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风雨将至 将人心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810 2020.10.09 14:08

  站在李家别墅门外,“风雨将至,阿锋备好伞了吗?”胡秋云抬头看着天空,对站在不远处的阿锋问道。

  “嗯,车上有的,胡先生!”

  “走吧!”李问雪走了出来。

  商务车上,“胡秋云,你什么意思,人家和你打招呼,你会不会太过分啦!”

  “萍水相逢之人,我无心理会,是福是祸难测,此人动机不纯,问雪,你也要小心些!”胡秋云对林景中并不是成见,而是感知到其不轨的内心。一个人每每在思想问题时,总是需要能量支撑的,自然也就有能量波动浮现,而自进门,林景中的内心波动犹如巨浪,这样的一个人能让他客气吗,肯定是不会的。

  “我和他又没什么关系,要小心什么,你别杞人忧天!”李问雪虽对林景中并无好感,但认识多年,也不想把林景中想得如何坏的,“他也算是我一个普通朋友,扯不上其他什么关系,胡秋云你明白不!”

  “正因为你想的,和他想的不一样,才让你小心,问雪!”轻叹一口气,“其实我对他一无所知,不想造什么谣,但我希望你能重视我今晚的话。”

  “哼,懒得理你!”一路无话,只余灵儿的欢声和笑意。

  李家别墅内,林景中试探良久,找了个机会,由李问雪问到了胡秋云,“伯父,刚才这会和问雪关系不错!”

  “嗯,他们是朋友!很久不见,今天也是巧遇!”

  “哦,伯父,这位朋友是何方神圣啊,哈哈,伯父,您别怪我打听,问雪的事就是我的事一样,想了解一下她这位朋友而已!”

  “这个景中啊,你还真没问对人,我和你伯母,李健都是第一次再到呢,来了就上了餐桌,都没聊几句,所以……”

  “没关系,伯父,我也就随便问问,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望两位。”

  “你说这鬼天气,明明好好的,说打雷就打雷,灵儿,没吓到你吧!”刚下车上台别墅台阶上面,一阵轰轰雷声在闪电之后传来,李问雪埋怨着天气安慰着女儿,女儿却站着和胡秋云聊了起来,小手指着刚才闪电划过的天空,咿呀了起来。

  胡秋云本事通天,也不能理解女儿的呢喃,朝着女儿指的方向,看了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灵儿,你在说什么呢!”灵儿见爸爸不回答,妈妈掺和了进来,于是两母女兴致勃勃聊得热烈而充满玄机……。

  告诉李问雪带灵儿先去休息,他要在外面待会,便站在别墅门口目不转晴看着天空,胡秋云站立的姿势久久没有变动过,“胡先生,你还没去休息?”停好车的阿锋走了过来。

  “在等你!”

  “等我……?有什么事吗?”阿锋不解,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谈吗!

  胡秋云抬手抓向空中,院中古树上的几片树叶速度如电朝他飞了过来,昂起的头此时才低下来看向站在台阶下方的阿锋,眼球瞪得快要鼓出,嘴巴张开能塞进一颗鹅蛋,呆站在那里,双目失神……

  不去打断,胡秋云在等着阿锋自已醒来,“胡……胡先生,你……你不会是个魔术师吧!”许久之后,阿锋醒来后强行给胡秋云安排了一个新的职业身份。

  “你是这么想的!”胡秋云眼中精光一闪。

  “我……我……我不敢相信啊,胡先生,飞花摘叶,这是小说上的功夫,我不敢想不敢想!”阿锋虽是个武夫,但绝不个莽夫,喃喃自语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震惊,还有在思考着今晚胡秋云的举动是出于何种目的。

  “你在想,我今晚为什么会在你面前如此是吗,你不用多猜,阿锋!”打断阿锋的思绪,胡秋云直接的进入话题,“你还不错,当然,人心是最难把握的,所以我对你的了解也不是绝对的!”

  “呵呵,谢谢胡先生夸奖。我……”

  “阿锋,我想让你找几个人,要求简单也不简单,有自己的操守,能做到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就行!”

  “这……胡先生,我能问问要干什么嘛?”

  “你不是保镖吗,当然是做这个,还能干什么事?”

  “那没问题,胡先生,你等我消息!”

  “阿锋,不是那么简单的,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和你要找来的人,武力太差,我会给你们一个机会得到提升,但你是做保镖的,当然也应该明白,这一行存在的危险!这得仔细考虑好!”

  “这样啊,那那胡先生,我能问问……”

  “有什么疑惑,今晚是你的机会,问吧!”

  “你说提升我们的武力,能提升到什么程度?”

  “呵,你很在乎你的武力提升嘛,”

  “呵呵,胡先生,我就一武夫,特种兵干得不好,才退下来的!”说着时,阿锋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

  “具体也得看你们的意志,可能的话,现在一百个你也不是三个月之后一个你的对手!”胡秋云也不能很确定,因为他并没有专门去训练过普通人的武力。

  “干了,胡先生,你要多少人?”阿锋眼神透着坚定。

  “加上你,四到五个就行,但有句话你要放在心上,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许你们会因为这句话丢了性命,所以你今晚考虑清楚,觉得可行不用和我说,直接拉人过来就行!”

  “好的,胡先生,我好好考虑!”其实阿锋心中早就已经决定了。不见别墅门口的胡秋云有任何动作,便如同幻影一般消失在他眼前,更坚定了他那颗朝圣的心。

  “问雪姐,你这个家还真难找!唉哟,累死我了,灵儿宝宝,想姐姐了没!”秘书小蕾到了胡秋云居住的别墅,但她的话让他无语。

  “小蕾,你说的什么话,你叫问雪姐,让灵儿叫你姐,你是想上天啊!”

