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我来给你压阵(加更一章以示感谢)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63 2021.05.02 18:30

  回到星云阁,还没等两人走进大门,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破孩哇哇~的从院子里跑出,一边跑一边喊着:“藤~藤~~”

  颜福瑞赶忙松开胳膊身前一把拽住瓦房,急声道:“怎么了?是磕到了还是碰到了,哪疼啊?”

  “不是......是藤!洞里长出了藤!”小瓦房边说边向身后指去,哇哇哭道,“师父,洞里不会住着妖怪吧?”

  “世界上哪有什么妖怪?”王乾坤揉着被架得生疼的肩膀,本来已经打算要走了,可听到颜福瑞又用封建迷信那套荼毒祖国未来花朵,不禁义愤填膺道,“那些都只是老一辈用来吓唬小孩的幻想,我还真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还能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说着先一步走进大门,结果刚一进门就站在了原地,紧跟在身后的颜福瑞也不禁当场愣住。

  藤,满地的藤条。

  镇碑炸毁后残留的地洞中,不知何时爬满了丰茂的藤条,满地藤根藤茎,盘根错节如群蛇抽伸,有些足有酒盅粗,有些又只有参须那么细,每一根都从地洞深处向外围延伸开去,铺展了整个小院。

  “王...王悬师,你瞧瞧,我没骗你吧......世界上真的有苅族.....师父说的司藤很可能真的复活了.....”

  颜福瑞咽了口唾沫,将瓦房保护在身后,自己也有些瑟瑟发抖。

  王乾坤也终于露出惊异的神色,上前观察道:“这应该是棕榈科,单子叶,确实是藤,白藤......”说到这里,王乾坤越发费解,喃喃道:“但白藤应该产生在热带啊,苍城山不应该有.....奇怪,真奇怪。”

  “王悬师啊,实在不能再等下去了。”颜福瑞将小徒弟赶出门外,从角落搬来一条软梯,咬牙道:“当时镇碑爆炸,地面就突然陷进去这么大洞,我一是胆小二是顾及还有瓦房需要照顾,所以没敢下去。”

  “这会儿王悬师也在这儿,我就在院里为悬师压阵,希望王悬师可以下去一探究竟。”颜福瑞说着从身后抽出一把电锯,嗡嗡作响的钢链在飞速旋转,王乾坤心头一跳,他相信科学不相信迷信,哪怕亲眼看到满院的白藤也不相信是所谓的‘司藤’作怪。

  但就是因为太过相信科学,所以他更相信每分种2800转的电锯如果砍在人身上,血液会以每秒钟120毫升的速度喷射出来,论杀伤力远超世间绝大多数的冷兵器。

  “你....你想干嘛?”王乾坤向后退了半步,视线余光瞥了眼相隔不远的大门,默默计划逃跑路线。

  “我给你清理一下四周,好让你下去啊。”颜福瑞一边说着一边对地上的藤蔓比划,刚割断其中一根,就看到截口流淌出青绿色的汁水,如同植物的血液......

  ...............

  另一边。

  在这个时代红票能办到的事情有很多,唯有一件事是办不到的。

  那就是......驾照。

  当然,也可能是周寂的钱太少,具体就不细说了,冥冥中有一双肆灵肆的眼睛在盯着他,如果说的太多,可能会有危险。

  下了飞机,周寂便在租车行联系了本地的导游临时当他们司机,在行驶苍城山的路上,司藤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或是陌生或是熟悉的风景。

  “你来过这里?”周寂明知故问道。

  司藤没有回头,将微风拂乱的发鬓撩到耳后,语气如平时清冷,却又隐隐带着一丝惆怅,“很久以前。”

  “故地重游的感觉如何?”周寂知道司藤已经死去了八十多年,哪怕苍城山因为人文古镇的原因一直没能飞速发展,但对比八十年前也应该有了很大的不同。

  “没有什么感觉,这里终究不属于我。”司藤转回头,关上了车窗。

  随着窗缝越来越小,透进车厢的风也越来越大,一缕发丝被清风吹起,撩过周寂鼻尖,痒痒的,带着些许草木的幽香。

  这里终究不属于我......

  也不知是被这句话触动,还是被司藤无意间的撩拨触动,周寂心弦一颤,赶忙转移话题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去找一个人......他叫丘山。”司藤说出这个名字时,眼神毫无波动。

  她可不像周寂这般性格拧巴;虽然除去死去的八十年,她的实际年龄只不过是二十七岁,但她独立、冷静,能够正确的认识自己,看清他人,也可以正视过往,爱憎分明。

  时隔八十三年了,司藤仍记得过去的种种,但不会拿这些来折磨自己。

  抬眸看向车道前方保存依旧完好的古城城楼,司藤轻声道:“就是这儿了。”

  不需要讲解也不用逛景点,就这么开着车就把钱挣了。

  大家皆大欢喜。

  周寂留下了导游的电话,陪司藤穿过倚着土丘而建的破旧城洞。

  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老旧的路灯散发着土黄色的亮光,将两人的影子在坡道上拉得长长的、斜斜的,抬眸看去,一块串串香的灯牌半挡住巷口的木牌,红红绿绿的小闪灯下,“星云阁”三字映入眼帘。

  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的脆响在安静的巷道中轻轻回荡,周寂打量着四周,不一会儿已经来到了一处四四方方的庭院中。

  庭院看起来不大,但院中地陷的深坑和坑里长出的青藤第一时间就吸引住了周寂的视线。

  “你是丘山的徒弟吗?”司藤则是把视线落在了满脸疑惑的颜福瑞身上。

  毫无真气波动,体质宛如常人,是丘山并未传他修行之法?还是资质驽钝到连心法入门都无法做到?

  这么多年了,悬门已经没落到这般田地了吗?

  “您是哪位啊?”颜福瑞也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巷道里传来的高跟鞋响声,看清楚人的一刹那,颜福瑞有一种穿越的错觉,眼前的女子一身姜黄色的植物刺绣丝绒旗袍,宛如从民国时期的画里走出来一样,让人自惭形秽。

  “下面那位也上来吧。”司藤有意在周寂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只是指尖轻轻一点,地洞下面就传来惊恐和慌乱的尖叫声。

  只见地表的藤蔓如同活物般扭动起来,吊起一个年轻人的腿将其从地下扯出,悬挂在众人身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