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恶客上门 赶走就是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4061 2020.10.14 07:06

  雪下了半天,胡秋云三人收拾一番,准备到莲华山南山却吃晚饭,今日就在那边休息了,李成业夫妇已经打了几个电话过来,盛情难切,抱着灵儿,胡秋云走在前面,沿着小路漫步而行。

  李问雪跟在后面又一脚踩空,滚到了旁边。还好积雪上摔得到是不痛,灵儿看着妈妈摔倒了,犹如滚地葫芦,笑了起来,“胡秋云,你带的什么路嘛!”不能对灵儿怎么样,怒火自然发到胡秋云身上。

  紧赶几步,追上前面两人,气势汹汹的对着胡秋云娇吼。然后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要去抱灵儿,可惜灵儿不愿意,“你一个人走都摔跤,还来抱我,把我摔坏了怎么办,我才不干呢。”

  山间小路,留下两串脚印,偶尔路边出现一片零乱,那是李问雪的杰作,望眼欲穿的罗慧琳站在门口,见到三人,快步走了过来,从胡秋云怀中接过灵儿,亲了几口,抱着向房里走去。

  客厅里,李成业今日早早便回来了,正与胡秋云李问雪聊天,“问雪,有人在打听了,你们公司什么时候重新生产,有没有定下来啊!好多人的货断了,用户都不满意呢!”

  “爸,这个事,你不是不知道,政府那是要把我们公司往死里整,我正准备把厂子那块地给买了呢!他申海城不让我开,我还不能去其他地方开呀!”李问雪现在也是豁出去了,委屈求全不是她的作风。

  “李总,外面有个姓刘的人来拜访!”阿锋来客厅告诉李成业。

  “姓刘,我好像不认识什么姓刘的同行啊!”李成业回忆了一下自语。抬头对阿锋道,“请他到小客厅,我就过来!”

  “李总,鄙人李鸿志,添为上京城刘家长孙,冒昧来访,还请李总见谅!”李成业稍等了片刻,来到小客厅,一个一身阿玛尼,手上一块英菲尼,站在窗边正向外望着。

  “你认识我?”李成业确定不曾与这个年轻人有过交际,但年轻人以一见面就叫出他来,显然是有备而来。

  “呵呵,李总为申海城商业巨擎,我自然是要向你学习的,所以私下里做了些功课!”刘鸿志彬彬有礼,笑容温和,很有大家风范。

  “不敢当啊,前人创下的基业,我是连守成都不足啊,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呢!”李成业回过神来,这是暗地里弄得问雪公司停产的刘家人啊,表面一副谦谦君子,背地里的勾当真是上不得台面啊,李成业心中鄙视刘家,尽管刘家寻他来说确是个庞然大物。

  “当得,当得,李总,你就不好奇我因何而来吗?”刘鸿志不请自坐,稍稍昂起头,笑脸盈盈的对李成业说道。

  “我还真猜不透,不知刘少驾到,所为何事?”李成业的眼神冷了几分。

  “李总,明人不说暗话,你是李问雪的父亲,我想和她聊聊,但一直联系不到她,所以还请李总帮个小忙,搭个线,刘某感激不尽。”刘鸿志似是没有看到李成业变化的表情。

  李成业望向窗外,五六个身穿黑衣的大汉散开在他家各处,这显然是刘鸿志带来的,这里可是他家,这完全是不把他当会事啊,不请自入,这是恶客上门啊!

  “呵呵,刘少有吩咐,李某岂敢不从,我会与小女联系,至于她答不答应与你见面,就不是我能决定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不留刘少了!”

  “李总,不要拒人千里之外,谁还没个难处,相信李总也曾遇到过,刘某在此保证,李总帮我,李氏有事,我刘某决不推辞。”刘鸿志说得振振有词,但李成业却听出了浓浓的威胁在里面。这刘家人还真是从龙之臣啊,肆无忌惮,张牙舞爪,这刘家是要干什么呢?

