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末世之细胞总动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天下第八

末世之细胞总动员 一醉金生 3029 2018.11.09 06:10

  阿南还沉浸在回忆里:“没错。就是你的白浪大哥。那天,他对我说,喜宝这孩子太过敏感,也许将来会成为一个看破漏洞的人呢。今天见到你,也印证了他的话。喜宝,你确实很敏感,敏感的人心细如发,所以,你是一个善于承重的人,因而,你以后会背负上一些非常人能背负的东西。现在,你知道这点就可以了,最终,你一定会懂的。”

  自己敏不敏感自己清楚,但是,以后的事,谁又能看得清呢。阿南说得却有鼻子有眼的,很有把握的样子,让喜宝身不由己地就往那方面靠过去。

  非常人所能背负的东西?会是什么呢?一时间,五味杂陈,心绪万千。

  喜宝想甩掉突然加在身上的不安,扭头看了一眼糖场上正在接货的那队蓝衫女,却见正有一双眼睛看过来。那蓝衫女站在山岗上,美目流光,亭亭玉立。

  “阿南,难道我就没得选吗?”

  阿南低声道:“你不妨选选看,不要忘了,你是细胞王国的一份子……喜宝,你该喊我阿南姐的。”

  他赶紧收回目光,岔开话题,道:“阿南姐,白浪大哥是为你写的那首诗吧?那最后一句“不如胰岛运糖女”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南凝视着他:“说了这么多,你也看到了不少,难道你还不明白?”

  说完,她探出头,望着伊祁山顶上那条白而崎岖的山路,随口吟诵道:“万米运糖路,十里蓝伊川。”

  喜宝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先是那个亭亭玉立的身影,然后便是那条泛白的崎岖山路。

  他心中一动,沉痛道:“阿南姐,我明白了。白浪大哥的意思是说,世间的种种苦,都不能和胰岛运糖女们的苦相提并论。他是因为心疼你,想和你一起周游天下,可你却因为严厉的宫规而身不由己,每日里还要跋涉千山万水,行走4万胞米运糖路。他因此绝望,既不想再独游,更不想活得比你清闲。所以就选择了……”

  阿南慢慢低下头,她低语道:“喜宝,姐姐想不快乐一会,可以吗?”

  喜宝一时泪奔。

  他急忙转身,忙不迭地往石阶上爬去。爬到一半的时候,他回头说道:“阿南姐,白浪大哥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阿南没有回头,头反而压得更低了。她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在喜宝眼里,阿南的背影越发显得纤弱了,一阵心碎的痛感袭来,他的两道剑眉耷拉成了八字形。心道:不知道白浪大哥重生回来了没有,忘记问了,现在又无法开口,只好等下次了。

  以他的判断,阿南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肯定是白浪大哥无疑,看她的样子,白浪大哥应该是还没有回来。

  怎么会这样呢?

  虽然没有过谈情说爱,但喜宝确实是一个铭感的人,见到亲近的人伤情,自己也感同身受。然而,他却帮不上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帮才好。

  至于阿南说的有关自己以后的艰难,他连脚心都不走。腿都这样了,还能怎样呢?大不了一肩挑之,照样姿势潇洒,谁让我有侠义心肠呢!

  喜宝心事沉沉地回到长石上,一抬眼,却看到白马正坐在驻守地那里。

  他一扬眉,心道:怎么回事?白衣特战队的副将就可以这么悠闲么?

  听到“嗒哒嗒哒”地脚步声,白马才扬起脸看向他,竟是一脸的茫然。

  “我,我又回来了。”他喏喏道,全没了往日的神采。

  “不会再有斗战酒了。”喜宝说道。

  白马摇了摇头:“我也不想再喝那酸臭的东西了。”

  这到让喜宝吃了一惊,道:“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对那酒心心念念的吗?”

  “以前,我的确是想借着那种酒力平步青云,然后,建一番功业。可现在,因为它,我又被赶回了西角地……”

  喜宝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面,因此,听得也是浮光掠影:“这么说,在你谈论斗战酒的时候,白童还有另外两个受害者也在围听?”

  白马点了点头。说道:“我一时得意忘形……你看我,就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脾气,林大都督说得很对,我缺乏自制力,更没有境界。白指挥也找我谈话了,说白衣特战队要的不是能说会道的,而是默默奉献的。我的战力虽然够了,但素质还有差距。只能被清退回来了……”

  喜宝不想听他反思,问道:“可当时,你还在西角地驻守,难道没有看到他们出现在谷口?”

