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李家晚宴 有客来访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997 2020.10.08 16:47

  “来啦,还真是稀客啊,三请不得啊!”一眼就确定了怀里抱着灵儿的男子是胡秋云,不想给好脸色,虽然给他们老俩口带来了一个天使一样的外甥女,但还不足以平复李成业对这个毛脚女婿的成见,“我还以为你打算一辈子不到我这里来呢!”

  李成业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又想要从胡秋云怀中抱过灵儿,谁知道灵儿今天竟不肯到他手里去了。让李成业很是尴尬。

  “灵儿,姥爷找你玩呢,去吧!”胡秋云打着圆场,似是很熟悉的人一般,又和李成业打了个招呼,“你好,叔叔!”

  “嗯,我的灵儿,姥爷抱都不行吗!”应了一声胡秋云,专心和外甥女聊了起来。手里的小人儿在和外比划着,还不是看向胡秋云那边,似是在介绍着什么,让李成业忍俊不禁。

  “老头子,你到是陪秋云聊聊天啊!他第一次,别让他感觉生份!”从厨房出来的罗慧琳不满的看了一眼李成业,“秋云,阿姨这么称呼可以吧!”

  “嗯,阿姨,肯定没问题,你也被太把我当外人,这样反而会让我觉得不自在!”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问雪又一问三不知,阿姨让厨房多做几个菜,你呀得可劲吃才好,你看你这身材是被健儿高点,可就是单薄了些,啊!”

  “呵呵,阿姨,你不要太辛苦了,真的,我平时很少吃那些的!”胡秋云不知如何同罗慧琳解释,有点小无奈。

  此时的大洋彼岸,罗马圣廷,一座神圣殿堂,古老高大的门庭,直径一米的大理石圆柱,从墙体上方落向地面的的巨大椭圆大窗一排而过,步入大殿,空旷的大厅又是由几根圆柱顶起,半圆的屋顶色彩缤纷,彩色的玻璃把外面炽烈阳光变得柔和起来,红衣主教艾尔德坐于上方一张宽大的椅子上,这是艾尔德的行宫,这里他是天,是神!

  听取着属下的汇报,艾尔德脸上不见表情变化。但此时的他和胡秋云一年前见到时,显得苍老了不少,那时六十岁样子的他如今更显本龄面貌。

  一年多时间,艾尔德的伤还是一塌糊涂,不见起色,但他有几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回来后不久,便被安排去往南洋,进入密林翻遍了每一寸土地却一无所获,“隐”并不那里,就此失去想得到的东西,是艾尔德绝对不允许的,找来自己的几个忠实属下,不断分析,终于让他们分析出了一条有用的信息……

  既然“隐”受了伤,那他肯定得要医治,但他肯定不会去医院的,那购买药材是“隐”的首选,东方古国夏国是草药最盛行的地方,而“隐”本就是夏国人,他会不会去夏国?一张网无声的撒开,不断的收集消息,今日艾尔德终于听到了他想听的消息,有人在高价从世界各地收购草药,可惜的是夏国几个一线国际都市还有二线城市都在消息范围,虽然有人购买了天价的药材,却不知到底流入了哪里,暂时也无法确定幕后购买之人在哪里……

  “查,加大力度去查,一定要找到人,明白了!”

  “主教,那里毕竟是夏国,我们的势力不能太张扬,您……”属下表达了难处。

  “嗯,还是得查,这是一条不错的线索,而且是近几个月才出现的线索,值得花大力气去查,不能太张扬,可以变通嘛,可以和夏国的一些本土势力用利益交换进行合作!”

  “是的,主教,我这就去安排!”属下躬身退出大殿。

  “嗯,等你的好消息!我的天使……”

  昆仑,群山之中,云雾迷漫,古树葱葱郁郁,山间湖水引来各各野兽饮用,湖边野花野草相印,红黄蓝紧,竟还有几朵黑色的花儿在随着微风轻摇。几只小鸟从湖面飞过,或落于树梢或停在大型野兽头顶,叽叽喳喳鸣叫不停。

  昆仑掌教龙华站在湖边的一处凸起的岩石上,他在等,等一个多年前他安排在世俗的属下,太阳西沉,百鸟归巢,古树之下,枯枝败叶层层叠起的地面,一道身影由远而近朝着龙华飞奔而来。

  单膝跪下,低下头,双手抱拳举过头顶,轻呼,“掌教!属下来迟,请责罚!”