  “不劳刘少操心,我李氏也是经过风风雨雨才有今天,只要李氏大家一条心,我还是相信,没有过不去的坎!”

  “姥爷姥爷,你在干嘛呢,不是说要陪我玩游戏的吗?”李成业话刚说完,灵儿就找了过来。刚才还一脸不耐的李成业马上变脸,一脸笑容,那个真诚劲,让刘鸿志都有些愣神,不愧是只老狐狸,这变脸速度堪比影帝了。

  “刘少,你看,今天还真不凑巧,我答应过外孙女,今天陪她玩游戏的,所以还真是招待不周,有空欢迎刘少再来做客!”

  刘鸿志那训练得有模有样的得体风范,这一刻也开始卸下来了,眼神变得阴沉,嘴唇闭得太用力得有些发紫了。

  “阿锋,送客!”李成业可不管眼前之人是谁,灵儿在的时候,谁也得靠边站。

  “李总,是不是太过了!”刘鸿志压低声音,似是在吼!终究是年轻了些,装得再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又有什么用,刘鸿志有完全失控的征兆。

  让李成业牵线李问雪,那是不可能的,眼前这个刘家大少暗里欺压女儿的公司,现在还有脸来这里,这让李成业都为他的厚颜无耻感到汗颜。

  “爸,灵儿呢?疯疯癫癫的一天到晚跑个不停,人眨眼就不见人了!”李问雪到是自动凑了上来。对刘鸿志微笑点了下头,她准备离开,“还没谈好呢,爸,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没有打扰,李小姐,我这次过来,主要还是为了见你呢!”刘鸿志再次恢复了那温文尔雅的模样。

  “找我,我好象不认识你吧!”李问雪疑惑。

  “我是刘鸿志,上京城刘家之人,这次主要是为了李小姐的雪兰公司而来,我们可以坐下聊聊。”刘鸿志摆了摆手,请李问雪入坐。

  “不必了,刘先生,关于公司,我不想与任何个人谈,还是请回吧!”李问雪的面色顿时不好看起来。我就先离开了,拉起李成业身边的女儿,“灵儿,我们出去,不要打扰姥爷谈事情。”

  “李小姐,有些事,我觉得你还是和我谈谈比较好,雪兰公司的事以我的能量还是能帮点忙的!”刘鸿志对这对油盐不进的父女好感全无,这是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啊。

  “刘先生,我不觉得我们有谈的必要,还请你离开,阿锋,帮我送客!”李问雪可不想在娘家闹出不愉快,虽然她还没嫁,但她觉得这里已经是她的娘家了。

  灵儿悄悄的溜走了,来到客厅,“爸爸,那边有个很坏的人,欺负妈妈呢!”她凑到胡秋云的耳边,伸出小手,做悄悄话状。

  “嗯,你姥爷不是也在吗?”在自己家里,被人欺负,胡秋云是不相信的。想想还是决定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灵儿,你找姥姥却玩,爸爸去帮妈妈对付坏人!”

  “嗯,爸爸揍他!”灵儿挥着小手,让胡秋云想不通,家里没有教她这么暴力吧,得找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

  “问雪,怎么回事,灵儿说你受欺负了,阿锋,你是干什么的,恶客来了,还不打出去!”胡秋云不问原由,直接沉着脸找阿锋的麻烦。

  “秋云,没事,我们走吧!”李问雪不想让胡秋云也陷到这个漩涡中去,但她却没想到,胡秋云本就在其中,那药可是他弄出来的,怎么能转身事外呢。

  “这位是?”刘鸿志对这个刚进来便颐指气使的男人恶念顿生,自让已把上位者的气势摆了出来,他眼神一挑,心中自觉得是不怒自威的问道。

  “你不用知道,给你个机会,说也你的来意!”胡秋云觉得还是了解更清楚一点才好判断如何处理。

  “哦,这事你也能做主?”刘鸿志轻蔑一笑,头呈四十五度角昂起。

  “机会给你了,看来真是恶客,滚!阿锋,不要我说第二次!”胡秋云自受伤来压在心中的火就没地方发泄,总不能随便找个普通人打一顿吧,今天特别是灵儿说问雪被欺负了,他的心便在被不停的逼迫着。

