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篮球之橘红色飞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节 我的期待

篮球之橘红色飞翔 时秒度 6955 2005.07.09 20:40

    

  现在场上、场下的人们都在议论那个神奇的十号,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孩,而他也在继续他的传奇,继续肆虐着七中的主场!一个个投球画出道道完美的弧线,象一条条彩虹架在他和篮筐之间!

  他意气风发,他在告诉所有的人,我在绝对嚣张,我要无限疯狂!在这个球场上我是绝对的霸者,没人能阻挡霸王的脚步!没有人~!

  “嘟~~~~~!”

  七中喊暂停!

  看着面前这样的局势,七中的主教练不得不叫了他本节的第二次暂停,因为来自十一中的火炎又一次狠狠的灼烧了七中一把,那个十号!难道他是带着遥控器来的?他手里握着一个可以控制篮球走向的把么?

  他已经不能再责怪队员们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怪罪’的理由,面对那个可以和恐怖相提并论的男孩,就是站在场下也会感觉到那狂暴的气息,那令人窒息控制力,是让自己都只能颤抖的无奈啊!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不是在我们的队里?他不由自主的想!

  他怨,但是不是怨人,而是怨天,时不由我啊!时不由我们七中啊!

  竟然在还领先的时候,七中的主教练就有了放弃的打算,为什么?因为现在他们的领先只有一分了,在第三节还有两分钟宣布终了的时候,那个嚣张的男孩已经让比分的差距变得等同于无——51:50。

  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高潮!

  感觉到血流在加速,所有的十一中的人脸上都莹起红晕!那是兴奋的象征!那是疯狂的前兆!我们能赢!这是所有十一中人共同的想法,可是他们脸上的还带着一丝丝的尴尬,因为给他们带来兴奋的人是那个刚才还被他们唾弃的男孩,而现在,他们却要享受他带给他们的无限兴奋和无限欢乐,这样的反差还真是……

  但是这很快就被那无与伦比的兴奋感所替代!他们大声的喊,疯狂的加油,好象不这样做就不能表达出他们的兴奋似的,场上的气氛变得狂热起来!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感到尴尬,毕竟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和大家“同流合污”,那就是十一中的支柱——冯行!他是一直都很支持这个骄傲的男孩的,否则就不会有他出现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的情形出现了。因为这是他冯行“一意孤行”所强求来的王牌啊!还好原浩出现了,还挽救十一中于危难之中,自己没有看错人,更庆幸这样的强力球员是在自己这方,如果原浩在七中那里的话,冯行的身子立马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

  又不过?

  其实不过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所有人都高估了那个自做主张的冯行,他也并不是伯乐!(作者语),造成这个局面的间接制造者冯行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看到原浩打过球,他只不过是在赌而已,赌什么?赌原浩为什么如此傲,赌这样一个骄傲的男孩一定会有实力的,他根本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一切都是意外所致。所以说他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赌赢的赌徒而已!看着现在和原浩谈笑的冯行是多么的镇定,你怎么又会想到,这一节刚开始的时候当原浩被江海涛轻松的过掉的时候,他那时的心里是多么的悲哀和后悔啊!可现在,那脸比花还“灿烂辉煌”。

  “云飞会来么?”一手创造这个场面的原浩的表情可谓是整个球场里最平静的了,没有七中人的麻木和悲观,也没有十一中人的兴奋和喜悦,比赛好象和他一点关系没有的样子。

  其实在他看来也确实如此,他认为能让自己的心态改变的只有那个小子,而他来这里从头到尾为的也是那个小子,只不过有太多的突然让他本来预想的东西全都变成了泡沫。他哪里料想的到那小子竟然会不来!

  “啊楸!”正在往七中赶来的某人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还吓了旁边的女伴一跳。

  “问他干吗?”吃了枪药一般,冯行的口气弄的原浩一愣。

  现在冯行最高兴的事是原浩来了,而最郁闷的事就是有个臭小子没来。

  看到原浩疑惑的眼神,冯行当然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是那个臭小子的作为确实让他很生气!你不来你和我说一声吗!非得给我们一个惊喜,可是这样的惊喜谁受得了。

  “估计、应该、可能不会吧!”冯行虽然是这样说,其实是他对云飞还抱有一丝期望,希望他会来,因为虽然他的到来对这场比赛没什么影响了,可是只要他真的来了,那么下一场,或者以后的比赛那他就一定会来,那时侯……

  没有在继续搭理冯行,得到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以后,原浩就知道今天想和云飞一起打球的愿望是实现不了了,哎!看来要想超过你还要等等啊!