  “昆九,不必如此,起来吧!”

  “是,掌教!”

  “说说你查到的情况!”龙华一切情绪授课收敛,外人难以窥探他的内心!

  “属下掌握的情况是,上京、粤州、申海城、南屏、观台州、西漠、南疆等都有过高价收购药材的消息,上京的聚宝斋,南疆的黑木崖等都有卖出过较珍稀的药材!”

  “流向那里,可曾查出?”

  “这个……”

  “嗯,可以多花点力气,那是我的一个仇人,一年前我邀请几位好友一同对敌,却被他用诡计伤死我等多人,唉,我一年来深感愧疚,定要找出他来,为我那至交好友们一个公道!昆九你可明白!”

  “是是,属下明白,尽当竭力而为!”昆九内心惶恐,怕触怒了眼前之人,不管龙华说的什么,一定不能当面反对。要誓表忠心。

  “但此事,却是我的私事,所以不可大张旗鼓,特别是与聚宝斋和黑木崖不要起了冲突,办好事情就行,好啦,你先行离开吧!”

  “是,属下告退!”昆九上身动作不变,低头举着抱拳,站起身来,向后退去。本有一事,西方教廷之人有在夏国活动的痕迹,此时的昆九却不敢再报,只想尽快离开此地,怕自己的小心脏再待下去会爆裂开来,是的,昆九很怕,怕昆仑掌教,一派正气温文尔雅名有君子之风的龙华在他眼中就如魔如修罗,如不是他无意亲眼所见,谁说与他昆九,都不能破坏原本龙华在其心中的光浑形像……

  龙华疑惑的盯着远去的属下,不解他为何紧张,难道是觉得事未办妥怕被责怪,想自己办绝灭之事一向小心,属下应是不可能知道的。嗯!昆九应该是怕被责罚,毕竟今日带来的消息差了些什么水准……龙华犹在湖边揣度。

  不见阳光,便不知黑暗,不见腐朽,自难知新生之喜悦,览遍群山万壑,不及红尘游走半载,龙华自是聪明不凡,却已多年不曾尝试世俗的酸甜与苦辣,闭门造车如他,也有失算的时候……

  “来来来!秋云,快尝尝这个,我特意让厨房加的,对身体很好的!”罗慧琳越来越热情,饭局上,不停招呼着胡秋云。

  胡秋云向李问雪求助,对方却视而装作未见,看顾自的小口细嚼慢咽着晚餐。得找个话来分散一下大家的注意力,不要都集中在他身上。他觉得这样下去,连在婴儿椅上正嗨的灵儿都要吃醋了。

  “嗯,阿姨,你自己也吃!”拿起餐巾纸擦了一下嘴角,无头无脑的和李成业聊了起来,“叔叔,不要刻意去抹平一些痕迹,没有个一年或半载,他们是查不到这里来的,夏国也不小,清查一下,可否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地方处理一下,不说高忱无忧,也能平安个一段时间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李成业自觉不曾有什么过激的情绪表露出来,心中暗道,“这小子是猜的吧!”

  “不尽详知,但叔叔你心绪不稳,定是有什么烦心之事在做祟,我们刚才也聊到过李氏公司,运转也算不错,那只能是其他事情了!就我所知,只有一件事让你将信将疑!”

  “你还能看出我内心的表情?秋云呐,你是不是有些江湖术士了……”李成业觉得眼前的胡秋云就像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

  “叔叔,外表平静无波,可真实的内心却是不会跟着外表走的,情绪掩饰得再好,我也能分辩出一点头绪!”

