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救援到达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2787 2020.09.30 19:37

  警报声音从莲华山下传来,里间听到了声音的罗慧琳与李健走了出来,“成业……?”罗慧琳唤一声李成业。

  “事情有了出入,慧琳,有人不想问雪回来啊!”

  “那怎么办,我的女儿啊……”罗慧琳听李成业如此说,预感事情不好,轻声抽泣了起来。

  “妈,您不要担心,姐姐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踏入大学一年的李健显然还未能适应社会的残酷,此时面带恐慌,却也不忘安慰母亲。

  警察的效率很快,不到一个小时,一切监测设备便以就绪,更是与整个申海城警察系统达成了共视,警力在申海城遍布开来,只为等绑匪来电第一时间将其控制,这也显出了李家的不凡,想来如果只是一般人,申海城的警察系统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如此统一,令行禁止。

  时间转回清晨,海风拂过乱尾楼,全身不适的李问雪醒来了,脑袋还是晕晕沉沉,睁开的双眼看到的是一个平凡的男人面孔,而她,正附在男人的胸口,似乎现在的两人还……

  李问雪心中一个激灵,脑袋也清醒了许多,昨夜的一切如同电影画面在她脑海闪过,她还是失身了,给了这个男人,记得昨晚扑倒这个男人后,他便晕迷了过去,难道一直没有醒过……

  强忍的下身的痛疼,李问雪离开男人的身体,男人本就破乱的衣服被撒成条状,自己身上的衣物也被毁得不能蔽体,她勉强拢了拢布料,觉得总算遮挡了一些春光后,开始回想昨日的经历,犹如一场梦,充满灾难的梦,身体的感觉让她又回到了现实,只是奇怪昨天还有两人去了哪里。

  转遍楼顶,李问雪也没有见昨晚的两个男子,到是在楼边有两块血迹有些醒目,一个老式的手机被她从原本胡秋云躺过的地方找到,应该是死去的两人为抬尸体就地放下的,她看了看,电量充足,这里肯定不止两个绑匪,求救,李问雪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喂,你好!”李成业的声音尽量在保持镇定。

  “爸,是我,我现在不确定自己在那里,这里是片乱尾楼,我现在躲起来,你安排人来接我……”

  “好!好!好!问雪,你要躲好了,我立即安排人来救你!”李成业激动难以自制。

  “成业,是问雪,是问雪吗!”罗慧琳听着李成业的通话,竟是问雪来的电话。她连声询问。

  “是,是问雪,她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要马上找地方藏起来才行,就不要浪费她的时间了。”李成业快速的和罗慧琳说了一下后,转头看向正在忙碌的警察。

  “信号来自申花岛,信号来自申花岛,位置确认,可以行动。位置确认,可以行动。”一个在摆好不久的电脑面前操作的年轻警察重复着。

  李问雪放下没有挂断电话,加快脚步向着楼梯口走去,不可避免的眼光扫到了还是一动不动的胡秋云。纠结在她的心中升起,要把他一起带走吗,还是让他自生自灭,昨晚也可以说是眼前的男子救了她,那个不见了的秋生喂给她的药,药效猛烈,现在想来,如果迷乱的她得不到发泄,也许活不过今天。

  可是这个男人会不会和他们是一伙的呢,李问雪不能确定,几年的职场管理经验,让她选择了放弃现在救助胡秋云,眼前男子的呼吸非常微弱,近乎于无,如果不是身体还带着温度,她都不敢相信他还活着。

  李问雪快步走到下一层,找了一个已经修成的小间躲了起来,接近危险地点,会更安全一些,其他绑匪就算发现人不见了,也不会想到她就躲在不远处。

  有一个陌生的电话号拨响了李成业的手机,他看了看近在咫尺面脸带严肃的警察,对方无声的点了点头,示意他接听,“喂,你好!”李成业感觉自己的语气过于轻松了,这让他很不满意,还是不能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

