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光阴逝若云烟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010 2020.10.02 08:09

  申海城的阳光尽显炽热,一处公园里,幼童在草地上蹒跚奔跑,跟在身后的年轻父母一惊一诈;平静小湖上偶有一只几只小鸟轻点水面,荡起层层涟漪,或是一条几条游鱼跃出水面,似是在挑衅划过湖面的小鸟。

  公园小湖边树荫下,胡秋云观天观景,当初的老邱没有能力给他办身份,在取得胡秋云同意后,就用自己的名义给胡秋云租了一个小小院落,一年十万块钱的租金一次性付清。

  拿起五万块钱给老邱,让老邱很是为难了几秒钟,也没能帮到什么大忙啊,“以后有事来找你!”胡秋云的一句话让老邱爽快的接过了钱。

  幸福街后不远总面积四十平的小院,一幢两层小屋,院中二十平的空地,小楼一层厨房加客厅,二层只有一间带卫浴的大卧室。

  傍晚时分,胡秋云回到了这里,进到厨房打开燃气灶,把早早准备好的沙罐放在灶上,沙罐里是一些治疗内伤的中药材,三个多月来十天熬制一次,他用钻石换来的钱只剩一万多放在二楼床头柜里,伤却只是好了半成,药材药效太差,几次购药材还遇到了人工合成的假药,如非他还有点眼力,也会被坑。这种弄假之事似是世间常态,追根究底还会被当成笑话,有心要给个教训,自知力不从心,只能将他当成了一次红尘中的游戏,玩过就忘。

  喝过熬制好的中药,洗了个澡,胡秋云在二楼新买的一张躺椅上坐下来,拿起从旧物集市地摊买来的一本书体破旧泛黄名为“药经”的古书,胡秋云认为是古书,只因上面的字全为手写,到是书中的字有一些是不认识的,他也并不求认全字迹,每日翻翻做为消遣,不至于无聊而对月长啸,夜夜望着满天星斗。

  放空心灵,往事旧历便回心间,正如南洋赤鱼村海边蓬莱雪莲所说,胡秋云三年前凭空落在了中东地界,他探得时间才知已是二十年后了。

  记得那一日,在外务工、平时很少走出工地的胡秋云,收工吃饭后出去购买生活必须品,走到工地前面空地中时,一道光芒闪过,便失去了他的踪影,夜色笼罩之下,光芒消散,一切平静如初,第二天凌晨五点,工头排工时,才被人发现他夜不归宿,有人自以为知情奸是带淫在笑,有人一脸麻木,有人更是一脸不耐烦,寻问胡秋云的去向让工地的工友心态尽显。当然这些表情胡秋云并不知道。

  亮光闪过,胡秋云继续朝前走着,眼前尽是白光,茫茫一片,他只当是刚才被白光耀了眼,还未适应。似乎是走了很久了,怎么还是白茫茫一处,今天这光耀得太厉害了,眼睛到现在还没恢复,白雾在慢慢变淡,他的身体在持续发热,很热很热,走着走着,他感觉不对了,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走就走过了二十年,还落在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

  中东多战乱,却更多心黑手辣之人,初临中东身材瘦弱的胡秋云,神经是麻木的,如同他在工地上进一般,还好沟通能力还在,一个夏国人成了他的救星,给他讲述了很多的战乱之地的人和事,还带他加入了一个有十来人的雇佣兵团。

  “凯勒团长,身材是瘦弱了些,好歹是个人,做炮灰总是行的吧!能值多少钱你给就行!”土堆后的胡秋云无喜无悲,二十多天,胡秋云对所处地使用最多的英语已是能听懂七八分,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土堆后的两人是在聊他,这也许在将来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梦魇。

  没有出声,这就是二十多天来对关怀倍至,总是笑脸相对的一个夏国男人,不过好歹也给了他一个去处,就当还了一份人情吧!他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土堆边。

  胡秋云早已不是二十天前的无知与弱小,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肉身每日每夜都在变强,一点点的变强,连身高都有在增加,尽管这让他迷茫,但他很冷静的面对,为何会那么冷静,胡秋云自己没有想过,以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但那只是他以为的……

  凯勒与那人达成了什么条件,胡秋云不知道,也懒得去想,但他被留了下来,最初的几天凯勒教了他如何使用手枪,便放任不管了,接到任务,安排探路的总会是他,薪酬最少的总也是他,他从未有过一句怨言和牢骚话。与队友关系不亲不近,不咸不淡。

