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这是规定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37 2021.05.01 18:29

  黑户落户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可这个世界有很多麻烦都可以用红票搞定。

  处理这种事情身旁带着个女人没问题,可带着个漂亮女人那就不行了。

  周寂混迹江湖多年,虽然现代和古代的规矩有所差异,但红颜祸水这个词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随手从包里取出两沓红钞递给司藤,顺便告诉了她大致的购买力。

  临到午后,才搞定了各种证明和保证信,等他通过九眼天珠的反馈找到司藤时,她已经回到了事先约好的饮品店,正对着洗手台的镜子补妆。

  周寂眨了眨眼,看着司藤换上黑色丝绒小披肩,以及带着民族花纹的灯芯阔脚裤,一时有些被惊艳到,再看向洗手台上摆放的瓶瓶罐罐,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坏笑,也不说破,就这么看着她慢慢补妆。

  “你在笑什么?”司藤不以为意的左右看了眼眉脚,挑了只银饰耳环小心戴上,这才有条不紊的将各类化妆品塞回包里,转身道:“事情办妥了?”

  周寂摇了摇头,竖起食指道:“前期准备已经完成,就差最后一步。”

  司藤也不按照套路搭话,就这么目光清冷的任由周寂故弄玄虚。

  她知道,即便她不问,对方也会忍不住告诉她的。

  饮品店距离派出所并不算远,可在路上花费的时间远超司藤的预料。

  “你要记住,到了派出所人家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绝对不能耍小性子,更不能出手伤人,现在我们都是山里的超生户,父母不在,举目无亲。我已经找到牧场的老波拉开了证明,等会儿拍完证件照,填好单子就可以了。”周寂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扶着路边的围栏,额头不停的往外冒着虚汗。

  “闭嘴!”司藤不耐的抱着肩膀瞥向周寂,搭在外面的手指轻轻敲打手臂,不耐烦道:“你都已经说十遍了,倒是进去啊?越退越远做什么?”

  我特么......魂穿白展堂后遗症啊!

  周寂有些尴尬的站直身子,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然后垮了下去,低声道:“我有免罪金牌,我怕什么?我又不是白展堂,没必要害怕。”

  说着左右看了眼,瞧见远处有一家纪念品店,不禁眼前一亮,叮嘱道:“在这儿等我一下。”

  随即一路小跑不见了踪迹。

  司藤心下好笑,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建筑群,从今早来到城镇之后,她就发觉了这个时代的汉字与民国时期略有不同,像是经过刻意精简,少了信达雅的表意,却也方便了书写和入门。

  过了不大会儿,周寂从礼品店跑了回来,双手还攥着两只精巧的木牌,司藤不经意的扫了眼其中一只的‘免罪金牌’,忍不住笑出声来,可再看到周寂递来的另一只,上面巨大的‘忍’字仿佛是在嘲讽,更像是挑衅。

  “别客气,拿着。”周寂攥着手里的免罪金牌,长长的舒了口气,情绪也松弛下来,笑道,“待会儿进去一定要听警檫叔叔的话,他要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有逆反心理,更不能出手伤人......”

  话还没说完,司藤甩身离开,先他一步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周寂一咬牙埋头跟上,最终还是把忍字牌塞进了司藤手里,两人一起在大厅等候。

  自信大方的美女走到哪里都会有隐形的优待,这一点很现实也很普遍,前面的填表和问询都很顺利,唯有拍证件照的时候,司藤才明白人世间的险恶,以及周寂强塞给她木牌的原因。

  “别动,看着镜头。”

  司藤八十年前就见过相机,也拍过照片,颇有风度的在镜头前坐下,身子微侧,长发如瀑从侧脸垂下,神色清冷,如性格般骄傲,如名媛般优雅。

  “诶,你把那耳环摘了。”民警可不管这些,看了眼屏幕后,提醒道。

  司藤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民警,眼神里的质疑和清冷丝毫不能打动铁面无私的民警蜀黍,民警从屏幕后面探出头道:“这是规定,拍证件照,不允许戴首饰。”

  低头看着手心里的木牌,巨大无比的‘忍’字像是周寂那张欠扁的脸,司藤深吸一口气,摘下了精心挑选的耳环。

  “还有发卡,发卡也摘了。”

  没等她摘完,恶魔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司藤狠狠的攥着手心的木牌,心里已经把周寂咒骂了无数遍。

  “把耳朵露出来。”

  咔~细微的响声从‘忍’字中间传出,一道细纹开裂,司藤缓慢无比的转头看向民警,眼神冰冷,隐隐透出杀意。

  基层民警其实是很敬业很和善的,每天都要处理各式各样的刁难责问,面对司藤仿佛要杀人的目光,也丝毫没有生气,仿若无视般和和气气的解释道:“拍证件照,要照全脸。”

  生气的时候最需要拳拳到肉的发泄,而不是一拳打进了海绵里,这样不仅不能解气,反而更让人窝火。

  司藤双唇抿紧,深吸一口气,将长发撩到耳后,抬头看向镜头。

  这样总可以了吧!

  ‘唉~’

  “唉~”

  两声叹息同声响起,一声是在司藤心底,另一声是从民警口中。

  司藤见民警突然起身,一时不明所以,只见对方从桌上递来一盒湿巾,语气无奈的对她说道:“把妆卸了......”

  我特么!

  另一边,周寂也仿佛在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手里的‘免罪金牌’都快攥出水来了。

  他可没想到做贼心虚这种毛病居然还有PTSD,魂穿白展堂的八年所造成的后遗症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可在庆余年的世界里,我也去过京都府衙呀?

  为什么那次就很正常,这次反而会有应激反应呢?

  “控制一下表情,笑得再自然一点。”另一边的民警也很苦恼,他也从没见过紧张成这样的人,简单的安慰了一句,突然见到对方的表情真的放松下来,嘴角含笑神态自然,眼疾手快的他咔嚓一下定好照片,松了口气道,“已经可以了。”

  脑海中的那个身影逐渐淡去,周寂幽幽一叹,叹息中夹杂些许遗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