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无助的女人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204 2020.09.29 20:24

  李问雪在恨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带保镖,落到了如今的下场,那个秋生给她喂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欲哭无泪的她眼中开始死灰一片,如果她的身子被这两个混蛋夺了,会比让她死还要难受,宁愿便宜乞丐,也不能让这两个丧尽天良的畜牲得逞。

  “李问雪,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弄来的,美国产的噢,嘿嘿!”秋生站在一旁猥亵淫声传入了李问雪的耳中。

  她感觉身体开始发热,一股欲望从心底升起,意识却非常清醒的她好不羞涩,这绝不是她想要的,从现在所处的境况想起,想要缓解那股热流,却不起丝毫作用,甚至在变得更加强烈。

  “月生,你看,她的脸是不是越来越红了,这药不错吧,好了,你先到旁边去,我办完叫你。快去!”秋生按耐不住心中的淫火,催促月生快点离开。

  “嗯,好吧!”月生也被此时的李问雪迷得眼睛都不愿离开,但架不住眼前的秋生是他大哥,更有一丝不忍让他想避开,眼不见为静。

  看着靠近的男子,李问雪仅存的意识告诉她要远离,秋生蹲下身来,要解开她身上的绳子,一股男人的气息让李问雪心中的欲望在片刻间又爆发了起来,咬着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并不太管用,扭动的身体,暴露了她的欲望。

  “呵呵呵……李问雪,是不是很难受,不要急,我这就来帮你。”秋生已经觖开了绑住李问雪双脚的绳子。双手的并没有去解,可见秋生虽然**上脑,却也有着一颗时刻警惕的心。

  “秋哥秋哥!”正要下手的秋生看到月生带着慌张,连跑带爬的冲了过来,“死人,死人,秋哥秋哥,死……死……死人!”

  “说什么废话,死什么人!”好事被打断的秋生很不耐烦,“赶紧滚旁边去。”

  “秋哥,那边有个死人,就在那边!”月生终于缓和了一口气,指着他来的地方。

  “走,去看看!”秋生知道不去看看月生是不会离开的了,虽然就算他在旁边也能办事,但他还有很多花式想用一用呢,一辈子能碰上李问雪这样漂亮的女人,他觉得肯定是祖上积了德。

  紧走几步,转过一道墙,一个黑衣破破乱乱的男人躺在地上,面色如死人一般苍白。

  “秋哥,我刚才试了试,没气了!”

  “走,抬起来扔到楼下去,看着碍眼!”秋生并没有显得很慌张,看得出也是见过死人的。

  虽然将意识尽收,但外力在接触到胡秋云身体的一刻,他的意识缓缓苏醒,这是每一个修炼之人的本能。感觉是被人抬着一般,吃力的睁开眼,竟真是两个男人抬着他,向着楼边走去。

  “就从这里扔。”秋生月生两人抬了二十多米,将胡秋云扔在地上,还好两人抬得本不高,不然这一下可能就要了胡秋云的老命了。两人歇了起来,秋生满腹牢骚,“他娘的还真是重啊!办点事都不安宁!”

  胡秋云回过神来,这是要把他扔到楼下去啊,无怨无仇的,就算他死了,连尸体都不放过,这两人不是什么善类。

  强提一口气,运转一丝心力,缓和全身的麻木,感觉修补着心脏的药力还未完全耗尽,竟被这二人打断,胡秋云的怒火让丝毫不知惹了不该惹的人的秋生和月生即将走向地狱。

  双手撑地,胡秋云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让正在歇气的两人愣住了,直到一双冷漠中似带寒冰的眼眸扫向他们,才如梦初醒,双脚不住打颤,“鬼……鬼……秋……秋哥”月生磕磕巴巴的向秋生求救。他的双腿走不动了,站在原地,犹如有千斤东西压在身上。想要逃跑,但胆这一刻都要破了,那里还有走的力量。

  “别……别紧张,月……月生,诈……诈尸而已!”秋生在安慰月生也是安慰自己,他曾有见被砍死的人摆了一天后,突地坐起的事,当时还真把在场的人吓得不轻,后来一医生说,人死后会有一段时间里肌肉收缩,会引起连锁反应,肌肉收缩强烈的就会有坐起来的可能。但象今天整个人站起来的,却是他想不到的。

  “咳,咳,咳,”胡秋云怒火中烧,竟把他当作诈尸,心气上涌,竟让他咳出一丝鲜血从嘴角流出。

  “没死,月生,你看他在吐血,还没死呢,”秋生见胡秋云咳血,反应过来,眼前的人还没有死,嘿嘿,不过马上就要死了,他们做的事,可不能留活口!

