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相见时的不一样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233 2020.10.03 15:11

  朝露为伴,初霞如血,胡秋云盘坐这地处申海城郊的公园一座小山之巅,放开心神,接精露与紫气于左胸,希望能对他的伤情有所帮助,这是他最近在图书馆的一些古书之上寻得的修炼之法,经多法汇总,他自创了一篇最简单的纳气修炼之法,虽不知是否有用,但坏处也不多,十多天的练习,如今纳气之法已是乱熟于心。

  一个时辰过去了,胡秋云长身而起,向着山下而去。申海城在他眼中早已失去了新鲜,景还是那景,人还是那些人,就连公园里的狗也还是那几条狗,空中的太阳每日分毫不差的给各色人群,高矮不同的建筑发放着阴影,那影子被那烈阳拖长又收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虽有那乌云不服,总是会来要将它遮住,却挡不住这太阳心中的火热,总是能反败为胜。

  乌云又来,雷声隆隆,又是一场午后的雷阵雨,漫无目的四处留达的胡秋云,躲在李氏成业大厦不远处的一幢高楼的大厅之外,与来此避雨的男男女女擦身而过,人越聚越多,不得不向着高楼内走去,他不习惯与太多人站在一起。

  “站住,说你呢!”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传入胡秋云的耳中,似曾相识。但他知自己没有熟人,自是不作理会,继续向着一边人少的地方走去。

  “你站住,听到没!”女子的声音有了一丝丝焦急。

  “问雪姐,你慢点,慢点!”另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也带着急切叫了起来。

  胡秋云站定,转头望去,一个让他来形容是:明眸皓齿,修眉如远黛,青丝如瀑,披于柔肩,真是芳泽无加,一件宽大丝制孕装套在上身,光洁的小脚穿着一双白色平底休闲鞋,容貌不说冠绝天下,却也艳绝申海城了吧。只是不知她在叫谁。

  女子的眼神竟与他对上了,“你跑什么?”女子眼中带着似怨似嗔似喜,让人难以判断她是为了什么。此刻开口说着,并朝着胡秋云走了过来。

  “我吗?”胡秋云不确定是不是和他说,但还是问了一句。

  女子走到近前,并不开口只是看着胡秋云,让他如陷云雾之中,找不到方向,“这位女士,我们认识吗?”不能让眼前的女子再酝酿情绪了。

  “跟我来,我们找个地方再聊!”有激动有嗔怨还有什么,李问雪一时也理不清,小蕾的走近让她回过神来,化为一句冷得如冰有充瞒期盼的话。

  这会让他真的有些愣了,还真是和他说话,但走了几步的女子没有听到后面跟随的脚步声音,停下来转身看向他,也许真有什么事吧,这里人多,寻一避静之处聊聊也好。胡秋云只能如此想着。便跨步跟了上去。

  “这小子什么人,竟和她认识!”有人在和周围的人议论。

  “谁知道,不认识,桃花运吧,听说她未婚先孕,可是伤了不少人的心啊!”又有人接腔。

  “我听说那个谁是认定了她叫呢,曾言绝不计较她的过去,还会如待亲生子女一样对她未来的孩子……”

  “笑话,要我我也不介意,人美多金,谁介意谁就是傻子!”

  “嘿嘿嘿!”说着几人又轻声笑了起来。如有人观察,那交谈的几个男人眼中流露出渴盼与艳羡、一直在尾随那道离去的妙漫身影。

  随着前面两女身后,相隔五六米远,走了有一百多米,两女进了一间咖啡屋,胡秋云随后跟进,两女站在一扇包间门外,正在等他。见他跟来,推门走了进去,胡秋云进了包间,不矫情,不待招呼,直接坐了下来。

  包间内光线偏暗,有柔柔的音乐在播放,“小蕾,你到外面自己点些东西,我等会来结账!”

  李问雪此时内心还未平复,多少个日与夜,虽不是爱,却被那份寻找的不得把眼前的男子再次深深的刻进了心里,看着眼前男人那淡漠、看她就如同陌生人一样的眼神,她的心中有些痛,肚子里的宝宝此时竟也适时闹了起来,如掀开她的孕装,肯定能看到她的肚子上正被宝宝踢得这里鼓起一下,那里凸起片刻。

  难道宝宝也知道对面的人是他的亲人,在表达欢愉,李问雪心中忍不住冒出这样的想法,这想法让她自己觉得也荒谬,但她竟然就是这么觉得的。

  盯着对面的男人,男人偶而也会瞟她一眼,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是在等她先开口说话。

  “你就真的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吗?”李问雪有些沮丧,对自己的容颜很自信的她,此时却不知如何说起。

