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南洋之战2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2843 2020.09.28 20:16

  稳定气息,胡秋云神色再度变得淡漠,体内力量在与那黑暗之毒较量,站立的五人都不再动手,他们在等,希望“隐”被黑暗之毒拖跨。

  “不能……再等了,艾尔德,黑暗之毒……正在被他压制!我感觉得到……”布莱恩又在断断续续的催促众人赶紧围攻胡秋云。布莱恩已面无血色,双眼目光开始涣散。

  ““隐”,我再次和你说一遍,交出东西,不为难你!”龙华似是大度得无边,还在提醒胡秋云。

  “呵,你为难一个看看!”此时的胡秋云早已看穿了龙华的用心,更是对蓬莱岛的雪莲深深忌惮,此女划也的剑芒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更是有龙华在一旁虎视眈眈,由不得他不警惕,“龙华,我们来过两招!”

  胡秋云在齐腰的野草上脚尖一点,朝着龙华直扑过去,全神已待的丁九与霍斯暗松一口气,却不知两人的命运会就此终结,胡秋云中途折返,飞扑霍斯,离他不到十米的霍斯惊得

  连连后退,但速度那有有备而来的胡秋云快,转瞬便被胡秋云扑直面前,三变的霍斯知道不反击便是死,双手变异的狼刀向着胡秋云捅去,胡秋云右手向上一抬,左手已抓住霍斯胸前,借着向前扑的力量一个回旋,将霍斯抄起横着扔向丁九。

  此时丁九那管迎面而来的身影是谁,举刀便砍,霍斯惨叫一声落地,再无声息。跟随而来的胡秋云手已放在丁九的喉咙上,向后退去的丁九开山刀向着胡秋云的手臂撩来,却被胡秋云抓住了刀背,退后的身影停的一刹,丁九双目突起,死死的盯着胡秋云,那目光中是后悔,还是恨他人已无从知晓。

  开山血刀被胡秋云向着一旁射去,“兹!”开山血刀入肉之声夹杂着一声惨叫,失去双臂倒地的雪利被割断了脖子,人头滚滚,血如泉涌。血族雪利不敢化身为蝠,没有翅膀的蝙蝠怎么起飞。

  雨滴渐密,还站着的三人周身泛着光芒,雨水飘落光芒之上便即刻消散,胡秋云再次安静了下来,次次全力出手,尽管时间短暂,却已耗去他近一半的力量,更有黑暗之毒需要压制,风从海上吹来,带着咸腥味裹着大战后血腥气飘来,胡秋云嗅着,心中似有一个喜欢血腥的魔在开心的笑着。

  任凭雨水淋湿着身体,胡秋云右肩没有了知觉,还活着的四人各站一方,此时的龙华已没有初时的云淡风清,胡秋云面对的蓬莱岛雪莲刹那的专神,眼角余光瞟向龙华的神情被他看在眼里,龙华在传音给她,猜测龙华应该是有什么阴险计谋在等着他。

  不再等待,这次是真的直扑龙华,挥掌拍向对手,龙华也挥掌相迎,龙华面色阴冷,轻微的骨裂让他感受到了胡秋云的可怕,一向自傲的他正面交锋他不能敌过胡秋云。

  身后传来两声轻呵,胡秋云不得不身体凭空生力,再向空中攀高两米,再向着一侧横移而去,如附骨之蛆的剑光划破了他的大腿,反身坠向地面,欺身迎向雪莲,空手夺白刃,全力一掌印在雪莲的胸口,生死关头,那顾得男女之别,雪莲口中鲜血狂喷,连叫声也被打断,更是被胡秋云夺来的古剑撩断左臂。

  艾尔德的法杖已近在身侧,胡秋云避无可避,右肩生生受了艾尔德法杖一击,右臂肱骨直接断裂,一股光明力量涌入他的体内,本已麻木失去知觉的右肩竟因此痛入心扉。

  双眼血丝布满,盯向艾尔德,活命才是紧要的,胡秋云那里管得了右臂骨断裂之痛,眼角余光瞟向龙华,龙华似是在结印,顾不得他。

  左手抄着雪莲手中夺来的古剑,斩向艾尔德,艾尔德举杖相迎,却不知胡秋云只是虚招,此时的艾尔德中门大开,胡秋云左脚猛点地面,右脚直奔艾尔德胸前,“碰”艾尔德胸腔塌陷,倒飞而出。

