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血压拉满了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239 2021.04.16 12:30

  郭宝坤私下买通狱卒,潜入刑部大牢,想着临行前见父亲最后一面,谈话间将自己抵押祖宅换了笔银钱的事情说出。

  “爹,我用这笔钱雇了批杀手,他们都是个中翘楚!”

  郭攸之脸上微变,怒声道:“你要干什么?”

  “这些是都因范闲而起,如果不是他,爹也不会入狱。”郭宝坤目光精光,好似胜券在握,道:“范闲率使团到北齐去了,这是大好的良机呀!我尾随其后,等到了荒野郊地,率众杀出取他狗命!替爹爹出口恶气。”

  一席话听得郭攸之血压拉满。

  他怎会生出这种儿子!这般愚不可及,这般自寻死路!!

  “此事万万不可!”郭攸之砰~的一声拍在栏杆上,强忍着心中沸腾的怒火,压低声音道。

  如果不是这会儿在牢里,他甚至想找根藤条抽死这逆子。

  郭宝坤还以为父亲是担心此事败露,于是面带微笑,宽慰道:“爹,你放心,我最近看了很多兵书,也研究了很多战例,感触颇深,此事我已胜券在握。”

  郭攸之又急又怒,一把扯住郭宝坤的手腕,压低声音道:“绝无这种可能,你不要做傻事!”

  “这不是傻事。”见父亲还要再劝,郭宝坤连忙解释,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狱卒在外面催促,只得放弃了细谈战术的想法,告别道:“爹,我先走了,你等我消息。”

  “不可!绝不可这么做!”眼看郭宝坤越走越远,郭攸之也不敢大声呼喊,只能一脸绝望的扶着牢门,毫无办法。

  ..........

  九月下旬,秋意渐浓。

  在六名剑手的押送下,肖恩被送上马车。

  拇指粗的铁链将其牢牢封锁,马车外围包裹着各种铁箍、铁钉,内部幽暗无比,只有一块巴掌大的窗户也只落上一块大锁。

  刚刚与肖恩打过照面的范闲心有余悸,那双充满怨毒的眼神犹如猛兽出笼,择人而噬。

  费介将范闲送至城门口,一边走一边介绍北齐最需要注意的人物,直到城门下方才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的范府马车,沉声道:“就到这里吧,我就不送了。”

  范闲也收起轻佻的表情,轻声道:“行,那老师好好养伤。”

  费介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开,边走边道:“一定要活着回来,要不我亲自去北齐国都,让一京城的人给你陪葬!”

  范闲眼角一湿,似有泪花闪动。

  直到费介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人海中,范闲才转过身来,朝城门旁边的马车走去。

  已经等候许久的范思辙从旁边的马车上跳下来,朝他招手。

  范闲面露疑惑,走上前来,笑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家里已经告过别了吗?”扫了眼四周,随口问道:“若若呢?”

  “我姐早上就出门了,说是要去帮你祈福,希望你能平安归来。”范思辙双手插袖,撇嘴道:“另外,我可不是道别来的,我只是跑腿的。”

  说着掀开车帘,酸道:“你前两天托我帮你采购些抗寒保暖的衣物,我娘知道以后,特意从库房调出一件皮草,要我赶紧给你捎来。”

  长者赐不敢辞。

  范闲心中一暖,笑道:“劳烦柳姨娘了,回来以后范闲自当亲自感谢。”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范思辙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道。

  “倒是你的《红楼》在路上别忘了写,你现在懈怠了,书写的太慢了,你这次出使北齐空闲的时候写一点,咱们的澹泊书局可急需你红楼的新章节,印刷可不能断呀.......”

  又是一段熟悉的贯口,听得范闲满脸无奈,好不容易把他打发回家,这才长舒一口气。

  出了京都,时间已近晌午,巡城司官兵护送使团出京十八里地便折回,将剩下来的防卫任务,交给了随使团北上的兵士。

  官道途径离亭,范闲便下令车队停下休整,支开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王启年,一个人来到了山林深处的一片洼地旁。

  原本他和范闲约好的是在城门汇合,然后一起出发。

  结果,从城门一路走到离亭,行进十八里都没遇见周寂的身影。

  就在范闲以为周寂要爽约的时候,一声枯枝踏断的轻响从身后传来,范闲转过身,这才发现身后站着的两人。

  “五竹叔......周寂?”

  周寂斜垮着剑匣拍了拍外壳,笑道:“去五竹叔那里取了东西,见你在与众人告别,我不便打扰,就先跟五竹叔出发,到了这里等你。”

  范闲撇了撇嘴,没有扯破周寂的谎言。

  什么不便打扰,明明是看到范府的马车,以为若若会来,所以才故意躲着。

  想到若若,又看到周寂,范闲叹息一声,苦笑道,“你要的物资我已经分散安置在车队里,待会儿咱们一起回车队,我派人把东西整理给你。”

  “这事儿不急,等临近北齐国都再弄也不迟。”周寂摇了摇头,微笑道:“等我把你送到地方我再走。”

  人心都是肉长的,周寂本身也不是铁石心肠的性格,这么久的相处,两人虽然各有隐瞒,但也已经把对方当做了这个世间最好的朋友。

  范闲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而此时,看不懂气氛的五竹突然开口道:“我也要走了。”

  “啊?你也要走?”范闲这下真慌了,下意识的以为五竹会和周寂一起离开。

  这个世界上除了范府的家人和林婉儿之外,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就是五竹了,如果五竹也要离开,那他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五竹面无表情的说道:“提前出发,去找苦荷。”

  知道五竹并不是要离他而去,范闲这才松了口气,既无奈又好奇的问道,“北齐的大宗师苦荷?你去找他做什么?”

  “你此行北上,苦荷可能会对你出手。”五竹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去找他打架,打到他不能纠缠你为止。”

  那晚五竹与洪四庠的交手范闲和周寂都只是惊鸿一瞥,并没有感受到大宗师真正的实力,如今听到五竹要去找苦荷打架,周寂不免有些遗憾。

  遗憾自己又不能看到精彩绝伦的高手过招了。

  ……………………

  (安利一下《司藤》,实景简直太美了,堪称一绝。

  尤其是高原之上,湖水共天光一色,两边的湖面平滑如镜,一条笔直的车道从中间分割开来,美的让人震撼。

  还有高原上的木屋,丛林深处的原始风貌,色彩与镜头的运用恰到好处,光看着就是一种享受。)

  (五笔知道,被人安利会有一种下意识的抗拒感,哪怕以挑错找茬的心态去看也行,看一集,只看第一集再决定要不要看下去怎么样?一集不行那十分钟,十分钟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