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风起云动 有伤天和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4077 2020.10.18 19:31

  ““隐”!你还真是心狠啊!”罗马教廷,艾尔德站在属于自己的行宫,听着手下人的汇报,派去的人全部失踪了。他不用想,也知道“隐”出手了,这是“隐”要警告他吗?难道“隐”不知道古老的国度一句名言,有钱能使鬼推磨!既然他不怕有伤天和,那我就送更多的人让他不得安宁……

  艾尔德很兴奋,终于找到他了,只要找到人,一切就好办了,他不是一个讲原则的人,这一次,再也不会傻傻的去跟这个无情的人决斗!

  世人又有几人知道,这就是他们的主教,艾尔德主教,正在为了自已的一已之私,妄顾他人生死,世人还在用崇拜的心灵望着这个外表慈祥,内心却邪恶的光明主教……

  隐于雾中的蓬莱岛屿之上,雪莲安排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她相信,只有“隐”才会如此心狠手辣。虽然她并没有安排人去捣乱,但那两人的失败,也给她提响了警钟,那该死的“隐”伤势在好转,而她的伤才好了不到七成,这让她不敢盲动,这一次如果不能一击必杀,也许死的就是她了。

  艾尔德与雪莲也有顾虑,那便是夏国官方,这让他们不太敢明目张胆的去对付“隐”,身在夏国的“隐”,自然是受到官方保护的,挑衅一个国家的威严,除非他们真活得不耐烦了。

  人心所至,都有欺软怕硬的本性在里面,都说强者应该真面困难,但也不过是一个人心,不曾修到不食人间烟火。

  那道貌岸然的龙华,两个忠心的手下,在这次胡秋云清算中失去了联系,不用想也是遭遇了不测,他有把握刺穿了“隐”的心脏,但如今“隐”还活着,这让他不得不谨慎起来,这超出了他的预期,功力深厚时,确实可以在心脏受到伤害时,也能活下来,但连他当日的伤也才好了八成,这“隐”能跳出来,说明他已经有跟他相抗衡的资本了,在伤没有完全养好之前,龙华觉得还是不要轻易面对“隐”的好,虽然他龙华不怕对方,但也在顾虑对方狗急跳墙。

  一夜之间几十人失踪,官方也不会让“隐”好过的,龙华觉得有必要再添一把火,再送几人过去“隐”面前,让他杀,官方盯紧了他,当“隐”疲于奔命之时,就是他出手的时候。

  这几日,几位太上长老有过问门下弟子去向的事,虽被他敷衍了过去,但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不能尽快拿到那把钥匙,一切都是空谈。只是那钥匙真的在“隐”身上吗?龙华不只一次想过,如果艾尔德欺骗了他,那他将偷鸡不成失把米啊!

  可惜,与“隐”已经没有和谈的可能,不然真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才是最好的选择。

  申海城警察厅,一众申海城警厅大佬坐在宽大的豪华沙发上,正在冲几个站得笔直,身着警服的男女发泄着怒火。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都两天了,还一点头绪都没有,没有尸体,没有目击证人,没有作案动机,没有还是没有,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才有啊……”

  “碰!”正当中间的大佬骂得兴起,玻璃门被推开了,一行三人走了进来,其中一名打份精悍的平头男子掏出一本证递给大佬,“你好,请你让其他人回避一下!”

  “你们过来的目的,现在可以说了吧!”申海城警厅大佬章思年高坐未动,二郎脚架着,问起这群不速之客。

  “章厅,关于申海城这次的事件,我们全权接手,有需要你们这边配合时,再与你联系。”平头男子收回证件,语起平淡的对章厅说道。

  “你们接手,实话告诉你们,我们这里没有……你们问什么都是没有,所以?”章厅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案情没有一点进展,这种事很正常,不然那些积压几十年的卷宗那里来。

  “我们会自行调查,过来只是和你打个招呼,在不引起社会恐慌的情况下,尽量压缩警力,用到实处去!”

