开心,跟本不理他,让林景中讨了个没趣,尴尬一笑,又看向李问雪。

  “爸爸!”灵儿看到了走过来的胡秋云,让一个正背着她的三岁模样的孩子放她下来,朝着胡秋云挥手。

  灵儿几人玩游戏,输了的背另一个在场内走一圈,别看灵儿人小,但机灵得很、力量都不小,还没有输过一次,其他几位孩子的父母虽然心中感叹,但也不去阻止她们的游戏,怎么说灵儿也才刚一岁,在玩游戏上压过自已的孩子就去破坏,有点输不起的感觉,也是很丢颜面的。

  “嗯,玩得开心吗?”胡秋云面带微笑,抱起灵儿,帮她理了理头发,“回去吧,看你一身汗,真是玩疯了。”

  “咯咯咯~~~~”灵儿靠在胡秋云的肩头,也笑个不停。

  “走吧,问雪!”胡秋云朝一旁的李问雪招呼。

  “这,你看景中,我们还得回去,今天就……”

  “胡先生也在,要不一起?”

  “走吧,问雪!还等什么呢?”胡秋云完全把林景中当成了空气。胡秋云本就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生之人,什么涵养什么礼貌,对他来说不如自已挣的一顿饭。

  “景中,不好意思,他就这么个人,一个人在家宅久了,脑袋秀逗了,你别见怪,我们还是下次再约吧,我先走了!”胡秋云父女俩已经走到了电梯门口了,李问雪紧赶几步,追了上去。

  “飞烟,以后这样的人,不能近问雪和灵儿的身边五米,明白!”

  “明白了,老板!阿坚,车开到门口,我们下来了。”回答完胡秋云,飞烟又和在楼下等候的阿坚联系起来。

  “这段时间不太平,不要因为一丝松懈,带来不好的后果。”

  “什么后果,我看就是你这个木纳脑袋庸人自扰!”李问雪不开心,再怎么说也得给林景中一点面子吧,不搭理别人,这算什么事嘛。

  胡秋云把灵儿递给李问雪,一招化解了这个女人的小郁闷。

  看着电梯上面经红色的字块闪动,向着小号变化,林景中站在游乐场围栏外边,他觉得自已象个小丑,拳头越握越紧,指甲深深的陷入的掌中肉内,林景中无知无觉,这个胡秋云也太讨人烦了。

  “林少?林少!”一个下属来到林景中的身边,这是他多年一直带在身边的人,林景中是相信他的。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林景中的声音压得很低,如同吼出来的一般,是的,他不得不把声音压低,不然真会变成咆哮。

  “这……。林少,我们应该从长计议,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坏了好事,你说是吧?”下属的建议让林景中觉得应该如此。

  “走吧!”恢复了表情的林景中带着下属和两名保镖走出了游乐场。

  “有什么想法,现在可以说说!”林景中对坐在自已身边的这个值得信赖的下属问道。

  “林少,你的目标是李问雪,可现在有了两个绊脚石,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想办法把两块绊脚石踢开,你觉得呢?”

  “谈何容易,李问雪对那个灵儿紧张得不得了,怎么去踢,不太可能。”林景中想了想,自言自语的分析。

  “林少,你是当局者迷啊!”

  “怎么说?”

  “林少,你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这用你来说吗!还有以后不得随便说这些。”尽管车上的两人都是自己的心腹,也不能随意就谈这种话题。一个不小心,他营造的不争的态度就可能一朝尽毁。

  “明白,明白,林少,你要的是李问雪,那个什么灵儿还有胡秋云,我们管他们做什么呢?”

  林文凯知道,自己作为林景中的下属,已经被打上了林景中的标记,如果想要爬得更高,想有自己的一片天和地,唯有好好经营林景中这个大树。

  苦寒出身的林文凯,见惯了底层的辛酸与无奈,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自然是想要不遗余力的帮林景中拿下大权,那他这个从龙之臣,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

  大集团里家族之中的勾心半角,那是一路伴着血腥与毁灭前行的,资本的累积与扩张,有谁敢坦言没有一丝黑暗,没有一点龌龊,而他林文凯要要出人头地,就要学会这些,用他那颗聪明的头脑,一步一步达成自已的目标。

  林景中听着这个下属的话,心中在考量,当初选定他来到自己身边,也是看此人还算有点小聪明,跟了自己也有四五年了,不曾出过错,也没有表露出什么野心,这样的一个下属,他能完全相信吗?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做才合适?”到是前面开车的保镖林景中更放心一些,因为这是他母亲介绍给他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林景中能得登大宝,以次子的身份坐上林氏的掌舵位置。

  有钱人的世界自然不是平头百姓可以知晓和理解的,林景中的父亲有三房妻妾,大妇跟着老林从贫贱走出来,却没有来得及享受双手创造的富裕,便撒手人寰。二妇到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子,相识于风尘,为了不影响相好的前程,不争不抢,唯一的要求便是要老林全力培养林景中。倒是年轻的林振宇的母亲算是出身名门,在老林浪漫与金钱的攻势下,很快沦陷。

  赶上国家政策的支持,二十多年的发展,加上老林的铁血与无情,生生将林氏顶上了申海城商业霸主之一,历史只以成败论英雄,老林在这些年的发展中到底用了一些什么手段,只有中招和享受了结果的一群人心中有数,现在的林氏早已在不断用慈善之名让集团成了家喻户晓的良心企业,这就是时间和社会舆论。一点小恩小惠便能让一群愚民找不到北。只差把林氏供了起来了。

  “这个……林少,我想的不一定正确,但为了你的大业,我觉得……”

  “林文凯,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你来表忠心吗?”

  “自然不用,我早就是林少的忠心属下了。”林文凯连忙再表忠心。

  “知道就好。说说吧!”

  “第一点,林少可以只单独约见李问雪,虽然不见得有多少效果,但也可以增进彼此的感情嘛,第二……”

  “嗯!”

  “第二点,无毒不丈夫,林少,如果灵儿和那个胡秋云消失,你再适时出现安慰,那效果自然不用言表了。”

  林景中盯着这个林文凯,想要看透他的内心。

  “文凯,你这说的我还真不明白,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林景中疑惑的问道。

  林文凯见林景中如此,这心中如吞了苍蝇一般,有没有必要这么装啊,这里也就我们三个人,我看这林景中是装上瘾了。太极谁都会打,只是手段与技巧不同罢了,“林少,这个就得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合计一番才行了!要不,我们直接找上胡秋云,给他一笔钱,不信他不见钱眼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