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 仙侠

    类型
  • 2020.09.29上架
  • 0.00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秋云问雪》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南洋之战1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978 2020.09.28 20:16

  浩瀚星空,环宇苍莽,天道无情,预长生之人,逆天而行,情在何方,云耕秋深,雪临人间见白头,问修者,却道不尽沧桑,看不尽苍天冷眼,阅人间浮华,然何处寄情。

  人这一生,或大或小到底有多少磨难,谁人会去细思,人这一生,又有多少奇遇,谁人能去考证,无从考证,这世上多少事,不经历的人,永远不会觉得有多难,不觉得有多荒唐,亦不会觉得这人间有多少事是自己不知道的,身处繁华,多纸醉金迷,多少人能抱元守一,初入华堂,绚烂夺目,多少人不被迷了双目。不坠地狱,多是得道的一群人。修得无欲身,只为人上人,只可敬,无欲无求,这世上又能有几人……

  第一章南洋之战1

  南洋一带一个临海小村—赤鱼村,不说与世隔绝,却是连条小道也难寻得,多年前的一场海啸,早已人去村空,如今只空留几幢破乱吊角楼。

  村子里杂草绿了又枯,枯了又绿,将那些破乱吊角楼半隐,连那村中唯一的广场也被野草占据,村后古树如华盖,枝粗叶茂,交错横行,遮天盖地,让那片土地终年难见阳光,古树林延绵至内陆方圆百里,人迹不至,成了候鸟与野兽的最佳栖息地。

  望海,惊涛临空,卷起千层雪;乌石如云,留低万重浪。赤鱼村村西,海边一座木制码头只剩几根木桩破败不堪,独留岸边栓船桩伫立,正栓住海中随波浮动的一叶新舟。

  码头不远处,胡秋云立于一块乌石之上,观夕阳西下黑云遮空,听古树轻歌万鸟归巢。丝质黑服飒飒作响,一头乌发根根向后卧去。

  海风灌来,胡秋云双眼微闭,大洋东岸驾舟几万里而来,耗费了不少心力,他在此做短暂逗留。浪渐渐收力,涛声化为倾诉,目光及远,时而迷茫,时而如有光闪出,淡淡杀气隐现之间,九道身影自他周围千米之外显现。

  不曾有一丝惊容,目光依然注视着远方的海天相接处,胡秋云双手背后,海风撩动他的衣角,拨乱他的发丝,尽管心中疑云如那满天乌云,遮住了整个天空,他的心却是不愿拨开那疑云。

  ““隐”,你的行踪还真是不好找啊!”明黄古衫,长发齐腰,如看背影,谁能知道竟是一长须飘飘眉如飞檐的儒雅中年男子。

  “以为不说话,就能躲过一劫吗?”发如丝,眉如远黛,琼鼻樱桃口,左手握一柄古剑,年约三十许的女子见胡秋云久不回应,嗤声说道。

  “雪莲小仙女,不用浪费口舌,直接斩杀得了!嘿!嘿!嘿!”这是一个身如古松,头颅一圈卷发顶中油亮泛光,一脸络腮胡子的老年男子,右手握一把泛着血色的开山刀,正目露凶光盯着胡秋云。

  “丁九!闭上你的臭嘴,不要以为在这里我就不敢动你!”手持双锏,留寸发,向着三十米开外的丁九呵斥。

  “东阳老鬼,发情啦!可叹吧,你怜香惜玉,人家当你是根草,哈……哈……哈……!”

  “丁九老怪,今日看来我们要先分过胜负再办其他事了!”东阳手握双锏,向丁九扑去,人于半空,右手锏横胸,左手锏已正握高高扬起,三十米刹那于前,刀锏相撞,咔~~~!两人的兵器也不知是何种材料所造,撞声如雷竟无火星溅起,丁九双脚不曾离地被撞退了足有五米,齐腰野草辗出一条长长的空道。

  “stop!stop!”身穿红色教廷法衣,金发碧眼,脸颊白中夹黑的卷须遮住了嘴唇,手握法杖的西方人闪身将二人分开,此人看去年约六十许,面露不悦的盯住二人,“两位,你们这是窝里斗,知道吗!”

  “洋鬼子,少管闲事!”争斗的二人亦面色不善的看着西方男人。

  “好了,二位有事待日后再谈,眼前先处理“隐”的事!”明黄古衫的中年人开口劝解。

  “哼!既然龙华说了,暂时放你一马!”手握双锏的东阳恨声道!