  超过云飞就要先和云飞在一起配合打球,这是原浩脑袋里总结出来打败云飞的最简单方法,在和云飞的配合中锻炼自己和提高自己,然后寻找云飞的缺点和不足,准备在下一次的挑战中一举获胜,这就是原浩的雪耻A计划。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震撼么,这样的一个队友。”

  “是有一点!不过他并不是真的完美啊,虽然他的实力真的很不错,不过这样的一个无底洞在碰到像七中这样的软柿子的时候才会好用吧!要是真碰上二中、一中那样的强队,他还会有用么?我很怀疑呢?”虽然还带着兴奋,可是李天还是提出了略带酸味的评价,这个原浩实力确实很强,可是这种只要球、不传球的独断打法究竟能让十一中走多远,他可没有这样的自信。

  “是啊!咱们队的位置太单一了,得分后卫和小前锋竟然差不多集中在了一起。你、冯行和原浩,你们三个虽然都可以打控球,可是三个只会看脚下,不会抬头运球的家伙怎么可能真正的知道控球的含义,我们这个地方差太多了,碰到真正的强队,这个弱点绝对是我们最大的软肋!”于冰不无担忧的说,主力中的三个最擅长的都是得分后卫,小前锋,而控球后卫竟然只能是客串,这会是好事么?绝对不是!当碰到一中、二中那样的强队时,他们一定会利用这个弱点!那时侯我们该怎么应对呢?

  “好了,先不说那些了,比赛开始了!现在我只想看看那小子究竟还能怎样疯狂。”李天打断了于冰的思考,对于和自己打相同位置的原浩,李天的感觉是真的很怪,即兴奋又恐惧,他自己都说不清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我也想看看呢!”于冰当然懂李天的意思,虽然他原浩真的很强,可是就这样把老大的位置让出去,他们还是真的不甘心呢,他们可是同样有着作为篮球手的自尊!那是不愿屈于人下的骄傲!

  ……

  “嘟~~~~~!”

  比赛再次开始,七中控球!

  江海涛虽然被对手强大的实力所震撼,可是他是那样就会放弃的人么?当然不,即使他的教练的口气中也有了放弃的打算和认输的无奈,可是他江海涛不会。在真正的倒下之前,他就会一直战斗,直到流尽身体内的全部汗水,丧失自己的所有体力和斗志,否则他绝对不会放弃,这就是他江海涛的骄傲!你们要小心了,因为流血必不可免!

  防守他的是原浩,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两人之间的对决那是关系到比赛走向的关键,也可以大胆的说,他们俩谁在二人之间的比赛中获胜,那么他的球队也就会取得比赛的最后胜利,这是关系生死存亡的一对一碰撞。

  江海涛还是相当紧张的,虽然他是一个奋斗不止的战士,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敌手的时候,说不紧张那绝对会是假的,就算你有再大的决心,在真正碰到的时候,你还是会不由自主的颤抖。虽然那不一定是害怕的抖动。

  原浩可没有江海涛那样紧张,因为江海涛还不配让他原浩紧张,真正能让原浩完全认真的人只有那个人,其他人么?在他看来就只是一个余兴节目而已。

  这次江海涛的突破很坚决,毕竟已经有将近半节的时间没有得分了,他知道拿分是让所有人恢复气势最好的办法,让所有七中人重新复活的唯一途径。

  可是原浩依旧没有放行的打算,他直接在外面就把江海涛拦了下来,在原浩看来江海涛那缓慢的动作和乌龟没两样,这简直就是考验他的耐心啊!

  现在所有七中人悲哀的发现,连得一分都是那么的困难,他们还能有什么乞求,就这样认输么?

  江海涛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水,他根本就没有突破的可能,在真正见识了原浩近乎完美的防守以后,他才知道以前的他是多么的幼稚,这样的防守就像去年的陈晨,那个永远平静的面孔突然被面前这个嚣张的模样所替代,就在思绪摇摆的那一刻,江海涛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

  终于赶到了!