  “李小姐,这就是你李家的待客之道?”刘鸿志见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就是一愣头青,还有事没有谈呢,他得稳住,爷爷还在等他的好消息,错过今日又不知哪天才能碰到李问雪了。“李小姐,那我就直接说明来意,我查到你的雪兰公司最近被勒令停产了,所以,我是来帮你的!”

  “哦,不知刘少想怎么个帮法?”李问雪到是好奇,她和刘家完全没有交际,对方有什么理由帮他。

  “李小姐,这个世上,做任何事情,没有一定后台,所受的制肘想来你是深有体会的,而我刘家的地位,想来不用我说,你也有耳闻!”刘鸿志说起刘家,身体越来越发松,坐在那里,搭在桌上的手指轻敲桌面,“只要你把雪兰公司的配方交给我刘家,由我们来运作,而你只要坐等收钱,想想这是多么合算的一件事,李小姐,怎么样?”

  “阿锋,如果五分钟之内他没有离开,你就离开!问雪,我们出去!”胡秋云不想和一个普通人争来吵去,只叫刘鸿志离开,是他最后的耐心,因为他从对方的话明白眼前的人,就是弄得雪兰公司停产的幕后黑手之一。

  “是,老板!刘少,请!”阿锋额上开始冒冷汗。他是第一次被老板这样训叱。虽然老板并不见怒气冲冲的样子,但在阿锋看来,那怕只是语气重一些,也表明了老板现在很不高兴。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刘鸿志在为谈话做最后的努力。

  “刘少,还请你先离开,请体量我们打工,我可不想丢了工作!”阿锋再次伸手送客。

  “不知好好歹!哼!”刘鸿志还真很少遇见这么不给他面子的人,轰然起身,朝屋外走去。行至别墅院门口,站定,深深的看了一眼,似要把这个让他受挫的地方牢牢记在心中。

  “刘少,我家老板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前事不究,不要让贪欲害了刘家还有刘老!”阿锋自耳边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都是蒙的,这是武侠中的传音入密吗!

  刘鸿志狼狈的离开了,对一个保镖放狠话,自是没有必要。但他的心中定在酝酿什么,从那眼神中也能窥出一二。

  “秋云,会不会太过了,他毕竟是上京城刘家的人?”这时,李问雪又开始思绪不宁起来。

  “不用担心,公司都被他搞鬼停产了,这样对他,已经是够客气了!”胡秋云轻声对问雪说道。

  “可李氏呢?”她担心李氏会因为她受到牵连。

  “雪兰公司不同,一家建立不到一年的公司,虽利润惊人,但资本还是不够雄厚的,

  “嗯,秋云分析得不错,这次我办庆生宴,没有给申海城官方请柬,就是想让他们能醒悟一点,”李成业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戴着老花镜,拿着一张报纸,胡秋云的话,让人放低了报纸。

  “我就是不甘心,好好的公司,就这样停了!”李问雪谈起公司还是有些伤神。

  “不用为了这些伤了自已的心神,又不是没饭吃,不让开,不开就是了,放心,产品的效果已经出去了,到时,自会有人求着你再开起来。”胡秋云安慰着。又转头看向回到屋内的阿锋,“公司的安保,怎么样?”

  “老板,你放心,夏山在训练,又有……”胡秋云示意阿锋不要再说,让阿锋先出去。

  家中无事千般好,一有烦心一家愁,这顿餐餐除了不黯世事的灵儿吃得满嘴油腻,胡秋云并不将事情放在心上外,其他三人多少都受到了影响。那毕竟是让李成业也要仰止的刘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