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各方反应 作茧自缚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640 2020.10.12 17:57

  “李总,听说你闺女公司停产了,怎么回事!”李成业坐在李氏大厦自己办公室里,接听着诸多如此类的电话,口舌发干,但这个电话却不得不好好回复。

  “贺总啊,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即使停了,我也养得起,随她吧,年轻人嘛,受点挫折也是好的!”

  “嗯,话是这么说,可是我的那份呢,那可是好东西啊,就这样被关停了,实在可惜啊!李总,说句实话,需不需要我使点力!”贺总,贺文林,港城大家族总裁,与申海城李氏有密切商业合作,这一年来,李成业自然是有好东西也与其分享。

  “这个,贺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看晚间我们再聊,如何?”

  “嗯,好吧,你记得就好!哈哈哈,那先就聊到这里?”

  “贺总,你忙!”

  “什么事,小张!”刚挂断电话,办公室内线就拨了进入,李成业觉得最近电话是越来越多了,让他很是恼火。

  “总经理,有人找您!是……”

  “不见,我还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推了吧!”不等小张说完,李成来直接拒绝。小张所外的位置在他办公室楼下,所有接待的客人都要经过那里才能上到他所在的办公室楼层。小张作为总经理的专职接待,也知道最近他很烦,接不完的电话,好多她能推的也会帮忙推掉,可眼前的几人虽然没有预约,却让她也为难了,商业调查局来人,能有什么好事情,刚好老总心情最差的时候,她话都没说完就被拒了……

  “几位,你们看,我们李总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们只能下次再来,当然,来前请一定先通知我,这是我的办公电话,麻烦各位记一下,谢谢!”

  “这李氏还真是有性格啊,安局,您看?”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眼带不屑的看了一眼小张,又转头躬身对一边的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说道,眼中神彩的变化让人影帝也不过如此。

  “小刘,既然李总有事,我们就下次再来吧!”安兴岭,申海城商业调查局第三副局长,也算有点背景,这样被人拒之门外,他心中也是不满,更不满的是这个下属有必要在此时此地把他的名与称叫出来吗,还如此大声,是怕别人听不到吗?

  “是是是,这……安局,那我们就这样走啦!”被称小刘的男人显然还想试探一下。但安局却转身朝外走去了,小刘低头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表情,但低头的瞬间,那满脸的阴恨表情却把接待小张吓得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莲华山北山别墅,“胡秋云,我回来几天了,你就没想过来安慰一下我!”客厅里一对男女正在陪伴着一个身穿小短袖棉杉小短裤,扎着冲天辫的小女孩玩耍,“灵儿,外面很冷,你多穿点衣服好吧,求你了!”

  女儿最近总不肯多穿衣服,打又舍不得打,骂又舍不得骂,求又没有用,把李问雪急得快上火了,伤筋的事本就一堆,又摊上这么个不听话的女儿,她感觉很不开心。此时的她不得不看向胡秋云。

  “灵儿,妈妈都这么爱你了,你就再穿一件外套好吧,爸爸也喜欢你多穿点衣服哦!”胡秋云不得不跟灵儿商量着。语带歉意的又对李问雪说道,“问雪,我以为只要陪在你身边就是安慰,不好意思,我弄错了!”

  灵儿小小的心灵中只知道少穿衣,才让自己觉得舒服,哪管得了父母的想法。胡秋云这几天将他预留的一些药材取了出来,熬成药汁,给女儿和问雪服用,来增强她们的体魄。

  正好李问雪公司关门,在家中不用出门,也便于母女饮用药汁后,如果有不适他能立即做出对策。

  这一次受伤后,胡秋云最近脑海断续的出现了一些他完全弄不清怎么来的知识,经过与找到的书籍对比,和他自己亲身验证,他确定了一些知识的正确性,而给女儿与问雪喝的药汁便是其中的一种。

  “呵呵,你还真是自以为是,不和你计较!”李问雪时常瞟他的白眼让胡秋云还是觉得不自在,不敢回应,不是怕,是觉得有愧眼前的女子。

  会玉楼,申海城有名的一处消金窟,文人墨客,商贾巨擎,二代狂人,都以来此消遣为身份的象征,会玉楼背后到底是谁,是迷也是大家乐于谈到的话题,曾经寻根究底的人失去了踪影后,便再无任何人敢小觑会玉楼。

  八楼,沙发坐椅以是最让人放松与舒适的设计来制作,从色彩到布局,无一不彰显每间包厢的与众不同,灯光照在人身上,让人看上却如同渡金一般,轻歌漫舞,柳腰轻沙,叫人赏心悦目。

  可是这一间包厢的消费却是天价,普通人一年的收入,不吃不喝,估计最多的也就能来个十天的样子,还是最低消费。

  天王阁,这是一间包厢的名字,要让来此的人感受到如天王般的享受,一对青年正在赏舞慢饮,轻柔的音乐在房中如温柔的抚摸,让人陶醉!

