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青天斩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刘府二

青天斩妖录 浮生偷来半本书 2425 2021.07.22 13:59

  恰逢明月初上,借着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刘府门口摆放着的那对威武雄壮的石狮。

  虽然此时大门紧闭,但是府内灯火通明,荧荧直上。

  师徒二人相视一笑,果然是大户人家,看来今晚有着落了。

  叩动门环后,一个小厮将紧闭的大门打开了条缝,从门内探出头来。

  只见门外站着两个道士,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其身上穿着都是些破旧道袍,还有不少补丁,准是过来混吃混喝的。

  不禁没好气地说道:“化缘请到后门。”

  说罢,便要把门关上。

  “且慢,你看这是什么。”

  杨羽把刚揭下来的告示亮了出来。

  想必这小厮看到这张告示,定会大吃一惊,为他的草率而后悔。转头就要把他们恭恭敬敬地请进府里。想到这里,杨羽忽然就明白了老道所谓的妙计。

  杨羽用懂了的眼神望了望老道,老道捋了捋他的山羊须,大有孺子可教之意。

  小厮看了看告示,又看了看这眉来眼去的两人,断言拒绝道:“这几日颇多揭了告示而来的人,结果都无功而返。像二位这般奇怪之人,恕我家老爷无暇接待。”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这般奇怪之人?”杨羽闻言怒上心头,揪住小厮的衣领,就要教训他一顿。

  不让他尝尝道家的铁拳,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等杨羽拳头砸下,老道就拦开了两人。

  向着小厮告罪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符,递给了他。

  “你把这张符纸交与你家老爷,让他贴身佩带一晚,便知道我等并非什么奇怪之人,而是要他要找的人。”

  “有病!”小厮整理了下已经起皱的衣领,粗暴地关上了大门。就要把老道给的黄符撕碎,以泄心头之恨。

  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还是决定交与府主--刘老爷。

  这几日,揭了告示到刘府的奇人异士不在少数。偏偏刘府的鬼没除掉,反倒一个个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轻则伤筋动骨,重则性命堪忧。而刘老爷也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万一这老道士给的符有效,解了自家老爷的燃眉之急。届时,定然不会少了他的赏赐,日后在刘府的地位水涨船高也不是遥不可及了。

  刘府外。

  “师傅,你刚刚不拦我的话,我非得揍他一顿。”杨羽愤愤地说道。

  自己怎么说都是个大好青年,竟被个小厮狗眼看人低,实属气人。

  “走吧。”老道倒也看得开,转头就走,也没有多说什么。

  见此,杨羽只好跟在老道身后,离开刘府。

  “有没有人开门追出来。”悠悠走了十多步后,老道掐指问道。

  杨羽侧身斜眼偷偷看了下,没好气道:“怎么可能有。” 

  “也是。”老道摇头一笑。

  “师傅,你刚才真不该拦着我的。”杨羽话语里仍有些不满。

  “何须你亲自动手,为师自有妙法。”老道早有预料地说道。

  “但是我们被拒之门外,今晚怕是又要流露街头了。”杨羽无奈道。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尽是如此。

  见老道没有回应,便继续道:“我倒是没什么所谓,就是担心您老人家……”

  “屁话少说。”老道嗤笑一声:“你心里打什么小九九我还不知道吗。”

  “今晚我们去住客栈。”

  “师父,这同安城里的客栈也有柴房可以借宿?”

  “今晚我们住的是上房。”老道洋洋得意道,还不忘瞟一眼杨羽:“柴房,亏你想得出来。”

  客栈内,掌柜紧紧盯着老道从怀里掏出来的,那枚足有十两的纹银。不禁疑惑到,这老道士哪里来的银子?瞧这身行头也不像身有余粮。

  难道是假的?

  杨羽也露出了和掌柜如出一辙的表情。

  刚刚进城的时候不是说已经身无分文了,兜比脸还干净,怎么现在又能掏出来银子了。

  难道是幻觉?

  “一间上房,顺便送些好菜好酒上来。”老道把银子抛给掌柜,淡然道。

  掌柜的接过银子,用袖子擦了擦,急忙放在口中狠狠地咬了下去。再三确认过没什么问题之后,立即摆出个大笑脸,吩咐小二道:“快带二位道爷上去,给我好生伺候。”

  “师傅,你这钱哪里来的。”小二前脚刚走,杨羽便迫不及待问了起来。以往老道身上摸出来的都是些碎银子,怎么今日就摸出了这么大一锭银子。

  要是法术的话,死缠烂打也要让老道教给他。

  “不可说,不可说。”老道摆摆手,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

  看这架势就知道了,哪怕杨羽躺在地上打滚,老道也不会告诉他的。

  一夜无话。

  第二日傍晚,杨羽才与老道一同走出客栈。

  本来白天的时候杨羽就想到城里逛逛,但被老道拦住了。说是晚上还有活要干,趁白天养好精气神,晚上干活才不累。

  杨羽尽管是满心狐疑,但还是应承下来了。

  毕竟,有累活、苦活的时候,他这个徒弟还是得冲在前头的。

  不多时,又到了刘府门口。

  “师傅,你说的活,还是刘府啊?”

  “正是。”老道搂了搂他的山羊须,示意杨羽道:“快去敲门。”

  “要是又吃了闭门羹,师父你在我心中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去。”老道重重地说道。

  这徒弟难道就不能对他师父有一点信心吗?

  吱呀。

  熟悉的挤压声响起,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又是昨天那个小厮,如同昨日一般探头察看。

  见到师徒俩之后,急忙拉开一侧大门,一瘸一拐地跑上前,涕泪并流道:“二位道爷,可算是等到你们了。”

  杨羽暗自诧异,怎么一晚过去这小厮就转了性子?

  难道是脑袋被驴踢了?

  要是昨天他有这般态度,也不至于差点挨揍了。

  细听之下,杨羽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昨日小厮把那张黄符交给了刘老爷。

  刘老爷将信将疑地把黄符带在了身上。

  当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昨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觉睡到天亮,并无异样。

  一想便知道是昨日那张黄符起了作用,急忙往身上摸去。可此时身上哪还有什么黄符,剩下的不过是些灰烬。

  刘老爷又忧又喜。忧的是黄符没了,今晚不知该如何之好。喜的是,终于看到了一丝转机。当他找来那个小厮,问起黄符是从何而来时。

  小厮支支吾吾言尽不详,刘老爷顿觉不妙,抄起竹鞭就往小厮身上招呼。还没打几下,小厮就被打得皮开肉绽,痛不欲生,急忙一字一句全盘托出。

  当听到两个道士都被小厮自作聪明“劝”走的时候,刘老爷差点被气昏了过去。本来站在一旁心疼不忍看着小厮挨打的其他仆人,此时也用一种要杀人般的眼神盯着他,恨不得将他活活打死。

  后来还是好心的刘夫人出言相劝,与其打死他,还不如让他去找这两个道士。

  找到了就饶他一次,找不到再好好炮制他。

  小厮忍着疼痛在城里找了一天,结果无功而返。整个人都不好了。哪里想到这两人竟在客栈里呆了一日不出门。

  眼看夜幕就要降临,想到刘府上下对他的态度,更是让他备受煎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