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见李问雪父母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371 2020.10.08 16:47

  “我说胡秋云,你就不能活泼点嘛,将来你女儿要是像你,闷都闷死了!”李问雪心情不好,无人可以发牢骚,刚走过了的胡秋云成了最好的发泄对像。

  “问雪,要你帮个忙!”不理李问雪的牢骚,胡秋云坐下正色的和她说道。

  “又要帮什么忙呀?”李问雪一脸好奇的问道。

  “问雪,我的伤前些天因为……嗯我的伤又重了一些,最近我新理了个药方,应该对伤有很大的好处,希望你能帮我买些比较贵重的药材,至于钱,你得先帮我垫上,我现在没钱!你看……”

  “什么药材?你到底受了什么伤啊,总是遮遮掩掩的!”

  “我等下写好给你,另外,有一点很重要,购买这些药材,尽量找人代买,把自己摘出来,问雪,你考虑下,有没有问题!这点很重要!”

  “需要这么小心吗?”

  “需要!问雪,我不想给你们母女带来麻烦,至少在我伤没好之前,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被暴露出来!”胡秋云说得很认真。“如果你觉得难办,我可以不要你购买。”

  “为什么?”

  “问雪,伤药,有心人一查就能知道去处,如果我的仇人冀次找到你,我却无能为力,你说我能安得下心吗?”

  “嗯我想想,不过我想应该没大问题,对了,你这个新药方能不能制成伤药来买?”李问雪又发挥了她天马行空的思维。

  “不能,这些药材都很贵重,一般人用不起,也很少有人能承受得了药力!”

  “这样啊,那也不是不能生产啊,买贵点不就行了!”李问雪不打算放弃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她正在筹备着开公司的事。

  “问雪,我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你真有想法,等一段时间后,我可以给你研制几种产品,相信不会让你失望,但这个伤药,只要一面世,肯定就会有人查到你这里来,那时不说灭顶之灾,也是差不多的!”

  “我发现你这人神神叨叨的,真是说你什么好呢!”这也要注意,那也不行,让李问雪对胡秋云很不满。

  “问雪,我说一件事,你听着就好不要多问,至少现在不要多问,记在心里就好,明白吗?”说完她看着李问雪。不是他不想放肆张狂一些,就像在中东一样,要怎样就怎样,但现在他真的做不到,除非他不要命了差不多。总是这么躲躲藏藏他也觉得很窝囊。

  “你说吧!”无语的看着对面的男人,这是个什么人嘛,李问雪心里想着。可她怎么就恨不起来呢?

  “产房里,你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吗,那是我在外面给你注入的,宝宝个头大,你是头胎,很辛苦,也有一定危险,我不能看着你和女儿出现什么意外,所以……不要问,听到就好,问雪,我现在也不会各你解释!”

  李问雪的眼神直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动不动,这确实让她震惊,点点头,抬手抚住嘴巴,不让自己问出来……

  别墅的大门开了,阿锋提前几个环保袋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喜色。李问雪见了,调侃道,“阿锋,你这是碰什么好事啦,不会是女朋友来了吧!”

  “嘿嘿,不是不是,问雪小姐,是……”

  “阿锋,把东西提到厨房,厨房卫生搞好,等下我弄几个菜好吃饭,快晚饭时间了!”李问雪白了一眼打断阿锋说话的胡秋云,哼了一声音,拿起摇控看起电视来。

  “胡秋云,这半年来,一共花了多少钱买药材,你知道吗?”李问雪盯着抱着女儿灵儿的胡秋云。“过年你也不过去,女儿满月酒你也不参加,说你什么好呢!”

  一晃半年,李问雪和李成业暗地里买了不少贵重的药材,胡秋云经过半年的调养,伤势好了有四成了,这让他很开心,只要好到五成,他就不担心了,因为伤势前期恢复是最慢的,后面便会越来越快好起来。所以李问雪的发难他笑脸相对,因为他真的开心。

  怀里的灵儿见爸爸开心,也咯咯的笑了起来。

  “问雪,暂时不要再买药材了,最近我发现有人在关注这件事情。最好是现在给你爸打电话!”胡秋云一边逗着女儿一边笑着对李问雪说道。“我知道这段时间花了近两亿来买药材,你也放心钱对我来说,不难弄到,真的!”

  “好吧,你那个什么养颜丹弄得怎么样了,我的公司就两种成药,虽然买得不错,但还是太单调了!成了的技术团队又不争气,真是愁死我了!”

  “嗯,有进展了,但还要试验几次才成,就是没有试验对像有点麻烦!”

  “我不能试验吗?”李问雪问胡秋云。

  “这个,还是不要了,你另找几个吧!”虽然不觉得有大问题,但他还是不放心让李问雪试用。伤药他可以试,但这个丹他还真不想自己试。

  “灵儿,我们走了!”李问雪走过来要抱女儿,只见女儿把头一扭,不要她抱。这让李问雪气得不轻,“你个小没良心的,亏我要死要活把你生下来,现在不理我了是吧?那你就跟你爸过吧,我可走啦!”