  “名扬,事情听说偏离了你的预计,现在怎么样了?”林振宇看似漫不经心的在问,但那双眼中的精光却表露出了内心的欣喜。

  “不要提了,也不知是那个龟孙子,竟在背后使坏,让我范们家来背这个锅,我现在是快被烦死了,振宇,你可要帮我,我准备离开国内,去国处躲躲,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范名扬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弄到后来,他还被堂哥臭骂一顿。

  “事情怎么扯上范家了,你不会是危言耸听啊!”具体的内幕林振宇肯定是不清楚的,不也只不过是个有拿点工资有点小钱的富二代,看着锦衣玉食,不上位永远也只能是个混吃等老的闲人一个。所以当初他才怂恿范名扬给李问雪制造麻烦,但现在看来,盯着那块蛋糕的远不止他们啊!

  “呵呵,咱哥俩,我有必要买惨吗?实事可能比我说的还要严重啊!具我那堂哥说,现在雪兰医药停产,造成的影响正在扩大,大家都还在观望,希望事情圆满解决,不起波澜最好,但现在……”范名扬唉声停言,苦不堪言啊!

  “现在怎么啦,事情解决了吗?”林振宇希望事情解决不好,这样他才有机会,怏求自已父亲给雪兰医药撑腰,想想事情完美解决后,李问雪那感激涕零,让人怜爱的模样,他的心头就火热一片。他的见识,又那能想到事情的发展为此焦头乱额,将自己的儿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岂能是他一个商贾父亲能摆平的呢,如果可以,李问雪的父亲身为李氏集团的掌权人,还会一言不发!

  笑话永远是在无知的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也幸好林振宇只是语言拾辍了一番,没有针对雪兰医药做实际的举动,不然他的父亲也许连不让他做儿子的心都有了,雪兰医药的养生灵液岂是说停就能停的,多少人获得好处,特别是全国各地那此行将就木的大佬服用后,都赞口不绝,如今竟被逼停产了,怎么得了,各处身边都有点存货,能坚持个几天的,这可不是长久之计,一番查探,摸清了背后黑手,面子还是要给的,与刘家通气后,希望刘家尽快把事情解决好,不要引起不满,不然连他这个身边人也会受牵连呢。

  “哼哼,解决,现在连我三叔,都自顾不暇了,怎么解决,停产后,有人想让她恢复生产,有人想让她继续停下去,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让雪兰医药名声扫地,现在连一把手也是不知如何处理啊,振宇,你说,我不躲,我能怎么办,这事表面风平浪静,暗里巨浪涛天啊!”范名扬此时终于感受到了自己一时执侉带来的后果,也是背后冷汗直冒,现在还没有人把他弄死,是因为他太渺小了,等事情有了结果,便是他的末日了。

  院内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绿树葱葱,古意昂然,东首一间厢房,掌灯时间,一盏油灯道不尽这完内的苦难往事,一位身着朴素,面目不怒自威的老人安坐上位,坐旁小几上一盏刚泡的新茶热气腾腾,缭绕在老人身边,端起茶盏,老人轻啄一口,簌簌有声,给静谧的厢房更添一层压抑。

  厢房下首位两名站立的男子,此刻都不曾抬头说话,雪兰医药的事情他们自认处理得当,但天下事,除非已不为,才能片叶不贴身,现在他们也感到了压力,停产的事失去了控制,现在不是他们开口,说让雪兰医药恢复生产就能成的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还不是一只雀!停了多久了?”老人似自语似在说给人听,声音低沉中带着威武,这是多年积威而聚的势,只有身居高位多年的人才能形成。

  “回爷爷,有半月了!”年轻男子头更低了,事情出了差错,他的责任。

  “鸿志啊,你是个人才,但贪婪有时候会毁掉一个人,你可明白?”老人再次开口,这是他看中的其中一个子孙,也知他所做之事,还给予了帮助,但结局让纵横战场多年的他,也怔了怔,这政治之下的搏揽他还是输了半筹啊,让老人感叹,无义之才不可取啊,他那张老脸再见战友,往那儿搁!事情成了还好,如今让刘家都置身其中成了垫脚石,可想那些人之来势汹汹。

  “可有得到配方?”

  “配方……”

  “嗯!”

  “爷爷,配方是拿到了一份,我找人试制了,可没有效果,却是奇怪!”刘鸿志额头细汗密集。

  “为什么?”

  “打听到是因为,其中一味主药为手工制成,后混入制成成品!”

  “此事你看如何处理,我也不是天王老子,给了你们时间,多方压力,我这把老骨头拼着老命老脸不要,现在得尽快给个结果给我,知道吗?”

  “如今之计,知有上门拜访,希望能买下真正的配方,才能让我们绝地反击!”刘鸿志握了握拳头,抬头看向自已的爷爷。

  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去,刘鸿志从不觉得自已针对雪兰医药有什么错,能得到利益,更能得到名望,何乐而不为?错就错在你雪兰医药不够强大,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