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我去杀了个人【恢复更新】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87 2021.04.23 18:30

  越是多疑的人越喜欢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迪化了。

  比如《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当然,沈重和李长寿不同的是,一个是迪化他人,一个是自我迪化。

  随着上京城逐渐临近,和沈重同样焦虑的还有一人。

  海棠深知刺杀肖恩的机会越来越渺茫,如果再拖下去,恐怕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一晚,趁着天色渐暗,使团和北齐的人马在一处山林外安营,她顺来一柄长剑,黑布遮面朝营内冲去。

  与此同时,另一个身影正从另一个方向赶来大营,一路风尘仆仆,行走间踏风追月,转眼已至营地的外围。

  “敌袭~!”

  “有刺客!”

  “抓刺客!!”

  “保护大人!”

  周寂轻车熟路的绕开明岗暗哨,寻摸着南庆的旌旗找到了使团的营地,刚想回营就听到隔壁营地杀声四起,就连南庆这边的护卫也都喧闹声惊动,严阵以待的守在营地当中,不敢妄动。

  刺客只有一位,黑布遮面,手持长剑,在冲杀了几处帐篷后,直奔营地当中的铁笼而去。

  月色昏暗有些看不清轮廓,但从矫健的身手以及怪异的剑法足以看出对方实力不凡,且在刻意隐藏身份。

  沈重眉头微皱,摸着嘴角的两撇胡须,突然露出一丝冷笑,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答案。

  北齐局势复杂,不想让肖恩活着回京的势力也有不少,能驱使这般高手的大抵也就陛下和苦荷两人了。

  “虽然我也不在乎肖恩生死,但在套出他的秘密之前,他只能在我的手里。”

  沈重喃喃低语,看着刺客又劈退两人,跳到笼车顶上。

  铁笼外层罩着一块黑布,海棠隐隐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可情况紧急来不及细想,一把想将黑布扯开,然而黑布之下,迎接她的却是两柄蓄势已久的弯刀。

  不好!中计了。

  海棠闪身而退,却已被团团围住,左右环视一眼,心知如果再不显露真正的武功,单以不怎么顺手的长剑,恐怕很难突围了。

  沈重微微眯眼,心知如果北齐圣女真死在他的手里,恐怕苦荷和太后都饶不了他。

  太后那边还好,趋之以利可能没什么大问题。

  但苦荷地位超然,即便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亲手杀了他,也没有人敢说半句不是。

  正当他有些左右为难之际,驻守在南庆那边的锦衣卫突然传来线报,说是还有一个背着剑匣的刺客一路绕开了岗哨,光明正大的潜入了南庆的营地。

  剑匣?

  沈重突然想到一人,眯起的眼睛闪过一道精光,向身旁的亲信叮嘱道:“传递密令,不许放冷箭,围三阙一,把刺客逼往南庆的营地。”

  “是,大人。”锦衣卫配合颇为默契,不一会儿暗号就已经悄无声息的传遍了这个营地,在海棠还不知觉的情况下,原本紧密的围困突然出现一角漏洞。

  海棠心头一喜,按捺住施展天一道真气的想法,以剑为刀,劈退身前数人,跃地而起,朝不远处的另一片营地逃去。

  “大人!刺客进了南庆大营!”

  沈重表情一正,肃然道:“刺客偷袭,保护南庆使团!”

  说罢率众一并涌入南庆的营地,看着满脸戒备的南庆使官,赶忙训斥道:“都放下,都放下,别闹出误会来。”

  身旁的锦衣卫面面相觑,也不知手里的刀该收不该收。

  王启年站在范闲身侧,正颜道:“沈大人,你这是何意啊?”

  沈重抱拳赔笑道:“刺客偷袭,让诸位大人看笑话了。”

  说着做出一副环视四周的模样,和善道:“我瞧着刺客朝这边跑了,不知诸位大人看见没有啊?”

  王启年眉头微皱,沉声道:“沈大人的意思是我们南庆使团暗中行刺?”

  “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沈重连连摆手,惶恐道,“那刺客来势汹汹,想必是为了破坏两国谈判而来,此番逃入使团营地,极有可能会对诸位大人不利。”

  “适才营中的动静我也听到了。”范闲起身一只手撩开帘帐,侧过身子,道:“沈大人要是怀疑刺客还在帐中,尽管搜查便是。”

  话音刚落,就见帐篷大门掀开一个大口,一个背着剑匣的年轻人盘坐在软塌上,正一脸尴尬的看向众人。

  “你们说的刺客.....应该不是我吧?”

  ..............

  “误会!误会!”看着突然拔刀的锦衣卫众人,范闲一脸无奈,拦在帐篷门口道:“这位是我好友周寂,刚从别处回来,并不是刺客。”

  见了正主,沈重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遣散了随行而来的锦衣卫众人,将周寂暗中打量一番,微笑道:“原来是剑棺周寂,周公子。久闻大名,好生敬仰,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

  好家伙,连词都不带换的吗?

  范闲暗中吐槽,向周寂介绍道:“这位是北齐锦衣卫镇抚使沈重,沈大人。”

  沈重?周寂眉头微皱随后舒缓,他记得原作里北齐心机最深的人,除了那个女帝以外,就要数眼前这个沈重了。

  只可惜太重权利,最终殒于权利。

  周寂面露微笑,朝沈重抱拳道,“见过沈大人。”

  “我相信范大人的为人,也听过周公子的名声,只是今晚遇到歹人行刺,恰巧周公子也同时在场,难免问询几句,否则不好交代~”沈重摸着嘴角的两撇胡须,语气春风和煦,嘴角的笑容却让人感觉到一丝寒意。

  “周公子这一身长袍短靴还未来及更换,衣摆沾有晚露,鞋梆还有新泥,不知道先前几日去了哪里呀?”

  周寂闻言也跟着笑了。

  “去杀了个人。”

  沈重脸上的笑容仍在,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异。

  杀的是谁?

  沈重没有再问下去,他透过周寂那双疏离又淡漠的眼神看得出,他只要敢问,对方就敢答。

  这般肆无忌惮的人有很多,不管是背有倚靠还是狂妄自大,对沈重来说都无所谓。

  唯独周寂眼中的疏离让他感觉到对方似乎没打算给自己留退路。

  这种眼神他只在一种人身上见过。

  那就是临刑前的死囚。

  .........................

  (万分抱歉)

  (从四十一章开始,关于范若若的剧情有所修改,希望诸位道友可以翻回去重新看一遍)

  (再次道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