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青天斩妖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因由

青天斩妖录 浮生偷来半本书 2330 2021.07.24 12:36

  小翠,年方二八。虽不是美人之姿;但也算上是清新脱俗,凹凸有致。

  那日,小翠陪刘夫人逛完后院,回去便发现身上的玉佩不见了。

  那玉佩是她父母送她进刘府当丫鬟的时候,特意留给她的。小翠平日里对这块玉佩视若珍宝,把对家人的思念都寄托在了玉佩之上。

  此时玉佩丢失了,心中自然是惊慌不已。

  刘夫人也知道玉佩对小翠的重要性,便让她自个到后院找去。结果恰巧被刘府的大公子刘观境碰到了。

  这刘观境平日里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不是在赌场赌彩一掷,就是在青楼夜夜笙歌。极少会回府,除非是把银子挥霍完了。

  每次回府找刘老爷拿钱的时候,经常对府中女眷毛手毛脚,是个十足的浪荡子。

  自从他某次瞥见刘夫人身边的小翠后,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向小翠下手。

  奈何府内的女眷大都对他敬而远之,加上小翠是刘夫人的贴身丫鬟,愣是没让他找到什么下手的好时机。

  此刻,刘观境见小翠在后院躬身而行,神色慌张,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顿时色从胆边生,心生一计。

  只见他旁敲侧击地套出小翠要找的是玉佩,便告诉她那玉佩被他无意间捡到了。现在就放在他的房间里。

  小翠心里虽然对他有所提防。但因为一直没有找到玉佩,心中慌了神,一时间竟信了刘观境地鬼话。

  等众人找到小翠的时候,她正椅着凉亭的围栏。只见她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宛若一个疯婆子,下身的摆裙还有丝丝血迹。

  众人哪里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

  但碍于刘观境的淫威,还是要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面对众人的喋喋不休,小翠只是紧紧地抱住双膝,嘴里不断重复着:玉佩、玉佩、玉佩……

  众人见她神志不清,便送她回去休息了,准备第二日再好好开导她。

  第二日一早,便发现小翠身披红衣,自缢在了刘观境的房门前。

  自此以后,刘府便变得鸡犬不宁。

  老道听完后,神情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大有转身离去的念头。

  杨羽听得更是牙痒痒,想不到还有这种欺男霸女的牲口,真想一刀剁了他。

  “道长?”刘庸见师徒俩脸色一片阴沉,轻轻地唤了一声。

  “畜生。”老道咒骂一声,不耐烦道:“刘观境呢?”

  “那不成器的东西已经被我逐出家门了。”刘庸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珠,生怕说错了话,惹怒了老道。

  老道一听,哪里还不明白刘庸是在袒护刘观境。名义上是逐出家门,实际上却是让他到外面躲避风头。

  老道随即背过手,掐了掐指头,紧皱地眉头才稍显宽慰。这一幕藏得很紧实,只有站在身后的杨羽注意到了。

  刘庸见其不再追问刘观境,神色也有所缓和,打心底缓了口长气。

  “小翠的尸身现在何处?”

  “当日便让管事运到城外烧了。”怕老道不喜,刘员外急忙解释道:“她当时穿着红衣自缢,看上去实在渗人得紧,所以才出此下策。”

  做贼心虚!

  杨羽心里一阵鄙夷。

  见师徒二人眼神不善,刘员外直接喊来了当事人:“周管事,你与二位详细说说。”

  周管事硬着头皮说道:“那日……”

  不等他细说,老道便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杨羽开口问道:“师傅,不对劲吗?”

  “照理说,尸身被烧掉以后;量她有天大的冤屈,也随之烟消云散了。”老道略显疑惑。

  “那会不会是尸体还没烧掉。”杨羽脱口而出。

  老道眼睛顿时一亮,眉间的不解一扫而空:“要是尸体没被烧掉的话,那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刘庸却是心头一紧,整颗心咚的一声跌入深渊。随即便用快到要吃人的目光盯着周管事。周管事的身体顿时抖得像个筛子,不断地冒冷汗,就连后背的衣服都被打湿了。

  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周管事终于忍受不住,啪的一声跪倒了。

  “周管事,你最好解释解释,否则你休想走出刘府大门。”刘庸脸色铁青,厉声喝道。

  “老爷,你听我解释。”周管事四肢并用,爬到刘员外身前,拼命磕头求饶。

  不出几下,地面之上便留下一滩猩红的血液。

  见周管事只是一昧地磕头求饶,杨羽上前抓住他的肩膀,喝道:“先把事情说清楚。”

  “还不快说,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刘庸指着周管事的鼻子骂道。

  “那日,老爷叫小的处理小翠的尸身。”周管事一脸凄然地回忆道。

  那日,周管事刚吩咐两个仆役,把小翠的尸身从屋梁上取下。耳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虚无缥缈的女声:周管事……

  “谁?”

  周管事猛地一回头,身后并无他人。反倒是那两个仆役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不出片刻,如出一辙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周管事再次回头,道:“是、是谁?”

  依旧是那两个仆役,周管事顿觉一股凉意从脊梁骨直往上冒,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惊恐之下,便催着两人快些把小翠的尸身运出府外烧掉。

  还没出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周管事觉得浑身上下凉飕飕的,壮着胆子大声喊道:“是谁?滚出来?”

  周围依旧是一片静谧,只有他和两个的仆役面面相觑。

  周管事顿时感觉两眼发黑。一阵天旋地转,便摔倒在了尸体旁。仆役壮着胆子叫醒了昏迷的周管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让打发了。

  俩仆役也没多想,以为是周管事想秘密地处理掉这具尸体。

  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怎知,周管事趁着四处无人,背起小翠的尸体,左拐右拐地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最后去到了后院的假山处,将尸体丢进了废弃的水井之中。

  “尸体落入水井之后,我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周管事继续说道,只是越说越让人心惊。

  看着缓缓沉入水中的尸体,周管事既不敢自己下去捞起来;也不敢叫人过来打捞。

  要是被刘庸知道他干了这么一件糊涂事,丢了管事的职位不止,怕是会被打个半死。

  周管事思前想后,将心一横,决定将错就错。用被褥装作是小翠的尸体,拉到城外烧掉了。

  “你是说那天我看你拉出去的,根本不是小翠的尸体,而是一床被褥?真的尸体一直在府中。”刘员外越说越气。胸膛也跟着起伏不定,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千算万算,竟然被他深信的管事给骗了。

  “每次想跟老爷你说这件事的时候,嘴巴却总是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周管事面如死灰地说道。

  “你是被鬼迷了心窍。”老道冷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