  走到大门口,转过头,发现女儿正在朝她挥手,这是说再见还是什么意思啊,让李问雪恨预发狂,恨恨瞪了一眼胡秋云,走了回来。“妈妈也不走了,总行了吧,过来,你爸要去做饭了!”

  这回女儿很听话的就到了她怀里,女儿这是听懂了她的话啊。试着往大门口走去,女儿就不乐意了,开始扭动小身子,还不断的在呼唤着。让李问雪即开心又伤心,女儿很聪明让她开心,可不跟走又让她伤心!抱着女儿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生起闷气来。到是灵儿一个人在沙发上玩得不亦乐乎!

  “胡先生,问雪小姐让我来接你!”一周后的周六,准备出门的胡秋云家门口一辆大众车停了下来,阿锋走下来朝他打招呼和说明情况。

  “不是说过,我自己走过去吗,怎么又安排你来接了,也不嫌你麻烦,阿锋你说这女人,唉!”也只有这个时候,胡秋云才敢牢骚两句。

  “嘿嘿,胡先生,这也是关心你不是!”

  “这是怕我不去吧!还不道她的心思!阿锋你说是不是?”

  “嘿嘿,这我不知道!”阿锋可不敢随便乱说话,最好是两边都不得罪。

  四十分钟后莲华山南坡,大众车开进一幢三层别墅院内,胡秋云跨步下车,大树葱郁,别墅院内阳光还是很充足,不显阴暗,五十米两个佣人正有打扫游泳池,一幢两工人房驻在院子一角,一片花草姹紫嫣红,引来了不少蜜蜂采蜜。别墅靠围墙一边不时传来厨房里炒菜的响动声音,但没有闻到什么油烟气味,说明别墅的厨房排气系统很好。

  别墅大门前是由四根大理石柱撑起的一片凸出的前檐,五步白玉台阶,其上是一个花钢岩前亭,走到大门口,胡秋云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李健,学校已经暑假,他也回到了家中,这几天也是因为他不让李问雪带着灵儿到胡秋云那里去,母女俩才一直没有过去,李健就一句话,姐你去可以,灵儿留下来,舅舅带着!

  “是你!”李健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印象还是蛮深刻的,大冬天的只穿着两件衣服,在医院走廊上瑟瑟发抖,当然瑟瑟发抖是李健自己添上去的。他是这么想的,那么冷不抖才怪!

  “嗯,是我!”胡秋云微微一笑,“进去吧!”

  “哦,好!好!”李健连忙让开道。

  “来啦,坐吧!”雍容华贵衣着得体,几样首饰装点,满目慈祥的一位妇人,没有相处过不好用贤良淑德评价,但她自有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让人亲近的母亲气息。

  “嗯,你好!”不知如何称呼,胡秋云只好随竟打起招呼。

  “胡秋云,你什么意思,连阿姨都叫一声!”马桶冲水的声音传出,李问雪抱着灵儿从卫浴间走了出来,又是瞪着他。

  “哦,你好,阿姨!”他补充着问好。

  “哼!”李问雪娇哼着,怀里的灵儿也哼哼不断。学着自己的母亲。

  “坐吧坐吧!问雪,来着是客,你……”罗慧琳多少次想见一见这个女婿,但真见到又不知道说什么了!眼前的年轻男子身材比健儿高一点,应该有一米八多了,面容瞧去并不出众,但宠若不惊的神态,平平淡淡的眼神里突着一种自信,似天生高高在上,是的,罗慧琳觉得这个女婿就是有那种让人觉得他高高在上的样子。

  “妈,你跟他客气什么!”李问雪不乐意了,走过来把灵儿塞到胡秋云怀里,又走向了洗浴间,也是灵儿见到爸爸来了,一个劲的在往前蹿着,小胳膀伸出老长。

  “阿姨,你坐吧,不用跟我客气,这会让我觉得不自在,灵儿,想爸爸没?”胡秋云再次对罗慧琳表示着敬重,又与女儿互动起来。顿时一阵乱码从灵儿嘴时倾倒而出。手挥舞着,小身板一纵一纵表达着自己的热情与喜悦。

  李健坐在不远处,眼神不时瞟来,对于这个便宜姐夫,他是无所谓的,灵儿才是她的最爱,尽管每次亲亲外甥女都会被小巴掌打得很痛,但他乐此不彼,粉雕玉啄,精致如小仙女,都不足以形容自已的外甥女,李健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外甥女儿奴,但他觉得他快是了。

  李成业从二楼走了下来,刚才他去接了一个电话,让他一时心神不宁,有人在找他,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根据买药材的线路在找,还好真正知道他的那个人被他送到国外去了。

  女儿多次和他提及小心再小心,不然会给胡秋云带来麻烦与危险,架不住女儿的软语相求,也秉着小心使得万年船的宗旨,安排了一番,还真是有事发生了,从商经历的风风雨雨让他练就了一张随时变化的脸,走到一楼客厅时,李成业看起来已经波澜不惊从容淡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