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找到那个男人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248 2020.10.02 08:08

  胡秋云在一处天桥下的涵洞里,安居了下来,盘膝而坐的他已经五天没有动过了,外界的能量稀少,亏得有那两株灵草让他被洞穿的心脏有了好转的迹象,嗯,只要不再动用心力,慢则五年,快则三年,便可全愈。如能得到一些灵粹,会好得更快些。能判断自己伤势好转便意味着对伤情有了把握,这让他一直吊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兄弟醒醒!兄弟醒醒!”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睁开眼,一个头发蓬松,脸上黑中泛光,满身破衣乱裳油腻不堪的男人正盯着他,“唉,我还以为你……呵”

  男子一开口,一股让胡秋云如趟黄泉的气息迎面而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开去,弄得男子一阵尴尬。

  “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看你一直……一直……坐在这儿,一动不动,以为你……呵呵”

  “以为我死了是吧?”

  “呵呵”

  “嗯,谢谢你的关心,这是你的地盘吧,不好意思,我占了几天,我这就走。”胡秋云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没关系的,兄弟,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有个人陪着还能解闷不是!”叫花男一脸认真的对胡秋云说道。

  摇了摇头,胡秋云并不打算再呆下去,他也不是那鸠占鹊巢的人,挽留无效后,叫花男也不再出声,目送着他渐行渐远。

  裹着从医院带出的毛毯,路人的眼光有的好奇,有的似看傻子,有的带着怜悯,有的带着庆幸,胡秋云一一尽收眼底,并不能让他的神情有丝丝变化。是麻木,是不在意,还是什么,他没有去探寻,他漠视眼前的一切。

  没有了心力,胡秋云自知他也只是一个凡人,有吃喝拉撒的需求。一处偏僻的地方,从小布袋中挑出一粒红豆大的钻石,打算用它来让自己暂时脱离困境。

  城中繁华之地,如胡秋云般衣不裹体的人没有,但也有很多打份如乞丐的人、在向一些珠光宝气的来往行人诉说着什么,走到一间颇为高档的珠宝店门口,他被门童拦在门外,“走走走,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给我条活路,等下经理看见了,臭骂一顿事小,把我开了,我就得跟你混了!”

  “我有个东西要卖,你可以去找一下你们经理,少不了你的好处!”胡秋云直接了当的说明了他的来意。

  “东西,来这里卖,不是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和你说得不明白吗?还要我求你是吧!”门童完全不信胡秋云是来卖东西的,可又不敢太得罪,这条街上的乞丐大都是有组织的,门童前段时间就听说有个安保惹了一个小乞丐,过了两天人就失踪了,现在也没找到人,门童虽无妻儿要养,却也怜惜自己的命啊。

  见事不可为,胡秋云转身就走,这里并不是只有这一家店,总会有人让他进店的,海边都市初夏清晨的风,还带着凉意,他紧了紧裹在身上的毛毯,几经周折,大街转小街、繁华到冷清,幸福街一个不大的玉石店里,终于和老板见面了。人靠衣装马靠鞍,他现在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半月前还对这此身外之物不贾辞色的他,无奈暗叹。

  “老弟,你这个真是钻石!”这句问话让胡秋云此时不知作何感想。摇摇头,伸手去接玉石店老板手中的钻石。“老弟,我老邱还真没怎么见过钻石原石,可也不是混帐人,一看你就是有了难处的人,这样,我给你找个卖家,你给点介绍费如何?”

  “行吧,先谢谢你!”胡秋云没想到这个目测有六十多岁的老邱还是如此活络之人。

  有了老邱的介绍,一番讨价还价,以二十八万作价卖给了老邱一个电话呼叫过来的人,彼此连姓名也未通报,交易完成那人便匆匆而去。

  “老邱,看来你应该有不少的门路,一事不烦二主,我还有件事,看你能不能也给我办一办?”

  “兄弟,老哥我混了几十年,妻儿没有,真兄弟也没几个,但不是我自夸,只要你说,我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到。”老邱拍着胸脯保证。

  “不用你保证,能办就办,不能办不能勉强。”

  胡秋云从来到这间店到拿到钱,表情很是淡然,这让老邱觉得眼前的人一定不凡,一看就是落难的人,却没有因为突然见到几十万哪怕眼光变亮一点。老邱直觉一向不差,他常以此自豪。

  “知道知道,你说你说,但先要给你说清楚,违纪乱法的事我是不干了的!嘿嘿!”

