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设师的第五恋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三)张玉靓发现陈岚手腕上戴了个宝贝

人设师的第五恋情 方歇 2071 2019.07.12 20:35

  陈岚拉着张玉靓往餐厅走,一边走一边说:“正好咱们都没吃完早饭,一起边吃边聊。”

  陈岚早就发现,张玉靓手上戴着的玉扳指,是姜奂的。

  往餐厅走的时候,张玉靓突然发现,陈岚穿得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但是,她手腕上却戴着一个羊脂白玉镯子。

  张玉靓真想过去摸一把,但却又不大好意思,心里痒痒得很。

  这坐在客厅的一家子人又闹闹哄哄地去了餐厅。

  姜云舟全程没怎么说话,但是一直竖着耳朵听呢。他对这个女孩看上去也非常满意,谈吐大方,吃相也显得文文静静的。

  “大玉儿呀,你父母是做什么的?”陈岚吃饭的间歇问道。

  “他们都是医生,中医。”张玉靓笑眯眯地说。

  “哎呀,医生这职业好呀。怪不得能养出一个这么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姑娘。”陈岚心里越来越满意,她笑眯眯地说道。

  “阿姨,听阿鸯说,你是做买卖的呀?”其实,姜奂从没跟张玉靓提过陈岚是做什么的,这纯属她套话。

  “我呀……不是什么买卖,也算吧,开了个房产中介。”陈岚轻描淡写地说,“你和姜奂处朋友多久了?我家姜奂这孩子有时候挺犟的,要是惹你不高兴,你就找我,我给你做主啊。”陈岚又问。

  “我们在一起半年多了,他可体贴人了。”张玉靓说道。

  这一顿早饭,陈岚把想打听的都打听完了,姜云舟把想听的也都听明白了。最后送两个人出家门时,姜云舟破天荒地对姜奂说:“有空就带着大玉儿回家吃饭,想吃啥,提前告诉你妈,让她去买,做好。”

  姜奂僵硬地点点头,心里那种滋味很奇怪,说实在话,有点想哭。

  他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因为他爸的一句话,就想哭。

  下楼进了车里,张玉靓张口就问:“阿鸯,阿姨戴的那个镯子……是和田玉的吗?”

  “那个你别想了,我妈说,她把别的都给我,就那个镯子,将来是要给我姐的。”姜奂心里想笑。

  “姜行,她不是你堂姐么?又不是你们家的人……”张玉靓不甘心,就此存了把那个镯子夺来的念头。

  当天,张玉靓想找李内牛继续联系外星人那边,不想李内牛却生病了,在家一直不出来;她想去找柒柒,却发现柒柒早已经把店面都兑出去了,于是只好带着姜奂回公司,忙活了一天常规事务。

  晚上,两人甜蜜地执手回家,刚进门,张玉靓就搂住了姜奂:“老公,今天人家都……”

  姜奂的手机响了,是妈妈陈岚打来的:“阿鸯啊,问问大玉儿,想吃点什么?妈给你们做好了,明天一早就送过去!”

  一夜无话。

  姜奂一早悄悄去了医院。

  医院这个地方,姜奂一直不太喜欢,有几个身体健康的人会来这呢。来这里的人多半愁眉苦脸,一身病痛。姜奂也是这众多愁眉苦脸的病号中的一员。他最近左腰总是隐隐酸痛,这男人对自己的腰是最在乎的,身体哪疼都可以忍一忍,挺一挺,唯独这腰,有点风吹草动,必须谨慎对待。

  一大早张玉靓出门上班,他也就出门往医院去了。张玉靓问他干啥去?他还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去看腰,随便扯了一个工作的幌子,说是去找人设素材。

  张玉靓半信半疑,不过也没时间深问,谁让她有个会着急要开呢。

  姜奂从门诊大夫那里出来,又去窗口交款,接下来他要排队做一个彩超,大夫怀疑他腰疼是肾的问题。这可是姜奂最不想听到的诊断,他等着做彩超的空挡,脑子里想了不少比较坏的情况,越想心越凉。他敢保证,如果自己肾有问题,导致那方面不行了,张玉靓指定立马让他滚蛋。

  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当别人问起两个人为什么分开时,张玉靓再说上一句,他那方面不行。听到回答的人,那副嘲笑的嘴脸,姜奂已经在脑海里生动形象地自我演绎出来了。

  他开始算计自己手里有多少钱,无论得花多少钱,这病他都得看,还不能声张,得自己偷偷摸摸地看。

  姜奂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彩超室,大夫拿着仪器在他腰上弄了一阵,姜奂小心翼翼的问:“大夫,我这肾问题严重吗?”

  彩超的医生本来不想搭话,不过见姜奂是个长相不错的小帅哥,便乐了一下,说道:“你就是有个结石,看着有点大,把结石碎了就行。”

  这个回答一听完,姜奂就乐了。肾结石啊,他听说过,这个看样子没啥事,是个男的多少都有点。

  姜奂拿着彩超单子往门诊处走时,如释重负,脚步都比之前轻快不少。

  也是在姜奂做彩超的这一天,也是在这家医院。在他们3楼的住院部里,那一层都是新生儿和刚生完孩子的妈妈。就在那3楼走廊尽头的317单间病房里,发生了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的杀人案。新生儿、产妇、产妇丈夫,三人在同一间病房内身亡。

  此时的姜奂还等着机器叫号,去门诊让大夫看彩超结果,就听见楼下呜呜泱泱,吵吵嚷嚷的,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死人了。死了三个。”

  然后本来坐着排队等号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跑到围栏处往楼下张望。姜奂本着“万事都有可能成为素材”的原则,也跟随着大部队跑到栏杆处往下望。

  他看见几批警察表情严肃的往医院后侧的住院楼走,姜奂也紧跟着下了楼。在住院部发生的命案,他在门诊大楼里也看不明白个什么,索性就跟到住院部去看。

  住院部门前早已经停了不少辆警车,门口也有警察把守。姜奂只能和众多围观群众一样,站在外面伸着脖子往楼里张望,企图能看见点警察不让看的东西。很遗憾,就算把脖子伸折了,也什么都看不见。他又把目标转成去观察进楼里的警察,想从他们的面部表情上观察出个四五六。警察个个表情严肃,有两个从案发现场出来的警察,一个对另一个说:“真没人性啊,那么点儿个孩子都能下得去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