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多事之冬 人心纷扰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881 2020.10.16 21:09

  “隐!”隔间里,刚被带进的几人单膝跪地,行拜礼!

  “起来吧!这里没有“隐”……,明白!”语毕几人起身,“过往的事就让他烟消云散吧,到是你们能找到我,让我颇为吃惊!”

  “那……”其中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想要说话。

  “什么也不要说了,回去吧!礼我收下了,以后好自为之。”

  “您不管我们啦!”一个三十来岁的胡子男急切的问道。

  “你们是我儿子还是女儿,都不是吧,以你们现在的能力,小心一些,谨慎一些,你们怕什么!”胡秋云瞥了一眼几人,“我相信他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可明白!”

  “我们……”

  “好了,做什么小儿态,提醒一句,你们近快离开,近期不要活动,度个假,总有消息传入你们耳中的。”

  “我们想帮忙!老大!”胡子男不甘就此离开。

  “这天下事,有太多人要你们去帮的,去吧!我看好你!再不滚,要我把你们打出去吗?”

  “老大,保重!”那是依依不舍,几人的心思各有不同,但胡秋云不能确定,当年到底是谁把他离开老巢的消息传了出去。时过境迁,他已不想再追究了,几年的相处,不管为了什么,相信那人心里也是难受的。

  “炎,你说老大到底什么意思,一失踪就是几年,不知道我们多想他吗!”胡秋云刚见过的几人,此时正坐在一辆商务车里,胡子男还是一脸不服气,这两年没有胡秋云在的日子,他们都不好过,尽管当初胡秋云也为他们训练了一段时间,但终究只比普通人厉害一些罢了,如今好不容易寻到,就这样被赶走,实在难受啊。

  “我们立即动身离开此地,有话以后再说!”被称为炎的那人下了决定。众人从他语气中听出了坚定,都点点头。

  “老板,李总请你过去见几个客人!”飞烟走了进来,对正在沉思的胡秋云说道。飞烟转身之际,又停了下来,“老板,楼下阿坚说,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陆续向着明月楼汇聚,问有什么指示!”

  “秋云,刚才那几个什么人啊!”飞烟话刚说完,问雪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飞烟在呢,秋云,他们的礼是不是太重了,我们就这样收下,会不会不好!”

  李问雪在过目几人的礼单时,晓是她这样的富家千金,也有些目瞪口呆,黄金万两,玉枝玉树十株,粉钻,紫钻,蓝钻各五枚,现金百亿,其他的一些车啊什么的,到显得微不足道了。

  “没事,不要放在心上!”胡秋云到是知道这些是他带着中东的小队搜刮来的一部分,既然送来,要与不要,都已经被有心人知道了,有何必再遮遮掩掩。

  “可是……”

  “问雪,你只想到了他的贵重,都只是心意,送多送少,并不重要,不是吗!你要这样想,现在就算雪兰公司不开了,我们也饿不了肚子了!开开心心的陪灵儿去玩,还有飞烟,从现在开始,你,云琪,阿坚,不能让问雪和灵儿离开你们的视线,明白吗!”

  “明白,老板!”

  问雪尽管心中疑虑重重,还是离开了,胡秋云静静坐了几分钟,起身出门,朝李成业所在的位置而去。

  “秋云,来来来,爸给你介绍,这位是港城贺总,你要叫贺伯,这位是马总,你要叫马叔,这位是……”一轮介绍,胡秋云也跟着叫了一圈,“嗯,那是你二叔,成功,来来,这是你侄女婿,秋云!”

  胡秋云给这些大佬的感觉就是疏离,不可亲近,到是李成功先前有过交待,他这个女婿是个木讷之人,所以大家也能接受,毕竟能弄出雪兰公司那么好的产品的人,肯定不是傻子,应该是久不与人交流,才导致了现在的性格,他们也不在意,只要那养生液还能有他们一份,就心满意足。

  “老板,情况不对!”阿锋是一直跟在李成业身边的,但有胡秋云在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把事情汇报给他。阿锋声音虽然很低,但走在近前的李成业还是听见了,不明所以,眼神看向胡秋云,有询问的意思。

  胡秋云摇摇头,又与一众大佬说了一声抱歉,跟随阿锋朝电梯走去。

  与此同时,一行人来到了明月楼下,三男两女,个个都散发着迫人的气势,眼神犀利,有两人衣服下明显有热武器别在腰间,走在前面的一位年约六十的老年人,更有一种出尘之气,步伐铿锵有力,来到大厅,对阿坚亮出了自己的证件,“几位,请稍等,我和老板联系一下,马上就好!”

  阿坚以前听说过这个部门,这是属于华国政府的一个隐藏组织,并不在明面上处理事情,但只要他们出动,肯定是有天大的事情快要发生了,阿坚不敢怠慢。

  “几位,随我来,夏山,这里交给你了!明白!”给了夏山一个坚定的眼神,带着一行五人直上明月楼六十八楼,“几位请,来到一间包厢门口,阿坚轻轻推开房门。”

  “坐,阿坚看茶!”胡秋云独坐在一张沙发上,没有起身,示意几人就坐。

  “老朽云中子,这几位是我的同事,今日我等前来,想必胡先生,也在预料之中!”老者进得房间,待房门关上后,便直抒已意。

  “几位的到来,并不在我意料之中,我以为这点小事,应该是不会惊动各位的,但既然来了,那就几位出个面吧!”

