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哟,同行呀!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87 2021.04.13 12:09

  周寂默然。

  他想要赞同,但出于男人本能的虚荣心让他又有些抗拒。

  谁没有幻想过一个情根深种的白富美倒贴自己呢?可真要他断情绝念,他反而没法像刚刚面对范若若那般撂狠话。

  范闲瞅着周寂一副怂样,一时气不打一处来,连连摆手道:“就这样吧,懒得再跟你这个渣男说这些。”

  强忍着醉意,范闲脸色青红交加,又从怀中掏一把解酒药服下。

  “事不宜迟,趁所有人都没有防备,我们这就开始行动。”范闲敛神调息,脸上的酒气才逐渐散去,抬眸道,“钥匙到手了吗?”

  周寂将心中思绪压下,脸色露出一丝微笑,手心滑出一枚刀币型的钥匙在指尖上下翻飞,挑眉道:“手到擒来。”

  范闲眼前一亮,伸手接了过来,凑近才看清这枚钥匙的形状颇为怪异,和世间的款式大为迥异,反倒有些像现代工艺的防盗钥匙。

  “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京都手艺最好的锁匠,我们这就出发。”范闲说着从怀中抽出两块黑布,在周寂充满嫌弃的目光下递给了他一条。

  “不必了,我有准备。”周寂撇了撇嘴,侧身让范闲先行。

  两人趁着夜色摸黑出府,绕过京都宵禁的巡防城卫,来到一处较为偏远的小巷里,翻墙入院。

  范闲在房门轻叩三声,屋里传来一男子脚步,贴在门缝往外瞅了一眼,看到是范闲才拉开门闩,躬身道:“见过大人。”

  周寂也跟着走进屋里,上下打量眼前的这个男子。

  长相老实木钠,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一片铁黑之色,站在那里憨厚地笑着。

  锁匠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称呼,但这个叫锁匠的中年人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样子,他的名字就叫锁匠,由此可以知道他的手艺到了何种程度。

  盗门绝技之一就有‘开锁’一项,周寂虽然是盗圣,但在开锁方面并不算绝顶,他的名头绝大多数是来自于轻功和点穴,所以在看到有技近于道的锁匠,自然充满了好奇。

  “事关国朝利益,我以鉴查院的身份请求你为国家出力。”范闲轻咳一声,透着脸上的黑布,很平静对锁匠说道。

  王启年之前对锁匠有过交代,所以他并未惊慌,而是联想到最近京里来的各国使团,还以为自己猜到了什么,赶紧行了一个礼。

  “要快,要准确。”范闲从腰带里摸出那把钥匙,他其实也知道以这个时代的工艺很难做到这样的程度,可还是忍不住施压道:“必须要一模一样。”

  锁匠接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看,皱眉道:“世界上没有这种锁。”

  “我不在乎,我只要你复制这把钥匙。能还是不能?”

  “很难,这把钥匙太复杂......”锁匠话音还未落下,就听见旁边那个没有遮面的年轻人接口道:“没事,我可以给你打下手,做到以假乱真并不难。”

  “你也是锁匠?”锁匠诧异道,悄悄打量一番。

  不像呀。

  周寂笑了笑,坐在锁匠旁边,熟练的摇动砂轮,示意道:“时间很紧,我们开始吧。”

  砂轮转动,时不时传出滋滋的磨铁之声,溅射的火花不时打在周寂身上,周寂也不以为意,他一边观察锁匠的手艺细节,一边利用武林外传世界和现代社会的手法查漏补缺,终于在片刻之后,完成了钥匙的复制。

  锁匠满头大汗的拿起两只钥匙,仔细比对无误后才递给范闲,神色有些惊异又有些熟稔。

  留意道锁匠想说不敢说的眼神,周寂颔首微笑,转身走到范闲旁边,笑道:“如何?”

  范闲翻看两把,发现复制后的这把真的一模一样,就连上面留下的一些锈斑都几乎没有差别。他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一些,微微一笑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职业的?”

  他脸上蒙着黑布,所以这一笑看上去有些诡异。

  “小人......做贼的。”锁匠大汗淋漓,说完还悄悄的看了周寂一眼。

  经过刚才的合作,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公子想来也是旁门中人。

  范闲瞥了眼周寂。

  盗圣遇小偷,这锁匠是遇到祖师爷了呀。

  扫了眼看着桌上残留的工具与模子,范闲走到桌边,闷声一哼,体内霸道真气疾出,将握在手中的模子全部毁成碎渣。

  周寂心生感慨,哪怕把他所有内力榨的连汁儿都不剩,他也做不到这般程度。

  九九还阳功讲的是内息循环,九九归一。

  与轻功身法算是绝配,但杀伤力着实弱的可怜。

  在这个经历过核污染的世界,每个人的血脉都源于冰河期过后,经历这么久的传承,也不知道在基因层面是不是发生了变动,变得能吸纳核辐射而不受影响。

  周寂不敢尝试,也没法尝试,万一原住民练成的是辐射真气。

  他一个外来户练出来的却是‘脱发’‘白血病’‘皮肤癌’‘内脏永久衰竭’,那他连后悔的地儿都没有。

  .......

  宫墙外,周寂和范闲躲在一处树荫等人。

  范闲并没有说等的是谁,但一再向周寂保证此人能引走洪四庠,让他不必担心。

  随着一个陌生人影从墙角走出,周寂这才晃然发觉对方的存在,东夷长袍,黑色佩剑,一路走来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如果不是如摆钟般固定、平衡的脚步声,恐怕直到走到跟前,他才能发现对方的位置。

  “五竹叔。”

  范闲看到五竹走来,连忙迎了上去,向周寂介绍道:“这是我的一位长辈,五竹叔。”

  周寂留意到五竹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咽了口唾沫,高手对于危险往往有无法言喻的第六感,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黑布下面隐藏的是什么,恐怕就连周寂也觉察不到丝毫的危险。

  难怪庆帝一代人杰会死在这双眼睛上面,周寂不敢再看,抱拳行礼道:“五竹叔。”

  “叔,这是周寂,我的一个好朋友。”范闲并没有多做介绍,只是相互通禀了两人的称呼。

  五竹微微颔首,没有说话,他能出现见周寂一面已经是范闲苦苦相劝的极限了,至于其他的,那就与他无关了。

  …………………………

  (求推荐求打赏求月票,试水推第三天,求道友多多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