  胡秋云瞟了老邱一眼,“我不管你干没干过违纪乱法之事,我要你办的事,过你嘴,烂在你心,能办就办,不能办我不怪你,你听明白了吗!”玉石店老邱被那眼光一瞟,只觉浑身一颤,一个激灵竟一时说不出话来。来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点了点头。“我现在没有身份,你能想办法给我弄个身份吗?如果这你的钱不够,你可以找我。”

  虽说胡秋云不能动用心力,但那强者的意志还是存在的,透过双目,他要给老邱施加一些压力,免得到时老邱乱说让他不知难收场。

  “这个,我还真没有把握,兄弟,我可以去打听一下?”这种事,老邱虽八面玲珑,也自觉得难度很大。

  “嗯,这些钱,我拿走三万,剩下的,你留着,一周后我再来了解情况!”胡秋云也不啰嗦,拿起三捆钞票,便朝着店外走去。

  “兄弟兄弟,你……就……这么相信我!”老邱不敢相信,扔下钱就走,事还没开始办吧。

  “我相信自己,你不要多心,办事就好!”

  走出不远,一家不大的服装店里,胡秋云买了从里到外一身装备,又在店里的试衣间换好衣与裤,付钱时竟要去了三千多块,掺杂了一点丝品的服装而已,这让他很惊讶。

  用购买衣服后的一个袋子装好剩下钱,路过一家水果店时买了些水果和两瓶瓶装水,伤势刚刚稳定,灵草药效还未完全化开,不宜食荤,一段日子里,他只能做个素食者。信步而游,他又开始了漫无目的地生活。

  幸福街一墙之隔,繁华无边,高楼密集,商铺写字楼林立,各色行人来去匆匆,申海城称第三高楼的成业大厦六十八层,李问雪经一周的休养,今日周一,她要回工作地上班。

  “李总,你好!”“李总好!”“李总!”步出电梯,一路往办公室走着的李问雪,收到了各色参差不齐却热情满满的问候之声。

  微笑颔首一一目光回应,李问雪行至办公室门口,推门而入,开门声音惊醒了神游天外的小蕾,秘书小蕾正坐在外间办公桌旁,连忙起身,“问雪姐,你回来啦!”

  微微一笑又点点头,李问雪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这是一间原本足有一百平的办公室,办公室进门左手侧用玻璃隔开了有四十平空间,划成两间房,外间为秘书小蕾办公用,里间为李问雪工作累了临时休息的房间。进门右手靠近墙摆放着一张长有五米宽的两米多的椭圆桌,这是李问雪用于临时开会用的。

  在办公椅上坐下,不到五分钟,秘书小蕾便抱着一堆文件从她的小办公室走出朝着李问雪走来,“问雪姐,这里有些要紧的设计稿要你过目!”二十二三的小蕾一向如此,刚出校门半年的她能被李问雪看上,做起李问雪的秘书,能力自是毋庸置疑,但待人接物方面却很显幼稚。

  “放下吧,叫海叔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嗯,问雪姐,还有什么事吗?”

  “去吧!”

  “嗯!”

  看着小蕾转身离开的背影,李问雪又走神了,犹豫不定心中的想法,她不是想要什么交待,只是想了解一下那个没有一点交集却和她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那一眼和那举起又放下的手掌在她梦中每夜出现,记忆是那么的深刻,本是要拍向她的手掌,又放下了,那个男人的眼神凝聚着光芒,如果那光再强一些,也许能让当时迷乱的她清醒过来,但那个男人被她扑倒晕迷了,他受过伤很重的伤,这些天李问雪一直在回忆并分析着遇见那个男人的每一刻。

  “海叔,请坐!”李问雪招呼秘书小蕾迎进办公室的男人,又让小蕾先回自己办公室。

  “别客气,问雪,找我有什么事吗?”李成海,李问雪老家的一个族人,和她父亲李成业关系莫逆。落座后他便问道。

  “海叔,我……”话到嘴边,李问雪又犹豫了。

  “怎么啦,问雪,有事和海叔说,我帮你出头!”年近五十一直想要女儿的李成海想而不得,心里早已把李问雪当成女儿看待,他的语气很坚定,“不要犹豫,告诉海叔!”

  “海叔,帮我个忙,找个人!”把想说又犹豫的事说出来后,李问雪彻底松了一口气。

  “什么人?”

  “海叔,我把照片发给你,你尽量不要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好吗?”

  “问雪,有名字吗?”

  李问雪摇摇头,“没有,我和他只见过一面,就在申海试着找找就行,实在找不到,也没关系。”

  “嗯,有点难度,这还是裹着毛毯,问雪,我先安排两个信得过的人找找,有没有消息通都会给你个答付!”

  “谢谢海叔!”

  “还客气,我先走了,你呀,如果还没休息好,就不要急着来上班,身体比什么都紧要!”

  “知道啦,海叔!”

  脑中放空一阵,李问雪开始专注面前的工作,一页页文件翻动,一条条批语,一个个签字,她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