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荒野猎人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26 2021.04.20 12:10

  夜深风寒。

  一个步履蹒跚的身影行走在这两国交界的荒原上,不远处的灌木林星星点点的绿光在徘徊,在闪烁。

  阴云将至,月色也笼罩在迷雾之中,灰白灰白的罩在这个人身上,孤寂且苍凉。

  徘徊四周的幽光一路跟随了好久,似乎也感觉到了某种危险,最终还是窸窸窣窣的散去,伴随一声悠久吟啸响起,转向远方。

  周寂仿若未闻的向前走着,直到看到不远处的一垄浅沟,这才停下脚步。

  静静地蹲在浅沟下方的小水洼前,淡漠的看向那倒映在水坑里的倒影。

  伸出了食指轻轻的在那水面上一点,原本平静如镜面的水面顿起一圈圈波纹。波纹荡漾中,因为内力透支而枯槁的面颊顿时模糊扭曲,只有那双冷冽如冰霜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水洼底部的一处蹄印。

  起身继续前行,手中的枪栓也随之拉开。

  ........

  咔嚓!

  还有些水分的树枝在篝火里发出清脆响声。

  燕小乙怀里抱着长弓,倚在火堆旁闭目养神。

  北方的夜很冷,凛冽的寒风刮骨噬髓,冷得可以让一个人的行动变得迟缓,也可以让人的反应变得迟钝。

  可他不敢有丝毫松懈,将仅剩的两位手下遣散后,他就一直躲在这片荒原里,如同一个耐心的猎人,远远的吊在猎物身后,静待第二次机会。

  深夜的荒原一片死寂,只有远处的狼吟依稀传来,让他缓缓睁眼。

  燕小乙听不懂狼语,也不知道这样的吟啸代表什么,但远超常人的第六感在不断提醒,似乎有一种极其恐怖的存在已经盯上了自己。

  危险!

  很危险!

  燕小乙一掌掀翻篝火,同时猫着腰观察四周,只可惜灰暗的月光下,荒野昏暗一片,眉心突然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心神一震,下意识的翻身躲闪。

  轰~

  电光火石间。

  树干断裂,碎屑纷飞。

  燕小乙骇然的看着身边突然炸裂两段的树干,毛骨悚然。

  是箭矢?

  是床弩?

  还是天神发怒?

  不敢多想,也无暇多想。

  燕小乙伸手扯过缰绳翻身上马,整个人贴在马背上朝树干断裂的反方向疾驰而去。

  身为九品箭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无论是箭矢和床弩都有一定的射程,哪怕对方能用一种他不知道方法隐藏箭矢,但射程这一概念,却是不管怎样都无法绕开的。

  轰~!

  又是一声巨响。

  燕小乙身侧的草地炸开一处坑穴,突如其来的巨响和掀起的泥土草皮让马匹彻底受惊,不用他驱使,一时跑得更快了。

  两百步了,已经跑出丛林两百步了。

  燕小乙默默计算着射程,以他自己的能力,最多保证三百步内威力不减,如果超出三百步,虽然能保证射中对手,但箭矢携带的力道却是会极速的衰退。

  他不知道躲在暗处的箭手是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实力究竟几何,现今情况下只能先以自己的标准估算。

  三百步!四百步!五百步!

  转眼已经逃出五百步的燕小乙心中稍定,刚想寻找机会回头看一眼的时候,又是一声巨响传来。

  这一次是在他身前不远的石块,如果马匹再快一点点,恐怕炸裂开来的就不是碎石,而是他自己了。

  马匹再次受惊,不由扬蹄止步,却又在前蹄离地的同时,整个马头瞬间爆炸,滚烫猩臭的血肉扑满燕小乙一脸。

  一时间,燕小乙被掀翻在地,什么白的红的灰的绿的沾了一身。

  “到底是谁!”

  燕小乙情绪彻底崩溃,原本的猎人转眼间变成猫爪下的耗子,被人玩弄羞辱,到头来连到底是谁在对他下手都不知道。

  挽起长弓,燕小乙抽出最后一只钢箭,身前的荒野一片死寂,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四周久久回荡。

  “无胆鼠辈!可敢与我一战!”

  回应他的,是一道一闪即逝的火光。

  这一次他看到了弹道的轨迹,如光似电,神鬼难防。

  啪~!

  左腿膝盖直接炸开,连同大腿也被撕碎大半。

  燕小乙碰的一声侧倒在地,就连手中的长箭也随之跌落,插在了身前的泥土中。

  “这是什么兵器?是神迹还是天谴?”

  一刀斩断大腿和直接炸碎大腿无论是在痛感上还是视觉冲击性上都是两个概念,即便燕小乙已是九品高手,但心境已乱的他根本无法再维系理性,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捂着碎裂至大腿根部的伤口失声痛呼。

  乌云尽散,迷雾消失。

  皎洁如水的月辉洒遍大地,一时恍如白昼。

  燕小乙突然看到一道细长细长的影子从远处拉到自己身前,沿着影子的方向望去,这才看到一个衣衫褴褛,步履蹒跚的人影正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强忍着剧痛,燕小乙微微探身,瞪大双眼看向来者。

  杂乱灰败的头发,憔悴枯槁的面容,还有一双冰冷到了极致的眼眸。

  “你......你是周寂!”

  燕小乙嘶哑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尖利,同时心中的悔意与杀意反复涌现,捂着伤口的一只手也趁机悄悄的摸向了旁边的长弓。

  世界最可怕的东西是未知。

  在不知道是谁对他下手的时候,燕小乙连反击的念头都没有,只想尽可能的逃出对方的射程范围。

  如今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他反倒没多大惧意了。

  除了有些后悔没有在白天强行用掉最后一支箭以外,他甚至还有种趁机反杀对方的冲动。

  只可惜,当周寂对燕小乙彻底动了杀心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打算再给对方机会了。

  由于右手受伤,再加上用枪太少,前三枪都未能击中燕小乙。

  而打爆对方左腿的第四枪才是他故意为之。

  这是迁怒,也是宣泄。

  走上前来,周寂拉动枪栓,瞄准燕小乙手臂,毫不留情的交出了弹匣里的最后一枚子弹。

  砰~!

  痛彻骨髓的冲击感让燕小乙眼前一黑,却又因层层交叠的剧痛让他再次转醒。

  这一次,他的右臂也已经齐肩撕碎,转眼间身下已经形成了一片血洼,即便周寂不再动手,他也会因伤势过重,流血而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