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问雪若兰与公司未来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4021 2020.10.25 07:05

  长存于世间的存在总只有少数,多数人都会要或短或长的时间河里漂成尘埃,这是现实也是必然,想要越来越完美,只有不停的思索,求仁存善,在自己逝去的那一刻,不至于连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

  可惜,多数人能明白这个道理,但真正能面对的时候,却显得苍白无力,修得万年身不敌世间百岁人,万古千秋不思恩,尔求长生所为何,苍冥正欣喜异常,多年的夙愿就要得赏,只等那刘鸿志再送来一批灵液,他就有可能破至化境。是的,苍冥给雪兰公司的养生液更名灵液。

  “前辈,十分抱歉,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刘鸿志站于苍冥下首,恭敬有佳。

  “怎么回事,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吗?”苍冥看着垂头的刘鸿志,冷声呵斥。

  “前辈,不是我不尽心,实在是有心无力。”刘鸿志额头冷汗直冒,他在拿自己的命来堵这个苍冥的态度。这样下去,这苍冥得到了好处,还会不会出力,让他不能肯定,只有卡在最紧要的关头,才能调起他的情绪。当初购买的原液也不是这样用来给这个苍冥挥霍的,不出一点力,就想要得到,试问那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所言当真!”

  “前辈,我不敢有半点假话啊,你也知道,这公司早已停产,之前给你弄的那也是花了大代价才得到的,现在大家都守得紧了,真是弄不到了。”

  “嗯,那按你的意思,你是没有用处了啊!”凡人如蝼蚁,世人如草芥,苍冥那颗百年冷漠的心,早已不将这世人的生与死放在心上,心中只有自己的长生梦与道之真谛。

  “前辈,这得你怎么看啊,不是我不尽心,实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前辈,此液为雪兰公司所有,依我看来,只要找那李问雪,一定还是能找到一些的,所以……”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讨要?”

  “这……,前辈,我们实在是势力低微,我也曾和这李问雪沟通过,但她明显是充耳不闻啊。”

  “哼,没用的东西,把那李问雪叫过来,我亲自和她谈!”苍冥的话如同玩笑,那李问雪会乖乖听话的就过来,以刘鸿志的目空一切也觉得不现实,这个老头是真的活得太滋润了,以为天下老子第一了。

  不管刘鸿志心中如何腹诽,表情不能有异,“前辈,不是我不想请这李问雪过来,而是她根本不会过来,而且你虽功力通玄,可你毕竟少在外面走动,这李问雪也是不知道你的存在,所谓不知者不知敬畏,她正是如此。”

  苍冥一想确实如此,也怪自己少在人前露脸,看来以后得多在这人世间走上一走,把自己的名声打出来才行,不然走到哪里别人还不知道,凭添了这许多麻烦。

  “前辈,还有一事,这李问雪与那胡秋云是一路人,你看?”

  “哦,竟有此事,如此我得考虑一番,毕竟与那胡秋云为同道中人,不可因些许小事伤了和气。”

  刘鸿志连连称是,心中的疑云不散,依这苍冥所说,这胡秋云竟是一个修道之人,那他的计划也要跟着做修改了,但他相信,只要你在这世俗这中,你是龙得给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

  苍冥自是担心这胡秋云有什么帮手藏于暗中,那他可就要吃大亏了,二人各怀心思,连刘鸿志无功而来,苍冥也未计较,任他离去了。

  若兰应邀来到了莲华山北山别墅,与问雪二人上了二楼,在楼上小会客厅坐了下来。

  “问雪,你真有这么大的气魄,要把这么好的产口公之于众?”若兰不敢相信,这可绝对是一棵摇钱树啊。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所产生的利润,那是比印钱不觉还快。

  “嗯,当然也不是完全的公布,只是公布低一档次的产品,更好产品的产量不大,我们自己生产就可以了,所有生产商家专利费肯定是要付的。”

  “就算这样,就不过去嘛,我们花大力气弄了几块药田不是浪费了。”

  “怎么会,我们还有养颜丹不是。这款只针对女人的产口就没有那么多人眼红了,我们也可以放心生产,不必再担心那些人来闹事了。”

  “可能吗?问雪,你真的觉得这现实吗,无利不起早啊,有利可图,谁不想要。”若兰显然对当前的处境并不看好。

  “过段时间商务会时,我们一起去参加,把我们的决定公布出来,这段时间你得把相关的一些条款理清楚噢!”

  “好吧,你是老板,听你的。”若兰无奈点头同意,心中想着也许问雪的想法也是不错的主意吧。

  “公司的事一直都是你的操作,这次调整肯定让你难受,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我们的公司要想安安心心的办起来,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但我也不能便宜了那些想要空手套白狼的家伙们,相信这一次他们能看到我的决心的,若兰,加油!”

  “我知道啦,一下子让出这么大一块蛋糕,肯定会抢破头的,真是头痛啊。”

  “公司的未来我们应该要有信心,我是有的,你呢,若兰!”

  “我看不到未来,有点象过家家一样,公司说停就停,谁信啊!对了,你们家秋云就不能多研究几款产品吗?”

  “你以为是大白菜啊,说有就有!”

  “具体有什么安排,你得给我交个底才行,我心里是没底啊,问雪。”

  “嗯,我也没想好,有一点点想法,仅供你参考。”

  “你说!”