  “当我怕你不成,看在龙华贵面,今日就不与你计较!”丁九开山刀背后一撩,野草划起一道波浪,面带笑意的放话。

  ““隐”!今日我们的来意,你应该明白了吧!本人罗马红衣主教艾尔德!”

  胡秋云神色一直未变,似对周糟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他一直在想着,这些人能在此处等他,看来是对他的行踪很了解,却又是谁会背叛了他呢!

  ““隐”,如果没话说,交出你所知的东西,我们将再为难于你!”龙华手掸长须,一脸正色的发声。

  不远处的丁九却一脸古怪,瞄向四周,似是说这话不是我说的。

  九人已逼近胡秋云二十米近处,停住了身形,有兵器的手也紧了紧,脸带警惕,目光如炬,全神盯向乌石上伫立的“隐”。

  海风又大了起来,天空中偶有水滴飘落,胡秋云缓缓转身,看着扇形而围的九人,“各位不自我介绍一下!”

  “昆仑龙华!”

  “蓬莱雪莲!”

  “齐云山丁九!”

  “青城山李东阳”

  “熊族鲍里斯!熊族”

  “血族雪利!血族”

  “黑暗大主教布莱恩!黑暗大主教”

  “狼族霍恩!狼族”

  “都是一方大佬嘛,却做些下作事,可否会心有愧疚!”胡秋云微笑着环顾一周,“几位也算是我同乡,更是不曾有半点仇怨,何至于此!”

  ““隐”,我话以说明,只要你给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便不再为难你,自是算数!”昆仑龙华似是只在意想要的东西。

  “是吗,那你们几位呢?”

  ““隐”,三年前出现在中东,来处年龄是迷,两年前突然如紫星耀世,击败黑暗教皇,击杀熊族、狼簇二变强者,后不知所踪,一年前击伤光明教皇取走一物!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来寻你,你应该深感骄傲!”蓬莱雪莲头颅微微昂起,目光瞟视着胡秋云!

  “如果我说,我并未拿任何东西,几位可信!”

  “呵!你觉得呢!”齐云山丁九一手握刀,一手拿着一块丝布在轻轻拭擦着开山刀锋。

  “这几个洋鬼与我有怨,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而你们几位真是让我扼腕而叹,有些丢脸面啊!”胡秋云声音不急不徐,平淡无波。

  “费话就不要说了,华龙,直接上手!”青城山李东阳跃跃预试。

  “蠢货,洋鬼子都没动,我们急个鸟!”齐云山丁九满心鄙夷的瞟了一眼李东阳。

  “你……!丁九老怪,你又皮痒了!”青城山李东阳一脸愤恨的盯着丁九。

  “艾尔德主教,你所说的东西确在他的手中!”见二人又有争斗的趋势,龙华朗声向艾尔德说道。

  “龙(华),我以光明神的名义立誓,所言为真!”

  海风呼啸,浪涛扑空十米有余,乌云突着亮光,闪电划破长空,片刻后,雷声大作!与此同时,一道光影闪向乌石之上,胡秋云眼光凛然、右手挥起,啪~~!击中二十米外如闪电奔至身前的霍恩,霍恩一声闷哼,向着蓬莱雪莲方向跌去。

  “吼~~~~,”熊族鲍里斯那足有两米的身体在冲向胡秋云时,竟又拔高了五十厘米,那充满爆发力的身材又粗壮了一倍,浑身毛发变长变粗,吼声不落,拳已到了近前,胡秋云挥起左拳相迎,咔~!鲍里斯手骨断裂的声音。

  “吼~~~~,啊~~~!”熊族鲍里斯单膝跪与乌石之上,痛疼让他情不自禁的吼声连连。

  胡秋云一脚将熊族鲍里斯扫下乌石,冷眼看着众人,本已跃跃预试的李东阳和丁九各退了一步,防备起来。

  ““隐!”你不要自误,给你机会了!”蓬莱雪莲表情冰冷的看着胡秋云。

  “呵!如你这般光明正大的索要不属于你们的东西,我还真是见得不多!”

