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瑞雪丰年庆周岁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486 2020.10.12 17:57

  申海城政府大院,一幢建成足有二十多年的别墅中,装修中式为主,古色古香,进门一眼可见的“宁静致远”行草显出主人的文情雅意,左面墙上几副意境深远的山水画,挂得恰到好处。字与画相互承托,一应家具暗红中带着点点古意,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

  “明瀚,你这是怎么啦,心神不宁的,发生什么大事啦!”博明瀚的夫人发现自已的丈夫心不在焉的陪着自己看电视新闻,这可是平时博明瀚点评最多的节目,今日却一言不发,让她顿感事情不小,开声询问。

  博明瀚新上任半所的申海城一把手,现在他只求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你不找事事找你,让人何处说理去,即无奈又无可奈何。

  几方发话,让他观望即可,都得罪不起,可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如此任人胡闹,博明瀚也是脸上无光,会被人笑话倒在其次,如果影响他的政治生涯,那就得不尝失了。

  一个好好的企业,前途不可限量,说停就停,再说那产品连他也觉得真正的好啊,而今却停了,如果只是个企业吧,停了也就停了,偏偏背后有一尊商业界大佛,如果李氏集团因此受到影响,整个申海城都得跟着摇三摇啊!那时他不用想也能知道自己的结局……

  “老婆,最近为了个小企业的事烦心,不说也罢!免得让你跟着糟心!”博明瀚那能明说其中的弯弯道道,一笔带过,想要会神与老婆一起好好看会电视。

  “是不是为了雪兰医药的事情,明瀚,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企业还是不错的,你这个一把手不怕被人戳脊梁吗?”博明瀚夫人明显早有耳闻,发表自已的见解。

  “老婆,不是我不想管,也得下面那些人听我的话啊,看似我是一把手,但我刚调任到这里,好多事下面的人要阴逢阳违,我也毫无办法,更何况……”

  “何况怎么样?明瀚,我是真的觉得雪兰还不错,那款上市不久的养颜丹我用了几粒,贵是贵了点,但效果真是杠杠的,还是只适合女人使用的产品,你看我这皮肤,这鱼尾纹,是不是越来越平了,越来越光滑了!”就起保养,女人天生就有说不完的话,博明瀚出声音打住老婆那准备说到天黑的架式。

  “好了,我知道了,老婆,你知道有多少我惹不起的人打来电话,让我避开,不要插手其中吗?如果现在可以让我出去旅游的话,我真想给自己放个假,躲个清净……”

  “哼,有些人啊,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唯恐天下不乱,明瀚,我看你呀,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你不管可就是得罪了李氏的李成业了,那可是她女儿的产业!以后你想做点事,他这个商人给你点堵,你也难受不是!”

  “我岂有不知之理,但身在体制内,如果得罪了那些放话的人,我的日子就更难过啊,弄不好大好前景毁于一旦啦!也只有以后去修复和李成业的关系了,大不了给他点政策,想来他看到我的诚意也不该斤斤计较的,毕竟他不是看不出来此事牵扯太大,不是我能左右的。想我一方大员,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处处受制心中堵得慌啊!”

  “唉,为难你了,明瀚!对了,明瀚,听说李成业的孙女马上要过周岁了,有没有给你发请柬?”

  “这到没有,想来这个时候,李成业也无心操办吧!”博明瀚略带思索的回道。

  “什么嘛,我可是听说,这次商业圈好多大颚都会过来,还有就是他那个神神密密的女婿也会到场呢,女儿都一岁了,却没有几个人见过他,还真是神密呢!”夫人那八挂的表情让他这个一把手都有些忍俊不禁,但消息如果属实,他却不知道,要么是下面的人瞒他,要么就是老婆的小道消息有误。但不管怎样,商业圈的大颚肯定不是指申海城的,而是全国各地的,这值得他深思……

  “老婆,不曾想你的消息还是瞒灵通的嘛,这可是我这个一把手都不知道的事啊!”

  “哼哼,现在不说我妇人之见了吧!”老婆故作得意之色的回着他。

  据他一个信得过的下属说,雪兰的产品都出自李成业这个女婿之手,却一点都不挂名,连专利都用的是李成业女儿的名字申报的,世上有这样不为名的人,也让他感到奇怪,但也只是奇怪,还没有到为此却做调查的地步,一个商场之人,还不被他博明瀚看在眼里……

  为了一月十八日,胡秋云女儿灵儿一周岁庆,莲华山南山别墅,李问雪就坐客厅,正与父亲商量庆生事宜。

  胡秋云与李问雪本不欲大肆操办,但李成业却持反对态度,而且态度坚决,让二人不得不妥协,这不三人来到李家,商量起操办事宜。

  李成业认为胡秋云是该出面了,女儿都一岁了,两人却婚事都未操办过,就趁这个机会,与一些相熟的人认识认识,有他李成业介绍,也没有人会为难他,再说他一直不出来,让他李成业的女儿独自面对,成了什么事,所以他态度坚决,一定要大肆操办一番。

  “秋云,你好歹也是我李家的女婿,虽然你也算是有了点根基,但现在你也看到了,让别人说停就停,还得有交际圈,拧成一股劲,才不怕被人惦记啊!”一副老岳父教导女婿的语气,让旁边的李问雪直翻白眼,但也不反驳。

  “爸,你请的这些人还真是囊括了国内大部分的商业名流呢,都会来吗?”李问雪拿着一份名单看着。

  “嘿嘿,爸爸不说让这上面的人全部都来,但三分之二以上能来还是肯定的,几十所的打拼,这点人脉还是有的,女儿!”能在女儿面前堂堂正正的显摆一回,李成业颇有成就感!