  “你这是在说我们在做无用功了!”章厅本来就没有表情的脸上,更加难看了。

  “没有那个意思,章厅,你杯弓蛇影了,查案受挫,很正常的一件事,你似乎在过上心了吧!”平头男不秫章厅,他的职称并不比对方低,职位更不同,这次申海城的事,上面已经高度重视起来,如果不能有个满意的答卷,会让他们这一组人员抬不起头来。

  “哼,既然你要接手,那就把相关资料签了吧!”章厅起身离开,没有一点客气话。

  “韩队,这章厅也太狂了!”平头男身后一个一头碎发、身材削瘦的男子语带不满。

  “不用为这种事操心,我们是来查事情的,明白吗!”平头男转过身,眼神如电光扫过跟着自已一起来的两人!

  “明白!”两名男子一个立正姿势,抬头挺胸,气势蓬勃的回答。

  “走,我们先去找云中子了解一下情况再下决议。”空旷的会议室里,军用皮鞋踩落地面时如有震动,平头男子韩队越过两名男子向外走去。

  “韩队,不签字了?”

  “会有人来做案情事宜衔接!我们要抓紧时间,过一天线索湮灭一分,必须尽快找到切入点。”

  “是!”

  三人衣着普通,都是墨青色套装羽绒外衣,内衬一件保暖内衣,来到警厅办公楼下院中,上了一辆绿皮吉普,扬长而去。

  章思年为申海警区系统一把手,此时站在另一间休息室中,身后秘书相随,从稍稍拉开的窗帘望着院中三人戏驱车离开,视线才收了回来,“小申,此事你怎么看!”这一刻的章思年显得心神不宁。

  “厅长,这件事……”

  “有屁快放!”章思年见不得小申吞吞吐吐的样子。

  “是,厅长,我觉得,我们置身事外就行,云中子提醒得不清不楚,我们不可能根据一个莫须有的消息就浪费国家警力和财力,静观事态发展就好……”

  “嗯,也只有这样了!这只手还真是狠啊,不做则已,这一做下来,就是滔天大案啊!”章思年现在思来,觉得自已趟进这浑水中,真是利欲熏心了。本以为一家小小的工厂,手到擒来,那个李问雪的一招釜底抽薪,真是不管不顾,直接停了工厂动转,弄得事情越来越复杂,这个上京城刘家刘鸿志也不靠普啊,本想搭上这条线,积攒一点升迁资本,如今竟反而成了一团乱麻,人心不足啊!章思年也乱了分寸。

  “韩队!”云中子五人在一家快捷酒店与韩风会面。云中子面带微笑,“你们来得还真快!也不通知一声,我们好安排人去接你们。”

  “我们这不是到了吗,有什么好接的!”碎发青年没好气的说道。

  “云前辈,我们不用客套,请把你们掌握的相关资料取出来,我们好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韩风脸上有了一抹难看的微笑。

  “韩队,这件事,我们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内容,毕竟都是猜测,所以……”

  “那你就分析一下。”我们洗耳洗耳恭听。

  “这一次的事件,出乎我的意料,各方的反应让人捉摸不透啊,我们已经与申海城警厅取得联系,但对方以消息不实,直接拒绝出警。而与此有关的李氏李成业之女,似乎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伙人的到来,到是她那个丈夫……”

  “怎么样!”韩风紧问一句。

  “李问雪的丈夫叫胡秋云,深入简出,很少在公众面前露脸,我们去会过面,他显然是知道有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这群人失踪与他有没有关系,就……”

  “有这条线索,你们没有跟进吗?”

  “韩队,这几晚我们就在这边,当晚并没有大规模的人员行动,失踪人数达五十人以上,我们不能肯定什么,所以也不能采取什么措施,特别是这次失踪的人里面,有世界三大雇佣兵团的骨干,还有世界前几的杀手组织的金牌,闹起来应该动静不小,可实事上一切都很安静,连同楼层的房客都没有听到什么响动!”

