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秋云问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我要如何与你相处

秋云问雪 孤云出袖 3198 2020.10.04 17:06

  九月的申海城内,微风轻拂,路边的一排榕树偶尔飘下几片黄中带绿的落叶,胡秋云那颗在中东养成的处变不惊漠对生人的心,却随着李问雪的到来再难平静,今日是没有心情去公园看风景了。

  走在去往幸福街的柏油人行道上,看了看拿着的手机,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海外归来,想要看一看曾经故土的人,失去了方向,难道真要因为她一句话就留在申海,不走了!

  曾经的一切以成往事,二十年的生与死,他的世界已不在这里,可又在哪里呢,胡秋云也不知道。

  中东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也问过自己,都没有答案,走过那片白雾,就是二十年,走过那片白雾,让他年轻依旧,走过那片白雾,他逐渐强大,走过那片白雾,让他开启了人身的神秘,曾经的他,何时会想过,自己会变得犹如武林高手,高来高去,飞花摘叶,也曾对武功充满向往,真正得到时,胡秋云那颗不知因何淡漠的心也是激动过的,可今天的他尽管未显失态,但自己内心的波动又如何瞒得过自己呢……

  “喂,海叔!”与胡秋云分开后,李问雪在小蕾陪同下,回到了成业大厦。

  “问雪啊,什么事情?”

  “人我已经找到啦,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忙!海叔!”带着一点开心,她微笑着和李成海通着电话。

  “找到了,什么,找到了好啊!问雪,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不会是……”

  “海叔,不许瞎猜!就这样吧!”

  “好好,不猜不猜!问雪啊,你怎么又来公司啦,现在身体更要紧,没事别到处瞎逛,听海叔的没错!”

  “好啦好啦,海叔,谢谢你关心!”

  李问雪又拨了部门副总电话,告之有事打电话给自己,通知小蕾给自己安排好车,她要回家去。

  走进别墅,母亲罗慧琳正在看电视,见李问雪提前回来,连忙起身要去扶女儿,“妈,我还没那么娇气,不用你扶!”

  “好,不扶不扶!”面带笑容,李问雪今天很开心,做为妈妈罗慧琳已经感觉到了,“问雪,今天回来得早些了,有进步,你呀,应该待在家里,哪都不要去了,听到没!”

  “知道啦,妈!”李问雪拉着妈妈坐到沙发上,“妈,我找到他了!”

  “找到谁?”罗慧琳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脸疑问。

  “还有谁啊!”带着娇嗔,李问雪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找到了,哪他人呢?”罗慧琳激动的站起身来,对那个祸害她女儿的人,显然有不满。

  “妈……”李问雪再次拉着罗慧琳坐下,“妈妈,这件事很复杂,我……”

  “有什么复杂的,问雪,明天把他叫过来,我到要问问,什么原因能让他抛弃你们娘俩。”

  “妈,什么什么嘛!你听我说……”事到如今,李问雪不得不将当初的那一出奇葩得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女儿被绑架也给罗慧琳带来了心理阴影,她听着女儿重提旧事,安静了下来,但女儿的故事,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难以相信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在女儿的身上,显然只是女儿性格坚强,而她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问雪,这……这……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妈,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再次提起当初的遭遇,李问雪再坚强的内心也被带出了一缕泪花。

  “那,他是怎么想的……问雪!”罗慧琳也明白女儿的遭遇不能怪那个男人,可心里总是感觉堵得慌啊。

  “他说,要好好想想。”

  “想,他有什么好想的!难道他是想不要你们母子吗!”罗慧琳话中带气。

  “妈,说什么呢,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和他就是陌生人,连名字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啊!”

  “那怎么办,问雪,总得有个说法不是。”

  “等两天吧,他说要想想,总不能逼他干什么吧!妈,这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吧!”

  “那好吧,有什么结果,可一定得跟我说,都怪妈妈粗心,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妈妈都不知道,妈妈对不起你……”罗慧琳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这让一旁的李问雪很是无语,还能不能好好聊天啊,妈妈!

  幸福街后的一处小院里,胡秋云已经三天未曾出门,无心看景,无心看书,无心睡眠,呆呆的躺在摇椅上,每日除了吃喝拉撒,他什么也不再关心,连每日的修炼早课也停了,几天前的消息,实在是让他为难,想一走了之吧,如果李开雪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他又该如何自处,可要是留下来,李开雪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那他算什么!

  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头脑发胀的胡秋云,“你好!”他接通电话。

  “胡秋云,我是李问雪,你在干什么?”