  “还都是一群圈内的大佬,家里的六星级酒店安保得加强些才行,爸!”李问雪看问题总能联想到其他,这也是李成业满意的地方。

  “嗯,我知道了,你不说,我还真习惯成自然,我会尽快安排的!不过要说来的这些人,问雪,你也不要太有压力,虽然你那药厂开了不到一年,但按月来算,每月的利润并不比这些人中过半的人差,这还是你的厂子刚起步,如果走上正轨,那必将是申海成又一个巨无霸啊!可惜……”

  发觉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李成业连忙收声,看向女儿,发现女儿并不受影响,很是奇怪,怎么说也是她近一年劳心劳力的心血,就这么扔在那里,她不心痛吗?

  “爸,不用这么看着我,秋云说了,这事没完,我还就不开了,再说我现在瑞士银行的钱也够我们三人吃很久了,怕什么?再说,就算我没饭吃了,不是还有你吗!是不是,爸!”李问雪似是真的不在意公司关停一事了。

  “这小子说什么你就信,虽说药方是他提供的,但公司的事可都是你在办,他一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可别被这小子给忽悠了,问雪!”李成业算是苦口婆心,给自己的女儿上起生活的课来了。

  “知道了,爸,你呀,还是操心操心你弄得这个生日宴吧,不要到时候灵儿不满意,可不关我的事!”

  “满意!满意!肯定得让我宝贝外孙女满意!”说起灵儿,李成业的眼睛都弯了起来,那明眸浩齿,肌若莹玉,声似珠玉落盘,小小的人儿是一天一个样,几天不见,竟会背了唐诗三百首,还是自已看地书,这就不得不让他这个姥爷骄傲了,他的外孙女是个天才啊!

  “嗯,爸,也不要太辛苦了!”

  “不会不会,那个秋云啊,你有没有什么建议要提的,现在也说一下吧!”李成业把矛头指向了胡秋云。

  “我,没有,安保可以让阿锋去指导一下,至于我,也只是去露个面,并不是却接交权贵,一切还是以灵儿为主就好!”胡秋云能够预料,只要他一出现,必将会有一场血腥风雨在申海城的黑暗中升起,他没有精力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浪费表情,他要去处理那些敢来寻他的人,让人害怕得不敢近前,是最好的震慑。

  “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李成业对胡秋云那备懒的性格无可奈何,虽然有几分本事,制得一手好药,但也太不合群了,这样怎么行哪,可女儿都不管,他也不好太过分。提点到了,女儿自有自己的打算,相信女儿就行。

  申海城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有些猛,一夜之间,绿树白了头,地上盖上了厚厚的一层,莲华山看上去银装素裹。

  北山别墅里,灵儿正在催促妈妈给她加衣,因为不加一衣服,就不能出门看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那像白糖一样的雪花,问妈妈是不是甜的,可不可以吃,也让李问雪体会了一次为灵儿穿衣不用她求的快乐。

  母女二人穿戴整齐,武装到了牙齿,才施施然走进了冰天雪地,一不小心,灵儿四仰八差的摔倒在厚厚的积雪上,李问雪哈哈在笑起来,抓起把松雪,扔向灵儿,灵儿不甘示弱,小身板撅起屁股,也抓起一把雪扔上妈妈,可惜她的手儿太小,又戴着厚厚的手套,根本抓不起雪来,急得灵儿直跺脚……

  刚刚下楼来的胡秋云见到裹得严严实实的灵儿,急冲冲的朝着客厅跑了过来,看到胡秋云愣了下,就跑了过来,伸出戴着手套的一双小手,“爸爸爸爸,快快,给我取下来,和妈妈打雪仗呢!”红扑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珠盯着胡秋云。

  蹲下身子,胡秋云有点尴尬,“那个灵儿,你看啊,这个手套呢,是你妈妈帮你戴上的,爸爸如果帮你取了,妈妈会不会不开心啊!”他可不想又听问雪唠叨。

  “灵儿,你干嘛去了!我们不是打雪仗吗?”问雪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灵儿的脸一下就黑了,“妈妈欺负人!我根本抓不到雪,哼!”

  “哈哈哈!”看着灵儿委屈的表情,李问雪开心得不得了,“我也带了啊,走吧,我们再去嘛。”

  “不去!”灵儿不愿意了。

  “那好吧,不去就不去!”李问雪笑着拉着女儿坐到沙发上,就地闹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