  “我们现在的定位不再是以盈利为目的,我们要的是把这款产品推出去,让国内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受益,要组织扶持,用慈善的方式来运营和监督市场,价格由我们来定,产量倒是不需要控制。当然这都要加上我们雪兰公司的商标,没有的肯定是假冒伪劣产品。要大量投放广告,让所有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要让所有人买得放心用得开心。”

  “那要不要请几个明星代言啊!”若兰听得一愣一愣的,“你这是打算拿这款产品作慈善吗。”

  “差不多吧,若兰,我们已经够吃够喝了,不管民众是怎么想的,只要我们自己做得问心无愧,能让他们受到实惠,少生些病痛,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相信在以后,也许会有更厉害的团队做出更优秀的产品,那样的话,你说世界是不是大不一样了,至少人的身体越来越好,就能腾出更多的时间用于工作,特别是科学家们,会研究出更好的科技产品,良性循环下,一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的。”

  “问雪,我不得不说,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人心是贪婪的,你就确定你关爱的人们是有积极进取之心的吗。”

  “这些我没有想过,我只知道,我不做,社会什么改变也没有,我做了社会总会有所改变,不管是好的坏的,而且有政府在一旁监管,到时候我想政府也会拿出相应的对策来的,胡秋云说,这种产品只要定期定时服用,用不到两年,所有人的身体水平都会番一位,包括力量也会增加一倍。只要政府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还怕他们不出来主持吗。”

  “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若兰明显不相信。

  “是很难让人相信,但我是相信的,因为我现在觉得自己的力量,精神,身体素质各方面都有了长足的提升。还有偷偷告诉你,我单独给你的也是他亲自做出来的,比市场上的好上几倍呢。保密!”问雪压低声音伏身到若兰边上说道。

  “如果是这样子,那我们的养颜丹不是没做用了吗!”

  “这不一样,若兰,女人的体质与男人肯定存在差异,这种养颜丹主要是改善调节女人的营养激素,达到更完美的状态。”

  “如吧,我不太懂得这些,我只懂商业运营与管理,你给我什么,说明功能和要让他达到什么样的销售产值,剩下的事就是我的,好了吧!”若兰学的本就是市场与管理,让她去理解一款产品的作用与原理,问雪也觉得是在为难她了,

  “问雪,你和他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问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装,给我装!”若兰白眼上翻。

  “还能怎么样,有了灵儿,凑合着过呗!”问雪也不知道自已内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的三人似一家人又似不是一家人,刚开始看到那个男人还有点不自在,但现在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用刻意去做什么,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舒心舒意还有什么要强求的呢。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会不会太简单了,可不要后悔。问雪。”若兰不能知晓问雪的内心,出于闺蜜的关心,还是想提醒一下。

  “若兰,你觉得灵儿乖吗?”问雪问了一个让若兰感到奇怪的话。

  “当然乖,还很聪明。也很懂事。”

  “所以,如果我和他不在一起了,灵儿会不会伤必难过?其实以前我的心中的白马王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一直也没有刻画出来,可现在我的眼中很多时候出现的都是他的身影。他很闷,也不懂关心人,可就是让我觉得安全,你说这样算不算一个发现象。”

  “不懂你的想法,不过一定开心就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若兰知道自己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问雪的身上,她们是闺蜜不错,但终究都会有各自己的生活,至于到底什么才是婚姻幸福,她自然是没有发言权的,不如在如果问雪有困难的时候去帮助她来得好。

  高跟鞋落在地毯上的沉闷声从楼梯上渐渐及近,这是若兰,胡秋云不用看也知道,让她换鞋她当没听见,真是个任性的女人。

  “胡大官人,又在思研什么产品,想得这么入神!”随着接触的增加,自然也就变得熟悉起来,若兰眼中,这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很少带着老婆孩子去逛个街什么的不说,还一天到晚窝在家里,唯一可取的就是弄了个还算不错的产品,人也一般,还好灵儿长得不像他,不然就完了。可灵儿也不完全像问雪啊,想着想着若兰傻眼了,不会是被她看破了什么秘密吧。

  “没有,在想你们聊什么,能聊那么久。对了,是吃了晚饭走,还是现在走!”

  “当然是吃了饭再走啊,还用得着说吗。”

  “有个事得和你说一声音,下次如果你不换鞋,我就得强行给你换了,我真的很懒,可不想经常为了你来拖地。”

  “你什么意思,我不就是没换鞋吗,有必要这样当着大家说吗。还为了我,我要你为了我吗?”若兰的小宇宙被胡秋云点着了,她就是看不惯他,才故意不换的,让你在家也不得安宁。现在被胡秋云又点出来,自然不高兴,更加对这个男人没了好感。

  “云琪,灵儿呢?”走下楼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寻女儿身影的自然是李问雪。

  “跟着飞烟姐去后山了,说是去采冬笋还有冬菇。”

  “哦,一天到晚不安生,会跑了就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秋云你就不知道说说她吗,后山安全吗,她那么小,摔了怎么办?”脾气永远是对男人发的……

  胡秋云起身,“我去做饭了,要吃什么自己点好!”还能怎么样,不想吵起来,还不能躲起来。

  “问雪,你说吧,他一个人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什么也不干,到底在想什么呢?”若兰真的很好奇,一个人可以静静坐在一个地方,什么也不干,一待就是小半天,寻怕你抽支烟,喝点酒也好理解。呆呆的坐着,像个木头,不可思异!

  “不用管他,云琪,灵儿去了多久了,有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问雪你放心,完全不用担心。”云琪安慰着李问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