  “没有其他的线索了吗?”韩风觉得事情应该还有突破口。

  “没有了,哦,要就与李问雪有关的,还得从雪兰医药公司说起,不到一年的新企业,但利润惊人,引起不少人觊觎,会不会是这件事的导火线,很难说,但据我们推测,不太可能,刘家,其他幕后有想法的人,应该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再说请这一批人过来,花费可不少!”

  “按你们的意思,此事既有可能是因为最近在上层圈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养生液引起来的?”

  “不敢肯定,头绪太多,指向性不明朗,还得韩队你们来继续深挖才行!”

  明日去见一见那个李问雪的丈夫。韩风做最后总结。

  莲华山北山山巅,胡秋云背手站在一块不大的岩石上,望着夜色里隐隐绰绰的远山,这几天天气一直阴沉,灰雾笼罩着整个申海城,无星无月,远处城市的射灯偶有一道通天之光扫来,划破天际。

  “年轻人,你的做法有伤天和啊!”一道声音自山巅胡秋云不远处传出,不细看,还真不能看清原来那里站着一个年约六十上下,一身灰色道袍,灰白长须随风轻飘的老年道士。

  “呵呵,那依道长所言,我该如何处理为好!”胡秋云面带戏掠。这天下总有一些自命正义的人,做事后诸葛,言天下安危。可事前他们在哪里呢。

  “我只看到了你为恶的一面,其他的事,我并未知晓,不便发言!”

  与胡秋云所思如出一辙,这道士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让站在不远处的胡秋云感觉恶心。刷存在感,找上了他,也是不知马王爷有几只眼啦!

  “哦,道长,要不我给你细细解说一遍,你再做决断。”

  “这到不用,事出有因,天下事皆如此,但做了就是做了,理由只是推卸责任的借口。你去自首吧!”

  胡秋云眼中此时的那道骨仙风的道士就像个白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应该有几分武力,才保他无恙吧!

  “也就是说,不分青红皂白,先行定罪了,是吗?”胡秋云的又眼开始有冷光闪烁。

  “年轻人,老道我近两甲子来看尽世间百态,你的心情我理解,助纣为虐的事老道我自是看了不少,但如你这般杀性之重,为社会之不安定因素,还是有所约束为好。”

  “是吗,不知老道这一颗以天下苍生为已念的心,曾让几个浸入夏国无恶不做的扶桑之人真心悔过!”

  “你!年轻人,老道能与邀你这山巅一聚,以是看你有几分资质,冥顽不灵的后果如何,你可要思清楚!”

  “事前乌龟,事后诸葛,老道,我不是你想捏就捏的,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再来与我说,当然,你要是有过招的想法,我只能告诉你,自以为是时,得先看清楚自已有几斤几两。”

  “年轻人,你好自为之!哼!”

  “老道,有句话我想还是告诉你为好,你道貌岸然也好,慈悲为怀也好,但请你前思后想清楚之后,再做你想做的事,这些天,你一直在申海城,如此大规模的世界各地的混乱分子聚集,你可不要说你不知道!柿子捡软的捏也没错,可别到时追悔莫及,好走不送!”

  “哼,我青城苍冥年近两个甲子,好心来引你向善,看来你是恶性深种,好自为之吧!”青城苍冥气势不能输,不能动手,但话一定要做足,此子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让几十人消失无踪,想来是有几分本事的,没有完全之策,与他争斗,属不明智之举。这次应邀而来,苍冥也只是想稍捞一点好处,特别是那养生液,确有独到之处,以他苍冥见识,竟然不能解析出来。自服用以来,几十年不得进展的功法竟有了更进一步的苗头,让他对这次之事上心了不少。

  大鹏展翅,几个起落,苍冥在这山中如履平地,很快便消失不见踪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