  枪林弹雨,硝烟迷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胡秋云却越活越有劲,身高拨到了一米八有余,浑身穿衣显瘦,脱衣见壮,如同菜市场,雇佣兵小队人去人来,转眼胡秋云在中东就呆了一年。

  “嘀……嘀……嘀……”打断了胡秋云梦回中东,花十块钱买来看时间的小闹钟响个不停,买来时闹铃指着十二点,他未想过要再调个时间什么的,于是每天两次它响任它响。

  放下手中的古书,胡秋云起身准备睡觉……

  这半个月来,身在公司办公室休息间的李问雪不安,不忿。三个月来,海叔多次加派人手,也不曾寻到那个男人,而她的身上却发生了一件始料未及的事,她有了身孕,李问雪有过挣扎,这孩子要还是不要,如不是最近变得嗜睡贪吃,她那能想到要去做检查,现在的她不知怎样去告诉自己的父母,二十六岁的她确实有人在追求,更有一个成为往事的初恋,但有过肌肤之亲的却只有一人,那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问雪姐,这段时间你干嘛不回家呀?”陪伴李问雪的秘书小蕾有些幽怨,她最近交了个男朋友,却被李问雪拖着每晚陪在公司里。

  “嗯,有点事和家里有矛盾,想清楚才能回去!”

  “哦,那……”

  “小蕾睡吧,十二点了!”还想说什么的小蕾被李问雪直接掐断话头,李问雪在这一刹那间,决定明天就会去,孩子她要生下来,这是瞒不住的,不如早点与家里做好沟通,只是那个作下孽债的男人让他耿耿于怀。为什么他没有想过来找她呢!

  让一个对此事一无所知的男人来找她,也只有此时的李问雪才能想,才会想,本还有点证据,但在救起胡秋云的一路上,有人已经把那些证据清理了,胡秋云醒来后身体虚弱,如何会去管曾发生过什么,更何况与李问雪的事都是在他深度晕迷之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动物的本能在支撑着,能醒来对当时的胡秋云来说说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月如水印不出人心,蓬莱岛雪莲独坐海边,强行运功带出了一口鲜血,她与龙华和艾尔德所说要三年才能恢复的伤势有假,按她的对自己伤势判断最多一年就可恢复,如今却真的感觉要三年,“隐”胡秋云拍在她胸前的一掌伤了她的心脉,静声叹息,本打算伤势好转便去那处密林找寻“隐”胡秋云的尸体,现在却心怀不甘与恨意……

  “雪莲师妹!雪莲师妹!……”恍神的雪莲被一声声呼唤惊醒。

  “师兄,你找我有事吗?”

  “师妹,修炼之人被人近身,竟是无知无觉,你在想什么,专神于此!”一个身罩汉装古服的男子立于雪莲身边两米处。

  “我上次出去与人比斗,受了点伤,你是知道的!”雪莲从稍纵即逝的慌乱之中脱离出来,面色冷淡的回着。

  “师妹,这都三个多月了,你的伤还未痊愈吗?”

  “我自有分寸,师兄!”

  “好吧,那我先行走了……”看出雪莲的不喜,男子不再逗留,跨步离开。

  昆仑古教,隐于昆仑群山之中,常年云雾缭绕,普通人是难以寻得入口的,即便知道入口,没有那入阵口决,也无从进入昆仑古教,龙华立于大殿之内,首座坐椅之前,底蕴如他,自是有足够的灵丹妙药供恢复伤势,但“隐”胡秋云那一剑所附的力量却让他胆颤心惊,三个多月的疗伤不见一丝好转,虽不加重,要清除却是一个长久的过程,更是不能让同门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现今武道没落,修道更成了传说,人心更比旧朝险诈了许多倍,本如中年的他如今竟苍老了二十年有余,百年身定不能被“隐”胡秋云这黄口小儿给破了,龙华恨恨的于心中盘算着如何尽快把伤养好,好早日再临那密林,去寻他的机缘。

  见贯生死,自是无情,年已过百的龙华看遍世间繁华不敢当,但几十年前的异族入浸生灵涂炭却是历历在目,他冷眼旁观明哲保身,用这有用身换来今日昆仑掌教之位,只为求得长生的他,何时会想过为那芸芸众生谋生存。

  龙华心中暗叹,“本以为一年会痊愈的伤,如今没有三年定是难好,这该死的“隐”胡秋云,连死都要让他也不能好过,真是该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