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元旦快乐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4552 2020.10.06 08:48

  今夜无月无星,远处点点灯火,从海上过的风吹过树梢,撩起一阵阵“沙沙”之声,胡秋云站在别墅二楼顶上,冬至已过,天寒料峭,伤体的他也加了一件外套,在申海城近九个月了,他的伤才好了不到两成,外表冷漠的他内心的担忧无从跟人说起,他还真怕自己憋也病来。

  还好,李问雪随着预产期的临近,性格竟开朗了不少,自从他搬到这里,每月也会来上两三回,和他聊聊近况,聊聊公司的事,也缓解了一些他的紧张。

  却不知苦了一同来的阿锋,现在的阿锋觉得是不是自己真的记忆力退化了,每次来他都会认真的去记胡秋云的样子,可只要一离开,再想时,就好像被删除了一样,问李问雪,总是得到一阵鄙视。有时阿锋真想拉一个人来试一下,是不是只有自己出现这样的情况。

  “问雪,你有没有和他说过,你的预产期就差不多了,他要不要去医院?”莲华山李成业别墅里,坐在沙发上,罗慧琳看着正在吃水果的女儿,试探的问道。

  “我昨天和他说了,他来不来,我才不管,反正是我的女儿,我看他就没在意过,哼!”李问雪对胡秋云尽是不满。

  “你上次不是还说,他给你们母子俩熬了药汁吗?”罗慧琳拿女儿也没办法,不能逼不能不管,伤脑筋的事啊!

  “妈,你还别说,这一个多月,我喝了药汁,觉得特别精神,你们俩呢?”说起这个,李问雪也觉得胡秋云熬的药汁不错。自己说完见父母没反应,“爸妈,问你们呢!”

  “是觉得身体没那么累了,腰也没那么酸软了!”说着罗慧琳还挺了挺腰。

  “我也是,感觉还不错,感觉熬个夜都行!”李成业看着报纸回着女儿的问话。

  “问雪,他没有要过来坐坐的意思,孩子都要有了,也不知道来坐坐!”说着罗慧琳又有了点小埋怨。

  “他说他的伤才好了两成不到,不便再你们,我是没看出他哪里像个受伤的人!”李问雪抱着个小包枕,无奈的摇摇头。

  “爸,你说我们把这药汁开发出来,会不会有销路!”李问雪动作停了停,“听他说,是什么研读我给他买的那几本医书后弄的,应该还可以申请个专利呢!”

  “什么!问雪,你是说你上次让我给你带的几本药书,就是给他的,我们喝的药汁也是他自己看了药书研制的!”李成业无语了,还好没事情,怎么就没细问了,这要是喝出个好歹怎么办,特别是女儿挺着个大肚子,也不安分,这么重要的事,也没听她提过。

  “爸,你担心什么,这不是都很好吗?他说了,他自己试过后,才给我喝的!”瞟了一眼父亲,还是有点心虚的,“爸,我刚说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放下报纸,李成业认真的考虑起女儿的提议,“效果还是有的,想要推广到市场,提有具体数据才行,申请专利的事可以考虑,只要胡秋云没意见就好办!”

  “爸,我想说的是,我们另起一家公司,专门生产这个……”李问雪小心的看着自己父亲的表情。

  “也行!”李成业略一沉吟,便给了李问雪一个肯定的答复。“但你要经营这个,那就得从总公司里退出来,你舍得吗?”

  “没什么舍不得的,反正也有人看我不顺眼,只要我的那点股份不被侵占,什么都好说!”

  “问雪啊,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在总公司多好,何必自己出来单干!”罗慧琳急了,连忙想要打消李问雪的这种念头。

  “妈,我现在也有钱,干嘛不能自己干点事!我早就分析过了,觉得这种药汗肯定有市场!”又转过头对李成业道,“爸,钻石卖了,记得是四六分帐啊!”

  “问雪,你就这么处理他给你的钻石,会不会不好!”罗慧琳虽然对胡秋云不满,但觉得女儿这样处理钻石对胡秋云有点不公平。

  “没事,妈,他说了,给我的就是我的,他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我到要看看他怎么个不在乎法!”李问雪话中含着赌气成分。

  “怎么说你们好呢,这么一大笔钱,他就一点也上心,唉!”罗慧琳管了这些,只能摇头。

  “我到是不管这些,问雪,元旦的活动,你虽然参加不了,但一定得叮嘱好了,我也会跟紧,但这方面的经验跟你比,爸还是相信你的。”

  “知道了,爸,我都交待过了,不会出乱子,放心吧!”侧头想了想,“爸,我要从公司带两个人出来,没关系吧!”