  从明亮到瞬间的黑暗,跑过了长长的通道以后,最先呈现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显赫的记分牌。

  71:55

  领先的竟然是十一中,难道十一中有这样强悍的实力么?

  时间已经指向第四节的最后一分钟,那么也就是说,我不用上场了!看到这样的局面我还是感到相当奇怪的,毕竟中年人找到我的时候,可是说十一中相当的脆弱啊,难道他骗我!

  当我的目光落到十一中的休息区以后,所有的疑问都烟消云散了,这小子竟然也在啊,那这样的结果也就不是很意外了。

  终于等到了,等了好久了呢,你现在虽然不能上场了,可是以后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原浩的目光一下子热了起来。

  那是多么炙热的眼光啊,但是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原浩气得咬牙切齿的,那顺贴的头发好象都立起来了,只差没接上电线当发电机了!

  这时我知道这代表我们的孽缘开始了^_^。

  于雪一直跟着我走进了体育馆,在看到记分牌以后,她觉得一切过的好快,她不是对比赛有什么留恋,而是这么快就要和他分开了,真的好舍不得。于雪的眼里早已经没有了什么比赛,‘现在的我只在意你,我喜欢的你。’她的眼中散发出这样的讯息,但是我却没有注意到!

  时也、命也、运也!非吾之错也!

  ……

  “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冯行一把拉住了离开的我,喘气的说到,也难怪他这么累,刚刚比完赛,却还要面对队友之间的不和,然后又要跑出来追我这个外人。

  耸了耸肩,然后用冰冷的不似人类的眼神注视着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我来就不代表我接受你,更加不代表我可以允许你可以这么亲密的和我接触,现在你还没这个资格。

  一惊!冯行当然知道了哪里的不妥,虽然很不甘,但是他还是松开了自己的手臂,既然你都来了,就说明你接受和我们在一个队一起打球,可是为什么你还要表现这样冰冷的一面呢?

  看着他的手逐渐离开自己的身体,我没有再搭理他,转身就要走人,虽然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还能接受你,可是在这里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我讨厌其他人那些眼神!而我不必忍耐不是么?

  张了张嘴,冯行举在半空的手无力的落了下来,他不知道怎么问才好,他当然看的出来毛病在哪里,可是他说的又有什么用,他没有理由只有嘴巴就能让队友相信云飞的一切,他也不可能用嘴巴就消除云飞心里的那层隔阂。所以他只有沉默,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无奈的选择。

  ……

  当我赶到球场的时候,比赛已经接近了尾声,所以我没有打算去见其他人,可是因为旁边那个女孩的存在,我还是被大家发现了,迎接我的没有一声问候,甚至一个问好都没有,那个时候我是真的感到悲哀,不知道是为了谁,是我自己还是为我面前这些冷漠的人。(比赛还没有结束,冯行他们还在比赛)

  我很明确的感觉到我是属于不受欢迎的一类里,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从他们的一眸一动,我是被遗忘的一个,也是被忽略的一个。这样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原本在我来的时候,我的面部表情因为于雪的存在而没有携带寒霜,可是在看到了这些所谓的队友以后,哼哼!

  比赛结束后,我没有和谁说什么,没有去祝贺、没有去恭喜。只是看了一眼原浩就转身走出了这个让人透不过气的体育馆,比赛已经完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虽然我走的时候有一些留恋,留恋球场的那种激情、那种疯狂、还有那种魅力,不过很快那就被我压抑了下来,我不需要这些,一个人在自己的球场一样可以的不是么?

  ……

  原浩已经被所有人接受了,因为他的能力,因为他的表现,他已经征服了所有十一中的队员,他可以说是已经初步融入了这个球队中,现在每一个十一中人对他很友好,更确切的说是尊敬,他是拯救十一中与失败中的救世主,他有被敬重的资格。

  原浩看到我冷酷的留下背影走人,他先是惊讶的神情浮上了脸庞,后来是怒气冲宵,你就这样看不起我么,我的实力在你看来,连让你留下的资格都没有么?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走,他没看懂我和其他队友之间的情况,因为他认为十一中的人应该也知道我的实力的,而对我这样一个强大的人,他当然不了解为什么我所受到的待遇会和他差这么多。

  因为被队友包围到一起庆祝,挤不出人群的他只能用怒火中烧的视线盯着我的离开,但是看着那萧瑟的身影,他不禁想到,那是怎样的孤单呢?他被这样的背影所撼动了,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懂这个背影的含义,那是他曾经拥有的孤独。

  你也孤独么?