  “艾尔德!布莱恩!他的力量更强了,错过今日,对付他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了!”霍恩此时已站了起来,化身成了狼人,声音有些急切的向两个大主教说着。

  “龙(华),先制住隐,再谈怎么样!”艾尔德看了胡秋云一眼,对龙华说道。

  站在乌石之上,胡秋云冷眼旁观一般,理了理衣袖,“再出手者,杀!”他的眼中冒出一道凶芒。

  “杀~~~~~~~~~!”九声齐喝!

  如此震天吼声,竟未惊起一只归巢之鸟,想来也是听惯了那惊雷之故,这人声毕竟没有雷声宏大。

  一道剑芒闪现而出,划向胡秋云,蓬莱雪莲身影随后飘来,胡秋云侧身躲过剑芒,单手迎向击来的法杖,借法杖之力,人已跃向空中,左脚向着已然恢复的熊族鲍里斯踏去,三变的熊族鲍里斯如同定格,胡秋云的脚已落在他的头部,“碰!”的一声,红的白的,四处飞溅,无头的鲍里斯如木桩扑到在乌石边。

  一道血影在胡秋云背后突然出现,闪着寒光的指甲划在他的背上,金铁交架之声不绝于耳,胡秋云的上衣背后被划出四道血痕,他临空直立倒转,躲过一道黑雾的袭击,双手抓住血影的双爪,力之所至,一双胳膀被他扭了下来,向着飞速而来的法杖挡去。一道不似人声的尖锐鸣叫才自血影发出。

  “碰!”血影的双臂与法杖相交,自断处溅也的血花射向手持支杖的艾尔德。艾尔德挥袍遮挡,胡秋云也紧跟而至,左脚起勾法杖,右脚点向艾尔德的门面。“碰!”“碰!”“碰!”接连三脚,艾尔德同身泛起一层光芒,竟只是被踢出了十米之外,光芒护住了艾尔德。

  黑雾之中,黑暗大主教布莱恩手中不知何时手持了一柄乌黑的长剑,泛着乌光的长剑划向胡秋云,胡秋云的另一侧,一把带着血色的开山刀和四方锏无声袭来,胡秋云左手一拍乌黑的长剑剑面,空中身形如螺旋转,向着开山刀和四方锏转去,收起右脚,勾住四方锏面,迎向开山刀,左脚横扫千军踢向李东阳的右脸,李东阳右手的四方锏被锁牢,左手不及拦挡,飞起的头颅咂向丁九,面无人色的丁九矮身倒地滚向远处。

  ““隐”你好残忍!”蓬莱雪莲眼中发恨,白衣飘飘,剑芒划向胡秋云。黑暗大主教布莱恩的黑剑有飘忽而来,嘴中更是如鬼嘶怪鸣,胡秋云身在空中,力已用老,无法可躲的他迎向了布莱恩的黑剑,黑剑横扫,划开了胡秋云右肩的衣服,鲜血喷出,他人已近黑暗大主教布莱恩,曲膝顶向布莱恩的下阴,布莱恩黑剑已不及回防,左手抵挡向胡秋云的左膝,落回地面的胡秋云双手带着红芒,向着布莱恩当胸拍去,“咔!”肋骨断裂声传出,布莱恩额头汗迹滑落,面部扭曲,痛苦之色狰狞,咬紧牙关,黑剑挑向胡秋云手腕,胡秋云却着拍向布莱恩身体的反震之力,腾空而起,空中跨步而出,落脚在布莱恩身后十多米外的野草之上,那野草竟似树桩撑起了他的身体。

  胡秋云脱离了九人的包围,刚才短短两分多钟内他斩杀两人、重创两人,更有丁九此时依就脸色惨白,胡秋云扫过丁九的目光让他不禁连连后退。

  胡秋云右肩已有些麻木,但他不敢看,知是布莱恩的黑暗之毒,在侵蚀他的身体,心中不由凛然,今日将是一场劫难,他的又一场劫难!

  “诸……位,“隐”被我的黑剑……刺伤,毒……已中入他的身体,不能……等他驱毒……”布莱恩胸腔肋骨最少断了六根,此时说话很是费力,声音时断时续,却是坚持说完。

  “龙(华),你为什么不出手,想坐收渔人之利吗!”惊魂未定的艾尔德目光阴冷的扫向作壁上观的龙华。

  “艾尔德,我何时出手,不需要你来定,哼!”龙华心有震撼,但外表气势却是风淡云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