  “谁!”听到李问雪的话李成业反应很敏感,那个公司特别是老总,都不喜欢被人挖走人材。

  “我说成业,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别吓到肚子里的孩子!”罗慧琳对李成业刚才说话很不满。

  “抱歉抱歉,我一时反应过激了!”李成业马上道歉。

  “都去睡吧,问雪,我来扶你!有事以后再谈吧!”罗慧琳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走到李问雪身边去搀扶……

  严冬来临,李问雪挺着肚子,自是无法出门,半躺在床上,遥控遥开落地窗帘,窗外飞舞着雪花,远处的草地盖上了一层白棉,近处的大树染白了半身,昨夜的雪下得不小,看了一会雪花飘落,李问雪觉得无聊起来,找到手机拨打胡秋云的电话……

  “问雪,可好!”声音不急不徐,听得李问雪想捞他的脸。

  “好,你在干嘛!”

  “看雪,飞舞的雪!你呢!”

  “你管我干嘛!”

  “元旦快乐!问雪。”

  “元旦快乐!”

  “……”至此,胡秋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关心一下她吗?可合适吗?天人交战……

  “怎么不说啦!胡秋云,我这里有个事,想跟你说说。”

  “你说,我听!”不用无声显尴尬是胡秋云乐意见到的。

  “你给我熬的药汁真是你自己弄的,不会有其他人有配方?”

  “这个,怎么说呢,别人有没有配方,我还真不能确定,世界那么大,夏国几千年传承,我不敢保证,但你喝的药汁的确是我想和试出来的,这个我可以保证!”

  “嗯,我想把配方拿去申请专利,你有意见吗?还有我觉得这药汁疗效很不错,当作养生配方制成成品买,市场前景应该很好,你觉得呢?”

  “我,我没什么意见,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怎么处理,我都不会有意见!”

  “好吧好吧,就知道你又是这句话,你就不能提点建设性的意见吗!”李问雪每次聊到这里都想撞墙的冲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习惯。

  “对商业,我不懂,问雪,要寻求意见,还不如找你父亲!”胡秋云实话实说。

  “知道啦,不问你啦!对了,过几天,我就要到医院去待产了,你会……”李问雪有些不干问出来,害怕答应让她失望。

  “会,但可能我都会是晚上过来,站在门外看你一眼就走,在人多的地方,我想我们还是尽量不要打招呼,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

  “好吧,我等你!”

  “嗯!”

  “挂了!”

  “嗯!”

  “嗯!嗯!嗯!”生气的李问雪嗯着恨恨挂断了电话。

  妇产科医院九楼,解下披风,站在病房门外,从门上的透明玻璃,看着躺在产床上的李问雪,一位坐姿挺直,戴着一顶八角帽的妇人背对着门口、正在和她聊着什么,另一侧一个年不过三十的男子坐在李问雪靠脚一头,面带笑容,不时也附合两句。

  李问雪瞟来的目光说明她已经注意到外面有人,似在对着妇人笑一般,她对着门口微微笑了笑,胡秋云知道李问雪知道他来过了就够了,不多停留,转身向着电梯口走去,另一边,一个年约五十多的男人正好走出拐角,看到他离开的身影。

  男人推开待产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爸,这么晚了,你还过来干什么嘛!”李问雪见推门进来的是自己的父亲,带着关切的责怪问道。

  “伯父,您好!”一旁的年轻男子站起身来,和李成业打招呼。

  “景中,这么晚了你还没走,问雪有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幸运!”李成业微笑的回应着林景中。

  林景中,林氏集团董事长次子,年三十,身形俊朗,自带一股气质,有着迷人的笑容,但却未能讨得李问雪的芳心,尽管如今李问雪即将产子,他还是没有放弃。

  林景中打听过,李问雪的孩子没有父亲,这是他林景中的机缘,他要的是把李问雪娶进门,至于感情还有孩子,并不是他林景中看中的,得到李成业的帮助,他才有可能坐上林氏的最高位,所以他不能放弃。

  “伯父,您再陪陪问雪!我就先离开了。”

  “好!好,替我向你父亲问好,有些日了没见了!”