  白马讪笑道:“看是看到了,我只是躲开了而已。总不能让绿野宫以为是我透露出去的吧,所以,我就跑到胰岛宫那边去了。”

  原来如此。

  喜宝埋怨道:“所以,你就跑到胰岛宫那边去骚扰阿南姐了?”

  白马大囧,嚷道:“白起兄,你怎么跟那酸脸婆一个调调啊。我只是跟她聊聊天而已,不聊也就算了,还说什么骚扰。”

  喜宝岔开话题,又道:“是林正英让你回到这里的吗?”

  “他是主管这里的嘛。”

  “那你已经拿到调派令了?”

  “估计明天就能拿到了。”

  有一道光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喜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紧张道:“他没有说我被调到哪里了吗?”

  白马幽幽道:“你现在可出名了。战营里,都在疯传白韬将军不是你的对手呢,你说,你怎么还能在这个地方呆着呢?”

  喜宝心里有些忐忑,他紧皱眉头:“那怎么可能呢。白韬将军战力榜排名第一,又是特战队第一先锋官。是谁这么无聊,传这么没有谱的谣言呢。”

  “必是有人这么说,所以才天下皆知的嘛。不过,我看你一条腿都能飞得那么高那么远那么快,还真有这个可能呢。别人怀疑,我却觉得那个传说有点靠谱。”

  如果白马说的确有其事的话,那就有些头疼了。是谁在针对自己呢。传播这样的消息,就等于是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而他若再想独善其身,就很困难了。

  他查了一下手腕上的脉表,见那驻守西角地的令牌还在。便又问道:“林大都督果真没有跟你说我的去留吗?或者西角地这个地方只是增派了你过来充实力量的?”

  “白起兄,莫非你还想赖在这里吗?既然我降下来了,那么,你就该上去了。依我看,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就是去打榜,进入前十,荣升副将;另一条应该是回到胸腺大营,看那里有没有关于你的新调令了。”

  军队里的程序,喜宝确实不太清楚。23年来,他一直在驻守官的位置上干得有滋有味,从未奢望过走进战营成为带兵打仗的军官。因此,当他的驻守官,才是他最为轻车熟路的行当。既然,驻守令还在,那么,仅凭白马一人之言,他自然不会相信。也许白马是在开玩笑呢?

  他定了定恍恍惚惚的心神,问白马道:“你现在进入前十了吧?”

  白马眼睛一亮:“那当然,斗战酒岂是白喝的?我现在已是天下第八了。”

  喜宝禁不住笑道:“是战力排行榜第八。”

  “有区别吗?”

  “也许没有区别。但是,也许中粒军团里面还有高手呢,也许,有人不想去刷榜呢。”

  白马忽然来了精神:“说的是你自己吧,白起兄。中粒军团?他们那远程攻击我还真的没放在眼里,我真想见识见识你的手段呢。敢说白韬将军不是你的对手,那你一定有着超出常人的战斗力了。即使被贬为驻守官,但我好赖也是天下第八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和你切磋切磋呢。”

  说话间,白马的脉表上红光闪动,他低头看了一眼,随即伸出手臂说道:“你看,我还能说谎不成?这不,驻守西角地的调派令来了——唉,来得可真快呀。”

  喜宝扫了一眼,赶紧低头去查自己的脉表。然而,任凭他查了一遍又一遍,那个驻守令牌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慌神了。一时内心狂跳,陷入了纠结之中。

  白马却来了兴致,轻快地说道:“来吧,白起兄。你这一走,指不定什么时候遇上你这个不出世的高手呢。”

  他收回杂乱的思绪,摇头道:“没这个必要吧。中粒军团嘛,我指的是林大都督,他才是一个不出世的高手哦。”

  “林大都督?嗯,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觉得他很厉害似地。在他升任大都督之前,听说他也曾经拿下过战力榜第一,后来还跟白韬将军大战了300回合,再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打榜的事了。”

  喜宝环顾了一下西角地,最后,他将目光定在了那块长石上,神色一下子黯淡下来。心道:阿南姐的心思端的缜密,莫非她所预见的事情这么快就来了?唉,本想明天再过去看望她呢……

  “白起兄……”

  白马刚要继续纠缠,喜宝已经举起右手,生硬地制止他道:“好吧,就让我这个不出世的高手会一会你这个天下第八吧。”

作者感言

一醉金生

一醉金生

刚又看了一遍《我不是药神》,难得的好片子!

2018-11-09 06: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