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旧地之夜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549 2020.09.29 20:23

  没有方向,跨进这原始森林鸟不惊兽不吼,胡秋云只觉本就不多的力量在不断流失,却又不敢停下,厚厚的落叶让他根本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跃上一棵古树,再不调理自身,他会真的死去,断裂的右臂再不续接,必将会称彻底废了,插在心脏的飞剑也须尽快拔出。

  左手从右侧裤边解下一个小布袋,这是胡秋云用来放置偶然得到的几颗钻石的,将小布袋举到嘴边,左手与嘴并用,解开系紧的袋口,两株小草现入他的眼帘,放下布袋,取出一棵小草,放入嘴中,轻轻嚼了起来,他吃的是来到南洋前,经过亚马逊原始森林时机缘采得地两株灵草,本想着到了夏国,便购买玉盒收藏,如今看来玉盒的钱是省下来了。

  盘膝而坐,左手扶住右臂,痛得几次快要晕了的胡秋云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硬挺着扶正了右臂肱骨,强提精神,调动灵草中得来的药力修复着残骨。整整二个时辰,右臂虽还有些麻木,但断骨已经接好,他的心中想着虽是最低等的灵草,药力的强大还是让胡秋云为之喝彩。

  他继续取出另一棵灵草,放入嘴中咀嚼起来,一边借助药力调理身体力量的亏损,许久之后,得灵力补充的身体,终于感觉到了活力,自知此时不是拔剑的时候,得找个隐蔽的处所调息一翻,再行逃离。

  胡秋云不知道,在他刚才修正右臂时,龙华三人竟放弃了进林找人。调集自身力量,稳定了心脏的伤势,慢慢爬下古树,四周打量起来,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古树洞,感应不到有野兽有内,爬了进去,刚够他盘腿坐下,不作他想,继续调息起来。

  伤得太重,胡秋云暗叹就算有灵草相助,但拔剑之后,心力只能用于护住心脏,一身力量不能再施展,那时的他,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自保的力量都没有了,他得找个安稳的地方才能拔剑才行,可他却没有了可以信任的人,真是苍天无眼啊!

  再多郁怨不及身体重要,不多时,胡秋云便进入了深度调息之中,夜色更深,今晚风平浪静,弦月高挂,印得海面一片波光。

  深度调息中醒来回望来时路,胡秋云暗思,虽不曾留下脚印,但每个人的气息皆是不同,他们还有三人,也许正在调理伤势,如果再被他们寻到,他将再无生机可言,心脏的伤让他不能再肆意动用力量。只恨那堂堂昆仑掌教龙华,伪君子一个,看来那偷鸡摸狗之事是没有少做过。

  先离开这里,报仇也得等身体恢复才行,胡秋云很快决断,身体无风飘起,升到古树盖顶,脚踩细枝,略一打量,便向着西北方向闪身跃出,五个时辰已过,踏波而行的胡秋云感觉用来守护心脏的灵药之力在不断减弱,得尽快找一地处理好伤势再说。

  又奔行了近两个时辰,胡秋云终于看到了一片灯火,耀亮天际,聚光射灯光芒划破长空,应该是夏国地界了,此城不小,伤势先处理一下,待稍有恢复之后,再找此草药,慢慢调养才行。

  申海城东南,一处岛屿上,边成片的乱尾楼群,胡秋云得以歇脚,他再次盘坐调息起来,日升日又落,月上树梢头,调息中醒来的他眼神渐显凌厉,是生是死各一半,有灵草药力护住心脉,应是能保得了我一条命,不再犹豫,左手捏住飞剑剑尖,缓缓向后推去,夺命的痛感让他几度眩晕,咬了几次舌尖,让自已保持一点清醒,剑尖已平到胸口,到了最关健的时候,稍做调息,灵草药力全力集中在心脏之上,暗运心力,左手对着左胸一拍,这不是简单的拔取飞剑,更是同时将灵草药力化开紧护心脏,不占一丝血迹的飞剑被逼也体外,胡秋云时不待我,加紧调息处理伤情。

  他调集自身所剩的所有心力,用来守护住心脏,使其不要崩溃,只待灵草药力化开,便可初步稳定伤情,他却未能考虑到,全部的心力用来守护心脏,让他的意志再难坚持,身体向后倒去,还好是背靠一堵墙盘坐,心脏供血减慢,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将呼吸减弱,一分钟只跳动几下的心脏如是未受伤前,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此刻却是一道道催命的跳动,罢了,生死有命,再坚持下去,也是无益,想到此处,胡秋云的呼吸更是近乎于无了,他心神带着身体进入了如龟息的状态,如此时有人见到,只会以为是一具尸体。

  日升月落,月隐日现,转眼便以三天过去……

  “华哥,这里你就放心,十来年了,连鬼都不会来,嘿!”一道带着猥亵的男声在胡秋云所在的残楼内想起,“这一幢最高,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华哥,我们就在这幢楼里好了。”

  “秋生,这就是你找的地方,连间房都没有,怎么住人!”又一道男生略显幼稚,似很不满所处的环境。

  “好了,月生,我们是在干什么,你总有数吧,拿到钱,我们想干什么都行,但现在主要是安全,懂吗?”一道带点低沉的声音在说教月生。

  “懂,华哥!”月生连忙回答那位华哥。

  “你们俩把人抬到顶层,带上这些吃的,等我消息,我去和张浩汇合,等他们送钱过来,嘿,你们俩个小子,在没拿到钱之前,一定要保证人质还还活着,知道吗?”华哥警告着两人。“还有,一定不能把绳子解了,听说这女的可是个跆拳道高手,幸好我和张浩在车库里一击得手,一定好记好,知道吗!”

