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这是有人想算计我吗?(撒泼打滚求票)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76 2021.04.03 18:30

  “有劳杨妈妈传话了。”周寂从袖中摸出一片金叶子放在桌上,转身看向范若若,笑道:“他只是吓唬你而已,并没有真的生气。”

  范若若撇了撇嘴,虽然知道周寂说的是实话,但还是有些发憷。

  “周公子说的对,范公子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没有真生气。”杨妈妈绕过桌椅,指尖从桌面轻轻那么一滑,金叶子便落进了掌心,喜笑颜开道,“再说了,我们这儿啊,时常会有女子前来,有些人呢,真的是一起陪同过来看歌舞的,还有一些则是那些同行过来长长见识罢了。范姑娘不必介怀。”

  “真的是这样吗?”范若若有些不信。

  杨妈妈掩嘴笑道:“如果不是,又怎会有‘男左女右’的规矩流通呢?”

  范若若心中稍定,转而问道:“那我哥呢?他这会儿在什么地方?”话一出口,范若若暗道糟糕,范闲今晚来醉仙居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她这一问不会给范闲造成什么破绽吧?

  杨妈妈眼中闪过莫名的意味,笑道:“司姑娘醉心范公子文采,正与他在画舫夜谈呢。”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底是在谈什么,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周寂轻咳一声,起身道:“罢了,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是送你回府吧。”

  范若若连忙跟上,两人离开醉仙居,周寂把她送回府上,才转身离开。

  繁星灿烂,夜色微凉。

  范若若站在门口看着周寂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黑夜里,一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另一边,范闲与藤梓荆将郭宝坤一顿暴揍,得知藤梓荆家人并未害死的消息,正想找王启年理论,正好在街头发现了对方的跟踪。

  见到藤梓荆未死,王启年将事情原委一一道出,并且带两人前往城外,让藤梓荆一家得以团聚。

  周寂对此毫不知情,就算知道,也无暇理会。

  因为有一件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回到家中,周寂低头看去,门闩处夹着的一根头发已然挣断,地面虽无脚印,房间亦和走时无异,但他明白,有人对他下手了。

  坐在桌前,抚摸身前的剑匣,指尖用力,剑匣表面凹进一道近乎不可查觉的痕迹。

  有人来过。

  是第二层的长公主,还是第三层和第四层的二皇子或太子?

  还是千层饼陈萍萍?

  周寂没有怀疑庆帝,作为养蛊的人是不会把手指伸进蛊盒拨弄,只要巴雷特的事情不暴露,庆帝绝不会掀桌。

  剑匣体型很多人都有见过,但细节纹饰只有近处观察才能得知。

  闭上双眼,周寂好像看到了一伙人推门而入,有人给剑匣称重,有人绘制剑匣纹路,有人揣摩金属材质,相互之间合作默契,进退有序。

  仿制一只以假乱真的剑匣绝不是这一会儿功夫能做到的。

  对方并未带走剑匣想来是为了争取时间仿制,等他们仿制出来以后,才会另寻机会调换。

  而整个京都能做到这些,且不留痕迹的地方只有一个。

  鉴查院。

  “我与范闲的关系陈萍萍自然已经知晓,按理说他暂时不会对我下手,不过此人心思太过复杂,也有可能故意放手长公主暗害我,用来促进范闲成长。”

  周寂突然想起原作中的一个关节。

  牛栏街刺杀。

  眼下范闲身边多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刺杀之事恐怕会横生变故,所以就想着借机对我下套,让我无暇援助范闲?

  周寂睁开眼睛,透过茫茫夜色,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

  天色将明。

  周寂仿若无事的院中晨练,耳畔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正朝这里走来。

  周寂打开大门,看着神色焦急的范若若,笑道:“若若姑娘怎么了?难道是昨天去醉仙居的事让范大人知道了?”

  范若若满脸细汗,想必是一路赶来,心急如焚,顾不得周寂的玩笑,着急道:“快去帮帮我哥,他被京都府衙抓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周寂引她在院里歇息,倒来一杯清水,微笑道。

  范若若哪里有心情喝水,焦急道:“就在刚刚。京都府衙说郭宝坤昨晚遇到歹人偷袭身受重伤,行凶之人就是我哥。”

  “眼下我哥已经被带去府衙,请你帮帮我哥。”

  周寂心下了然,安慰道:“没事的,范闲昨晚夜宿醉仙居就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眼下有靖王世子做证,郭宝坤是奈何不了他的。”

  周寂一条条的给范若若解释当前的京都局势,根据记忆里的大概走势以及这几日的了解观察,挑选着可以说的东西宽慰范若若。

  话虽如此,范若若还是有些担忧,接过周寂递来的清水,怎么也喝不下。

  周寂颔首道:“既然你还担心,那我们就一起去府衙陪审,顺道接你哥回家吧。”

  范若若连忙点头,拉着周寂的衣袖急匆匆的就要出门。

  周寂回头看了眼房中的剑匣,眼神闪动,跟着范若若赶向了京都府衙。

  每个时代都少不了喜欢看热闹的人,护着范若若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就看见范思辙提着一把大剪刀气宇轩昂的堵在府衙门口与衙役对峙。

  “思辙。”

  “姐,你终于来了。”范思辙看到范若若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又瞅见身边的周寂,埋怨道:“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里面怎么样了?”范若若探身朝大堂张望,只看到堂中站着的几个人影,提起的心放下了一些。还在站着就说明梅执礼还是卖了司南伯的面子,没有刁难哥哥。

  范思辙恶狠狠的瞪了衙役一眼,退到范若若身后,嘟囔道:“他们不让我进,我也不知道呀。”

  范若若一脸求助的看向周寂。

  周寂朗声说道:“堂外有范家证人求见!”

  “堂外有范家证人求见!”

  梅执礼素来谨小慎微,和稀泥和了半辈子,眼下靖王世子已经牵扯进来,明显是范闲这边势大,听到堂外有证人求见,便挥手示意衙役放行。

  周寂示意范若若在外等候,可范若若又怎肯听,硬是要跟一同上堂陪审。

  两人来到堂上,一眼就看到横躺在大堂中央的‘木乃伊’。

  没办法,太显眼了。

  想不注意都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