  “问雪,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注意保护身体!”温文尔雅谦谦君子正是林景中此时的样子。临走又帮李问雪掩了掩被角。

  “嗯,谢谢你来看望,开车注意安全!”尽管李问雪心中巴不得林景中快走,但却不得不虚以尾蛇。

  “伯母,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探望问雪!”走到门口,林景中不忘同背对他的罗慧琳打了个招呼。

  “嗯,慢走!”罗慧琳没有起身,嗯的回了一句。

  “爸,你也坐下吧!累了一天了!”关上病房门,李成业就收到了女儿的关切,很是欣慰。

  “我到是不累,最近还真别说,感觉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问雪啊,你那个配方,说不定还真是个宝贝!”说到这里,李成业看了一眼关好的房门,“这两天他没送药汁吗?”

  “都停了十来天了,爸!”

  “你看我这记心!哈哈”李成业说完又轻声笑了两句!这是在掩饰自己的内心尴尬。

  “还不知道你,这两天没喝了,想了吧!”罗慧琳挪移李成业。

  “好东西嘛,女婿给岳父熬点药汁,不算什么,问雪是吧!”不等李问雪回应,“他来了吗?知不知道明天的产期!”

  “来过了,爸,每天晚上都会过来一趟,你进来前刚走,你没碰到吧!”

  “刚走,我到是看到个背影,消瘦得很呐!”

  “瘦吗,我到是不觉得!”

  “问雪啊,你说奇不奇怪,我问了阿锋几次,他总支支吾吾,说记不得长什么样!还真是干保镖的啊,这职业操守,连我都要佩服!嗯!佩服!”李成业觉得请到阿锋是个明智的事情,说明他的眼光很不错。听到这里,李问雪有点想笑,忍不住就笑出声来了。

  “问雪,你笑什么,老爸我没说错话啊!”带着疑问看向自己老婆,想寻求答案。

  “没,爸,你没说错话呢,”李问雪忍住了笑,“我说了,你们要保密,不然阿锋有该郁闷加尴尬了。”

  “什么事,还这么神神秘秘的?”罗慧琳女人的天性散发了,旁边李成业也竖起了耳朵。

  “阿锋他记心不好,每次见了他,回来的路上就说记不得长什么样了,你说好笑不好笑!最多也就十多二十分钟,他的记心也太差了!”

  “还有这种事,是挺奇怪的!”李成业觉得奇怪,阿锋再记忆差,也不可能差到这种程度吧……

  “李问雪,你感觉怎么样,有没什么反应?”这时一个笼着口罩、身穿白大挂、戴着护士帽的女人走了进来。

  “林护士长,我还好,没什么特别反应!”李问雪肯定的回答。

  “嗯,那等明天吧,晚上我们会安排人专职守着,有什么情况就按铃!”

  “好的,林护士长!”李问雪回道。又看着她的父母,“爸妈,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有护士看着,没什么事的!”

  “不行,我不放心,我还是守着的好!”罗慧琳态度坚决。

  “那我就先回了,问雪,有什么一定要跟医生说,知道吗?”李成业叮嘱着李问雪,随林护士长一起走出了待产病房。

  “林护士长,辛苦你了,孩子爸爸不在身边,她们孤儿寡母的,唉……!”

  “李总,你就不要扮可怜了,你什么也不说,我也会照顾好问雪的,你就放心吧!”

  “嗯嗯,那我就放心了,林护士长,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叮……,站在医院楼楼顶上的胡秋云收到了李问雪的短讯,“走了吗?”

  “还没有,你还好吧!”

  “挺好的,你在哪呢?”

  “我,我在顶楼!”

  “哦!你也早点回家吧,我没事!”

  “不要紧,我也没事,就当看风景吧!”

  “我隐约看到你穿的不多,别冻感冒了!”

  “不会,你放心,我不好进病房,凉意太重,会惊扰到你和孩子,我”

  “我什么呢!”

  “我感应到了,是我们的孩子!”

  “李问雪发了个愤怒的表情!我还不相信我!然后又一串乱码发过去……”

  “不是,我就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喜悦!谢谢你,问雪!”

  “不聊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站在外面发信息手没冻麻木吗,又一个鄙视的表情,挥手再见!”

  “没冻麻木!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见!”胡秋云回着。

  灰朦的天空又飘起了雪花,远处的霓虹被雪添上了一层朦胧,道路上车来车往,偶有几个撑伞的路人行色匆匆,站在那里,胡秋云有喜悦、有迷茫、有无措、有担忧不一而足,喜悦自己将要成为父亲,迷茫前路如何定夺,无措如何与问雪相处,担忧孩子对自己是否喜欢,今夜,他会一夜在此守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