  “呵呵,你到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几人中其中一个年轻男子,一脸轻蔑的看着胡秋云说道。

  “嗯,那到也是,那你们就说说你们的来意吧!”

  “我们不希望有人在申海城闹事,所以希望你能克制,虽然我们目前并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底牌,但看对方的来势,相信你也不差,闹大了影响不好!”年轻男接了胡秋云的话。

  胡秋云如同看白痴一般看了这年轻男一眼,“几位,现在是有人欺上门来,你们却来让我克制,是不是就是让我站着挨一顿打,不还手的意思?”

  “胡先生,现在公务在身,所以,我长你几岁,我们不以年龄论高低,我想我说的话还是中肯的,你应该明白,这个事情是你引起的,你得自己解决!”云中子不想倚老卖老,但实际上他觉得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得用尊称,真是让他窝心。现在干点活规矩太多了,动不动就投诉,让他这个很少出门的老人真是缚手缚脚。

  “嗯,没问题,如果几位还没有用餐的话,今日正好小女周岁生日,如不嫌弃,坐坐再走。”

  “胡秋云,你都不问我们是那个部门的吗?”一个看上去有点活泼、年龄也不是很大的女孩眨着眼睛问起来。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几位能带枪,还大摇大摆,招摇过市,想来也是有点背景的,我觉得不问为好。”

  “我们隶属国家特别行动组第九小队,我是惜玉,至于这次申海城的突然风起云涌,具体原因我们并不清楚,所以希望胡先生能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活泼的女孩胸一挺,双腿站得笔直,眼向前方,很认真的说道。

  “几位,你们觉得我知道吗,就象雪兰公司无故被关停,我们找谁去确认,所以如果你们是来帮忙的,我欢迎,但我不希望又无故被政府打压,说牢骚话就是,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好好的开公司,就有那么多人容不下,你们说呢!”

  “不要转移话题,胡秋云,今天聊的是关于这次申海城的事,突然间来了那么多势力强大的外来势力,而且都还和你们有关,你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几位,为什么你们选择欺压我这个毫无背景的普通人,而忽略了存在捣乱可能的那群人呢,我是真不明白,你们是要把我交给他们吗,如果是,那么现在就可以行动了!”和一群不知所谓的特别行动组人员实在是没有话说了,他们应该先考虑警告那群外来者,再来查事情吗,真不明白,他们是什么心态。

  “你什么意思,我们怎么调查,还要你来教吗!”年轻男不高兴了。

  “呵呵,不敢,如再无其他事,鄙人请几位用个晚餐!”

  “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不能离开!”年轻男强势起来。

  胡秋云不再说话,看着几人。

  “年轻人,我们就不打扰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对我们汇报的,可以打这个电话。”云中子示意一旁不曾说话的女子,一张名片放到了胡秋云面前的茶几上。

  看着阿坚送几人下楼,胡秋云的眼神变得阴郁起来,这又是想插一脚的人来凑热闹啊!

  “前辈,我们就这样走了,是不是太没面子了!”楼下一辆霸道车见云中子几人出来,直接开到了大门口,刚刚上车,年轻男就迫不及待的发起牢骚。

  “阳华,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对于这个阳华,云中子是完全没有好感的,要不是他有个好叔叔,他云中子用得着理会这个毛头小子。

  “嘿,前辈,您才是头啊,我要是知道,我不成头了!”这话诛心啊!云中子听得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前途要紧,他一修道之人,那用如此委屈求全啊!

  “几位,此事我个人认为,还得从长计议!”云中子奉命前来,其中的一些龌龊他又何尝不清楚。

  这胡秋云据说是雪兰公司两款产品的开发人,不少人拿到了配方,却试产不出来,显然最核心的部分只掌握在几个人手中,这核心李问雪知道,估计连李成业可能都是不知道的,这次安排他来,大部分的原因上面也想在这件事情上分一杯羹,如果此时与胡秋云交恶,肯定是不明智的选择。

  “老板,那些人还是没有退走,我们怎么办?”静坐在六十八楼的胡秋云听取着阿锋的汇报,一直没有表态。站立在一旁,如同等待了一个世纪,胡秋云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如仙佛之音,让阿锋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找到一个为首之人,直接警告,让他们速速散去,机会只有一次,我不想重复一遍,并让他们转告背后之人,可以自己来,没有必要让不相干的人来送死!”阿锋又开始冒汗了,但好歹在中东待过一段时间,应声离开。

  “秋云,你到底在干嘛呢,一天不见人,你女儿生日,也不知道去陪陪,爷爷要走了,我们去送送吧!爷爷很喜欢灵儿,说让我们经常去他那里看他!”李问雪今天忙得脚不沾地,特别是自己的女儿能得到爷爷的喜爱,更让问雪心中如开了一朵美丽的花儿。

  “问雪,过来坐!”胡秋云招呼李问雪到他身边去,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问雪还是走了过去,她们很少两人单独相处过。“问雪,今晚可能不太平,我交待过飞烟和云琪,但你要看紧灵儿,不能让她到处乱跑,我怕我照顾不过来。”

  李问雪愣了,怎么与她想的情节不一样,但胡秋云的话她还是听明白了的,点点头,继续看着胡秋云。

  “没有了,就这些,今晚就留在这里吧,我怕这些人不择手段,放心!明天就是一个晴天!”不需故做开心,有些事对胡秋云来说,确实就那么简单,当然只是有些事,比如今晚的这件事,对他来说,还是简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