  艾尔德倒飞同一时间,一柄飞剑从背后刺中胡秋云的左胸,只余剑柄在外,一口血水强被胡秋云咽回喉咙,龙华竟会飞剑之术,刺中了他的心脏,胡秋云反手将手中的古剑射向龙华,扰乱了龙华正在结印的双手,注入了胡秋云力量的古剑快若电闪,正中想要躲避的龙华胸口,胡秋云左手抚胸,向着密林狂奔而入。不能被龙华收回飞剑,他的心脏中剑,现在拔出命也就没有了。

  “龙华,还不快追!”正在接回断臂的雪莲恨声催着龙华。却不知龙华一样被胡秋云古剑刺中胸口,幸运的是未能正中心脏,但胡秋云留于剑上的力量也让他的心脏受创严重,雪莲的一句话激得龙华一口血直喷而出。

  龙华一样不敢立即取出古剑,盘膝而坐,一个时辰后,面色苍白的龙华从运功中醒来,在左胸连点几下,缓缓拔出了古剑,古剑上肆虐的力量迫使他不得不此刻拔出古剑,又是一口血吐出,他再次盘膝运功调息自身。

  又是一个时辰,被胡秋云踹飞十多米的艾尔德悠悠醒来,感受了一下自身,内脏受伤不轻,肋骨断了五根,闭上双眼,强忍着钻心的痛疼,坐起身来想有自身的光明力量调理体伤,发现一身光明力量竟不能聚拢,艾尔德想到是伤了体内光明之源,不禁暗自轻叹。

  一天一晃而过,风已停,雨已住,海边的三人盘膝围坐,“龙华,你应该立即去追的!”头发凌乱脸色雪白的雪莲还是心有不甘。

  “雪莲,“隐”的古剑一样伤了我的心脉,除非我不要命了,可以去追。”

  “你当时为何不及时收回你的飞剑,刺中心脏,剑未拔出,他一时也就死不了。”

  “我的飞剑所附的力量就算不能立刻要了他的命,他也活不了多久,剑上的力量有阻止伤口愈合的功效,想来现在他已经在黄泉路上了。”龙华瞟了不远处的艾尔德一眼,“这次回去,至少三年调养,伤势才能痊愈,这个“隐”连我正面交手,也是略逊一筹!”

  “我受他一掌,内府亦伤,更被他断了一臂,虽暂时接好,没有三五年,是不能完好如初的,还是低估了这个“隐”!”

  “艾尔德,这次我们损失之重,你要补偿与我等,否则我不好向他们的门派交待,还有这粒“陪元丹”你先服下,再调理一下身体吧!”龙华心有万千不甘,此时却也不提却寻胡秋云,怕他未死,到时临死反扑,搭上自己就不好了,丢了一柄飞剑,花十年可以再炼一柄,命没了可就什么也没了。死去的人与他何干,能从艾尔德这里找点好处给自己,也能寥慰心理。

  “龙(华),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这样我们也不至于斗得如此惨烈!”

  “艾尔德,如不能一击必中,那你可想过什么后果,今日我们将全部交待在这里了!”龙华沉声音说道。

  “两位,我伤了光明之源,能不能恢复让我担心,这次合作确有一些意料之外,我也想不到“隐”如此强大,希望二位能安排人员搜寻他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补偿我会安排人交给你们!”

  “蓬莱有不能插手世俗之事的严律,且今我之伤皆因私事而起,却是不能随意调动蓬莱之人!更有护岛之人每日督查,我是无人可派的。”雪莲缓缓言道,看向一旁的龙华。

  “两位!我为昆仑掌教,上虽有太上长老和长老制衡,安排人手到可,但二位有想过那东西可是人人垂涎啊!”龙华依旧对那不知道的东西恋恋不忘。艾尔德所言,一件能进小世界的钥匙,那是通往长生路的钥匙呢,那能不让他心动。

  “我们要去这密林中去寻找一番吗?”知道“隐”从教皇手中夺了可进小世界钥匙的艾尔德,询问华龙与雪莲。

  艾尔德曾听教皇提过,进入小世界,便有进入更高级可修长生世界的可能。那是能修长生的地方,年已八旬的艾尔德自是向往不已,怎么能按耐得了心中的渴望。

  “不急,这处密林便是他埋骨之地,我对自已的飞剑还是有把握的。且此林人迹罕见,三年后,我们再来此同找机缘!”昆仑掌教龙华落地有声下了最后决断。自始至终三人对以死去的六人都未曾有过一丝怜悯,如查这就是强者的世界,这冷酷无情却是让人心寒得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