  “想事情,什么事?”

  “你不相信我,是吧!”话筒中李问雪的声音大了许多。

  “……”胡秋云沉默。

  “胡秋云!你是不想管是吧!好!那就这样吧。”越说李问雪的声音越低。

  “喂喂,李问雪,要不我们再见面聊聊!”胡秋云终究不能当做没有听过李问雪说过的话。

  “有什么好聊的!”李问雪声音低落中带着灰心。

  “见面聊吧,李问雪,我不习惯电话里说这些!”

  “好吧!”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胡秋云得到了李问雪的答复。

  音乐还是上次的那个音乐,包间也还是上次的那个包间,两人对坐着,许久都不说话……

  “李问雪,我的心里有些矛盾,还请你理解!”胡秋云几经思考,觉得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和盘托出才是最好的。

  “我理解。”李问雪其实也能想到他的纠结。但她说的确是实事。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又该如何相处,毕竟……”

  “毕竟我们不熟,是吧!”

  “差不多吧!”

  “你就说吧,你是怎么考虑的,不要说些废话!”李问雪又有些不耐烦了。怀着他的骨肉,这个男人却这样对她,让她很委屈。

  “李问雪,事情有时候真的让人难以做正确的决定,你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而你的过往我也不知道,但我的过往,却是让你很难相信的事,你要听吗?”

  “你说,我听着呢。”

  “我现在有很重很重的伤在身,还有很强的仇家在世界各地,当初出现在那幢楼顶只是暂留养伤,现在我没走是因为伤太重。而你带来的消息却让我为难了……”

  “呵,你受伤,你现在象有伤在身的人吗?”李问雪并不信,她自不出眼前的男人有什么伤。

  “问雪,这样称呼你行吗?”

  “随便!”李问雪觉得眼前的男人就是一个不着边际的人,一堆的谎言。

  “问雪,既然你把事情和我说明了,我也得有个态度,我决定先留在申海城,但说实话,这也许会给你们带来危险,我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会找过来。”

  “……”李问雪也不出声音,就如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让胡秋云有些说不下去。

  “问雪,不管你信与不信,就如同你说给我的事情让我难以相信一样,我知道我说的,你也会一时接受不了,这并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呢,胡秋云!”李问雪完全对眼前的男人失去了信心。

  “问雪,我想留在申海城,但我没有身份,所以连个手机也没有,但我知道你应该能帮到我,给我弄个身份,我才能更好的融入申海城。”

  “呵!”

  “问雪,不要质疑,这是我给你的酬劳。”胡秋云将小布袋拿了出来,“我没有钱,只有这些,给我找一幢安静的别墅,或者山上的别墅更合适,我要养伤,还有我暂时也不会去你家走动,等我的伤好了后,我会考虑是否去拜访你父母。”

  “什么东西?”见胡秋云拿出一个小布袋,李问雪问了起来。

  “你自己看吧。”

  “钻石吗?”李问雪打开小布袋,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滴溜溜在桌面上滚个不停。大大小小有近二十颗,她拿起一颗看了起来,“真是钻石!”

  “我几个月前卖了一颗,才找了个落脚地,不然我还一直在外流浪呢!”

  “你卖了颗多大的?”女人被眼前闪亮的钻石吸引了。

  胡秋云从钻石堆里挑出一个最小的,指给李问雪,“和这颗差不多。”

  “卖了多少钱?”

  “二十八万。”

  “嗯,差不多吧。”

  “你把这些全部给我吗?”李问雪眼带笑意,看向胡秋云,指着其中几颗大的钻石,“你知不知道,这些值多少钱,特别是这几颗。”

  看着李问雪指的那几颗个头都不算小的粉钻,蓝钻和紫钻,胡秋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些值些钱,但具体多少,我没有打听过。”

  “这一颗至少两三千万!你不会真不知道吧!”李问雪眨了眨眼,对他说道。

  “问雪,我对这些并不看重,我刚才和你说过的事情,你帮我办好了,我也就不需要这些了,不说送不送的,如果有余,算你的酬劳,你看怎么样?”

  “可以,胡秋云,你真没身份。”李问雪对他没有身份还是感觉奇怪。看胡秋云点着,“我试试能不能办吧,我再联系你!”

  李问雪收起钻石,把小布袋揣进自己的口袋,和胡秋云打了个招呼,径直离开了咖啡厅。让淡定坐着的胡秋云无奈地直摇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