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青天斩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刘府四

青天斩妖录 浮生偷猪 2060 2021.07.23 17:51

  “师傅,我们这是去干嘛?”杨羽悄声问道。

  从进府到现在,他都没帮上老道什么忙,只能傻站在一旁,心里很是不爽。

  怎么说也是老道的开山大弟子,怎么就变成了喽啰一般的角色。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只有切身了解过此地的情况,才能想出对付恶鬼的万全之策。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力所不及,也能趁现在布置一些后手,以防万一。”

  老道向杨羽解释到,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当然,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师父,难道府里真的有鬼!”杨羽一脸诧异道。

  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对于鬼神之说,杨羽向来是保持怀疑态度。哪怕重生在了这方世界,也依旧如此。跟着老道修行,不过延续上辈子的梦想罢了。

  当个闲云野鹤的道士,告别无尽无休的工作,寄情天地间。

  遗憾的是,在为梦想而拼尽全力的时候,他过劳死了。

  “有,看样子还不止一个呢。”老道鼻子微微耸动,似乎闻到了什么。

  “还不止一个。”杨羽声音忽地拔高,就连呼吸声都变粗了不少。看他的神情,既兴奋,又有些恐惧。

  经过一间厢房的时候,老道停住了脚步。叫住了埋头前行的小厮,指着屋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少爷的房间。”小厮顺着老道指着的方向看去,不假思索道。

  “师傅!有问题?”杨羽侧头问道。

  老道用鼻子嗅了几下,摇了摇头。

  虽然有股鬼怪特有的臭味,却并不浓郁。

  以前老道跟杨羽提过,想闻到妖魔鬼怪的味道;除了凭借自身修为以外,还可以借助法器。杨羽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反倒是认为老道在唬他。

  世上哪里有鬼。

  自然也没有好好修行,更别说是讨要法器了。

  所以现在只能跟在老道身旁干瞪眼。

  杨羽下定决心,如果真的有鬼。他一定洗心革面,跟着老道好好修炼。

  三人走到后院的时候,一阵怪风刮了过来,小厮顿时就打了个冷颤,哆嗦道:“好冷的风。”

  本以为怪风会径直刮向老道,怎知还没近身就自动消散了。

  老道顿时面露不悦道:“装模作样。”

  “师傅,有情况?”杨羽见老道停了下来,嘴上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不打紧。”

  几人继续往前走,行至后院。

  只见一座凉亭,立于荷塘碧水之上。尺高的白石栏,倒映在水中,仿佛别有洞天;而靠墙处还立着一座三四人都环抱不住的假山。

  只是不知为何,院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忽然,老道从怀里掏出一张治鬼符,向着那座靠墙的假山,嘴中念起:“天师神咒,急急如律令。”

  随即把黄符往假山的方向掷去,去势甚急,好似飞镖、暗器。

  眨眼之间,黄符便“啪”的一声贴到了假山之上。

  杨羽见老道出手了,急忙躲到他的身后。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即转身逃走,绝对不当拖油瓶。

  越是紧张的时候,时间就越难过,每分每秒都像是煎熬。

  等了好一会,杨羽额头都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也没有见到假山有什么动静。

  “师傅,现在是什么情况。”杨羽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道捋了捋他的山羊须,面露沉思之色:“可能是为师想多了。”

  “继续带路吧。”老道朝蹲在地上的小厮说道。

  方才小厮见到老道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了符纸,以为真碰上那鬼了。急忙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听到老道的喊话,这才战战栗栗地站起身,犹如一只惊弓之鸟。

  “要过去看看吗?”杨羽指着假山问道。

  “先找刘老爷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老道摇了摇头,临走前还不忘多看了两眼那座假山。

  “那要准备些后手吗?”杨羽瞥了一眼后门道。

  “又不是打不过。”老道直接拒绝道。

  “更何况府内还有数十条人命,等着我们救呢。”

  想不到老道还有济世为怀的一面。与以往知难而退,先溜为敬的样子截然不同。瞬间就拔高了在杨羽心中的形象。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真的有鬼的基础上。

  “你晚上起坛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老道拍了拍正在沉思的杨羽,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啊?”杨羽顿时一惊,“不是师傅你亲自出马吗?”

  “小妖小怪也要你师父出手?”

  “可我没学过怎么抓鬼啊。”

  老道嘿嘿一笑道:“为师亲自指导,保证你一学就会。况且,你这种童子对付鬼怪最合适不过了。”

  “师父你不也是童子吗?”杨羽鄙夷道。

  “童子?开什么玩笑!你师父我会是童子?”老道闻言,立马义愤填膺道。

  见杨羽一脸不屑,翻了个白眼,转而脸上泛起追忆之色:“你师傅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身边终日美女环绕。单单跟你说那些风流韵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那你怎么当了道士?”杨羽上下打量老道,试图找到他曾经是美男子的证据。

  “那还不是因为……”不等老道继续说下去,刘庸便迎了上来,迫不及待地问道,“道长,可有发现。”

  老道点了点头,“略有所获”。

  “有些事想跟刘老爷你确认一下,还望如实相待,否则休怪贫道无能为力。”老道一脸严肃地盯着刘庸说道。

  “刘某定然知无不言。”刘庸抹了抹额头的汗珠。

  “近日府中可否有人上吊自缢。”老道开门见山地问道。

  本来还有些嘈杂的厅堂,顿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仅剩下几道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刘庸根本不敢直视老道如炬的双目,只好背过身来,在厅堂中来回踱步。

  “有道是,家丑不外扬。”刘庸抬起头,几人脸上一一扫过,幽幽叹息道:“现如今刘府遭此劫难,生死存亡之际,也顾不得许多了。”

  文人最重名节,刘府虽不是书香门第,但在同安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若不是性命攸关,刘庸情愿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也绝口不跟外人提起这件事。

  “大致半月前,贱内的贴身丫鬟--小翠,上吊自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