  “秋……秋哥,真没死吗?”有点缓过劲来的月生找秋生再确认。

  “真没死,月生,你看他在吐血呢,呵呵。不过马上就要死了!”秋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狠辣。

  本以为会屁滚尿流的两个普通人,竟还想着弄死他,胡秋云心底的怒火是彻底的,他虽不愿杀普通人,但触及了他的底线,这能怪谁。他不顾出手会带来的后果,提起一口心力,冷哼一声,举起左掌朝着秋生月生两人拍去,“砰,砰,”两声,带来两片血雾随风飘远,秋生月生两人竟连一片衣角都未能留下。人生无常,那能想到,刚才还满脑淫色的两人转眼便烟消云散。就连直面死亡的两人连反应都未能做出一点,最后的惨叫也没有一丝,便魂归地府。

  胡秋云强行动用心力,感觉眩晕又在向他袭来,既然有人找到了这里,那这里便不能再呆了,可惜此时不能再强行行功,没有了心力的支持,竟让他浑身泛力,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气息不稳的胡秋云走到了离楼梯口还有十多米的地方,一道身影带着一股香风向他扑来,完全没有防备的他只在心中道了一个字“靠”便重重跌倒在地上,强提的一口气便被震散,他也跟着晕了过去。

  李问雪的意识已完全被欲望替代,所有的感观此咳被放大了,还残存的一缕意识让她解开了绑自己的绳索,一个男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彻底迷失了……

  动物的本能支撑着一个双眼充血迷失的女人与一个晕迷的男人完成了人类原始的需求……

  申海城,莲华山半山李成业府邸,李成业稳坐如松,女儿昨日被绑架,本是未报警的,却有警察找上门来,让他先前的安排付之一炬,妻子罗慧琳坐立不安,在他面前晃来荡去,尽管让他心中的烦意更盛,多年的修身养性与久居高位的处事方式,让李成业强忍了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幼子,“李健,带你母亲到隔壁暂时待一会,我和几位警察同志先聊聊。”

  刚从学校赶回来的李健走到母亲身边轻拉了一下手臂,“妈,我们到里间去等等吧!”

  双眼通红的罗慧琳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丈夫一眼,李成业也正看向她,示意她先回避的意思,尽管心中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女儿的现状,但贤惠的她还是选择了暂时去别墅的里间等候消息。

  “李先生,打扰了,我们接到了报警,过来确认一下李问雪被绑架一事是否属实!”一位年轻的女警不卑不亢,一身深蓝色警服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长发应是盘起了,鹅蛋脸,眉若弯月,鼻如悬胆,红唇不厚不薄,面容精致,不带一点杂质,尽管一脸的冷艳与生人勿近,却是一个与李问雪容颜不相伯仲、百年难得一遇的美人。

  “谁,谁报的警,这是要害死我的女儿吗!”李成业一直是在强忍着没有发作,妻子和儿子离开了,他终于暴发了起来。

  “李先生,我们接到的是匿名电话,没来及查来电归属!”女警一旁一位正在拭汗的中年男警有些诚惶诚恐,他可是知道自己面对的可是李家下一任的掌舵人,资产过千亿的李家如果不高兴了,那他的前途也就完了,必须马上解释清楚才行。

  “李先生,现在不是追查是谁打电话的时候,如果李问雪绑架案属实,我们应该尽快立案,想对策来确保人质的安全!”女警自有她的正气,为人民服务便是她的气节所在。

  “呵呵呵,这位女同志,你觉得要怎么样才能保证我女儿的安全?”李成业气急而笑,好一个不黯世事懵懂无知的女子,难道刚从警校毕业的吗,能绑他李成业的女儿,能是一般人吗,绑匪要钱也不是很多,才五个亿,救回女儿才是重点,现在警察一插手,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更是有知情人想要置他女儿于死地啊。

  “李先生,我们是警察,除暴安良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既然事实已经确认,我们会立即安排人手来处理这起重大案件,也希望你能好好配合!”从进门就未为有笑容的女警,确认绑架属实,立即走向一边,掏出手机联系起来。

  “李先生,你看,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如交给我们来处理吧。”中年男警额头的汗水并没有因为屋内冷空调而减少,此时给他一种汗如雨下的感觉得。这叫什么事,年轻的女警来头不小,对面的李成业虽不是体制中人,却也是能量快要通天的人,这时的他别无选择,只能帮自己一起过来的小女警了。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能看天命了啊!中年男警心中长叹。

  

举报

作者感言

孤云出袖

孤云出袖

初次写文,如有建议,请一定提点新手小白,好让我在写作的海洋里越游越勇。

2020-09-29 2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