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你吃的哪家俸禄?(撒泼打滚求票)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141 2021.04.04 18:30

  “住手!”

  范闲最终还是没能沉住气,以他的性格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噤声。

  殴打郭宝坤一事他本以为找来人证就可以洗脱嫌疑,但没想到太子居然还想着对司理理动刑,逼她表态。

  周寂眼中闪过一抹赞许,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彻底认可了眼前的这个范闲。

  太子见范闲上前,不由露出一丝冷笑,“你若认了,她便不必受刑。”

  范闲心怀不忍,正要答话,堂外又是一阵喧哗,众人看去,却是从堂外走进一人。

  “太子审案,难道要屈打成招吗?”二皇子一边拍着手一边走进府衙。

  “不必跪了,太子在这儿哪有跪我的道理。”二皇子摆手示意众人不必行礼,自己反倒来到太子跟前,跪伏在地毕恭毕敬的长施一礼,“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也早已习惯了二皇子的虚假,赶忙将他扶起,“二哥,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我兄弟之间不必行此大礼。”

  两个人心底恨不得砍死对方,但在表面上却是兄友弟恭。

  “你是储君,礼不可废。”

  “你是我二哥,不应如此生分。”

  熟悉的客套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但当着外人的面,还是得照说不误。

  “你来做什么呀?”太子面露微笑,语气像极了兄弟间的闲聊。

  “听闻太子坐审京都府衙,特来领略太子天威。”二皇子同样面带温和的笑容,只是说出的话总有那么几分阴阳怪气,“您往这儿一坐,京都府伊审案都得听你的,真是让我钦佩。”

  太子也不生气,笑道:“梅大人审案,我是旁观。”

  “那刚才案情已成定局,怎么忽然又行起刑来了?”

  “这......这.......这........”梅执礼在那里这这半天最后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看向太子,太子面带笑意但眼神愈发冰冷,“这是下官私自动刑,和太子无关。”

  二皇子笑了笑,拿起另一只胡凳坐在案牍的另一边,笑道:“那我也旁观旁观。”

  梅执礼只感觉自己双腿止不住的发软,好不容易坐到椅子上,整个人都差点摊在桌上。

  左右各看一眼,太子与二皇子也都齐愣愣的看向他。

  太子与二皇子针尖对麦芒,眼下已成僵局,往日用来和稀泥的手法在此时已然无用。

  梅执礼面露苦涩,恨不能现在就爆发心疾,至少还能拖过一时。

  “梅大人。”

  台下突然传来的一声呼唤,让梅执礼缓过神来,不知觉他已经冷汗连连,口干舌燥。

  “周...公子,你还有话说?”

  在场之人,有太子,有二皇子,有靖王世子,有户部尚书的子女,有礼部尚书之子,只有这个不知道来历的周寂还算好说话,梅执礼轻咳一声,正颜问道。

  “听闻梅大人为官多年,在下有几个疑惑虽与案情无关,但还请梅大人解惑。”

  众人视线看向周寂,皆不知周寂此时出声是谓何意。

  “常言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不知梅大人可还记得自己吃的是谁人俸禄,官位又是谁人颁发?”

  一语既出,满堂皆静。

  犹如一盆冷水泼在梅执礼头上,浑身的冷汗一茬又一茬,就好像洗了个澡一样,浑身湿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梅执礼可谓是朝中元老,当朝庆帝的狠辣手段他亦是见过。

  今日他在太子与二皇子面前摇摆不定,若是传到陛下那里,恐怕凶多吉少,祸及妻儿。

  太子与二皇子也都脸色微变,如果是平时,他们可能还会想到这一层,但此时针锋相对,谁也不愿服软,倒是把自己架在了火堆上,扣上了干涉朝政的帽子。

  大堂外,一个身材发福,面相和蔼的宦官踱步走来,朝太子施礼道:“拜见殿下。”

  “侯公公?”

  宦官起身昂首,扬声道:“陛下口谕,司法审案是京都府的事,皇家子弟都自个儿回家,少管闲事儿!”

  众人拜伏起身,齐道:“谨遵圣谕。”

  侯公公目光看向梅执礼,意味不明道:“梅大人,陛下传你入宫。”

  梅执礼心里一咯噔,不由面露悲苦,颤巍巍的摘下发冠,朝侯公公长施一礼,整个背都垮了一截:“还请公公在前带路。”

  侯公公挤出一丝假笑,还礼道:“梅大人何须如此?陛下只是传大人过去问话罢了。”

  梅执礼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就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侯公公身后。

  是生是死,是白绫毒鸩还是全家灭门,就看这一次装得够不够可怜了。

  .........

  范闲楞过神来,小跑几步,凑到侯公公身前,围着打量一圈,越看越眼熟。

  侯公公不以为意,含笑道:“范公子还有什么事?”

  范闲张了张口,想问庆庙之事,但也知道分寸,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苦笑道:“那我们这边呢?”

  侯公公忍俊不禁道:“这审案子的人都走了,自然各回各家......”说完还不忘掩饰一句:“京都府不大,总有见面之日。”

  说罢行礼告退。

  太子走到范闲跟前亦被拦了下来。

  “太子殿下。”范闲双手抱肩,挑眉道:“恕范闲冒昧,有一件事儿想请教殿下。”

  “讲。”太子目不斜视,似乎没把范闲放在眼里,而二皇子却神色好奇,跟着停了下来。

  “之前范某在澹州被人刺杀,不知太子是否知情啊?”

  这一问,方才让太子真正正眼瞧了范闲一眼,面露不屑,太子轻哼一声,径直离去,却是连回答都懒得回答。

  他堂堂庆国太子,又怎会刺杀一个遗弃澹州的私生子?

  周寂上前两步,拍了拍范闲的肩膀,竖了根大拇指道:“有后台就是这么硬气。”

  “什么后台,别瞎说。”啪~范闲拍掉周寂的手,伸出手指道:“还有,你居然敢带我妹去那种地方!我特么......”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周寂苦笑道,“我自己都快后悔死了。”

  本来只是看她可怜,结果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

  要是今天的事传到范建的耳朵里,怕是会被范建堵着门骂。

  “啧~”范闲看着周寂吃了黄莲般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

  说实话他心里确实有几分怨念,但他也相信周寂知道分寸,所以想开以后反倒没那么生气了。

  毕竟,与其让范若若哪天好奇自己一个人溜进醉仙居,还不如让周寂带她去瞅一眼,也好消去好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