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挺好的姑娘为啥叫宋铁?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261 2021.03.30 20:00

  翌日。

  有了钱银就不必东躲西藏了,从黑市光明正大的买来一封路引,周寂便在城东租了一间小院在此落户,眼下京都的《红楼》已经连载六十八回,想来也应该是范闲进京的日子了。

  周寂去了趟布行把昨天定制的成衣换上,一袭深色劲装搭配古怪剑匣,文气不再,平添几分侠气。

  坐在易食居二楼的围栏旁,周寂点了些酒菜自斟自饮,昨日在隔壁高谈阔论的公子哥们今天没来,反倒是有另一桌客人更加引人注意。

  “你看这书,品相极其一般,印刷制版成本也就三钱两分不到。不算人工,每卖一本咱们就能赚七两六钱八分,刚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卖了七八本,如果铺开市场一天至少能卖上百本!”

  “一百本,咱们就能赚七百六十八两,控制好时间,十五天出一卷,那就是一万一千五百二十两啊!到时候除去人工铺面,就按三分算吧,我们也能拿八千零六十四两的纯利啊!到时候你再出个十二卷,那就是九万六千七百六十八两。”

  “这还只是一稿初算,要是再加上……”

  一连串的贯口听得周寂哑然失笑,再联想到他说到的“八两”价格,周寂自然明白对方说的应该就是《红楼》一书了。

  不记得原作的具体细节,不过这段贯口倒是颇为有趣。

  大势不改,小势可变。

  这就是《庆余年》的影视剧版吗?倒还有几分意思。

  若是如此,那屏风另一边坐着的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人了吧?

  周寂把玩着手里的酒盅,笑道:“我这里有一本《三国演义》,能不能入上一股?”

  “什么人?!”

  一个紧绷着脸,眉宇间带着几分愁苦的中年男子绕过屏风朝周寂看来,旁边一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年轻男子像是一只仓鼠般趴在屏风上,探出脑袋:“你想来入股?”

  范若若看着脸色突变的范闲,有些担心道:“哥,你怎么了?”

  她也没想到就是出门宰一顿饭,竟然出了这般变故。

  从小到大她从未见过哥哥有这般表情,像惶恐又像欣喜,眼神变幻不定,就好像心也乱了一样。

  “我没事。”范闲注意到范若若担忧的眼神,轻声道,“别担心,没事了。”

  说罢抬头看向身前的屏风,绘制着高山云海的屏风上隐约看出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与他相对而坐,又像分隔两界。

  “书有多少回?”

  “一百二十回。”

  “可有序文?”

  “有。”

  “何人所作?”

  “杨慎。”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首临江仙诵完,周寂身前又多出两个身影,一男一女,女子清秀娟丽,侧脸一点美人痣,虽算不上绝色但也有几分属于自己的气质。

  周寂没有多看,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目光看向旁边俊朗帅气的男子,这才挥手示意。

  “嗨~”

  范闲神色很是复杂,感觉就像是迷途的人找到家乡,或者是已经流浪很久没有住所的人找到居住的地方。

  他的眼中热泪盈眶,几乎都快要流下来。

  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二十年,他有很多亲人,也有知己的朋友,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悲怆也许只有他自己可以理解吧?

  闲来无事的抄录《红楼》,说是只为消遣娱乐,其中又何尝没有立下信标,寻找同伴的些许希冀呢?

  范闲此刻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又不知该如何倾诉。

  “嘿,这诗真不错,我虽然听不懂,但也能感觉到绝对是一首好诗!”两眼放光的范思辙挤上前来,一脸市侩道:“你说那《三国演义》好看不?不会是找人提了一首好序,打算挂羊头卖狗肉吧?”

  如果是平时,范若若肯定一把把范思辙拉过来教训一顿,‘这首是词!不是诗!’

  可如今她也被范闲突如其来的情绪失控吓到,不禁抬眸多看了周寂一眼。

  “你问了这么多,该我问几句了吧?”周寂在众人的注视下佁然不动,把玩着手中的酒盅,浅浅的倒上半杯,举杯示意道:“宫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

  “相声,小品?”

  “魔术杂技。”

  周寂一点点试探范闲穿越之前的年代,从九十年代的老梗说道2012年的网络新词,范闲应答如流,甚至还说出一些连周寂都有些陌生的词汇。

  在两人交谈的过程中,酒楼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周寂眉头微皱,停下话语转身看向围栏外。

  不知从何处赶来的一群侍卫家丁正满大街的追赶书贩,为首之人正是昨天见过一面的郭宝坤。

  “都闪开!”

  “谁让你卖这书的!”

  “走开!不许卖了!”

  慢慢平静下来的范闲注意到旁边的嘈杂,藤子京面色微变,后撤一步轻声道,“范公子,此人便是郭宝坤!”

  “礼部尚书之子?就是他害得你家破人亡?”范闲惊讶道。

  瞥了一眼在旁喝酒的周寂,他的事过于隐秘,本不应该当着外人的面说起,范若若与范思辙都是范闲的家人,这倒无碍。

  可眼前这人素不相识......

  藤子京眉头微皱,还是选择了相信范闲。

  “是。”

  范闲皱眉道:“不想个办法揍他一顿?”

  藤子京双拳紧握,虽有不甘但也知轻重,恨声道:“我现在只有一条命,我不想再闯一次祸。”

  周寂不明就里,由于穿越前并不知道会来到庆余年的世界,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温习原作,几年前看过的小说细节也只能记得大概。

  在旁听着两人的交谈,周寂笑道:“你们倒也毫无避讳,当着外人的面就聊这些禁忌之事。”

  范闲扫了一眼周寂身旁放着的古怪剑匣,笑道:“要不你来帮下忙?”

  “我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还的。”周寂幽幽的说道,“你确定要我出手吗?”

  “那就不必了,我们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周寂抿了一口果酒,笑而不语。

  .......................

  关于宋轶:作者本来以为“宋铁”只是一个梗,没想到现实里真遇到这样的人了.....

  作者在网吧打刀塔的时候,旁边有人聊天,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安利新剧《赘婿》,另一个人从最开始的各种嫌弃变成真香,看完查女主名字,说了句:“这女主不是庆余年的那人吗?”说完还很好奇,“她咋叫宋铁啊?”

  笑话源于现实,现实远比笑话好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