  “放心,华哥,一定不会有事!”秋生和月生一起回答,犹如经过训练。

  “嗯,我先走了,明天拿到钱,通知你们撤离。”华哥向着乱尾楼群处走去。

  “真他妈重,累死我了!”扛着麻袋的秋生来到顶楼,跌坐在最上一步楼梯上,背上的麻袋滚到了一边,一阵“嗯嗯”声音从麻袋里传出,麻袋里装的竟是一个人,一个女人。

  “秋哥,累了,喝口水,秋哥,你说华哥他们会不会不管我们了!”月生年轻的心很没有安全感。

  “瞎说什么呢,张浩好不容易进了李氏公司,偷摸查了几个月才有今天这个机会,绑架也是个技术活啊!还好我们只是把把风,月生你说是不是……”

  “呵呵呵……”“呵呵呵……”楼顶的两人相顾轻笑了起来,想来秋生是想以此来缓解心中的不安。

  “嗯……嗯……嗯……”麻袋一阵晃动,又传出一阵女人的嗯嗯声音。

  “月生,去把麻袋解开,放人出来,被给憋死了,华哥可是说了,等收了钱才能……”秋生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表情猥亵中带着凶狠。继而又自语起来,“没买蚊香,奶奶个熊,这天就黑了,晚上得喂一个晚上的蚊子了。”

  “哇……,真……漂……亮!秋哥秋哥,这女的真是漂亮!你来看看!”把袋中女人放了出来的月生在连声感叹。

  “叫什么叫,没见过女人吗?”秋生带着不满的走来过来,“咦!还真是很漂亮!”

  “嗯……嗯……”女人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腿也被绑了起来,小腿向且屈着,有一根绳子把手和脚连在一起,让她直不起身来。此时正在不断扭动着。眼神中带着畏惧与恐慌,还有一点隐藏得很好的精芒自眼中一闪而没。

  “嘿嘿,李问雪,我们只是要钱,拿到钱,我们就会放了你的。”秋生搓搓手掌,走到侧身而卧的李问雪身边,“还真是漂亮,嘿嘿!”

  “嗯……嗯……”李问雪在示意着秋生,让他把自己口中的面团取出。

  “怎么,有话要说,看你这么漂亮,就怜惜你一回!”秋生边说边把李问雪口中的布团取了出来,“塞得还挺紧的,嘿嘿!”

  布团取出,李问雪有适应了一小会,才觉得麻木的嘴好了一些,盯着眼前脸带猥亵的秋生,“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绑架可是重罪,你们明白吗?”很好听的女声。尽管此时带着一丝紧张,依就有如珍珠落盘,如黄鹂轻唱。

  “嘿嘿!李问雪,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少来给我讲道理,我要的是钱,钱!你知道吗!”秋生三十多岁,在社会混了十多年,靠着仅有的一点小聪明,搭上了华哥,于是就有了这一次的绑架。

  世人有谁不爱钱,除非钱不曾出现,华哥的三言两语,更带着秋生和月生在几家夜总会去消费了几次,那山珍海味与金光淫色,早以消磨掉了两人最后的一丝良知。

  “你们要钱是吧,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保证给你们足够多的钱,真的,这样还不犯法,你们好好想想!”李问雪很希望能说服两人。

  “好啦,不要费力了,我们不可能放了你,放了你,我们肯定被华哥整死的。”月生此时在一旁开腔。

  “月生,来来来。”秋生盯着月光下的李问雪,眼中淫光泛滥,“你到上外面给我守着,我要办点事……”

  “秋哥,你想干什么,我知道,可华哥说了,一定不能解开她的绳子,我看还是算了吧!”月生心中也是幻想翩翩。

  “嘿嘿,秋哥这里可是有好东西,给她吃了,保证她烈女变荡妇……”

  “李问雪,乖乖把这个吃了,有你好处!”秋生淫笑着走到李问雪的身边。

  李问雪不再说话,愤怒的目光似要洞穿眼前的猥亵男。

  “怎么,不开口,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秋生说着伸手去掰李问雪的下巴,一阵对抗,秋生出了一身汗,竟拿一个被绑的女人毫无办法。“月生,快来帮忙,有你好处!”

  “秋哥,不太好吧。”月生应该是刚出社会不久,还有一点廉耻之心。

  “废什么话,快来帮忙!”两个大男人又费了一番功夫,秋生才将手中的一粒药丸塞到了李问雪的口中,同时捂住她的嘴又捏住她的鼻子,感觉到李问雪应该是把药丸吞下去后,才松开了又手。

  “好了没,秋哥!”满头大汗的月生抱住李问雪那修长的双腿,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丝丝滑嫩,年轻的心怦怦直跳。

  绝望无助与恨意欲出的目光从李问雪的眼中射出,让两人竟有些心虚。

  “休息一会,药效要一会才会发作,等会我办事,月生,你到旁边去等着,嘿嘿嘿!”转瞬秋生那一点心虚又被淫意占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