  “似曾见过,但这并代表什么,如果女士确有什么事要说,还请直言!”尽管眼前的女子是他来到申海城后唯一觉得惊艳的一个,但并不表示胡秋云就会因受邀而受宠若惊。

  “……”女子无言,眼中开始有泪光在闪烁,这让胡秋云觉得莫名其妙。李问雪很想就此起身离去,可她又舍不得,到底舍不得什么,她未去细思,眼前的男子把她忘得干干净净了。失落吗,或许有吧,沮丧肯定是有的,更生起了一点恨意。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的心底又冒出了一句她未想过的话……

  “女士,伤心对你的身体不好,有身孕的女人要保持心态平和,对已对胎儿都好,虽然不认识,但如果能帮得上忙的,我会考虑帮与不帮的,你说吧!”胡秋云面对着将要落泪的李开雪,心里总算有了些波动。

  “我找了你五个多月了!”女子坚定了一下表情,看着胡秋云说道。

  “找我……?”胡秋去心中疑问重重,实在想不出女子因何事找他。

  “乱尾楼,你还记得吗?”女子身子稍稍前倾了一下,但大大的肚皮让她又向靠前仰去。

  “你是当初那个女子……”胡秋云确定了自己心中那淡淡的熟悉感。“还真是巧啊,不知你找我什么事?”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女子的声音提高了一些,面对一夜的肌肤之亲的男人,她如何能平静,更想听到他说记得……

  “记得什么,女士,你推倒我后,我便陷入深度晕迷当中了,直到在医院醒来,也是因外力撞了我的脑袋一下!”胡秋云平铺直述。

  但那推倒二字,在李问雪耳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再被提及,有羞涩有迷茫更有恨意……对绑匪的恨意,绑匪虽然被判了二十多年的牢狱,但她依然难释怀。还有当时看守她的两人只留下了一滩血迹,人至今都没找到,也让她难消心头之恨,希望早日抓到,叛个终身牢狱才好。却不知两人早已命归黄泉,凶手还就在他的眼前。

  看来他是真的不记得了,李问雪叹了一口气。“我叫李问雪,你呢?”

  “胡秋云!”胡秋云弄不清女子的来意,想离开,但对方有孕在身,让他左右为难。

  “……”

  “……”

  “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的!”几经犹豫,李问雪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胡秋云一怔,随后又释然,“不可能吧,李开雪,加上今天我们也只见过两面而已!”

  “我不想细说,但我没有说慌,我也知道你肯定难以置信,我知道自己怀孕时,也不敢相信,但这是真的……”李开雪越来越平静,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这叫我如何相信,萍水相逢,没有任何交际的两个人会有了一个孩子?”

  “就是有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告诉你了,未来孩子有没有也不是我的责任了,就这样,你自己想想吧!”李问雪觉得自己现在要强势一些。

  是啊,信也好不信也罢,李问雪既然找到了他,肯定也是有些渊源的,如果他不是因伤不能动用心力,稍一感应,便能知晓李问雪是不是说慌,血脉之间的联系于他这样的人群来说是有感应的。“那你是怎么想的,又希望我怎么做?”不再胡思乱想,他看着李问雪。

  胡秋云的问题却让李问雪陷入了沉思:是啊,我让他怎么办,我又怎么办?剪不断理还乱,心丝千回百转,迷茫的目光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要他怎么呢……

  与李问雪对视了几秒,发现她是在走神,胡秋云移开目光,在包间来回扫视着……他的心也是七上八下,不能平静,他从未想过会有今日的场景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只能看眼前的女人做何决定,他再思对策了……

  “这样吧,你先跟我去一趟我家,不说交待,但也得和我父母见个面吧!”

  “你的意思是见家长,我看再等等吧!”胡秋云立即否定。事情都还没有确定,见什么家长。

  “那你说怎么办?”李开雪有些生气的看着胡秋云。

  “容我再想想,这事吧,让很多人都会觉得莫名其妙不是,要不今天就先这样?”

  “……”不言不语的李问雪盯了胡秋云好一会,才点了点头。

  “胡秋云,等等!”就要走出咖啡厅的他又被叫住了,“你电话号码都不留一个,怎么联系!”

  “我没有电话,要不你写个号码,我去买了手机打给你。”李问雪要手机号让胡秋云有点尴尬,他没有身份,什么也办不了啊!

  “小蕾,把你的手机给他,你再去买一个,给你报销!”

  “好吧,问雪姐!”不情不愿,小蕾把手机递给了胡秋云。“那,这是充电器,收好!”

  接过小蕾递来的手机和充电器,胡秋云选择尽快离开,他要好好想想,今天的事到底有什么玄机,到现在他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