  “哈,姐夫姐夫!那你看看我在想什么?”李健在一旁插嘴起哄。

  “李健,你皮痒了,乱叫什么!”李问雪红着脸了瞟了一眼胡秋云,对李健怒目而视。

  瞥了李健一眼,胡秋云摇摇头,没有说话。

  “胡……”刚要开口的李健被李成业一眼把话瞪回了肚子里。李健一脸郁闷!

  “秋云,那你说说,要怎么处理?”瞪了李健一眼的李成业问道。

  “叔叔,你在商场多年,我觉得你处理起来,比我会更老道,我就不献丑了!”胡秋云并不知道具体的安排,又能拿出什么意见。

  “秋云,问雪上次带回来的那个养颜丹还真不错,听说你们打算申请专利生产了?”罗慧琳要把话题绕向另一边。

  “慧琳,你别打岔,我们说的事还真不简单,我想听听秋云的建议!”不满老婆插话的李成业边说边看着胡秋云。

  “你个老头子,我说的就不重要了吗?那养颜丹……”

  “叮……当……!”客厅里传来的门铃声打断了罗慧琳的话。又传来开门声和保姆的说话,“林少,你好,李总他们在餐厅吃饭呢,要不你在客厅等等,我去通传一下!”

  “好,那麻烦你了!”一个不低不高,沉中带磁的男人说话声传入餐厅众人的耳中。

  “李总……”保姆走过来正要说话。

  “伯父,伯母!打扰了!李健也在,放假啦?嗯,问雪,还好吧!”男子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朝着问雪边上走去,“灵儿,还记得叔叔吗?叔叔来看你啦!”

  很开心开朗的表情,伸手要去抱坐在婴儿椅上的灵儿,灵儿连连躲避,小手不断划动,拒绝着伸过来的双手,一脸嫌弃的样子,嘴里朝着李问雪呢喃个不停。李问雪朝胡秋云看了几眼,才向男子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被灵儿拒绝的男子尴尬的停下伸出双手,转瞬便调整心态,才发现一个陌生男子也坐在餐桌边。点了点头,微笑着和胡秋云打起招呼,伸出了右手,“你好,林氏林景中!”

  放下筷子,抽出餐巾纸,轻拭嘴角,胡秋云瞟了一眼林景中,点了点头,没有出声,也不伸手。

  林景中很尴尬,很怒,但他要表现得如谦谦君子,笑容不减,看着胡秋云……

  罗慧琳很及时的出现,“景中,来也打声招呼,要等你一起吃个饭!来来来,景中啊,先到客厅坐坐,阿姨收拾一下,就过来陪你聊天!健儿,去陪你景中哥聊聊天……”

  “阿姨,您不用客气,我也不是外人,来得匆忙,打扰你们用餐了!”有台阶可下的林景中英俊的面容笑意依旧。

  “知道打扰还来!”一旁的李健小声嘀咕。又大声的说道,“妈,我还没吃完呢,景中哥,你先坐坐,我吃完饭就来陪你聊天!抱歉啊,景中哥!”

  “呵呵,没事,你我兄弟一样,说这些客气话,我就不高兴了,你继续吃饭吧!我坐着就行!呵呵……”

  衣着普通,衣服质量普通,平凡的一张脸,脚上还套着一双布鞋,这个男人要么平凡要么带头很大,不知道他和李问雪是什么关系?林景中在分析着胡秋云。

  胡秋云却坐在餐厅边的一张小桌旁,喝着保姆沏好的茶,李成业与李健自是回到了客厅,与林景中不咸不淡聊了起来,罗慧琳母女在帮着保姆收拾餐桌上的碗筷,也听着客听里几人的谈话,谈到商业,林景中分析了社会环境对企业造成的影响,淡到未来,林景中表达了自己的人生与价值观希望做也个宁缺勿乱的人……

  李问雪收拾完了餐厅,也回到了客厅,胡秋云抱起灵儿,走到客厅,“走吧!”对着李问雪说道。又与李成业夫妇和李健点头招呼了一下,便抬步朝着门外走去……李问雪拿起小包,“爸妈,景中,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聊!”

  林景中一脸蒙圈,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操作啊,强忍着没有问出问题,对李问雪回以笑脸,并关切的叮嘱她晚上注意安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