  “我我我,要你管!”小蕾无言应对,只能撒起赖皮。

  “问雪姐,今天那个林景中又到我们公司了,我都说你不在公司了,他还不信非要等!”小蕾低声和李问雪说着话,还不时瞟一眼胡秋云。

  “他有说找我什么事吗?”半躺在沙发上,慵懒着带着娇媚,丰满修长的双腿如莹白汉玉,李问雪很久前在胡秋云面前就不太注意的形象了。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来骚扰人的!真是……”

  “问雪姐,你看我的皮肤,你看,是不是好了很多,嘻嘻!问雪姐,新款什么时候出来,我好想要呢!”

  “要什么要,不是给过你了,先把事做好!”

  “问雪姐,你是不知道,我可是累坏了,生产要抓,销售要抓,还有还有,问雪姐,有海外公司想和我们合作,还想入股我们公司,被若兰姐给拒绝了!”方若兰,李问雪十多年的闺蜜。去年刚从海外留学归来,被李问雪抓了壮丁。

  “这个我知道,我们有产品,为什么要和他们合作,还入股,真是异想天开!”

  “还有呢,问雪姐,南疆和西漠的药材基地已经买下来了,还有若兰姐前两天嘀咕呢,说你在申海城边买山头种药材太不实际了!”

  “嗯,这个她和我发过牢骚,没事,你做好自己的事!先前没有自己的草药基地,受制肘太多,现在应该会好些吧!”

  “问雪姐,能不能再给我配个助手啊,真的事情太多啦!”

  “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啊?”

  “当然要信得过,最好是认识的,你看秋云哥咋样,每天在家啥事也不干,去公司当个搬运工也行啊!肯定信得过是吧,问雪姐!”

  这可不是好现像,坐在一旁不远的胡秋云并没有插过话,却被话带了进去,抱起灵儿,就准备上二楼暂避。

  “胡秋云,你去哪,几点啦,还不做饭,想饿死我们娘俩吗!”看到胡秋云想走,李问雪不干了,轻吼了起来。

  胡秋云只能轻叹,风雨又起啊,把灵儿放到地上的绒毯上,快步朝着厨房而去,也不回话。当然脸上是保持着僵硬的笑容的。

  “喂,若兰,什么事?”

  “问雪,你什么时候能一趟公司不,那个林景中是魔症了,没事总往我们公司跑,弄得公司工作都不好开展,烦死我了,我可告诉你,你再不来劝他别来了,我可就不客气啦!”

  “灵儿,你在干什么呢,阿姨陪你玩好不好呀!”见李问雪在接电话,小蕾又跑去逗灵儿了。

  “咦,小蕾在你哪?”

  “嗯,给我送点东西过来。”

  “你们吃饭没,问雪!”

  “还没呢,快了!怎么,你没饭吃了吗?”

  “一个吃无聊,等我,我就来!”

  晚餐是胡秋云做的,虽非正宗厨师,但身为非常人的他,做出的菜自是不差的,加上一个新来的司机兼保镖,两男三女和闹腾的灵儿,围在餐桌边大块食朵。

  “你说奇不奇怪,今天下班前有个人跑到我们公司来,还拿着张照片,问我们认不认识,问雪,咦!照片上的人就是他耶!当时那个林景中还说有印象,只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胡秋云,你们见过面吗?”

  “方若兰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

  胡秋云停下夹菜的筷子,轻轻放在桌上,“你是怎么回答的?若兰,”

  “我也有点印象,也想不起来了,是挺奇怪的,我又不是没见过你,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看了李问雪一眼,见她点了点头,胡秋云起身看了阿坚一眼,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阿坚,你通知其他几人回来,风雨将至!”

  “好的,老板!”

  是夜,别墅二楼的小会客厅,落地窗前,胡秋云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点点星光,淡淡月辉笼罩着大地,远处猫头鹰在叫唤,近处鸣虫不断嘶叫。

  “交待过她们了吧,问雪!”身后传来李问雪的脚步声,胡秋云转身问道。

  “嗯,很严重吗?”李问雪有些紧张。

  “不要担心,问雪,不会有什么事情,我……”胡秋云很想说他会处理好的,但他真的能做到吗,他保证不了。防患于未然,他做了,但与远处的敌人相比,阿锋几人犹如婴儿。有了牵挂,就放不开手脚,患得患失间,也许就错失了很多歼敌的时机,但他再也不能任性而为,他有了牵挂,“我会处理的,你自己注意一些,还有等会给你父母还有李健都再打个电话,告戒一下,不要大意!”

  “胡秋云,你真的受伤了吗?”李问雪的声音低落,代表她的情绪不稳。

  “嗯,好了快五成了,我的敌人资源更丰富,想来也不会好得比我慢!”

  “可我看你不象受伤的人啊!上次阿锋还和我说,你很厉害!”

  “呵,问雪,我反思过,是我太自私了些,把你们也拖进了漩涡,对不起!”

  “现在不是说谁对谁错的时候,胡秋云你要想办法。”李问雪突然又变得坚强了起来。

  “嗯,问雪,我叫阿坚把阿锋几人都叫了回来,相信能给你们一定的保护,也不要太紧张,不然就落了下成,会让对手看笑话的!”

  “嗯,明天让妈过来带灵儿,我要正常去上班!”李问雪给自己打气。

  走到李问雪身旁,轻轻搂过带着些微颤抖的身躯,这是自两人再次再面后两人的第一个相抱,“这样才对嘛,去休息吧!好好睡觉,不要东想西想。”带着微笑,胡秋云轻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