  “李总,废话不多说,钱准备好了吧!”对方的声音带着电子声音的感觉,应该是使用了变声器。

  “准备好了,什么地方交钱,我马上安排人去。”李成业有些急切的脱口问道。

  “呵,李总,不要急,挂了,等五分钟再打给你……嘟嘟嘟”对方的手机挂断。

  “确认,确认,外滩广场!外滩广场!”一直守在电脑边的年轻男警一脸喜色,“通话时间太短,还好跟踪到了信号位置。”

  “很好,小童,干得好啊!”脸带严肃的警察终于露也了一丝笑容,立即安排抓捕,不要走掉一个。

  与此同时,两架警用直升机横空跨过申海城东南海域,到达了申花岛上,九点的太阳照在直升机外壳闪过一道道刺眼的亮光。

  “位置确认,是否降落!位置确认,是否降落!”警用直升机上帮副在与总台联络。

  巨大的螺旋浆声音惊动了躲在顶楼下一层的李问雪,怀揣激动,她赶紧向着顶楼跑去。

  两架警用直升机悬停在空中,机身两边各放下一根长长的绳索,两两为双,不多时,顶楼上便多了二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其中竟有在李成业家中出现过的那名年轻女警。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李问雪再强势也只是一名女子,见到警察的一刻,她的脆弱最终暴露了出来,从大声呼喊到变成低声似自语,没有崩溃大哭已经显出她心理素质的强大。

  “你好,我是江画,这次出警的负责人,你是李问雪吗?”年轻女警江画走到李问雪身边。没有安慰,公事公办的样子。

  李问雪点了点头,放下心中所有的紧专题,此时她才感觉到了累,只想好好休息……

  “江队,发现一名男子,呼吸微弱,得尽快救治才行!”一名特警走到江画跟前。

  “绑匪吗,是你打晕的吗?”江画下意识的认为是李问雪反抗击晕的绑匪。

  “不是我打的,他一直没醒过!”李问雪脸上生起两朵红韵,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

  “江队,男子无外伤,在胸口的血迹难以解释,全身衣物判断有被撕扯坏的痕迹。有过……”再次出来的男警在向江画报备现场时,停下了要说的话。

  “有什么?”江画转头看了男警一眼,奇怪他有什么好顾虑的。

  “江队,晕迷男子有过交配的痕迹……”男警鼓足勇气站直身形,一脸正气的汇报着。

  远处几个正在戒备的特警听到后,切切笑了起来。“笑什么笑!”江画脸色也有点泛红,怒声对着不远的几人吼道。

  “李问雪,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此时李问雪内心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完全没有听到外界江画的问话,江画加大音量再次问道,“李问雪!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听到了,江队,我认为还是先救人要紧,我也累了……”李问雪显示出了她良好的心里素质,稳定一下心神,便把话题转到先救人上面去了。

  “嗯,也是,各单位注意,紧急联系一家医院,危症病人需要救治,各单位注意,紧急联系一家医院,危症病人需要救治,”江画通话器松开,对空中的一架直升机作了一个动作,很快这架直升机便落在了楼顶。

  李问雪披着一条毛毯,首先被送上了直升机,四名男警一人抓住抬着胡秋云的毛毯一角,显得很吃力,胡秋云太重了。他们不得不双手一起来,小费一点功夫,把胡秋云也弄进了机仓。

  “各部门注意,伤员已登机,联系好医院,请立即通知我!联系好医院,请立即通知我!”江画再次通过对讲呼叫。“李问雪,你看,这个人的状态很不好,要不先送他去医院,你再联系家里人来接你!”

  江画征询着李问雪的意见,“救人要紧,我没有意见!我很好!”李问雪裹着毛毯,回答江画,飞机上的特警此时正襟而坐,仿佛没有听到两个女人的对话。

  “快,把担架床过来!”直升机停稳,医院的一众人便冲到了面前。此时江画也给晕迷的胡秋云盖上了一条毛毯,忙中出错,胡秋云的头撞到了直升机的门框,也将虚弱晕迷的他唤醒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