  于雪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坚强的她在看到这种伤心,这种寂寞以后会如此的无法自已,会完全的把握不住她自己的情绪,她好难过这样的悲伤存在她喜欢的人身上,为什么会这样呢?

  现在的她当然不会懂!

  ……

  下午的比赛是在市中体育馆进行的,十一中的对手当然就是实力并不强大的市立高中,战胜了七中的十一中现在可以说是名气大燥,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继二中和一中以后的第三个热门学校,他们已经被列到了各队注意的名单中。

  市立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市立是一支整体能力相当突出的球队,虽然没有核心也没有什么抢眼的球员存在,可以同时存在五个中锋、也可以同时包含五个后卫,这就是市立的特点。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任何位置得分。

  虽然市立也有一定的实力,可是在比赛中却完全找不出这个实力究竟体现在哪里,因为他们突破不了来自十一中的强韧,那样的防守是市立对付不了的。

  没有任何悬念,在原浩的带领下,十一中轻松晋级下一轮,继续他们的黑马本色。

  可是十一中的异军突起并没有对比赛的大框有什么改变,因为他们只是替代了去年七中扮演的角色而已,其他学校的胜负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二中和一中依然走自己的血腥之路,没有任何一个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能给他们留下哪怕是一丝的伤痕,他们是兵不血轫的走过来的。强大!依然是只有这两个队才配拥有名词。

  ……

  “我不喜欢那些队友!”

  慢慢的运着手中的篮球,我并没有回头,可是我知道后面的人一定是他,这个脚步的节奏和声音自己已经很熟悉了,熟悉到我可以背对着他认出来。

  “为什么!”冯行禁不住问到!

  冯行是知道那些桀傲不驯的队员们对我有些冷落,但是我也没给大家了解我的机会啊,不了解当然就不能对我太热烈啊,这谁都知道啊,可是我刚才的话那么决绝,这就让他有些摸不找着头绪了,除了这个原因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呢?因为他感觉到出来我非常的喜欢篮球,而且非常想去赛场上拼搏和奋斗,可是我为什么还要隐藏自己的思想和愿望呢?还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话呢?

  为什么我不去放飞自己的梦想,打开自己的枷锁勇敢的出来面对呢?呜,他觉得自己的头变得更痛了!

  我没有再搭理他,说不喜欢还要理由么?理由你自己去想,你应该想的到的。

  看到我又一次沉默,冯行其实也很无奈的,毕竟他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他当然不了解我心中所想的,当然更不明白我固执的理由,因为这不是理智所能控制的,这就是人的一种感觉。不舒服的感觉,一种连解释都不需要的感觉。我们彼此间又陷入了难堪的沉默,我依然那样自愉自乐的打着我的篮球,我的眼睛和身体已经慢慢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虽然他并不碍事,可是我还是不舒服他在面前就是了。

  “明天你来么?”

  最后还是他打开了沉默,我顿了一下,没有回应什么。

  把球在自己的身前不断的变换着,冷不丁的我冒出了一句:

  “需要么?”

  本来已经准备放弃的冯行愣愣的看着有一丝丝改变的我,虽然还说不上什么大的改变,可是他知道我这样问就说明有戏。那么……他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狂喜。

  “是的,一中和二中!”他没有再说什么,他相信我是知道这两个学校的,那么这两个学校所代表的含义也就再明显不过了,我会去参加比赛么?

  “时间!”我的冰冷又窜出了嘴唇,是你们么?我的思绪飞到了上次在沿江球场看到的那一切,那两个强大的对手。

  “上午九点!”冯行有点迫不及待的说出了比赛的时间,我可就是在等你啊,有了你的十一中实力一定会强上不止一个档次,那时候我们就有实力和二中和一中争锋了。

  “看看吧!”我还是没有看冯行一眼,说完话我就停止了继续投篮的动作,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我没有说再见转身就走了。

  ……

  “明天见!”

  看着我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冯行轻声的说道!现在他的满足感可是相当的厚啊,终于!终于!你终于要出来了!

  明天就要和你们比赛了么?

  陈晨、杨光!

  ……但看夕阳斜下,尔君慢行影狭,忽然晚风骤起,飘下片片落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